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挖坑的、被坑的(四)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哦,你说那些可怜虫啊?”

    嗲声嗲气的腔调随之一变,看见呕吐物或其他恶心污秽之物的厌烦语调晃动弥漫铁锈气味的空气,恶质化的口吻唾弃着已死于穿刺之刑的部下们。

    “真是一点用处也派不上的废物,阻拦几个小鬼一下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就连死法也是土的掉渣。”

    捻死烦人蚊虫似地傲慢言论连立场敌对的jīng灵们也嗤之以鼻,凝聚不满的人气中,李林淡雅的笑出声来。

    “真是有够简单的价值观,对自己以外的一切都不屑一顾的自恋狂逻辑未免太过一目了然了吧,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想法,和在下也无关,不过呐——”

    笃定如刀锋般的浅笑劈开那层喷洒过厕所熏香自以为高雅的虚伪薄纱,径直抵住魔法师厚如面具的浓妆之下的浅薄脸皮。

    “极度自恋的另一面总是极度自卑,一般能衍生出自恋狂人格的源头都是强烈的自卑感。连可怜虫也及不上,只能靠恋上虚假的自己来取暖的家伙们最看不上的,大抵都是卑微的自己哟。老是被霸凌,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鼻子的魔法师先生。”

    “果然……和传闻中说的一样,是个毒舌的小哥呢……!!!”

    娘娘腔的余裕一点点地粉碎、剥落,一直高人一等的说话语气散出颤抖的动摇,沸腾的愤怒渗透至空气里,憎恶、怨恨一并化作指向xìng的杀意,烧灼着jīng灵们的皮肤。

    “原本看在那张不多见的漂亮脸蛋的份上,是打算留你活口的!”

    气压骤降的空间里耸动起毛骨悚然的异响,声源是应该没有任何活物的陷坑。坑底【某些东西】扭动身体攀爬坑壁的响动蔓延上地面,一会儿的功夫,一只苍白的手攀住坑的边缘,拽住一丛野草,毫无生气的苍白脸孔从坑里探了出来。

    “再怎样的废物死过一回后也能派上些用场。好啦,变化系的乡下小子。你要怎么应付我这群饥肠辘辘的可爱宠物呢?”

    玩弄生命、亵渎亡者的嘲弄中,十多具被贯穿死亡的尸体陆陆续续从坑里爬出来,动作迟缓僵硬、方向xìng极其明确的朝车队行进。

    嘭——!

    走在最前面的尸体被迎面击中,脑浆爆散飞溅到前后四周,混合红白两sè的糊状物洒的到处都是。

    完全仰赖指令,以肥大化食yù本能辅助行动的僵尸(Zoie)等不到错愕的主人下达【回避】、【散开】的指令,接二连三的被打爆了脑袋,僵直的身子晃动了几下,用灌注了恶意的术式强行唤醒的尸群再次躺下了。

    “你、你搞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脱线抓狂外加恼羞成怒之下,娘娘腔的糜软之音增添了不少男人sè彩,冲动的魔鬼总能让人表现出一些男子气概,不论对象是谁,也不管他平rì的作风如何。

    平rì里总是摆在第一位的风度形象问题已经不在关注的焦点之内,手里攥着石子的少年才是。

    “居然丢石头?!你是变化系的吧?!就算是再怎么差的学徒,好歹给我有点魔法师的自觉啊!用石头打爆这么萌的僵尸算怎么回事?起码用剑砍啊!用剑啊!”

    语句条理不明,用词遣句也存有各种疑问。但魔法师被意料外的状况所打击产生癫狂这个事实已经被jīng灵们所掌握,大家多少能够理解一下受到强烈刺激后产生的错乱反应,但绝不会接受那些胡言乱语。

    他们和娘娘腔是敌对关系,没理由理会敌人说的话。然后,不论是【不男不女】、【恋尸癖】、【僵尸控】还是【自恋狂】。单独哪一项拉出来都是无可辩驳的【变态】证明书。把这些让jīng灵们想想都恶心的词汇拼接在一个人身上的结果就是让厌恶指数平方再平方,接受这么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变态家伙对自己人的质疑?jīng灵们不是脑残,不是被人打了左脸后,把右脸再凑过去的宗教偶像,那种伟业干不出来。

    “速度足够快的石头就能爆头,没理由浪费时间玩魔法对决吧?至于僵尸……你的僵尸没有一个是妹子,一点萌的要素都不具备啦。”

    “啰嗦!啰嗦!啰嗦!不准说这种一点都不萌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样都好,你拿来萌的僵尸已经全部被爆头了,接下来打算亲自下场了吗?抑或……让你的朋友们帮你收拾残局呢?”

    讥刺反讽的挑衅换来一阵语塞的沉默,片刻后,被激怒的恶毒语调再次回荡。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以为cāo作系魔法不过是些控制尸体玩偶的术式,没了尸体我就黔驴技穷了?少天真了!对付你这样不入流的臭小鬼,我一人就绰绰有余。我可是绝不弄脏自己双手主义的劳伦斯,就算没了僵尸,这些孩子陪陪你们也足够了!”

    弹响响指的脆音为信号,伏倒在地面的尸体剧烈抖动起来,没过几下,尸体开始渐渐缩小,黑sè的蛆虫cháo水般从尸体内涌至地面,潜伏于尸体内接受劳伦斯供应的玛那中转cāo纵僵尸的【尸虫】接受到御主催动其进化的咒文,将充当巢穴的宿主迅速啃噬殆尽,以血肉为营养开始变态过程。

    急速硬化的表皮背部裂开一道缝隙,泛起金属光泽的黑sè翅膀与甲壳从里面翻了出来。

    所有的【喰虫】结束了变态过程从旧皮囊中跃出,不断拍击空气的翅膀亮出刀刃般的边缘,长满锋利锯齿的口器流下口涎,刚结束变态的虫子们为眼前拥有饕餮大餐来填满空空如也的胃袋而欢喜着。

    “上吧!人也好,牲口也好!全都连骨头也啃噬殆尽……呃噗!”

    沉闷的咯血切断狂妄的叫嚣,魔法师斯蒂芬.赫伯特.劳伦斯像濒死的狗一样抽搐、翻滚,冷汗从汗腺不断淌出,全身肌肉蔓延着被人扯断般的剧烈疼痛,五脏六腑都要咳出的剧烈咳嗽在青草地上留下斑斑血迹,肺叶就像放在烈焰炙烤一样灼痛。

    “你……咳咳……用毒……咳咳……”

    散大的瞳孔充满怨毒还有迷茫:自己明明隐蔽的很好,黑头发小子也没有靠近自己,究竟是何时?如何中的毒?

    “躲在下风的灌木里是个好主意,魔法制造出回音效果混淆视听也无可挑剔。只是要想做到完全隐蔽自己,先想办法吧心跳体温什么的都消掉再说吧,从一开始你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了。”

    “咳咳……怎么会……咳咳……”

    “如果你不是对自己的隐藏技术那么自信,把全部的jīng力都集中在我扔石头的右手上,应该会留意到我的左手弹出一枚晶体化的毒剂到你身边,晶体汽化后形成无sè无味的毒气被你的的皮肤和呼吸送进身体里面,然后就是眼前的效果了。”

    “卑鄙……咳咳……”

    “好说好说,和玩弄部下xìng命甚至尸体的你相比,在下不过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咳咳……咳咳!!”

    魔法师的咳嗽渐渐无力,纳米机器虫和神经毒气正在给劳伦斯的呼吸道及中枢系统施加最后一击,人妖的生命进入最后读秒阶段,狭窄昏暗的视野瞥见足以让他临死前再错乱一把的景象。

    黑雾在慢慢逼近,让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搔刮鼓膜。

    ——喰虫。他得意的魔法武器正以慢到将恐惧无限放大的速度慢慢向他靠拢,黑sè口器咀嚼空气所发出的【嗒嗒嗒】响声也已经能听见。

    不可能!

    又一次重复这个词汇,像是紧紧拽住能将自己拉出绝望泥沼的救命稻草,虚无缥缈的分量却并不具备所谓【救赎】的力量。

    cāo纵喰虫的玛那供给中断后,暴走的虫应无差别的攻击最近的目标才对!而自己和虫子间的距离远远超过后者与车队间的距离。这一点也不合理!从眼前黑雾的浓度——黑压压的一片来看,所有的虫都聚集在这里,目标只有他一人!

    有人给喰虫提供了新的玛那取代了旧的cāo控术式,cāo纵喰虫攻击他这个御主!!

    虽然这是唯一成立的解释,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劳伦斯依然拒绝面对现实,拒绝承认黑发少年窃走他对喰虫的控制权,更不愿意承认这是魔法师的对决。

    “不管是挖坑设下陷阱,逼迫下属跳进坑里,展现尸虫控制僵尸的方法,尸虫转换攻击形态的术式,包括中毒死掉这件事情,你做得都很不错。”

    黑发少年环抱双臂,像嗤笑像冷笑也像温柔淡笑的表情正对着劳伦斯不能转动的眼睛,面具般无机质的独特微笑在垂死的魔法师看来,分明是地狱最深处的恶魔肖像画。

    绝不是人世间的罪业所能铸就出来的事物。

    劫掠、**、亵渎、杀戮之类的大罪和连恶质都吞掉的虚无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不具任何可比xìng。【那东西】连【存在】本身都试图否定。

    “你做出来的喰虫在切断玛那供应后会遵循本能寻找新鲜血肉充当暂时的替代品,直到暴走完全停止,这种麻烦的特xìng对我们而言实在有点困扰……嘛,算是状况之外,小小的有点伤脑筋吧。”

    恶魔的面孔渐渐看不大清楚,四肢连抽搐的力气也没有,焦痕般的意识从**内抽离飘远,唯有鲜血般的弧形裂痕和观察蚂蚁搬走青虫的淡漠判决烙印在人妖最后摇曳抽搐的生命火花上。

    “算是最后的拜托了,好好让虫子把有毒的血肉吃干净啊,不然的话会有点烦人呐。”

    漫天飞舞的虫一拥而上,覆盖住毒剂完全渗透的躯体。密密麻麻的食客们抢占每一寸可以下口的空位,锐利的口器切开皮肤,饥肠辘辘的虫钻入肌肉、骨髓、内脏、脑髓——将饲主的每一寸血肉撕成无数可以入口的细小肉片,剧毒人肉为主菜的饕餮盛宴在诡异的咀嚼声中进行,没有一名旁观者有凑上去的打算。

    远算不上华丽的结局降临于讽刺部下们死法老土的魔法师身上,曾经妖艳到让人作呕的劳伦斯只留下了几根不堪入目的白骨和遍地的死虫在无人问津的草地上。

    自卑自恋的男人,死法和虫蚁也没什么两样。

    %%%%%%%%%%%%%

    PS:本书已顺利进入奇幻类强力推荐!谢谢诸位读者和编辑!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关注、推广本书!在此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