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进击的战车(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ps:  有月票的亲!支援一下啊!

    “少尉,要来一支吗?”

    戴着无帽檐头盔的伞兵上尉美滋滋的吐了个烟圈,30多岁的娃娃脸露出享受的表情,在一旁他的手下正把几具人类的尸体拖开——能够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战斗的痕迹只有这么多。

    比起药片的毒害,斯科尔兹内上尉更喜欢尼古丁。

    这位外套绿灰两色相间的伞降作战服,内穿白色高领毛衫的上尉长得很帅,美中不足的是左侧脸颊上有一条狭长的伤疤,笑起来的时候,那条疤就像蚯蚓一样蠕动着。

    “不了,您知道的,青年团成员不准抽烟的规定。”

    诺娜摇摇头,她是青年团里的模范生——至少在养父和布伦希尔眼里是这样,香烟、酒精、兴奋剂这些坏东西和她不沾边。

    “差点忘了这破规矩……”

    斯科尔兹内耸耸肩,苦笑了一下后立正敬礼。

    “请尽快行军吧,你们已经落后时间表了。”

    “遵命!感谢空军的支援!”

    少女利落的还礼,转身跑回自己的座驾,看着和可爱外表不符的敏捷攀扯动作,斯科尔兹内心跳稍稍快了一些。

    “想什么呢……过几年自己女儿也差不多那样了,兴奋个什么劲呢?”

    上尉自嘲着,一整队的豹式战车从曾经遥远的大桥上加足马力驶过。

    在摆脱了铁路系统的桎梏后,装甲教导师从凌晨就全速朝赫罗纳挺进。

    这个比执行巴巴罗萨时期的大部分德军更机械化的装甲师(当时德国陆军至少有60万匹骡马用于牵引火炮或运输车)开始发力。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先导战车排的履带就碾上了临近大桥的砖瓦路面。冲在最前面的424号车组转动炮塔,准备向卡斯蒂利亚人送去装甲教导师的问候之际。耳机里传出差点让米哈伊尔神经错乱的指令。

    “全排注意,不准射击,加速通过!”

    正舔着嘴唇,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让美女排长好好见识一下自己能力的米哈伊尔差点从炮塔吊舱摔了下来。这种兴头上被人突然浇冷水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有时候甚至会造成某些功能丧失,对广大“有志男人”的身心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害。

    正当他稳住差点软倒的身子,眼睛凑到潜望镜目镜上时。米哈伊尔看见了让他瞠目的景象。

    那座纳入75炮射程内的大桥另一端升起一枚象征着“安全占领”的绿色信号弹。紧接着桥面上出现背自动步枪的伞兵迷彩服。

    “老天,我差点就被送上军事法庭。”

    从剽悍的伞兵们身边经过,看着他们满不在乎地在说笑着,回想起几分钟前的事情。米哈伊尔忍不住一阵后怕。

    一阵风吹来。前面排长坐车扬起的尘土被卷了过来。咳嗽了几下。年轻的装甲兵士官长不得不拉上面罩,把防风镜戴好。在荒芜干燥的异国道路,钢铁军马颠簸着向阿苏格拉纳奔驰。

    经过大桥的陆军士兵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出于礼仪和保密条例上的原因,他们没有不识趣得去向伞兵打听,所知有限的伞兵同样也乐得守口如瓶。

    隶属于大本营直接指挥的战略预备队——当做战场消防队使用的伞兵突击营怎么这么早就出动了?是什么理由促成这群绿色魔鬼迅速出击夺占大桥?

    教导师的官兵对此一无所知,伞兵连长稍微知道些,最清楚整件事情的,还是大本营、总参谋部、战役指挥部。

    一切都是由最高长官摔了个茶杯引发的——

    长久以来,建立起现代化的总参部是军队建设中最重要的一环,李林对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这个机构最终的目地虽不是成为骇人听闻的战争策源地,或是不断规划战争的永动机,但其必须纳入为战争服务的轨道,培养出一批合格的专业参谋,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敲图章喝咖啡的闲汉。

    不仅如此,坐在总参谋部核心位置上的,也绝不能是坐困斗室的科学家,更不能是头脑简单的武夫。合格的参谋应具备健全的知识结构,具备敏锐的判断力和果敢的行动力。能正确的认清形势,制定出合情合理的计划。

    对先有军队,后有国家的精灵阵营来讲,业务出色的总参谋部才能维持军队的有效运作,军队保持健康状态,国家才有前途,故而,总参谋部里聚集的都是受过严格军事教育的最优秀人才。这些军校毕业成绩骄人的聪慧子弟能否堪当大任,在很大程度上等同于防卫军在未来可预见的战争中能否胜出。

    要想检验这一点,唯有通过实战的检验,眼下的作战行动正是一个绝佳的平台。

    当地面部队开始行动后,李林对总参谋部的担心和由此制定预案被证明了是正确的。

    他之所以亲自坐镇大本营,不惜甘冒坏脾气的尼德霍格可能在吕德斯得罪人,远在亚尔夫海姆的布伦希尔镇不住场面的风险。正是担心这群从书本、想象、演习、小规模突袭中理解机械化战争和闪电战理念的菜鸟搞出幺蛾子。

    果不其然,先是铁路系统陷入混乱,两个机械化步兵师滞留在出发地动弹不得。然后先期出发的装甲教导师被命令下车,等到法金汉下令教导师原地待命的时候,李林将身边的茶杯扔了出去。越过目瞪口呆的作战科科长,以最高统帅的身份直接下令,让待命中的塞德利茨号空中巡洋舰迅速赶往赫罗纳城实施空降作战,要求伞兵突击队务必在天亮之前夺取关键性的大桥。

    命令的末尾追加了一句无情的缀尾:不惜一切代价。

    做完这些后,军队和国家的最高长官把法金汉领到了办公室,劈头盖脸的臭骂了半小时之后,灰头土脸的作战科科长立即带着他的班子修改作战计划,指挥平台上洒下的冰冷目光让所有军官感到发自心底的战栗。

    在最高长官的直接干预下,解决了种种难题的机械化军团终于展现出他们应有的价值,当阿苏格拉纳城居民准备午饭之际,地平线上出现数不清的钢铁怪兽,它们裹挟着尘土风暴朝着惊慌失措的阿苏格拉纳杀来,黑白红三色军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