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阿尔比昂的骑士(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少年一脸拘谨的坐在餐桌前。

    不仅腰背挺得笔直,脸孔也紧绷着。

    三伏天站军姿,武装越野,举起吊着三块板砖的突击步枪瞄准100公尺外的靶子,闪躲不断加速的片刃之翼——加一块似乎也没现在紧张。

    由于过于紧张,肚子疼的老毛病似乎隐约又出现发作的征兆,额角的冷汗划过脸颊。

    罗兰会紧张到这个地步,原因就在面对面,精品香茗的少女。

    查理曼王国第三王女密涅瓦殿下,今天也披着标志性酒红色披风,小巧的面容,洁白如瓷器的晶莹肌肤,展现坚强意志的翡翠色眸子,挺拔笔直的鼻梁,水润光泽的樱唇——彻底诠释何为“王家气度”的美少女,英姿飒爽地进入男生房间,和罗兰享受完下午茶的时间,顺手把罗兰推到在床上……才有鬼咧!!!

    先不说王女背后那两个煞风景的铁罐头,自己背后穿黑西装、打红领带、配墨镜的三个护卫就够让人胃疼了,这哪是茶会,根本是黑道大会吧?!没挂上“基乐往生”、“喧猾上等”的招牌,找个白头鹰酱、毛熊酱、牛牛、公鸡之类的来友情站街,还真是有点对不起观众哩!

    当然,最最对不起的还是把裤子都脱了,结果就看到这个的绅士们……

    有美女相伴饮茶,本该是赏心悦目之事,但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只能享受紧张和无聊了。

    把茶杯放下。沉默了一刻钟之后,少女打了个颜色,人形罐头们弯腰行礼后,和接受罗兰点头示意的三人组一道退出房间。

    密涅瓦微微扭捏的视线瞥向窗外,嗫嚅出了一句让罗兰反应不能的开场。

    “……先说明一下,我最讨厌你了。”

    还没等罗兰从中感悟什么,领会什么,密涅瓦继续说到:

    “轻薄、好色、软弱、娘炮、包养未成年幼女、穿女装、遇上漂亮的大胸女人就发情……”

    喂喂,这是上门找茬吗?先不说穿女装是谁害得,其它指控完全超出“惹人讨厌”的范畴。根本是人间失格的变态吧?

    “我还活着真是抱歉了啊。”

    发自肺腑的感到活着真好。必须用吐槽来庆贺回敬一下。

    “最重要的是,你还是个无礼之徒。”

    “无礼……”

    这种不同环境下的标准偏差实在无法吐槽。

    弥漫资本主义腐朽文化的亚尔夫海姆虽有“执政官”这种了不起的存在,但那家伙在军队以外的社会上却很随和,出门不搞仪仗排场。高官权贵或是贩夫走卒在大街上遇到李林。都能随意打招呼、提意见。在压根没什么皇室权威概念之地长大。罗兰当然也不会对查理曼王室心存敬畏,更不要说一见到某个王室成员就双膝下跪,做足顺民礼节之类的举动了。

    以一个向军国主义转进的封建反动体制社会标准而言。罗兰就是个大不敬的无礼之徒。

    (要是在这里把那家伙教我唱的歌——“从来就没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唱出来,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少年忍着胃痛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错过了一声炮响,为查理曼送去**的大好机会。

    “光是同坐一桌喝茶就让我感到难以忍受,会降低社会对我的评价。”

    忍耐!忍耐!忍耐!就算忍不了也得忍!

    “但就算和蟑螂一样低级,和苍蝇一样变态的你,也有几个可取之处。”

    总算有不是损人的话了,可是……听起来依然很不舒服。

    “前几天,王弟的事情……多谢你了。”

    扭捏了一下,少女发出蚊子叫一样的呢喃,要不是房间的隔音措施足够完备,罗兰听力有足够好,那种只比呼吸声大不了多少的声响,天知道谁能听见。

    以王女的立场来说,这还真是个难得的致谢。

    “不,这不算什么……”

    “另一个优点!”

    提高分贝的娇叱截断罗兰的回应,只见密涅瓦双手撑住桌子,以几乎掀翻桌子的惊人气势站起身来说到:

    “虽然万般不愿承认!可你是新生中顶尖的强者!”

    “所以……?”

    糟糕的感觉越来越清晰,罗兰几乎已经能推断出密涅瓦来找他所为何事了。

    “你将作为国立魔法学院的代表之一,参加和阿尔比昂佬的对抗赛!”

    娇小的面孔泛起激动的红晕,翡翠色的眼瞳没有失去理智,同时却有着异样的热情,语调也变得犹如军人一般坚硬,滤过薄纱窗帘的阳光照射下,朦朦胧胧的轮廓洋溢出神圣的氛围。

    没有要求同意,也没有商量的余地,只是单方面要求“必须这么做。”

    也即是王女对庶民的——命令。

    (是啊……她是王女大人,是一位殿下啊……)

    一度开始加速的心跳缓和下来,困扰从紫眸中消去,轻轻一声叹息后,罗兰做出回答:

    “请容我断然拒绝这个邀请。”

    “……”

    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听到了什么,密涅瓦不明所以的眨着眼,好一会而,才回过神问到:

    “你……说什么?”

    僵硬的面孔上还残留几分正气凛然,可龟裂的表情怎样也无法恢复原状,反倒更显狼狈。

    第一次被不是王族,也不是贵族的同龄庶民拒绝,尚未成熟的王女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从那阵冲击中摆脱出来。

    “殿下,我对挑起战争的比试没有任何兴趣。”

    没有庶民、阶级不够之类的推诿,罗兰将自己的想法直言而出。

    不论那一边赢,这场比赛都将成为新一轮纷争的导火索,罗兰根本不想为了国家和个人荣誉去诱爆一个巨型弹药库,相反,正筹划阻止别人这么做。

    对这些,密涅瓦毫不知情,她只是用“为什么反抗我”的表情盯着罗兰,随着震惊逐渐褪去,发酵的屈辱感一点点侵蚀着少女的心灵。

    “没骨气!”

    冷冷瞥了起身相送的少年一眼,密涅瓦甩下斥责,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门被粗暴的打开,在“呯”的巨响中回归原位。

    感受着身体里越发难耐的焦躁烦闷,罗兰站在窗口,默默目送着少女离去的背影。(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更明天早上放出,各位亲票票支援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