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咖啡与摇篮曲(二十七)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他是非常不错的孩子,有天资,更有充分的锻炼。训练他成长到这个地步的家伙,应该对自己的成就相当满意吧?”

    研究者的古琳达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烟卷,刚刚点燃又掐掉了。

    “可惜,正因为是孩子,还是个体贴人、懂事的好孩子,才无法战胜我。”

    母亲的面孔露出淡淡的哀伤、惋惜以及毫不退缩的坚定。

    “这不是很好吗?等他再长大一点,不就杀不了了吗?这不就看不到漂亮的内脏了吗?!!哇哈哈哈!!!”

    “杰克”的面孔扭曲成一团,粘着唾液的舌尖像蛇一样反复在嘴唇边舔舐,声音因为欢喜而颤抖。

    一根烟烧掉四分之一的功夫,三个人格交错发表着意见,三张面孔间不容发的转换。

    对近在咫尺的异常探讨和变化没有丝毫反应,罗兰呆呆地跪倒在地上一声不吭。

    “‘圣母宽恕’吗?”

    拢起红色长发,莎乐美叹息到。

    其中没有任何的温度和感情,只是听起来很像叹息的声音,吸引了喋喋不休的三个人格。

    “用罂粟粉末麻痹神经,然后制造出母亲的幻影侵入意识,利用人自出生起就渴望最为普通之物——母爱,改写施术对象的记忆和人格。真像是研究过度,走火入魔的疯子妈妈会用的禁忌招数呢?”

    “小孩子是无法一个人生存,无法一个人承担纠结和烦恼的。所以用来对付看上去烦恼很多的他再适合不过了。”

    “研究者”冷冷一笑,下一秒,那个笑容冻结了。

    “你……”

    因为战斗中太过专注分析罗兰的性格、动作、弱点,所以“研究者”从未从正面仔细观察过莎乐美,更是忽略了理所当然的疑问。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

    刚才能将地面熔化,将花房震碎的三连击雷槌之中,为何莎乐美毫发无伤,比夜空还要漆黑的骑士装、比鲜血还要血红的长发,为何没有分毫烧焦。

    且不论这些。这家伙真的是人吗?

    接触过、分析过、剖析过无数人的“研究者”和那双红瞳四目相对的瞬间。宛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那又怎么样?”

    凛然地,魔女反问道。

    没有任何起伏,极度的平淡,近乎于虚无。

    但那绝非恍惚下的空虚。而是隐含极度残酷的绝对虚无。

    “首先。我家罗兰不可能那么没用。其次。要真是没用,这个吕德斯可能会被‘不小心’的玩坏掉啊。”

    眯细眼睛微笑着,但眼神里连黑暗也能冻结吞没的虚无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只是盯着那个眼神。思考和情感就会渐渐麻痹消散,更不要说怀疑话语的真实和实现程度。

    “别开玩笑!!!!这是正常人该说的台词吗?!!!”

    “杰克”呐喊着冲了过去,脚刚迈出一步,杀人魔就以更快的速度后退跃开了。

    三个人格中,数“杰克”的性质最为恶劣,但是近乎野兽一般行动的“杰克”也有着野兽那种对危险的本能直觉。

    “哎呀~~~”

    魔女耸耸肩,嘲笑到:

    “我几时说过我是人了呢?”

    和之前忍不住想用刀子隔断那白皙咽喉的冲动感觉完全不一样,对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杰克”丝毫高兴不起来。

    头一次,杀人魔的身体不住打颤,下巴上下起伏个没完,牙齿发出“咯咯”的撞击声。

    仅凭野兽本能,“杰克”就理解到了。

    站在眼前的,是恐怖。

    正在微笑的,是疯狂。

    “那……那这样又如何?!!”

    “研究者”手一挥,一个身影横亘在莎乐美和古琳达之间。

    “妈妈……这次……一定要保护妈妈……”

    罗兰毫无条理的低声喃喃,紫色的眸子涌动着异样的、近乎狂热信徒般的恍惚,刀尖指向本该是同一阵营的莎乐美。

    ——简直就像个梦游者。

    “‘圣母宽恕’也有这种用法哦,只要让他依赖母爱,将我投影成依赖的对象,他就会拼上性命保护我!怎么样?你要亲手毁掉自己的作品吗?!!”

    勉强保持着镇定,研究者残酷的笑了。

    没有人会对自己朝夕相处之人痛下杀手,就算是再怎么异常,熟悉之人突然转变成敌人也会带来小小的错乱,抓紧这个空隙——

    自以为得计的兴奋轰然倒塌,雷鸣般的爆炸声里,花房的残骸和地面被一瞬间炸裂的银色光线贯穿。在研究者唤醒恐怖和惊惶的感情之前,不断扭曲变形的利刃化作将空间切割成一毫米程度的暴风肆虐。

    不能移动,也来不及瘫倒,领悟到稍有行差踏错就会被乱刀分尸的现状,古琳达凝住一般肃立原地。

    “你还没断奶吗?臭小鬼。”

    环抱着双臂,让6枚片刃之翼停止恫吓,无机质的声音刺向少年。

    尽管衣服开了好几道口子,头发也被扬起的尘埃染黄,少年喘着粗气,泛起婆娑泪眼的紫瞳紧盯着眼前的魔女。

    “这次……这次……一定要守护住。”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不光光是没断奶,连记忆区域都被人动手脚了么?”

    莎乐美——李林自言自语地发牢骚,罗兰处于怎样的精神状态,他已经完全弄明白了。

    如果是一般操作系魔法师使用“圣母宽恕”这个术式,罗兰根本不会中招,但施术者换成是古琳达,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原本“圣母宽恕”是作为精神干扰术式被开发出来的,施术对象会因为对母爱的本能渴求和投影的影响,难以专心攻击敌人。但拥有三个人格的古琳达进一步细化、强化这个术式后,发展出一套截然不同的使用方法。

    研究者观察、分析对手心理,组合出效果最佳的术式构架。“杰克”负责牵制对手,在战斗中释放具有麻醉效果的罂粟粉,让对手的生理条件进入容易接受暗示的状态。最后母亲的古琳达作为最佳投影素材,将彻底的母**概念灌输进对方的意识层面,唤醒对手对母亲的憧憬和回忆,将对方人格抹消掉,变成自己支配下绝对服从的玩偶。

    “现在已经到了第二阶段,侵入记忆区域准备改写了吧。所以把眼前的景象和记忆的事件搞混了呢……是吧,10年前看着家人、亲友、朋友被我杀掉,结果什么都不能做的小鬼?”

    魔女嘀咕着,看似愉悦的笑了。

    嗜虐一般的裂开嘴,白得惊人的犬牙闪闪发亮,简直就像獠牙一样。

    和10年前,毁灭少年村庄时的笑容毫无二致。(未完待续。。)

    ps:  晚上还有二更,各位亲请期待哦,有票票的亲多多支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