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阿尔比昂的骑士(二十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一直以来,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李林。

    即便计算能力超常,拥有能消灭一两个行星的破坏力,这个问题依然挥之不去。

    人类。

    脆弱、渺小,在他这个终极兵器面前比之蝼蚁、尘埃都不如的人类,为何如此不合理?

    奋力一击,突破绝对防御,在他脸孔上留下伤痕的李拿度;

    舍弃生命,创造出刹那空隙的伊莉丝;

    放弃生命和人性,依然愿意为爱子的幻影付出一切的古琳达;

    最后,在神明管理下,上千年、上万年持续反复相同的行为——毫无意义的出生、争夺、杀伐、破坏、死亡……重新出生,称之为无药可救也不为过的人类社会。

    充斥着逻辑矛盾,毫无合理可言,却经常达成超出计算之上、逻辑限定之外成就的人类。

    某个神明委托他管理这样的人类,李林欣然应允。为了管理,必须要深入研究了解人类,然后拟定完善的策略。

    越研究就越清楚,只要人类还存有自由意志这种无聊且无意义的思想,他们就会抗拒非人类的管理,基于人类的权力和自我责任去追求未来,追求所谓“属于人类的真正自由。”

    这无关体制或意识形态,纯粹是身为人类的一种本能惯性。即使令他们领悟:他们的存在本身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自己的烦恼、喜悦、咬紧牙关选择的人生,包括抗拒命运这种既定未来在内——这一切都是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存在所设定好的。人类意志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所有人不过是受计划支配的棋子,他们依然会抗拒被人设定未来的命运。

    自己思考、自己决定、自己负责——叛逆的基因渗透人类这个种群,一有机会就会出现反抗管理的人或事,稍不注意,整个管理体系就会毁于一旦。

    因此,让人类对命运低头,放弃自我思考的意志,彻底盲从管理体系乃是最为关键的核心。

    最简单的做法是让人类文明白纸化,使用大规模气象干涉、天体撞击、超强致死性病毒散布、蘑菇弹洗地之类的手段。“清理”掉至少9成的人类和兽人。对世界进行“重启设置()”,防止世界陷入崩坏的极端状态。

    简单明快,达成所需的时间是所有计划中最短的,但副作用也很明显。

    先不提对应该留存的其它智慧种造成的附带损失。对星球的破坏和恢复稳定生态圈所需的漫长时间就足以让该计划被放到“最终手段”的备案之列。对号称神明的星球意志来说。这种华丽过头的烟花秀实在hold不住。这就好比一个人得了感冒,医生却选择治肺癌的化疗和放射治疗来应对,没有谁会喜欢这种热情。

    退而求其次。经常性的使用极端人口控制手段如何?

    身为神意代行者,显现大规模自然灾害,作为彰显天谴、天罚之类的神意本就在职权范围内,通过暴力手段将人类的数量、文明严格限定在一定范围,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状况下,用类似犬儒主义的思想加以调教,让人类无法回忆起何为幸福,通过歌颂死亡、赞美绝望遗忘不幸,视死亡为罪业的解脱,将绝望阐释为幸福——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如此一来,神权从根本上就被扭曲了。

    对智慧种而言,母神是一种概念、现象、事实,是“命运”和“正确”的拟人化偶像。为了接纳不确定的未来这一事实,借用“母神”这个神龛塑造积极的想法,仅此而已。

    因此……神不需要存在。

    然而,神一旦走到现实,失去了无法触及的神秘感之后,不光是人类,其他智慧种对神的映像就会改变,从可以合理接受的目标概念、理想偶像变成残暴不仁的独裁者,神权的立足根本由此垮塌。

    从投入和收获上来看,这种做法的效率实在低下。

    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只有一个,让人类自己放弃独立思考。

    不是说把人类洗脑成白痴,或者变成丧尸之类根据本能行动的野兽。是在承认个人人格的基础上,将新的价值观替换进人类的认知当中,使人对自己成为零件一事不抱疑问,建立起如同蚂蚁、蜜蜂那样上情下达,无逻辑矛盾的高效社会体系。

    听起来违背之前“人类存在追求自由意志之惯性”的定论,让人感觉荒诞不经,李林却认为这非常合理。

    只要是生物,第一本能就是求生。

    狩猎、进食、交配——都是为了求生或延续生命所发展的本能,生物的进化是朝着延长寿命的方向发展的,满足基本生存的需求之后,人才有思考自由、平等、博爱之类的裕余。反过来,身处灭亡危机之下,种群就会舍弃个性,集中全力为生存而行动。

    既然如此,顺应濒临决口的历史潮流,在野心勃勃的诸国背后推上一把,让他们自己走进战争斗兽场,自己把自己推进灭亡的边缘就好了。

    不需要毁灭世界,也不用恐怖政治,只需要让人类自己置身于不放弃自我思考就生存不下去的境地,他们自己就会走进麻痹思考、舍弃抗争的安全畜圈里,接受被饲养的安稳生活。

    燃尽所有的激情和梦想,所有欲得之物、欲守护之物丧失殆尽,身心筋疲力竭地面对荒芜土地,从名为希望的高崖坠入绝望的深渊后。人类会思考,会寻求依赖,期盼某种绝对正确的东西。

    可以认定是绝对正确的某种道理,只要拥有、遵循这种道理就绝不会犯错,不会不幸。

    名为“真理”的……某种完善救济措施,依靠遗传技术分析人类的性格、才能、可能性,描绘出确实幸福,绝不会动摇的未来,沿着规划好的人生扮演自己的角色,对此毫不怀疑,不再思考多余的救济管制社会——被逼进走投无路的人类们对此必定会欣然接受,迎接无忧无痛的美好未来。

    因此,战争是必要的。

    不是死掉几千、几万、十几万的普通战争,是上千万人类如同垃圾一般一文不值的消失,一心不乱的大战争。

    是故,战争的扳机、节奏必须掌握在李林之手。何时爆发、以何种形式爆发,这些和人类的意志没有丝毫关系。国王的愤怒也好,女王的暴走也好,十几万人的死亡也好,骑士们在擂台上的华丽演出也好——决定战争爆发的,不是这些东西。

    若说这场擂台赛能有什么意义的话,就只有验证这个残酷真理,让人们意识到虚假的和平还有得延续一段日子——仅此而已。

    然后,开始调教人类吧,就像现在的摩根一样,把人类调教成老老实实听话的种族。

    瞥见一个传令兵快步小跑到观礼台上的王座边上,在垂垂老矣的国王耳边言语了几句,李林第一次见到那个老头子脸上露出丰富精彩的表情。

    一把年纪还能表演那么精彩的颜艺,真不容易。

    “啊呀呀,我说什么来着?胜负已分,你没出场机会啦。”

    史上最强养父轻轻耸肩,面露恶作剧似的笑容。(未完待续。。)

    ps:  稍晚还有一更,各位亲投票支援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