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阿尔比昂的骑士(二十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古语有云:雷霆乃是天上的神明发怒或是争执时的产物。

    拟人化的说法,和大竞技场的现状格外相衬。

    向着天空延伸的巨柱上,刀剑相击的轰鸣自头顶撒下,观众们带着敬畏和惊惧凝视影像传送术式构筑的画面,视线丝毫不能从柱顶端两道激突的光芒上移开。

    黄金和漆黑。

    传说中极少数从吉尔曼尼亚王国时代流传下来的,以失传的古代魔法技术制造,据说无论怎样挥剑也不会损毁,能为使用者带来无尽荣光的“湖中精灵剑”——爱隆迪特。

    凝聚地球最尖端科技力量,凭借缩退炉的强大输出对纳米机械聚合物进行形相干涉后成形,附带数种特殊能力,可使出战略规模招数,堪称终极犯规魔剑的“神意”。

    两把兵刃化作雷霆,为了击碎彼此和彼此的主人展露出獠牙狂奔。

    神秘和真理激烈碰撞,激烈的矛盾冲突粉碎了现实的物理法则,坚固的岩盘和湛蓝的苍空发出悲鸣。

    一般说来,黄金远较钢铁来的柔软,散发着金色光泽的长剑在狂风骤雨的交锋中连一丝伤痕也没产生,在空中描绘无休止的连击轨迹,暴风席卷四方。

    那边厢,莎乐美挥动相同次数的黑刃,将兰斯萝黛的攻击全数予以阻击,每一次刀剑相撞,暴风便溢向四周,碎石尘埃四下纷飞。

    一秒钟交锋十余次的台风眼里,她游刃有余的开口:

    “果然名不虚传。”

    莎乐美开心的赞到:

    “寻常刀剑。不论有几百几千,管它单打独斗还是叠加在一起,我都有信心一刀两断。”

    “神意”的技能之一——高周波切割,超高速振动赋予本已锋利无比的刀刃凶恶的切割性能,无论是战车战舰的装甲,还是人体和刀剑,全都视若无物,随意一挥便能一刀两断。

    有着这样一层近乎犯规的性能存在,魔女面前从来没有能承受一击的对手。

    所以,她大声赞美。无比轻蔑的夸赞着。

    “不愧是爱隆迪特。无毁的湖光。”

    夸赞没有被砍断的圣剑,露骨的贬低使用者。

    对此,兰斯萝黛仅以沉默来回应。

    身经百战的骑士绝不受敌人的挑拨,浅薄的心理战术无需理会——兰斯萝黛以从容沉着的攻击如此回应。

    如果有那个心思。兰斯萝黛也有进行交谈的余力。但对方是魔女。

    嗜杀、嗜虐、善于诱导、也擅于布局。稍不留神就掉进她所布下的陷阱。

    “哎呀呀,不爱说话吗?还是说,怕被我坑呢?”

    轻扯起嘴角。手中的长刀突变为深沉夜幕笼罩过来——和擂台外的7连击相同的招数,但速度比那时更快一层,密不透风的连击弹幕一齐压了过来,与之相对,晨曦般耀眼的光芒正面迎击。

    轰——

    一身巨响,连直径50公尺的巨柱也战栗不已,两道人影终于散开了,烟尘散去后,毫发未伤的两人保持着10步的间隔对峙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兰斯萝黛沉下身子躲开刀幕,降低重心旋转身体用剑刃将莎乐美强行推开,同时释放出“风之刃”抵消对方的魔法攻击。

    做完这一连串的攻防,耗时不过眼开眼闭一刹那。

    “不论哪一个,都是十足十的怪物啊……真见鬼!怎么没听说查理曼这边有这么强的怪物,完全没听人提起过啊!”

    圆桌骑士杰兰特苦笑着,脸颊旁划过一丝冷汗。

    兰斯萝黛的实力自不必多说,穿戴全副铠甲,在强风肆虐的高处还能自如地施展剑技,在对方的高速连击和魔法夹击之下以牙还牙……考虑到她的年龄,未来的可塑性,“超级少年天才”的评价实在恰如其分。

    另一边,莎乐美所展现的魔法和刀法也相当惊人,纵然身无重物,同时维持数个术式的运作,还能施展肉眼看不到的高速攻击,期间还游刃有余的说笑。

    异常的强韧,例外性的强大,超乎于天才之上,只能以怪物来形容。

    光是上述事实,便足以让人汗流浃背,假如所有人察觉到那两人都保留实力,恐慌已经蔓延竞技场,发展为骚动了吧。

    “哪一边会赢?”

    密涅瓦咬紧牙关,低声呢喃。

    “不论哪一边赢,对查理曼来说,都非好事……能同归于尽的话,再好也没有了。”

    食指和中指搭上圣十字吊坠,黎塞留阴郁的叹息消散在空气中。

    v.e公司最强;

    阿尔比昂年轻世代最强;

    不论哪个活下来,对查理曼的威胁都是不言而喻,尤其是自己这边“暂时的盟友”——握有如此强力的王牌,将来想要解决他们会更加麻烦。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那两位麻烦人物能自行从世间消失。

    但是——

    “呐,罗兰,你看到了吗?刚才的比斗!”

    葛洛莉亚抱着金色熊头盔嚷嚷着,身为长骑剑好手,以成为名垂青史的骑士为目标的少女骑士,在看了巨柱之上的战斗后,只剩下大呼小叫了。

    从未想到过,这种壮绝的战斗;

    从未听闻过,这种高度的技巧;

    可以那样愉快的、奔放的,超出怪人、狂人之上的挥舞刀剑。

    真正远离人世,云端之上的神之战场(valhalla);

    目睹到超出认知外的高度战斗,贯穿葛洛莉亚全身的不是战栗和恐惧,而是“原来可以存在这种程度之强”的感动和喜悦。

    该说她是单纯,还是热血过度呢?

    困扰了一下,罗兰放弃对此进行评论。

    至于上方的比斗,他到是给予兰斯萝黛相当高的评价。

    能和“神意”战到那种程度的,目前为止,罗兰只知道两人,兰斯萝黛是第三人。

    速度、剑技、魔法、战术以最佳效果的形式组合,在刀幕的无缝隙攻击之中硬生生杀出一条生路。那份沉着、那份冷静——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试炼,才能把自己磨砺出那种光芒?

    有天资,有锻炼,有毅力——毋庸置疑,兰斯萝黛是这个时代的宠儿,非同一般的天才,像夜空中的彗星一样耀眼夺目。

    但是——

    “会赢的,一定是莎乐美。”

    略带遗憾和些微痛恨般的深沉,罗兰断言道。(未完待续。。)

    ps:  恶.即.斩!

    话说这不是斋藤一啊,谁会2到去用牙突?稍晚继续对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