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阿尔比昂的骑士(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是吗?你拒绝了她啊……”

    切割着餐盘里的牛排,李林慢条斯理地说到。

    “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罗兰手里的刀叉停在水果馅饼上方,一脸小动物式的警惕。

    “坏主意?”

    带着一点点伤心落寞的样子,李林苦笑到:

    “我真伤心,罗兰酱,你居然如此看你的监护人——一位在你成为人生赢家之路上辅助你不输在起跑线上,连带起跑加速也参与助力,协助你亲身了解异性的构造和心态,最后当你进入叛逆期,拒绝从男孩蜕变长大成男人时,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加速这一过程的养父。你居然怀疑我在想坏主意,我的心都要碎了。”

    要么堵上他的嘴,要么塞住自己的耳朵,否则罗兰一定要对那些近乎犯罪的行为猛烈吐槽。

    将养子变成美少女,威胁不开后宫摆脱处男之身,就把养子扔进动手动脚的大姐姐里面——这样的家伙不准用人畜无害的表情诉苦,快点向全世界的养父道歉!

    “未能成功摆脱童贞之身的你,面对一位美丽淑女的请求,还能把持的住——以监护人的立场来说,还真是难以判断这是不是好事呢?”

    “阁下,饭桌上说这些容易教坏孩子。”

    一旁的布伦希尔插进来为罗兰解围。

    无论被李林多少次指出小孩子就是这样被宠坏的,已经官拜中将军衔的布伦希尔还是如过去一般。在李林和罗兰的争执中更偏袒弱势的那一方,巧妙地化解观点冲突。

    “难得的聚餐,就不要讨论这些事情了。”

    “无视问题,不会让问题消失,积累起来的问题最终还是会以更加难堪的形式爆发出来。”

    咽下最后一口牛肉,李林用餐巾擦着嘴角,布伦希尔的眉毛皱了起来。

    “您是说,那位王女不会放弃?”

    “有什么理由放弃?布伦希尔,别忘了,这可是个把v.e公司推到对抗阿尔比昂最前沿的绝佳机会呐。”

    正切割水果馅饼的餐刀停了下来。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黏腻黑色在少年胸口凝滞起来。

    罗兰的政治敏感性相对较低。一般也不愿用那种迥异大众道德观之外的视点判断他人的行为,但李林将问题关键挑明之后,心也随之沉重。

    不是因为清楚他有多强,不是因为帮了忙对他产生信任。甚至不是为了提振学生士气。捍卫学院的荣誉。

    只因为罗兰是李林的养子。是v.e公司的正统继承人。只要他出现在竞技台上,无论比赛胜负如何,v.e公司都将无可避免地和阿尔比昂发生对抗。对王室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局面了。

    为了打击v.e公司的需要,才找上门来……

    “对方毕竟是位殿下,第一优先考虑的,还是王室的权威。以王女来说无可挑剔,不过作为女人嘛……”

    满不在乎的声音在餐厅回荡,罗兰无言以对。

    连“那也是没办法的”这种狡猾的搪塞也难以顺利说出。

    “王女”的头衔无比沉重,其一言一行会左右成千上万人命运,因此必须用符合立场的思考方式——也就是支配阶级的视点评估行动的后果与影响,以整体损失最小为原则,设定止损点之后再采取行动。

    对查理曼而言,外部环境固然险恶,但真正最头疼的还是v.e财团,特别是对王室权威的威胁,过去拥兵自重的地方蕃阀贵族都难以与之相提并论。所以尽管李林和黎塞留达成了和解协议,王族私下的小动作还是不断。

    为了维护体制,必须将异端排除出去。

    恐怕密涅瓦在邀请罗兰参加比赛时,脑中所想的真意就是这个吧,她也应该是仔细考虑过自己的立场和责任后,才采取的行动。

    可是——

    那个行动和思虑非但没有深思熟虑的感觉,反倒有目光短浅之嫌。

    未能分清主次矛盾,欠缺妥协的弹性,只想着“如何才能削弱v.e公司”,却未充分准备相应的缓冲。

    除了目光短浅,真找不出其它评论了,连用“没办法”之类的言语搪塞一下都不行。

    “不过呐,罗兰。这种类型的对手反而更麻烦。”

    布仑希尔拨弄着沙拉,轻叹出声。

    拘泥于既成的价值观,思维也变得单纯,用非黑即白的二分法判断世界,自以为是正义的伙伴,就算以恶制恶、死缠烂打也要维护正义……

    某种程度的心理疾病,另一个世界将上述症状归类整理后,统称为“中二病”。除了把电击棒插进脑袋,用大锤重击头部,从高处坠落、以头下脚上的姿势着地等物理治疗手段,短期治愈的几率几乎为零。

    “如果实在战场上遇见,最多浪费几发大口径炮弹,但现在好歹也是太平盛世,对方又是王族的金枝玉叶,暴力解决肯定不行……”

    手指在桌面一阵跃动,密集的音符戛然而止。

    “参加比赛吧,罗兰。”

    “……?!”

    不顾礼仪,一把抓起餐后才喝的葡萄酒灌进嘴里,堵在喉咙里的食物被冲进胃里后,快要翻转成白色的眼睛才回复正常。

    “你……说什么?”

    “参加和阿尔比昂圆桌骑士的比赛,拿个优胜回来,如果对方有漂亮姑娘,想办法带回家里也算过关。”

    李林一脸平静,布仑希尔也露出盼媳妇的公婆才有的欢喜笑容。

    “是啊,这孩子太腼腆,偶尔也把人家姑娘带家里来嘛。”

    “明明从小就被女孩子围着转,到现在还是童贞,真的不科学啊。”

    “好像学院里也有几个……那是候补吗?”

    “就算全娶回家也没问题,我和黎塞留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法定婚姻年龄下调到男方15岁,女方10岁,娶妻数量的上限放宽到5个……”

    “这事儿要抓紧办。”

    “给我等一下!为什么话题转到这方面上了!难道说我的人生问题比公司卷进对抗还重要?就这样和阿尔比昂发生冲突也无所谓吗?!”

    有点想要把长条餐桌给掀翻,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

    因为桌子太大,也因为李林的回答。

    “你以为那位王女会就此放弃?有中二病的家伙都很擅长死缠烂打,也很善于灵光一闪。估计这会儿正把你身边那位骑士小姐拉下水,到时候,你怎么办?”

    力气一下被抽空了,罗兰愣愣地看着餐桌。

    要么参加比赛,要么因为李林介入修罗场,闹出人命。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选择了。(未完待续。。)

    ps:  稍后还有更新,各位亲,有票票的支援一下,没票的帮忙宣传一下本书吧,谢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