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阿尔比昂的骑士(十)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这家伙是人类耶。

    听说是执政官从外面收养的小孩。

    真的假的?也就是说是没人要的野孩子?

    啊啊,闻起来真臭,别靠过来啦,会把臭味传染给我们的。

    ……

    各种各样的刻薄言语,肆无忌惮的指指点点像毒气一样弥漫空中,窒息的感觉靠教室里的通风措施根本无法缓解,作为少年军校乃至亚尔夫海姆城内唯一一个人类的孩子,嵌进精灵社会的外人,罗兰被贴上了“异物”的标签,被歧视和偏见所包围。

    那绝不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有好几次,罗兰也忍不住用“精灵就是这样的家伙”来概论自己遭受这种待遇的原因,但或许是早熟,或许是环境使然,他并没有把简单笼统的概念认定为必然。

    精灵和人类之间的仇怨使得他们无法对人类投以信任的目光,代代相传的经验早已先入为主的灌输入“人类怎样怎样”的想法,加上一些自卑心理的反作用,各种种族优越论、选民思想大行其道。就连小孩也不可避免的随波逐流,对长辈们转述的经验笃信不疑。

    想要改变长久积累形成的定式思维,是非常艰难的。

    可卡斯帕尔、特里斯坦、帕西法尔、诺娜、布伦希尔、提尔、托尔、弗蕾娅……身边这些有如亲友般的非人类种族也让罗兰理解到,理解虽然艰难,但并非不能达成。除了仇恨。人类和精灵之间也能建立起其他关系。

    “所以少爷您讨厌极端右翼思想和‘贴标签‘,因为那些煽动仇恨,制造对立的东西是和你的理念背道而驰的。”

    灶马和蟋螽撤掉餐具,螽斯用小提琴演奏着最近流行起来的《风流寡妇圆舞曲》,和奶油泡芙一样甜的曲调征服了无数中年妇女的心,但罗兰对此免疫。

    “不论他们宣传什么,爱国还是卖国,让信仰极端思想的家伙掌权的话,只会把国家领进死胡同。”

    “那位大人也这么说,他还说‘极端思想——诸如种族歧视、地域歧视、选民思想、平均主义、理想主义之类必然存在。而且自有存在意义。但说到底它们始终只是用来实现某个目的的工具,使用的难度又比较高。不慎选错工具或使用方法错误时,国家往往会反过来被工具伤害。‘”

    “……他还真是说的有够透彻。”

    尽管不大情愿,但罗兰还是想说这种没有任何信仰心的观点反倒是最客观的。

    “他的帝王学理论以后再讨论吧。眼下那几位圆桌骑士和魔法师的挑战才是最头疼的。不管怎么说。人家可是代表官方意志来挑战查理曼的啊。”

    说的更直白点,是为卡斯蒂利亚人和伊密尔出气来的。

    阿尔比昂国内对玛丽女王的统治不是没有意见,但对于安排这次踢馆行动。举国上下却是毫无保留的支持。对于折腾宿敌查理曼,阿尔比昂没有半点不愿意。况且这又不是大规模战争,一般人不会被卷进去,大家自然乐得抱着看戏的心态关注,为圆桌骑士们呐喊助威。

    结果虽非本意,但通过这个行动,阿尔比昂成功的凝聚了民心,进入举国一致模式。作为回应,查理曼也暂停内耗,转入应对宿敌的挑衅。

    “不光是学院的名誉,这已经牵涉到国家意志的对抗了,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一场战争。”

    罗兰叹口气,朝窗外望去,圆桌骑士们下榻的贵宾塔正展示傲然的雄姿。

    不论是谁输了都不会就此收手,对峙会一步步升级,直到演变成一场漫长血腥的战争,可眼下并没有阻止事态恶化的手段。

    “有什么……能够进行对话的手段……”

    望着聚集众多负面情绪的塔,罗兰自言自语地呢喃起来。

    “不是打到么?”

    螽斯拉琴的双手没有片刻停滞,微微扯起嘴角笑到:

    “无论如何都要进行一场大战的话,应该尽早考虑如何取胜吧?”

    “只要还有能避免大战的可能性,我就要努力到最后一刻,这总比以后后悔‘那时候为什么什么都没做‘来得好。”

    “也包括亚尔夫海姆和人类的战争?”

    “……”

    罗兰的视线转回室内,螽斯陶醉一般的演奏着旋律,用洞悉一切的口吻说到:

    “少爷,您最想阻止的,恐怕还是为吉尔曼尼亚再兴所掀起的战争吧?比起阿尔比昂和查理曼之间的小打小闹,吹打铁风雷火、杀尽三千世界之乌鸦的战争更让您担忧呢。”

    俊雅青年悠哉的说着,仿佛不是在讨论什么可怕之事,而是在讴歌某种美丽事物。

    “你要我放着不管吗?”

    罗兰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无精打采,静静压抑不满的平静反而更令人不安。

    “在下只是一介下人,对少爷您的行动并不存在反对的权力。只是想要提醒你,无论是那位大人还是这个世界,早就想要一场一心不乱的大战争,个人的情感没有介入的余地。”

    “我当然知道这有多难,不用你特意提醒,我也很清楚。”

    精灵们躲在暗地里长达千年以上,满腔的怨气就算生活水准得到改善,也没有消失,反倒更加强烈了。

    因为没有人承认他们,世界地位、意识形态、历史、体制、文化——所有关于精灵的一切都被彻底无视,篡改的历史中也没有任何应有的地位。人类从小就被教育精灵是邪恶种族,是必须消灭的存在,童话书中的人类英雄和伙伴们打到的反派角色之中,除了龙之外,就属邪恶、好色、嗜杀的邪恶精灵最多。

    这种环境不可能孕育出承认精灵的想法,没有相互承认作为前提,达成相互谅解也无从提起。假如精灵阵营将自己的存在公开化。不用三天,响应教皇号召的诸国联合讨伐军就会组建起来,然后在齐格菲防线与防卫军展开血腥漫长的堑壕战,上百万人会因此死去,仇恨则会继续延续下去。

    假如李林直接介入战场,战争倒是会很快结束,但罗兰同时也能预见,数十倍于军人数量的人类平民沐浴在粒子束之雨下的悲惨摸样,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末日”或“地狱”那一类破灭的景色。

    “无论如何,我都得做些什么。至少……”

    一阵敲门声突然插入,罗兰把话语重新吞回腹中,整理了一下仪容,罗兰看见巨汉蟋螽的脸从门窥镜小孔上别了过来,上面写满了暧昧和不可思议。

    可能……大概……也许又要有什么麻烦了……

    罗兰体内的不祥感觉又开始发出警报鸣叫了。(未完待续。。)

    ps:  各位亲手上还有月票的话,请支援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