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咖啡与摇篮曲(二十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到刚才为止,应该只有三人的茶会出现了一位女性,外表相当华丽的“女子”。

    微卷的红色长发犹如盛开的美人蕉,工整的五官和骑士男装营造出中性化的气质,几乎让人想到长得很像女孩子的少年。撩拨头发的动作格外妩媚煽情,以星空为舞台背景,从打开的活页窗溜进花房里的夜风卷起花瓣,不尽相同的色彩四散空中,犹如为她的到来喝彩。

    美则美矣,但与清纯、纯洁之美毫无缘分。

    既不是圣女,亦非美少年,罗兰对“莎乐美”这一形象的记忆更接近于某种根源性的黑暗。

    “好了,愉快的调教要开始了哦?请问你喜欢哪种?”

    “什……”

    “说到调教,大家都只会想到滴蜡、皮鞭、浣肠、三角木马之类的性癖好。但追根究底,那只是发泄生理需求吧?”

    向前踏出一步,莎乐美轻松地笑到:

    “所谓极致的调教,要不要亲身感受一下?”

    极其自然的说出异常异常之语,就连这样,都给人恍惚喘息的感觉。

    “你……”

    罗兰用力吸一大口气,向积累压力到极限,进入逆喷发模式的大叔一样大吼起来。

    “你丫的到底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哪有人一进别人家就大讲什么调教、生理需求的啊!!!”

    “是吗?”

    少女之上,人妻以下。娼妇不足的妖女似乎被美少女的气势压倒了,些许困扰的表情让她看起来增添了几分可爱,然后恍然大悟,神情一肃——不过用正常标准判断,依然很温和的说到:

    “非常抱歉,我应该在玄关敲门,说一声‘打扰了’,然后一脚踢开门,挥舞大刀。以凌驾于修罗之上的气势,见敌必杀。血洗敌阵后。用一击必中,必杀必灭的广域都市破坏术式将以宅邸为中心,三条街内的建筑连带杂兵杂碎,路人甲乙丙丁之类一瞬间灰飞烟灭。之后土地被污染到一万年都不能住人。一到晚上整块区域放射出危险的绿光。到处有浑身长满丁丁形状触手、触手尖端喷射出白色粘液的奇妙动植物游荡。四处寻找马猴烧酒充当繁衍用的母体……总之就是让人心情无比愉悦的地狱就是了。”

    “等……”

    吐槽的力气一下泄掉了,这是哪里来的反应弹、n2爆雷,接着又是哪里的里番设定……

    “请等等……!!”

    莱斯男爵瞬间骇得面无人色。莎乐美仍旧在谈论恐怖之极之事时,神情依旧非常欢愉。

    “啊,不必担心。这里作为爆炸中心,所有人刹那间不会留下丁点痕迹,彻底还原为基本物质结构,连感受痛楚的余地也不会有,堪称完美无缺!保证不会有比这更令人爽到升仙的死法存在!!”

    男爵已经无言以对,即便想要驳斥这番言语,但眼看着玛那快速集结在莎乐美周围,至少七翼级魔法师才能操控自如的复杂术式回路渐渐成形,令他感到脊背发凉的妖艳舌尖舔舔嘴唇,妖女仿佛窥见即将降临的地狱似的讪笑起来。

    咚——

    坚硬的钝声在头顶炸裂,不知何时,撕裂长裙飞奔过来的罗兰准确的赏了骑士装女子一记暴栗。

    完成了男爵和古琳达眼中有勇无谋的行为后,罗兰使尽全身力气吼道:

    “你疯啦!说完场面话就开地图炮?!!”

    “是是是——玩笑开完了,诺姆女士……还是叫你的绰号吧,‘开膛手杰克’,请乖乖束手就擒吧。”

    毫不理会李林的无礼,莎乐美伸出了手。

    “你……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被手掌所指的古琳达皱起眉头,莱斯男爵和罗兰惊讶的视线聚集过来。

    “这样子太难看了,我还是喜欢之前露出本性的样子呐~~~~~狡猾又残忍的样子真的很赞。”

    打心底似的惋惜一秒后,锐利如刀的笑脸让古琳达一阵颤栗,那种心脏瞬间被紧紧捏住,脑袋被狠狠砸了一下的感觉,许久未体验到,几乎遗忘为何物的恐惧伴随着奇妙女子的讪笑一道窜上来。

    “我是真的在夸赞你哦,如果配属专门的研究团队,调拨足够的资金和时间,能取得惊世骇俗的研究成果也说不定,毕竟——”

    从碎片中的碎片,末端的末端中探寻验证除了自己的理论体系,最终将“尸体嫁接组装复活”这个科目推进至接近实用化的地步——其中的才能和努力完全值得称赞。

    她只差了一点就能收获成功,但是从根源上偏差的一点注定结果和成功相差万里。

    “送你一句话吧,女士。重复相同的事情,指望得到不同的结果——那叫做发疯。”

    不论是古琳达还是办公室坐太久的书呆子,任何对这种可行性和技术复杂程度空前的项目抱有期待的家伙,很适合这句话——他们就是在发疯。

    李林一开始就不看好“有效利用士兵,发展为可再生资源”的构想,拣选新鲜健康、适应性高的脏器肢体,嫁接手术后组织激化再生、人格移植激活等等步骤的技术难度和成本远远超过了可能带来的好处。纯属吃力不讨好,事倍功半的废柴研究项目。

    即便以最乐观的态度,项目顺利进展到技术问题全部解决,可以实际投入使用。走完全部流程,复活一个老兵耗费的时间、金钱也足够训练一个连的新兵蛋子,连复健、适应新身体、重新进行战斗训练的时间也算计进去,这个投入足够产生实际规模的动员兵菜鸟。至于一个再生老兵能否干一个师能做的事情……相信就算是呆子也能算清楚这笔账。

    除了上述技术难度和时间、物质成本上的关系,“弗兰肯斯坦项目”失败最具决定性的深层因素,是这个项目的出发点违背了思维经济原则。科学工程发展的目地,不是为了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而是要把复杂的问题搞简单,自始至终悖逆这一点决定了该项目的惨败,而遵循这个原则的“食尸鬼”、“尸变体”两个项目最终也因此而胜出,成为降临世间的恶之花。

    至于“开膛手杰克”——作为无需考虑成本和战略问题,一心一意为了某个目标奋斗的母亲,在李林眼中,她的谬误之处更多在于技术层面上。(未完待续。。)

    ps:  竞猜小剧场

    李林:上期的获奖者为修文克、nass、火星死人 、rcus、紫薇星瞳、可怜的无名、十三猫,恭喜诸位!

    尼德霍格:今天的问题1.反应弹和n2爆雷的出处是哪里?(提示:变型战斗机、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问题2.食尸鬼和尸变体的出处是哪里?(提示:诸君,我喜欢战争;某射击游戏)各位亲赶快行动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