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咖啡与摇篮曲(二十九)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你做了什么!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啊!!混蛋,别开玩笑了!混蛋!!”

    “研究者”和“杰克”一起歇斯底里的痛骂,潜入罗兰心灵与之同步的“母亲”在超乎想象的反击下几乎被强行撕裂,精神的痛楚直接反馈到共用的**上,三分之一的身体在一瞬间仿佛被各种刃具剁碎千百遍之后再用重锤砸烂,接着撒上盐蹂躏,激烈的痛楚渗透每一个神经末梢。

    杀人魔和知识份子感受到撕心裂肺之痛的瞬间,再也没有余裕去保持镇静,绝望和愤懑的眼睛死盯着翘着脚坐在废墟上的莎乐美。

    “什么都没做。”

    魔女微微扭曲脸颊,淡然笑道:

    “只不过你和我家小鬼在精神领域的较量输了,就是这么简单,弱小的‘开膛手杰克’女士。”

    “你……你居然敢说我弱!!!”

    超然的态度不复存在,“杰克”像个孩子一样大吼大叫起来。可能是觉得杀人魔已经失去了吸引力,与其沟通也只是白费力气,魔女连哪怕轻蔑的一瞥都懒得投去。

    喘着粗气,半跪在地上的少年明显更值得倾注视线。

    尽管有干涉那场较量,但“圣母宽恕”的威力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最终罗兰能成功摆脱幻象的干扰,主要还是归功于他自身的坚强。

    “应该具备欢庆一下么?我们的小雏鸟总算是抖擞羽毛,思考成长的烦恼了么?”

    莎乐美举起手做了一个饮酒的动作。尽管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拿,但沉醉的摸样却让人联想到其正在品味少年成长的甘美违和感。

    “啰嗦!”

    一直到脖颈动浮上一层臊红,害羞的少年将脸别向一旁。

    “别这么说呐,小傲娇。要是布伦希尔听到你的成长宣言,说不定会一边哭着转身离开,一边高喊‘这孩子终于有出息了!’呢。”

    “这根本是你想弄哭她吧?!”

    “看出来了?”

    “原来是真的啊啊啊!!”

    插科打诨的对话毫无变化,完全无法想象这其实是一对仇敌,一对养父子。

    这种坦然的态度,深深激怒了“杰克”。

    “给我去死。”

    24把手术刀描绘出死亡轨迹,所有要害——眼、耳、鼻、喉、心、肺、肝、脾、肾——无一遗漏的绝对必杀。

    研究者制定攻击轨迹。杰克予以彻底执行。坚信着毫无瑕疵的攻击绝对会抹掉少年,然后乘着那个怪物女人错乱的一瞬间脱离这个陷阱。

    那包含自信的手术刀弹幕被一道银光流过,巨大的响声中,24把凶刀一分为二弹飞到空中。

    “啊啊。抱歉。”

    少年止住喘息。重新站了起来。

    “因为顾着和这个毒舌混蛋聊天,忘了和您的争斗了,接下来开始第2回合吧。”

    紫色的眸子毫无踌躇。少年的样子模糊起来,从讶异的“杰克”面前消失了。

    “什……”

    刚吐出一个字,“杰克”周围的景物全部变成像下方倾斜的黑雾。

    过了零点几秒,冲击、粉碎右半身的剧痛直达脑髓,同时“被打飞了”的正确概念被理解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右侧肱骨和肋骨被折断、被杂碎的疼痛撕裂了仅存的一点毅力,“开膛手杰克”在夜空中发出有如婴儿一般的惨叫,像掏空的口袋一样重重摔倒在地面,风被截断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怎……怎么回事?刚才那个……!!!”

    “还不明白啊?那家伙稍稍认真了点罢了。”

    “稍稍……!!”

    若说那是“稍稍”的程度,也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但事实就是如此。

    和“母亲”在战场上与兽人以死相拼,积累起来的魔法对战经验不同。“研究者”也好,“杰克”也好,她们基本上做得都是偷袭外行人之类的事情,一旦遇上真正经历过地狱、精通如何破坏人体的战士。

    “一击都坚持不了啊。”

    魔女轻蔑一笑,犹如对待玩坏的玩具。

    没了精神上的枷锁限制,在片刃之翼和魔发的攻击下学习如何运用刀剑保护自己的罗兰,实力绝不可能在区区杀手之下。

    视线紧盯住持刀的少年,变回本色的红瞳眯了起来。

    “为什么要用刀背砍?”

    猛禽一样锐利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

    没有任何认同,洞悉对方的全部,充斥恐怖、冰冷的眼神。

    “那不就成了杀人了吗?只要打倒就好了吧?!”

    面对勒紧喉咙般的逼问,少年毫不退让。

    纵然对方是罪无可恕的杀人狂,纵然被做了很过分的事情,甚至对方采用精神攻击试图对自己洗脑。可罗兰仍旧打心底里抗拒杀人,加上不需要杀死对手就能获胜,他绝不愿意夺取对方的生命。

    “你应该知道这家伙杀了多少人吧?也很清楚被杀的都是什么人吧?”

    罗兰一言不发,算是默认。

    “开膛手杰克”手术刀下惨死的尽是无辜的孩童,尚未理解世界的广阔,对人生未来懵懂无知,幸福的迎接明天到来的孩子。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被摘除了内脏,分解成无数的碎片。

    他们没有被杀的理由,不应该以哪种支离破碎,连父母都无法辨认接受的形态早早结束一生。

    理所当然,做出这种事的不能称之为人类,也不能被原谅。

    “不论是伦理道德,还是一般社会正义角度来看。她死了不会有谁伤心,也不会有人叹息一声。人们会为她的死、杀死她的你欢呼,勇者罗兰——”

    莎乐美冷冷一笑,歌唱般的诉说着。

    清脆响亮的声音不光罗兰能听到,躺在地上哀嚎的古琳达也能听见。

    明知如此,故意如此大声地振振有词。

    对相信正义,打心底相信人都能救赎的罗兰来说,那简直是根源性的冲击与否定。

    为了拯救多数人,必须要排除危害大家的恶人,这毫无疑问是符合人们所认知的正义,实行这种正义行动的,是正义的朋友,是勇者。

    可是——

    即使标榜“多数正义”、“绝对正义”,杀人行为的本质不会有任何变化,产生的罪恶感也不会消失。麻痹自己的思考,随着大众的欢呼声对少数的一群挥动剑刃,这恐怕也不能称之为正义,若是放任自己在正义朋友、勇者的名号下,横中直撞,对多数的暴行视而不见,那和邪恶也没有太多区别。

    比起背负杀人的罪孽,那种贯彻“正义”理想,行大量杀戮之实的暴走更让罗兰害怕。

    ——就像那个时候的李林。(未完待续。。)

    ps:  长假结束了,敬祝各位亲工作顺利,事业有成!票票投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