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假期(十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枪林弹雨。

    这个词对经理无数战场的金羊毛骑士们来说,简直有如自家后院一般熟悉,长久以来搏杀在最前线的战士们早就知道该如何应对刀刃斧戟的丛林,甚至能从容地避开追加追踪定义术式的魔法箭。

    但齐柏林号那些丑陋凸起的怪东西还是让骑士们结结实实吃了一惊,“弹幕”这一概念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髓里,然后和脑壳躯干一道被打得粉碎,落入汪洋,化为藻屑鱼饵。

    730型7管30近防速射炮以每分钟1200发的射速将灾难向金羊毛骑士们倾泻,安装无线电近炸引信的白磷弹和装有152枚圆柱形弹丸的ahead弹在空中纷纷爆开,不论是白磷碎快,还是霰弹——对距离它们最近的骑士们而言都是死神的镰刀。反应稍稍慢上一步,未能及时张开护盾的普瓦图骑士一下就被泼了一脸白磷,还来不及发出惨叫,霰弹风暴将他和他的坐骑打成了一摊焦黑烂肉,拖着白磷燃烧的黄绿色烟雾,像块石头一样笔直的坠向大海。

    “散开!和敌舰拉开距离!!”

    张开“移动城寨”,用无形力场挡下致命弹雨,西蒙强忍全身遭受撞击的疼痛,大声对幸存下来的同伴下令。同样意识到在这种密集攻击下不可能继续正面强攻,狮鹫骑士们一边维持“移动城寨”的力场,一边快速离开恐怖的死亡区域。

    “这就是枪炮的威力吗……”

    一口气拉开4公里的距离,那些管子不再喷吐出瓢泼弹雨。西蒙看着齐柏林号拉高的雄姿感叹起来。

    关于提坦斯使用“枪炮”这种不依赖魔法的新式武器,一口气攻略下阿苏格拉纳,给予卡斯蒂利亚重创的传闻,在北方前线就已经听到快发腻,现在亲身体验过那种凌驾于魔法的射速和精确度之后,西蒙已经不会再认为那只是夸大其词的留言了。

    转眼间,钢珠和火焰的风暴就会以吞没目标的气势扑来,反应稍慢,或者施展的防御术式等级不够,一下就会被撕成碎片。像可怜的普瓦图一样——连人带坐骑被打成真正意义上的蜂窝。

    在这种完全无视术式假想速度、施术者意识容量和玛那感应度的新型武器面前。卡斯蒂利亚人会束手无策,猪羊一般被消灭掉数十万一点也不意外。

    现如今,轮到金羊毛骑士们对着那对黑黝黝的管子郁闷了。

    尽管有“移动城寨”护身,可以吸收一定的冲击力。但终究有限。越是接近齐柏林号。对方的涉及频率、精度、冲击力就越是会提高。即便勉强保住性命硬撑过去,可全身惨遭重击的疼痛却会无休止的袭向他们。

    他们虽然身强力壮,且经受过严格的战场考验。可承受那种一秒钟挨上10多次重击的超高密度攻击,一直撑到目标外壳,然后慢慢想办法破坏那层金属板,冲进船内肉搏?换个铁打的身体再来考虑这种事情吧。

    西蒙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每分钟1200发其实是730近防炮最慢挡的的射速,最高可以调整到每分钟4200发,并且还配有专用的脱壳穿甲弹……要不是齐柏林号并非正规军舰,弹药配发定额有限,第一轮扫射就让他们全都变成漏勺,下海喂鱼去了。

    “怎么办?要跟上去吗?”

    仰望加速上升中的齐柏林号,雷诺问到。

    “不必,尽量跟着就好。”

    同样仰视那头巨鲸身姿,西蒙的眼睛里透露出“一切正如预料”的自信,原本他们的目地就不是要击落或迫降齐柏林号,现在任务已基本完成,没必要冒着失去宝贵狮鹫的风险,对那条船发起冲击。

    他们要做的,只是跟着齐柏林号,等待事态进一步变化。

    突然瞳孔一缩,“散开!!!”的悲鸣如电光火石般贯穿同伴们的脑部。

    发出警讯的同一时间,无数的光弹贯穿了雷诺。沐浴在强光高热下,身体分崩离析的痛楚一瞬间渗入金羊毛骑士们的骨髓里,几位女骑士发出不成声的悲鸣。

    强忍身体一部分被剁碎的痛楚,西蒙驾驭着如沉默战友般的狮鹫——尼古拉斯,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朝着高空搜索发动突袭的敌人身影。

    一道红色的魅影从太阳正中闪过,其速度快如闪电,但那一瞬间犹如幻梦般的残影并未脱离西蒙锐利的双眼。

    “就是那家伙吗?!”

    西蒙对那道鬼魅般快速移动的人形影子咋舌不已,想要顺着残影消失的轨迹去捕捉高速移动的本体,结果在茫茫云海中什么都没能发现。

    “呜啊啊啊啊啊!!!”

    又一阵剧痛凿开西蒙的头盖骨,同伴死亡的恐怖和痛苦接连在脑袋里爆发,其速度之快几乎让西蒙失去意识,小队指挥官放声惨叫起来。

    完全不同方向不断射出复数的光轴,爆炸的火球、四散的烟雾碎片接连出现在同伴们前一秒还存在的位置上。

    “见……见鬼!!到底有多少敌人!!”

    感应到冰冷的杀气从四面八方泼来,西蒙放声大喊,驮着他的尼古拉斯也凭借本能感到高涨的危险,全力鼓动双翼,在空中连续划出漂亮的s型轨迹,依据经验,这种飞行方式是最难以瞄准的。

    正如此想着,视野前方出现了几个间歇性闪烁光芒的物体。

    5具圆锥形的桶装物体,一面喷发出奇怪的光芒,一边调整轨迹分散开,一边向西蒙他们靠拢过来,漂亮的晶状体尖端正指向西蒙。

    “就是这……!!!!”

    全身冒出冷汗的西蒙催促尼古拉斯开始俯冲,只要冲向海面,靠着加速急转,应该就能甩掉——

    5枚晶状体齐射出粉红色光轴,连挣扎和感悟的空闲也没有,狮鹫骑士和他的坐骑就蒸发的连一根毛发和肉片也没剩下,和其他突击队员一道消散在苍穹与大海之间。

    “哎呀呀……真不够味。”

    从云层中浮现出一架鲜红色的钢铁人形,肩胛部有如巨大花瓣的夹舱大大张开,狩猎完毕的精神感应炮群顺畅的回到羽翼之下,扫视一眼空无一物的空域,弗蕾娅苦恼般的叹息着。

    “本来还想再多玩一会儿来着……算了,还是先回去吧。”

    压缩暴风术式推进红色将官专用s前进,加速度的g力将不快感从身体上驱逐,全速赶回齐柏林号的弗蕾娅并不知道,理应安泰无虑的船上,正在发生重大变故。(未完待续。。)

    ps:  红色角马闪亮登场!各位亲,票票支援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