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绚烂光舞的血祭(五)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高热浪涛呼啸着奔涌的景象倒映在冰蓝眼瞳里,拥有质量实体的熔岩,其破坏力远远超出单纯的火焰。没有其数倍之上的耐高温物质,休想截停地狱的浪涛。神秘光幕虽然还不清楚其真实面目为何,但萨德确信没有质量的现象不可能阻挡住高温和质量的双重攻击。

    萨德已经能看见想要的结果,再过一秒,熔岩将会吞没李林,可恨的脸孔即将被烧到连骨头也不剩下。

    ——百万分之一秒。

    熔岩魔人在被地球划定为【微妙】的单位时间内被4道高能量粒子光束贯穿,熔岩和萨德的幻想被从未见过粉sè光束彻底蒸发殆尽,因为速度远远超出生物的动态视力,只在所有目击者的映像中留下无从判断发shè位置和弹道的刹那闪光。

    “遗憾呐,小孩子乱发脾气的时间结束了,接下来是教育时间……该说【调教时间】比较合适吧。”

    捋过额前碎发,人畜无害的讪笑正是被尼德霍格奉为【抖S大魔王标准笑容】的样貌。萨德和迪耶里并不知道进入【抖S模式】后的李林是个什么样子,身体本能在意识到各种恐怖的结果之前抢先做出颤抖、竖起鸡皮疙瘩的反应。

    下意识将手挡在面前的魔法师等待着致命雷霆的降临,尽管清楚这无意义的动作根本不能阻止那道连熔岩都能蒸发的强力闪光,连减轻一点自己临死前的痛苦也做不到。只是顺从着本能、用聊胜于无的动作多少能让快要发疯崩溃的心脏安稳一下罢了。

    “啧——”

    咂嘴的声音漏进被激烈心跳声震荡的鼓膜上,尚未能理解为何看上去一直处变不惊的少年会发出不快的声音,思考的回路已经抢先顺着求生的逻辑轨迹筹划逃跑计划。

    皮靴、木靴踩踏荒草的嘈杂异响从矮灌木丛快速逼近,魔法师们还来不及筹划出一个具备实际cāo作可能的逃跑计划,长矛的寒光映入了眼帘,身上罩有皮甲的士兵将对峙中车队和魔法师分割包围起来,平举的矛尖上残留有氧化后的可疑褐sè污渍,不知道曾经刺穿过什么人的凶器和其主人冷冷的视线一起紧盯年轻的和不怎么年轻的胸膛。

    “闹剧到此结束了,诸位。”

    皮甲围墙分出一条狭小通道,镶蓝边的斗篷、滚满蕾丝边的袖口随步伐晃动,缀有复杂线条的昂贵衣着迈着从容的脚步切入包围圈内。缀着羽毛的三角帽下方是张尚可判为年轻的白皙面孔,贵族的傲慢眼神和三等文官的刻薄笑容让初见者留下深刻的恶劣映像。

    骨感强烈的手指不知是为了炫耀还是某种神经质外在表现形式般不停抚弄着胸口的圆形纹章——被三层蓝sè同心圆和符文(Rune·注)的红sè四边形——标识变化系火属xìng四边魔法师地位的招牌。

    外表形象50分。不算美青年,至少长得还算过得去的魔法师被审美标准极度严苛的jīng灵们一脚踢进不及格的吊车尾之列。醉心于自己今天也一如既往帅气登场的年轻贵族对非正式外貌评比的悲惨结果丝毫没有察觉,挂着猥琐多于自信的笑容开口了。

    “今天真是个好rì子,全能的母神将幸运布施于鄙人的灿烂时刻,这真是……”

    做作的笑容停滞了一下,为选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自己心情而斟酌了数十秒后,浅薄下流的笑声再次启动。

    “……十分的高兴。”

    持矛的士兵一阵剧烈的哆嗦,几乎下意识的就要伸手按住胀痛的额头。在下一代阿让托拉通伯爵手下工作已经超过三个月,尝试过逼迫自己适应大少爷无厘头的发言,也试过自我催眠无视周围的反应。只是不但没营养还让人喷饭的发言和每次周围那种被雷到里焦外嫩、有ORZ冲动、有偷笑、还有淡淡同情的视线一起袭来时,听命于驴一样的上司的境况所产生的淡淡忧伤还是会让各位税务队的士兵们被无力感覆盖全身了一会儿。

    “诸位想必也能体会鄙人如鲜花盛开般的喜悦吧?苦候多时终于抓获走私商人的,和多年不见的同学重逢的……欢喜。”

    伴随抑扬顿挫的话语,双手先是按住胸口其后又扬向空中——夸张的动作溢出浅薄的腐臭味道,细细评味还能从中嗅出一丝恶意。贵族意义不明的举止让jīng灵们作呕的同时又增添几分jǐng惕。顺着对方激荡的嗜虐眼看了一眼脸sè十分难看的灰袍魔法师,不明白人类社会各种人际关系,也不清楚两个人类之间有着怎样的过往。只是紧绷的气氛足以让他们明白,那两人之间存在一段绝算不上友好的交往史。

    “还和以前一样擅长无聊的秀呢,吕西安.约瑟夫.德.阿让托拉通(Lucien.Joseph.De.Argentoratu܉……先生。”

    “是吕西安.约瑟夫.德.阿让托拉通二等税务官。虽然还没有继承爵位,现在也是有官职在身的哦。请记住这一点,好好使用正确的称呼哦。阿尔风斯.德.萨德前男爵。对了,现在你已经不在贵族之列,【男爵】和【德】的称号属于多余的呢。”

    二等税务官、未来的伯爵过度露骨的嘲讽不仅让老同学及其部下极度不爽,敌对阵营的jīng灵们同样对小人得志的嘴脸看不下去。

    “白痴贵族。”

    附加【童言无忌】属xìng的小女孩低声吐出现场认同度99%的槽,某个听力异常的神经质不知发动了怎样的·【吐槽捕捉】技能,小女孩和身旁大块头同伴才能听见的吐槽居然被正得意洋洋的吐槽对象听见了。

    “【炎翼】!!!”

    转换方向的扭曲脸孔吐出快速咏唱的术式名,压缩玛那碰撞出的些微火星瞬间扩张膨胀为马一样大的火鸟,扑腾着双翼的烈焰啼出凄厉的鸣叫,卷起火星四溅的狂风冲向还未来得及反应的女孩。一旁像是女孩姐姐的少女一把将弱小的身躯压在自己身下,无论如何,至少希望自己的背脊能够抵挡些许恐怖的灼热。

    硕大炎鸟的喙、爪、翼全都是致命的高温火焰,哪怕只是擦过也足以将jīng灵们和马车一起点燃,所有一切将在红莲火光之中化为灰烬——那样凄惨暴虐的场景只存在个别人的想象之中。

    时速约360公里的火鸟在威尔特的住民眼里可能是望尘莫及的高速,在秒速30万公里的亚光速粒子束面前不过是静止在空中的苍蝇。和萨德控制的熔岩魔人同样被贯穿、蒸发的过程无法在视网膜上保留完整的过程,唯一记录下的只有延伸向天空的光柱和溃散的火星残渣。

    “完全不行呐,弗蕾娅。吐槽方面还要进一步磨练才是。换成是我会更客气,至少得这样说——【贵族?和他们有关联的果然只有弱智和梅毒啊】。光是说白痴会被误解为侮辱哦,世界上的白痴们会因此而伤心哟。”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不过为什么觉得这梗好老!而且你的版本更像侮辱吧?到底有多像不良中年啊,你这吐槽毒舌王!”

    来不及感受生还的喜悦,弗蕾娅立即被李林无视场合对象的吐槽压倒,近乎头疼的吐槽起来。

    吐槽和毒舌两方面同时被弗蕾娅冠以【王】的称号,对此【殊荣】毫无自觉的李林早已将【片刃之翼】纳入体内。朝有些不高兴的女孩淡淡一笑,区别目标和非目标的机械质感重新浮上面孔外侧,无论怎么观察也摸不透的冰冷微笑睥睨着茫然不知所措的税务官和士兵,交过手的魔法师们被转眼间掌控局势主导权的少年投去恐惧的一瞥后颤抖着低下了头。

    “久别重逢的老同学之间想必有许多叙旧的话题,不过,我和我的同伴们对那种肤浅到用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情的纠葛没有参与的兴趣,像这种浪费时间的琐事还是早点结束的好,这么长时间挡着路不让我们回家实在有点过分呢。”

    解除了光学迷彩,4枚剔透通亮的尖锐晶体悬浮在李林周围,棱角分明和半透明的闪亮反shè光散发出晶体的通透美感,杀人兵器的本质为那份美丽罩上令人战栗的寒意,其洗练的锐角正指着四周动摇不已的敌人。

    “税务官先生以及诸位大兵,正如诸位有收税的权力,我也有拒绝缴纳不合理收费的权力和责任。我们彼此之间从无怨恨过节。只是你们太不走运,摊上个没什么脑子的上司,又不小心撞上了我……有来世的话,务必做个本分的庄稼汉吧。”

    嘴角向上扭曲着,嘲弄如唱诗班送出嘴唇。【伴随攻击单元(注2)】亮起推进和姿势调整的闪光。在惊讶的喊叫发出之前冲上荒野上空,浮现加速粒子雷光的尖端对准一个个惊惶的目标,高速运算的脑内浮现套在红sè【LOCK.ON(锁定)】光环内的全部最后遗容。

    喀——!!

    清爽的响指扣下杀戮的扳机,粒子团块如雨般洒下,降低输出功率以实现连shè的感应cāo作兵器张开绵密的弹幕火网。沐浴在弹幕下的人类们如同遭遇暴风雨般的沙雕般崩溃,残留在世界上的痕迹只剩下一撮焦黑的飞灰。

    “这次闹剧真的是结束了。”

    望着在风中飞扬的灰烬,立于舞台的一席,亦是剧目的一部分,最终为血祭演出落下幕布的主角做出的,是夹杂某种冰冷锐利的结语。

    %%%%%%%%%%%%%

    解说小剧场时间

    尼德霍格:这次由我先来!关于符文的事情,擅长魔法的黑龙来为你答疑解惑!“Rune”(北欧文字)这个字可能起源于哥德语中的"runa",意思是“秘密的耳语”。后来,它被应用于一组北欧或rì耳曼民族的字母中,这套字母一开始的功用正是魔法用途哦!

    李林:嗯,那么把科学侧的兵器也给解释了吧。

    尼德霍格:不,还是由毒舌的李林大人来为大家解释吧……还有,您今天为什么戴眼罩式面具?

    李林:以无线方式远隔cāo控的战斗单元,简单来说伴随攻击机就是这样的东西。与有线式战斗单元相比,伴随攻击机的战斗半径更大、运动更灵活,而且在cāo作系统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放出多少也没有问题。但最重要的是,除了技术含量极高的虫洞兵器外,只有伴随攻击机才可以做到全方位攻击(AllRangeAttack),也就是数个攻击单元从三维空间的不同角度发起的连携攻击。而有线式战斗单元受到搭载数量和电缆限制,最多也只能做到二维空间程度的伪全方位攻击。

    尼德霍格:也就是GUNDAnj面的浮游炮(FUNNEL)那样的金手指作弊器?莫非李林大人其实是NT?

    李林:我的伴随攻击单元F.A.U——是Followsand.Attack.Unit的缩写,和单纯有挂件xìng质的浮游炮之类不同的是,F.A.U是由我体内的纳米机械合成组构出来的,由我的脑波驱动、有如分身一样的兵器。除了单一的攻击用途外,还附带有光学迷彩功能和侦测功能,构成F.A.U的纳米机械虫采集周围环境信息后,改变自身形状或颜sè,来达到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效果。同时还能感应声光电热等各类情报数据,有时候还会发挥通讯和监视的用途。

    尼德霍格:哦哦,不愧是科学力量的最高结晶!科学世界的兵器都是怪物吗?!可是您今天为什么要戴面具?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我还是不能理解耶!

    李林:因为你还是个孩子……

    %%%%%%%%%%%%%

    PS:觉得本书好的书友们,请砸出你们的推荐票!在此拜谢了!本书不管是弹幕还是推荐都太薄了啊……右舷在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