正文 5.巨人的初啼(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ps:  吼吼,终于要战争了,各位亲!月票支援啊!!

    高级束腿军官礼仪皮鞋踏地的空洞声响在幽深通道中回荡,深埋于地下40公尺,覆盖着数层装甲板和混凝土,拥有蜘蛛网般复杂的坑道系统。但拜4车道设计和电气照明系统之福,走在里面的访客们没有狭窄的感觉。

    充分吸收了马奇诺防线的法兰西地堡文化精髓,结合建设国境守备工事群——以最高长官之名命名的“齐格菲防线”收获的经验教训。防卫军拉斯腾堡大本营地下指挥所“狼穴”不但打造的异常结实,依托最先进的技术手段还充分兼顾了居住舒适性。每个参观过这里的访客都不禁惊叹:居然还有躺在弹簧床上,喝着马提尼酒,吹着空调,每天能洗上热水澡,周末还能看电影的作战设施。

    这完美到过分的地下指挥所让参访军官叹为观止之余,还得了诸如“狼穴宾馆”、“第二新亚尔夫海姆”之类的诨号。和,甚至比正式名称流传更广泛。

    但不管怎么奢华,这始终是地下设施。空气中的潮湿泥土气味怎样也难以除尽,又有头戴印有“秘密第一”的安全帽的督工,将参与建设的人类劳工浇上水泥埋在某处当“人柱”的恐怖传说流传。纵然通风换气系统运作良好,地堡内仍旧能感受到一股带铁锈味的潮湿黏腻气氛。

    走在坑道内的绿色军大衣集团丝毫未被气氛和流言绊住脚步,步伐轻松自信。受到感染的卫兵挺直了腰板。端着冲锋枪向将星闪耀的绿色移动墙壁行持枪礼。

    李林和他麾下的总参谋部有理由高兴,在过去两周内,局势正朝着他们预期的那样发展,诸国正越来越滑向动荡的悬崖边沿。

    伯纳德王子那篇自作主张的演讲无异于对卡斯蒂利亚的宣战布告,原本微妙的两国关系一下弥漫着火药味。卡斯蒂利亚大使桑地亚纳男爵向查理曼提出严正抗议,要求伯纳德王子向卡斯蒂利亚做出正式谢罪。

    这本是合情合理的举动,查理四世也正准备做出让步,换取两国关系缓和。但大使极其傲慢的神情和语言把事情搞砸了,当桑地亚纳男爵提出“查理曼必须保证国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反卡斯蒂利亚思想和行动”时,老国王气愤地回绝了一切妥协的要求。把大使赶出了杜伊勒里宫。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事情还是有转圜余地的。毕竟谁都不想打仗,只是正在气头上,拉不下脸。等第二天一早,双方火气消退了。还是能耐着性子谈判的。

    可第二王子不想谈判。李林也不允许点起来的火就此熄灭。天还没亮。“卡斯蒂利亚大使冒犯国王,提出侮辱性要求”的消息已经在大街小巷传播。向来激进思想流行的陆军部炸锅了。

    群情激愤的军人们带着各自的武器包围了外交部和卡斯蒂利亚大使馆,禁止里面的人出去随意离开。

    在他们心中。外交部是不折不扣的“外卖部”,是失败主义份子和国贼的大本营。绝不能任由这群“君侧之奸”跑出来卖国。至于大使馆,先看押起来,要蒸要煮待会儿再说。

    一开始,外交部职员还试着要求军队恢复纪律,撤掉包围。脑袋发热的某位军官立即拔剑恐吓道:“外交官不得干预统帅权!否则杀无赦!”

    深刻体会到书生遇到流氓的苦楚后,外交官只得悻悻而回。可大使馆那边可没这么温顺,血气方刚的护卫和包围的军人爆发了激烈的冲突,要不是国王的紧急命令来的够快,很难想像卡斯蒂利亚大使馆还能有活人。

    至此,一切缓和的可能性均已失去。卡斯蒂利亚召回了大使,作为报复,查理曼同样撤回大使。同时宣告正式设立独立治安部队——提坦斯。其总帅为第二王子伯纳德,维希总督贝当将军担任辅佐官,负责实际事务的是镇守色当的贾米托夫将军。为了还以颜色,卡斯蒂利亚调集军队在边境地带展开军事演习。查理曼同样不甘示弱……

    一个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似乎战神将会在这个疯狂循环的尽头降临人间,可亚尔夫海姆方面却不这么看。

    此次危机爆发以来,一向和查理曼关系恶劣的阿尔比昂采取的是耐人寻味的中立姿态。教皇发表了要求双方克制的声明。私底下的情报显示,热衷平衡大陆势力的阿尔比昂打算充当查理曼和卡斯蒂利亚之间的纠纷。作为协调人类阵营枢纽的伊密尔也准备派遣使者。两个当事国家则做好准备,等着台阶靠过来。

    人类阵营的安定团结对精灵而言不是好消息,危机解除会让之前付出的努力付诸流水,之前制定的战略也必须推到重来。

    那是绝对不行,决不允许的。

    这边的幕布都还没拉开,怎么能让纷争胎死腹中?

    既然战争的发条已经松懈,那么重新上紧好了。如果纷争已经平息,那么就重新将之点燃。

    这可是世界阔别许久的斗争,一场血流成河,将一切美德和美好的事物彻底粉碎践踏的斗争。必须按照这边的时间表准时上演。

    穿过众多的楼梯、坡道、防爆门、岗哨,两个卫兵摆弄着液压系统。最后一道300厚的渗碳钢防爆门毫无声息的开启。李林带着幕僚班子进入指挥大厅。

    “全员立正,敬礼!!”

    值日军官大喊,原本嘈杂的指挥部想起上百双皮鞋同时磕鞋跟的声音。随着李林扬起权杖还礼,指挥部重新如同股票交易所般喧嚣起来。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一段伸出的平台,看起来很像议政厅那个大阳台。以李林为首的军官集团居高临下,将下面的景象尽收眼底。

    穿短裙的女性职员聆听耳机送出的播放,将代表部队番号、类别的红蓝两色小旗、火炮、战车、轰炸机模型一一摆放到沙盘上的正确位置。译报员对着各自面前的恩尼格玛机全神贯注,一旁的文书飞快的敲击打字机键盘。参谋们围着大比例军用地图小声交谈着,不时有一两个报务员递给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发来的讯息。

    李林环顾了一眼一手建立的机密中枢,揶揄的目光看向查理曼和卡斯蒂利亚犬牙交错的边境。

    “不可以小看我们哦,老爷爷们。敢妨碍我们的家伙,不管他有几千、几万、几亿……!只要敢挡住去路,全都必死无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