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咖啡与摇篮曲(二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星空照耀下的茶会还在继续,间谍们的奔走,杀手们的交锋与这个宁静小天地无缘,同时,罗兰整被一个必然问到的问题给困住了,根本无心去关心触及范围之外的事物。

    “嗯,贞——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身为贵族阶级,男爵此刻却把身段放得很低,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害羞。

    只见莱斯男爵悄无声息地伸出手,一把握住和少女一样毫无防备的手。

    男爵戴着真皮手套,双方肌肤并未接触。但一想到自己其实是男儿身,突然被变成美少女不说,还被一个中年男人牵着小手……被李林这么做时都不曾有过的剧烈羞耻感涌入罗兰全身,“好想死”的念头反复在脑袋里播放。

    而在莱斯看来,这是纯洁少女的娇羞表现。

    那种仿佛说着该怎么办才好的表情真是万分惹人恋爱,想必哭泣时也一样可爱吧。啊,实在无法忍耐,真想尽情惹她哭泣,用舌尖舔舐细长的睫毛,那因为欢喜而落下的泪水滴到舌上,想必会品尝到无比的甘美吧。

    ——在加了琴酒的咖啡刺激下,男爵心底里越来越强烈的**让思考都有些不对劲了。

    被班主任过于灼热的温情视线所注视,罗兰只感到屁股一阵阵发紧发痒,坐立难安。

    貌似这种场景曾在亚尔夫海姆那会儿见到过,换装协会的大姐姐们不在满足暧昧的“男孩之恋?”,转而创作真枪实弹的gay作品时。这种貌似叫做“鼓起勇气告白”的场景经常会出现……

    (开……开什么玩笑!!!要是按照她们的节奏来,接下来不就是要被强吻、推到、做奇怪的事了吗?!!)

    “贞,你有家人吗?”

    “呃……咦?”

    一边在心里抱头吐槽,一边准备捍卫贞洁摸索剪刀自卫的罗兰一愣,莱斯男爵又重复了一遍。

    “我是说,你双亲或兄弟姐妹的情况,能和我说一下吗?”

    (原来是问家庭情况啊……)

    肝尖不再颤抖的罗兰安心了一点,将预想到类似问题的说辞娓娓道来。

    “我是被领养的孩子,居住在阿让托拉通……”

    话语流畅通顺,内容也没有丝毫漏洞。莱斯偶尔会对一两处细节提出疑问。但很快就被应付过去了。

    毕竟,这是罗兰以脑中无数次演绎、排练好,最终填写进报名简历上的剧本为基础,替换人名。调整角色关系。生活细节后的伪造经历。不去动用专业机构进行调查,绝不会发现疑点。

    真实的经历……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说得出来。

    亲生父母、李林、亚尔夫海姆、精灵、防卫军、v.e公司、亲卫队、世界变革——听上去就像某个热衷阴谋论的编剧所写的剧本,与大众认知脱节。只会被人们当成一个故事来看待。但李林会非常认真的贯彻保密原则,用一些激烈的手段进行处理。

    他曾经那么干过,同样的事情再重复一次难度不算大。

    阴郁沉重的冰冷疙瘩就那么一直压在心头,10年来不断积累,在把虚假情报送出后,又增加了一点重量。

    “原来如此,你有一位不擅表达的养父啊……”

    听完罗兰的话,沉默片刻后,男爵感慨起来。

    这句轻声喟叹让罗兰的表情古怪起来。

    “不擅长……表达?”

    嘴里反刍的似乎是异国文字,陌生又诡异。

    他捏造的剧本里,对“父亲”这一角色进行了加工处理,塑造出一个在家庭里存在感稀薄,但在事业上和为人处世方面较为能干的男人,对事业的关注程度远远超出家庭。

    毫无疑问,这是以李林为模板,进行加工处理后塑造出的一个养父形象,和原版可谓相去甚远。即便如此,莱斯男爵也绝不应该得出那种印象,实在是差太多了。

    还是说。

    骑着自行车带着黑龙,迎着夕阳的余晖,督促养子在地雷区跑完全程马拉松;

    泡温泉喝咖啡、小酒之余,用片刃之翼帮养子捡肥皂、搓澡、检查身体;

    用小灶做蘑菇炖小鸡,递上一大盘鱼眼果冻给挑灯夜战的养子补充dha的同时,递上刚写完的题目,上面写着诸如“如何设定身高50公尺,体重2万吨的巨大危险种,确保其不会被自身体重压得粉身碎骨,同时也不会陷进地底。”、“脸孔像鸭蛋,眼睛像蛋黄,胸口装着彩色小灯泡,每次只能打三分钟的可疑巨人,当其用双手平伸向前的姿势超音速飞行时,脑袋要多久会被冲击波削掉?”、“某个职业是飞行员,脸孔长得像女人的家伙长期一脚踏两船,最终同时要求女王和绿毛女友一道变成他的翅膀,试问此人人品值是多少?”……之类的题目。

    (难不成所谓的父爱就是志愿毁灭一代代孩子的梦想吗?用科学之壁杀掉一切幻想吗?!)

    忆起养父的种种,罗兰差点出声吐槽。

    “听好了,贞。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从你的话里来看,你的养父对工作过于关注,对养母和你的关心不足,这一点确实做得不好。不过你用自以为看破一切的视角去简单地给他贴标签,这也很让人伤脑筋啊。”

    自以为看破一切——

    罗兰握住咖啡杯的手抖了一下,险些洒出来。

    “你有试过和养父正面的交谈过,去探寻他的真实想法吗?”

    (不要说这种好像知道我的话……!!)

    心中莫名的焦躁起来,藏到茶几下的手攥成拳头颤抖起来。

    (我也想要知道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知道李林的目地,也清楚李林会采取怎样的做法实现。可为何要如此,其想法和动机的脉络,思想的源泉是什么。罗兰完全不知道,眼前几乎是一片漆黑。

    “就算现在想不到如何调解关系也无所谓,但是记住,绝不要停止思考,不要因为一时的挫折而扭曲了思考。唯有这样,问题的解决之道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男爵严肃有温和的说着,凸起的大眼里流动着似曾相识的怀念。

    罗兰睁大了眼,刚想要说什么,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ps:  竞猜小剧场

    李林:各位亲国庆快乐!希望亲们多多砸票啊!

    尼德霍格:今天的问题1.脸孔像鸭蛋,眼睛像蛋黄,胸口装着彩色小灯泡,每次只能打三分钟的可疑巨人——此梗出自哪里?(提示:双手交叉呈十字发射光线虐杀怪兽的特摄元祖……这厮发射光线的瞬间应该核爆才科学。)问题2.某个职业是飞行员,脸孔长得像女人的家伙长期一脚踏两船,最终同时要求女王和绿毛女友一道变成他的翅膀——此梗的出处?(提示:马库罗斯的公主,女王党和绿毛党多年的宿怨……公主没变成诚哥结局不科学……)各位亲赶快行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