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绚烂光舞的血祭(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满心的期待,周密的筹划准备,预算之内的、意料之外的人员牺牲……

    付出了手上大半分量的筹码,萨德迄今的所获和预期之中的标准却远谈不上对等均衡,甚至连零头都算不上。

    无声无息中致人死地的剧毒,随意变换外形xìng质、同时保留锋锐和坚韧度的不知名特异金属——的确是些萨德闻所未闻的事物,符合他的预期。但过于超脱认知范围的事物让他完全不能理解现象背后的原理构成,其中的诀窍完全摸不着边际,学习、复制更是无从谈起。

    【可以划分为炼金术领域的产物,只是这种金属的特xìng未免也太诡异。】

    视网膜上映出岩刺荆棘中展现速度和灵敏度的少年,转换方向的视界收纳入脸型因为不断变化的脸sè而愈发难以符合大众审美标准的助手。一直如整块铁板铸造出来的严肃面容终于开始荡漾起不快的涟漪。

    【预定计划完全落空了啊……】

    由迪耶里发动密集攻击消磨目标的体力和耐力,逼迫对手使出各种秘术反击。一旁观战的萨德从中分析术式原理和弱点,制定针对xìng明确的对应作战调整。最后,jīng力没有多少消耗的三角魔法师将为jīng疲力竭的少年奉上致命的最后一击。

    开战前制定的稳妥战略有些保守,但也让人无可从中指摘错处,从萨德这边的角度而言,那是能想到的最为稳妥的做法。不过曾经无懈可击的剧本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走样,战斗的进程步伐开始随对方的节奏起舞。以游刃有余的姿态在迪耶里的猛攻中灵活闪避的少年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可以称之为【伤口】的痕迹,萨德猛禽般锐利的眼睛里,不断跃动摇曳的身姿不曾显出半分疲惫,略带一丝稚气的脸庞上连一滴汗也未流下。相反,一直占据主动的迪耶里已经不仅仅是脸sè难看,怒涛般的攻势还在不断持续。可虽然只有一点点,无可争议的下降减缓之势已经成为明显的迹象。

    居然是以耐力著称的变化系土属xìng魔法师首先呈现出后继乏力的迹象,哪怕唠叨【迪耶里是十字级别】这种理由来开脱,眼前的不合理景象还是让萨德产生细微的动摇。黑发少年jīng神和体力方面的资质实在有些太过可怕,他们的预测和现实相差的也实在太多。

    “炎之翼,追加定义【魔弹】!”

    快速清晰的二节咏唱(注)凝聚起玛那的光辉,被赋予拟化形态的火焰之鸟以5只为基本组成单位,依照追加的【自动追踪目标】的定义在纷乱的战场天空上描绘出四群不同的攻击轨迹猛扑向鼓动钢铁凶翼的少年。

    两组扰乱视线,一组攻击侧翼,一组截断退路。

    老练魔法师的第一次攻击封堵住少年所有可能从岩刺的追杀中逃脱的出口,战场之外一直保持镇静的jīng灵忍不住惊呼出声。

    无论是谁,动态视力发达的jīng灵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林即将和轨迹密集的焰之魔弹交错汇集,拖着片刃之翼的身体即将承受20发火焰弹雨的冲击。

    ——那绝不是可能平安无事的状况,没有谁能承受无缝隙的双重魔法密集攻击后平安无事。

    谁都这么认为,谁都如此预测。

    【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

    全神贯注紧盯着即将被焚烧成灰烬的少年,嘴角那抹恰淡悠然的微笑同样印入萨德的瞳仁,刺激着中年魔法师的神经,让他感到一丝丝惊讶还有……屈辱。

    无视即将断绝生路的致命火网,更无视发动术式的魔法师。将一切都轻蔑的从眼前扫开,连睥睨都不屑施与给敌人。

    【愚蠢之辈……!】

    紧咬住下唇,心中嘶嘶作响的杀意注入cāo控魔焰之鸟的术式回路,于战场之上翔舞的炎羽和最终撞击的轨道相重叠。

    “还算不错。”

    李林轻笑着踩上斜下方刺来的岩柱,压溃粉碎岩体的巨大反作用力将他推向空中。

    “不过太嫩了。”

    撇下对小孩子不成样的作品无奈摇头般的评语,火焰之鸟的飞舞划下句点。

    快速聚集到身边的玛那开始散出肉眼可见的光芒薄暮,犹如磷光般淡淡的光幔缠上少年身体周围的空间,疾驰至身前的红莲鸟儿一头撞在像绿sè、像黄sè甚至亦可看成青sè或红sè的炫彩帷幔上,足以将人体烧灼成焦黑团块的焰之鸟如同被泼进灼热沙烁的水珠,刹那间连痕迹也未留下的消失,让围观者几乎无法接受。

    “怎么可能?!!”

    对超常现象感到敬畏和恐惧的迪耶里最先发出呻吟版的质疑,在他短暂悲鸣的片刻中,又有5发鸟型火焰魔弹在那道变幻莫测的光幕前被粉碎至不留一星半点火花而消失。

    “噢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jīng灵们一起跺着地面,用尽最大力气扯开嗓门欢呼,指向天空的武器欢快的挥舞着。只有这样做才能将欢欣鼓舞表达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表现他们赞美鼓舞那个总能办到不可能之事者的激烈冲动。

    鸟型火焰魔弹还在不断冲击光幕,任谁也已经清楚那不过是徒劳无意义的白费劲罢了。威尔特虽没有【飞蛾扑火】的成语,不过此刻还在围绕纠缠李林的焰之鸟们和古老成语中扑向火焰焚尽身体的蛾子看起来并无二致。

    名为【火焰】的物理现象,其定义为【可燃物与助燃物发生氧化反应时释放光和热的现象】,其本质之一为【高温等离子体】。无论怎样改变外形,类似生物般振翅飞翔于空中。其构成其基础的始终是慢速且质量轻的粒子,冲击以带电高能粒子组成的特殊极光幔只有被粉碎的下场。

    最后一发火焰魔弹同样未能在绚丽虹彩上激出哪怕一丝涟漪,在跳跃闪避过程中被逐点破坏根基的岩柱也在自身巨大的质量压迫下发出崩毁前的悲鸣,失去玛那支撑的异样岩块渐渐龟裂,在一声轰鸣中颓然倒下。

    纳米机械筑出的铁翼激荡起气流,遮蔽视线、降低空气质量的尘埃被磅礴的气浪驱逐,曲线优雅的足尖不发出丁点声音,不扬起一缕烟尘的点上地面,带着玩味笑容的少年生理角度平视的目光正俯瞰着停止动作的两名魔法师。一人已经喘着气攥紧了拳头,另一人纹丝不动的灰sè长袍边缘微微抖动着。

    恐惧和兴奋的生理表现形式非常接近,两种强烈的情感都能导致血压升高、心跳加速、毛孔收缩、呼吸急促……等等临床反应。仅从上述简单数据难以判断当事人究竟处于怎样的激烈环境和心理活动之下,无法充当有效的参考数据。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用于区分两种极端感情的差别只是身体分泌出的是肾上腺素还是去甲肾上腺素(注2)。

    中年男人抽动的嘴唇和透着cháo红的面孔怎么看也不像前者。

    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之下,这个老男人还兴奋个什么劲啊……

    各种感官欠佳的揣测开始在jīng灵们的想象空间里闪现,其中扭曲xìng取向价值观,与【攻】、【受】、【禁断】、【不伦】等等18岁以下不易接触的词汇挂钩的糟糕画面——不用说也知道是弗蕾娅滚着蔷薇边框的想象啦……

    她真该去制作同人本什么的……

    求知yù正熊熊燃烧的萨德不知道jīng灵们对他作出的恶劣评价,即便知道,也会对这些臆想嗤之以鼻。

    高尚的、伟大的、纯洁的求知yù怎么能和低级的、脏脏的、龌鹾的xìngyù混为一谈呢?

    萨德的观点无疑与大众的观点以及道德伦理有高度的一致xìng。只是xìngyù和求知yù都是智慧生物的基本yù望,仅仅因为空泛的道德就采取差别对待是否欠妥?至少李林认为敬仰猛燃斗志的求知求贤者,鄙视**、熊熊燃烧xìngyù的男男女女这种事情一点也不科学。另外对于小孩子为了学习更多生理知识,翻看成年人的秘密小本子这样的情况,占据道德高点的萨德先生又该如何说教才好呢……

    “真是不可思议……不,是美妙到难以言喻的少年啊。”

    仿徨在人生老年阶段门槛前的男人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肃穆的战场空气为之紧绷,垂向地面的脑袋随着突兀响起后又戛然而止的笑声猛地抬起,原本硬挺的面容和强硬的气度此刻已经被毫无遮掩的贪婪所扭曲,只剩下变质之后令人不快的yín猥。

    “好想……好想……好想要……”

    抛弃道德、排除他人眼光的粗重声音像是黏腻的蛞蝓乘着风爬上jīng灵们年轻的肌肤,残留下厌恶至极的触感。

    “成为我萨德的东西吧!少年!”

    气势十足的决定如出笼猛兽的咆哮脱离萨德的嘴唇,蓝sè的眼睛里沸腾着志在必得的自信——还有刚愎的独占yù。

    太阳一如每一天此时的样子在头顶上当班,像是乌鸦的黑sè大鸟掠过朵朵浮云,扯着破锣嗓飞过这片土地的上空,带有莫名凉意的chūn风裹着几片落叶从周边路过。

    年轻的jīng灵——只限于男xìngjīng灵们同时感到臀部肌肉开始阵阵不自然的反shè抽搐——就像荒野中无依无靠的雏菊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这是何等让人感到下半身发紧发痛的冲击xìng告白(?)……

    “说出发chūn般荒谬之语的魔法师先生,你是准备像猪一样苦苦哀嚎着死掉吗?”

    剥去体温的jǐng告给空气注入险恶的气味,少年的冷言如出鞘匕首抵住咽喉,实质金属一样的分量与尖锐搔刮着魔法师咽下一口唾沫产生起伏的喉结表皮。

    %%%%%%%%%%%

    尼德霍格:呃……我的李林大人居然被一个老男人告白了……我绝望了!对这个老男人都去参加FFF团、哲学团并且热衷搅基的世界绝望了!

    李林:需要我帮你往生极乐吗?最近新练了招式【妄想终结拳】还没实验呢?

    尼德霍格:呃……还是先解说吧,请问二节咏唱和定义术式是怎么回事?

    李林:嗯,众所周知威尔特的魔法是依靠【正确的想象】所产生的一种特殊现象,但光是显现出各类现象只是初步,譬如说萨德这一次的咏唱,首先是【炎之翼】,即用玛那塑造出鸟形状的火焰,但光是赋予了形状之后,火焰本身并会自动发起攻击。为了攻击对方,必定会追加某些设定攻击方式的【路径】,这个路径就是定义术式,像【魔弹】就是赋予各类【火球】、【冰箭】、【风刃】一类现象术式以全自动追击目标的定义术式。那种术式简直是违反规则,几乎和采用主动雷达加捷联惯导系统、【发shè后不管】的空对空导弹没两样。

    尼德霍格:好厉害!那么肾上腺素和去肾上腺素有什么区别?

    李林:肾上腺素是由人体分泌出的一种激素。当人经历某些刺激(例如兴奋,恐惧,紧张等)分泌出这种化学物质,能让人呼吸加快(提供大量氧气),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为身体活动提供更多能量,使反应更加快。经常有【火灾现场有人发挥平常无法想象的力量自救或救人】的轶闻传说,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就是肾上腺素。去肾上腺素由交感神经末端分泌。有促进消化以外的生物活动的功能。功能和肾上腺素相近,但又有不同。医学临床上肾上腺素是强心药,去甲肾上腺素为升血压药,亦可治疗抑郁。

    尼德霍格:谢谢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