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进击的战车(四)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ps:  战争当中什么状况都可能发生,不是制定了完美的计划,就一定会实现的……

    “……我们认为敌方阵地上不可能有人活下来,但是装甲掷弹兵3营营长派普少校还是按照标准的步战协同流程让我们发起冲击。发起冲击之前,少校说一个冲锋就能拿下那两个山头,半小时后就让第一列军列开始发车……”

    米哈伊尔他们认定不可能有人能在那种恐怖至极的炮击中幸存,没有装甲堡垒、复杂的坑道工事、反斜面坑道体系……连个猫耳洞都没有,被炮弹之海砸了2个小时的山头不可能有幸存者。

    事实证明派普少校的推测不无道理,当十来个人类跌跌撞撞的从碎石堆里爬出来,拿着长矛向战车冲锋的时候,精灵们还是吃了那么一惊。

    但他们所能做到的,也就仅限于此。小口径高炮和车载机枪只一轮扫射就把这些勇敢的人送到他们的战友那里去了。

    接下来清扫战场时,这些人得以生存的秘密被揭开了。在废墟之下有一个用于储存蔬菜的地窖,这些人是躲在这里才得以生存下来,然后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尽军人的职责。

    不得不说,防线的设计师其实对炮火覆盖是有准备的。在坚实的地窖里安置有人头那么大的天晶,按照技师的解析,里面设置了触发式的防御术式。只要周围出现玛那的异常聚集——譬如数百位三角或四方级别的魔法师展开复数的术式或者大型阵法,足以媲美铜墙铁壁的障壁就会发动。不论是魔法还是物理攻击都能拦下来。在必要时,还可以通过魔法师手动启动。

    正因为有着这样完备的体系,土木工事的重要性才会被忽视。在防卫军将干扰粒子提升至战斗浓度后,用石头建造的关卡哨所和里面的人一下子就被轰成了渣渣。

    花费了半个小时清理完现场,确保制高点之后。早已在列车上待机的装甲教导师大部立即开拔,参与攻坚的部队也将阵地交给友军步兵。所有人员装备从野战铁路设施搭上大部队的末班车,向卡斯蒂利亚进击。

    依照作战时间表,装甲教导师应绕开菲格拉斯和巴斯卡拉这两个小镇,于下午3时左右在赫罗纳附近下车集结,4点开始开始迂回机动。夺取城中的大桥。确保后续部队的进攻通道。5点30分,两个机械化步兵师通过铁路桥,到晚上8点左右,攻击集群抵达阿苏格拉纳城下。完成对该城的陆路包围圈。

    可列车仅仅行驶了90分钟。就在菲格拉斯附近的一片荒郊野外停了下来。又过了会儿。师部通过无线电台下达部队和装备立即下车,前往备用集结点——a点扎营的指令。

    “这实在是太让我们吃惊了,我们先是想到会不会卡斯蒂利亚人有了准备。破坏了前方的铁路,展开阻击。可我没听见枪声和炮声。”

    米哈伊尔咬了一下笔杆,到现在,他还是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部队为何突然不依照计划继续向纵深挺进。

    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士官长,不可能什么都知道。胡乱打听会招来宪兵,那群链狗会泡上一壶茶,好好跟他聊聊人生……

    米哈伊尔抑制住好奇心,让疑问烂在肚子里。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恐怕是遇上麻烦了。

    防卫军确实遇上了麻烦,不过这麻烦有点让人哭笑不得——铁路系统塞车了。

    这听上去有点不可思议,可能会被当成一个笑话。可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掌握全世界最先进铁路系统的亚尔夫海姆防卫军,遭遇了极其严重的铁路系统塞车,部队和物资都在边境小镇勒佩尔蒂动弹不得。

    导致塞车的原因比堵塞本身更让人无奈:缺乏大规模机械化战争实战经验的总参谋部低估了自家铁路的优越性,制定的计划和实际脱节。

    防卫军在战前指定勒佩尔蒂为物资、人员的集散地,在该城火车站附近建设了大量设施良好的库房。但战斗一打响,汇拢过来的物资实在是太多了。货车的抵达速度大大超出了参谋们的预期,结果军需物资堆积如山,满载各种补给品的货车将车站塞得严严实实,那两个晚出发的机械化步兵师根本不能动弹,作战一下子就乱套了。

    总算善于计算的总参谋部作战科科长埃里希.法金汉上将保持着必要的冷静。他迅速和战役指挥司令奥古斯特.马肯森中将及其副手汉斯.塞克特上校取得联系,经过一番缜密迅速的商议后,那位头戴骷髅标志的古老骠骑兵帽子的将军同意了法金汉的补救措施,电令装甲教导师立即下车,在备用集结地扎营等待后续部队。空下来的车厢返回勒佩尔蒂,投入抢运任务,缓解运输瓶颈。

    就这样,忠实执行命令的教导师在相当于步兵一天行军路程的距离上停了下来,一边保养他们的战车,一边等着兄弟部队。

    做出这样的安排固然无奈,但客观上解决了不少问题。首先,由于毕利牛斯山脉的地形和两国间不友好的氛围,只靠这一条双向铁路线所能承担的运力实在有限。教导师已经通过山区,接下来是大片的平原地区,他们完全可以依靠自身力量进行战术机动,没必要继续占用宝贵的铁路。

    其次,以教导师的实力要单独强攻拿下赫罗纳并非难事。可原本规划好的歼灭战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击溃战。那样会过早的让卡斯蒂利亚人发现战役企图,调集军队进行反扑。况且在强攻中确保关键的大桥完好绝非易事,一不小心,卡斯蒂利亚人会大规模破坏所有大桥和铁路设施,以迟滞防卫军的进攻速度——这正是总参谋部竭力避免的。

    最后,还有一个难以忽视的技术问题。转换轨距后,对车厢的载重量和平衡性产生了负面影响。已经有好几辆搭载虎式战车和重炮的车皮报告说,发生激烈的晃动震颤,不正常的摩擦音从路轮轴承上传出。

    综合上述几点,上面索性让教导师停下来休整,等机械化步兵师跟上来之后,一同朝阿苏格拉纳发起冲刺。

    于是,规划中一天就能前进上百公里的铁路机动只完成任务量的一个零头。气势汹汹,大有推平卡斯蒂利亚之势的战争机器因为调度不够严谨,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对那些胸怀激情壮志,指望着闪电战大显神威的年轻参谋们来说,这实在是个极为辛辣的讽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