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假期(二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少爷?”

    不光是鬼食虫虻,连蜘蛛也露出困惑的表情,很快又转为理解。

    ——事关我们的工作。

    螽斯之前说的话,原来是这个。

    不是来保障王女的安全,而是遂行原定的任务,确保罗兰的安全,防止护卫对象在不理智的行动中遭遇意外。

    “罗兰少爷,应该退下的是您。”

    蜘蛛轻叹一声,丰满的胸部泛起一阵令罗兰炫目的上下波动。

    “您在这里只会妨碍我们的人质解救作战。”

    “哪里看起来像是人质解救了?!”

    “我们接受过专业训练,是这方面的专家,交给我们就好。”

    “杀人质的专家吗?”

    “正确的人质解救流程还是有数的。先把人质打死,然后打赤膊,带上三孔头套,在人质的尸体上跳哥萨克舞,一边开枪一边大喊‘里面的人听着,人质已经被我们打死了,赶快出来投降!’如果不见效果,还可以把人质和诱拐犯一道轰杀至渣——这些基本常识,我们还是有的。”

    “这段发言槽点太多,我都不知从何吐起了……”

    罗兰强忍着揪扯头发的冲动,在避免少年秃头的前提下,抱头叹息。

    这都是哪里的毛熊式人质救出啊……

    “话说回来,少爷为何出现在这里?”

    收敛起杀气,蜘蛛摆出困惑不解的表情问到,那份让人不禁想将其抱在怀中的可爱。和地面上鲜血脏器横流的景色完全无法联系到一起。

    “有什么理由,需要您来趟这趟浑水呢?”

    没有明确的理由。

    没有任何得失算计。

    连这么做有何意义也没有想过。

    但知道密涅瓦被绑架,立即毫不犹豫的朝着最有可能被渗透者利用的救生艇格纳库赶来。听到“根本没有半个人把她视为人类”、“那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的一瞬间,不这么做不行,不能让密涅瓦受伤害,更不能让密涅瓦连身为人类的尊严和意志都被践踏和无视的想法占据了大脑,顺着冲动,罗兰采取了行动。

    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我——完全不能理解啊。”

    黑手套搔刮脸颊,蜘蛛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

    “少爷,您为何要为不相关的外人亲身犯险呢?”

    “……”

    “你和她之间完全不存在能称之为‘爱情’的关系。她只是因为王室需要。才成为你的新娘。没有任何爱意,连善意也没有分毫,现在遭遇上这种事情,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况且有朝一日。为了王室。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出卖公司。出卖你——这样也要去帮这个女人吗?”

    不是自私,也不是无私,是彻底将自身和他人视为物体——这就是王室的价值观。在他们的眼中,除了自身以外,皆非人类。自己所用抱的,是处理**、延续血脉、谋求政治利益的道具。自己所生下的,同样是延续秘术传承,延续国家的替代品。

    这样的人是否有拯救的价值?蜘蛛的结论是否定。

    “无论救与不救,公司和王国政府的关系不会有任何改变,一个女人的生死对大局毫无影响哦,而少爷你——是特殊的,被那位大人所看护的你有着这个女人无法比拟的价值,对此您应该有所自觉。”

    “我的价值,密涅瓦的价值,人命的价值——这种东西是能分先后顺序的吗?!”

    咬紧牙关,罗兰朝前踏出一步。

    “善意?爱情?没有这些又怎么样,没有这些就不能去救人?这是谁规定的?我想要救人,不想看见有人无缘无故被杀,这样不行吗?!”

    没有谁能做出那样的规定,就算是神亲临至此,宣布此乃世间的真理,人类必须遵守的“法律”,罗兰也不愿就此承认这种野蛮的规则。

    不能将不合理的事情视为理所当然,更不能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

    “这还真是……新奇的发言呢。”

    高亢的金属音响起,两把从背后接近罗兰的锥刀从中间裂成两半,几根手指喷着血沫飞舞至空中。

    “叽叽啊啊啊啊!!”

    看也不看痛到跪在地上大叫的魔法师,蜘蛛饶有兴趣的重新打量罗兰。

    “不想看见有人被杀?那可是包含了王女殿下、犯罪者、公司这边所有人在内的庞大对象呢,就算被别人摆布自己的命运和人生,看过了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自私自利者,您还是能说出这种话,对人类这种生物抱有希望——要么是无可救药的傻瓜,不然就是器量极大的救世主。”

    就蜘蛛所知,罗兰过的生活远算不上和平,李林制定的英才教育也绝不是为了培养“生命可贵,人人平等”这种非主流观点的轻松教育模式。确切来说,应该说相反的东西才是教育主题。

    可这样一路成长至今,罗兰却很温柔。

    温柔的近乎愚昧。

    他会为他人的死感到痛心,甚至不加区分那些死亡是否因自己的意志而发生。只要是接触了别人的痛苦与死亡,他就会感同身受般烦闷。

    像他那样的人,会为了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他人所遭受的惨痛经历,如同自己遭受一般感到害怕,能为别人悲伤。

    为何?

    这种只有不用担心不合情理的死亡,不必为了生存就必须竭尽全力的环境之中才能培育出来的从容之下,才能诞生的温柔,为何会出现在罗兰身上?

    真有意思。

    第一次,蜘蛛发自心底的对某个人产生了兴趣。

    不过眼下可不是深入研究的好时机,最优先的事项依然是工作,解决掉这些烦人的鼠辈,之后有大把时间慢慢研究罗兰。

    右手缓缓抬起,准备一口气分割绑架犯们的首级时,“嘶啦”的尖锐声音从背后的格纳库传来,那阵让人牙根发酸的金属悲鸣声中,保持沉默的米雪儿笑了起来。

    那是胜利者才会有的,得意的微笑。

    叽叽叽叽——!!!!

    金属撕裂的声音急速扩大,尖锐的爪刺穿装甲钢和隔热材料,肆意扩大裂缝,浅黄色嵌入一道窄缝瞳孔的巨大眼球从裂缝窥伺船内。(未完待续。。)

    ps:  亲们,票票支援哦!白天电脑坏了,忙了一天,郁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