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The.Rock(二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最近经历过不少“第一次”之后,密涅瓦认为自己对“震撼”、“冲击”之类的词汇已经开始麻木了,但亲眼见到追猎者的怪异与凶悍之后,她还是大吃了那么一惊。

    尸体人偶般悍不畏死,对刀剑魔法几乎免疫,如同滑行一般灵活快速,充分发挥手里的每一件武器血洗敌阵——简直像是将“人形凶器”这一概念从噩梦之中拉到现实里。

    “那个……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按捺不住的疑问脱口而出,跑在前面的少年淡淡回答到:

    “如你所见,是专门用于镇压的特殊兵器。”

    “特殊兵器?你说那是兵器?”

    “是啊,就像军犬、军马那样,供人在战场上驱使,活着的兵器。”

    罗兰发出咬牙切齿的恨声,早前从蜘蛛口中大致了解了所谓有机生物兵器(b.o.w)是怎么一回事,已经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但在实际见过后,呕吐的感觉一直堵在嗓子眼上,酸臭的味道充满鼻腔。

    “为了能发挥比普通士兵更好的作战效能和战场适应力,前往人形生物不能抵达的战区执行任务,开发出更强壮、更聪明、能cāo纵武器、执行战术的新式军用犬马——就是刚才你看到的东西了。”

    就追猎者的表现而言,其展示的战力完全抵得上一小队人类士兵。除非像汉默那样合理运用战术,分割破坏追猎者和cāo纵者的联系。再予以击破。或是使用火炮和大威力攻击术式进行火力覆盖,其他手段都是无用功,可谓充分体现了有机生物兵器的威力。

    “但……这种事情……!!”

    不顾可能暴露位置的危险,密涅瓦惊呼出声。

    眼前浮现出那两张能互换配件的连弩,汉默讥讽的声音再次回响耳畔。

    “这样也可以吗?把手伸进神明的领域,肆意改造生命……为了能获利,什么都可以做吗?!”

    “……因为有人需要,所以才会出现,这就是生意。”

    停下脚步,罗兰压抑情绪。攥紧的拳头微微发抖。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从道德上来说,这无疑是不被容许的禁忌。但现实却往往无视道德,一个个冰冷的故事诉说道德是如何空虚无力。

    ——就像他的养父那样。

    所以,罗兰只能模仿李林。用诡辩来回答密涅瓦。

    “骗子。你自己也不相信这说法吧?!”

    密涅瓦摇着头。看着罗兰动摇的背影说到: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是因为我是王女,还是别的什么?在怎么说……嗯!”

    一眨眼,樱唇已经被罗兰捂住。试图反抗的身体也被紧紧抱入怀中,少年的体重覆盖在娇躯之上,猝不及防间已将密涅瓦压倒在地上。

    “噤声,仔细听。”

    低沉的命令在耳畔鸣动,从手掌下发出“唔?”的声音,娇羞气氛的少女勉强控制住情绪,侧耳倾听。

    本应喧闹的森林连一声鸟叫都再也听不到,异样的安静包围了四周。

    “仔细听听周围,再看看头上,这条路我们之前走过,几时上方的枝叶茂密到连阳光都要无法shè进来了?”

    遵循罗兰的建议再度集中jīng力,不到三秒钟,密密麻麻的冷汗浸湿了密涅瓦的内衣。

    伴随着难以分辨的“沙沙”声,一节节小孩大腿粗细的“树枝”缓慢爬上枝干,原本sè调过浓的翠绿迅速转变成和树皮一致的褐sè,光滑的表皮折拢收缩成老枝模样。完成一系列的伪装后,树枝垂下一根根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纤细透明丝线。

    捂住少女嘴巴的手掌一松,过了片刻,抖动的嘴唇缓缓问到:

    “那是……什么东西?”

    “详细并不清楚,不过……多半是转对付丛林中游击队用的生物兵器吧。”

    偷偷擦了一把冷汗,罗兰苦笑着回答。

    类似尺蠖、竹节虫、花螳螂、枯叶蝶之类靠拟态或是变sè,来躲避天敌和狩猎的生物并不罕见。无论是潜伏的耐心、发起攻击的速度、一击必中的jīng准——这些伏击战必须要素上,以上述生物为原型参照的危险种都远胜与人类之上。

    在特定区域空投自然界的伏击大师去对付人类,这可比派遣军队费时费力的扫荡划算多了。

    “噫啊啊啊啊啊!!!”

    “救……救命啊啊!!!”

    “死怪物!别过来!!!”

    只一会儿,森林各处接连响起悲鸣,撕心裂肺的叫声和魔法的炸裂声此起彼伏,带有腥臭味的风将撕扯肌肉,咀嚼骨骼内脏的异响一道传来。

    空投下来的第二只货仓里的乘客们顺利抵达目的地,靠着自身的技能成功潜伏起来,将整座森林化作吃人的地狱。

    森林、沙地、草坪、岩石区全都潜伏着大量隐匿杀手,树枝、草皮、岩石

    在被防卫军偶然发现之前,它们全都栖息在某个无名小岛上。由于环境较为封闭,这些肉食外骨骼生物演化出一系列伪装的技巧,静待猎物上门。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一支全副武装的调查小组几乎惨遭灭绝。后来再度派遣部队捕获岛上的生物,进一步改良后就成了现在在恶魔岛上肆虐的死神了。

    “怪物……死怪物!!”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省起头上“树枝”的事情,罗兰急忙抬头想要出身提醒。不断回头朝后面张望的男人却已经一头撞上垂下的丝线,惊叫着被慢慢提起,在他的头顶,一张张大嘴已经张开……

    “别看!!”

    罗兰挡在密涅瓦的视线前方,竭力防止少女留下心灵创伤,可对背后惨剧人寰的尖叫,他却束手无策。在这个危机四伏的魔xìng丛林里,开启静音结界或使用招来猛兽的魔法,完全是自杀行为。

    他们只能静静聆听,一个人被十几只巨型毛虫撕扯,肌肉、骨骼和内脏时发出的声响。强忍着罪恶感,以双手双足着地的姿势通过那片危险之地、

    “呜呜呜……救救我。”

    前面的草丛中传来孩童哭泣的声音,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为什么恶魔岛上会出现小孩子。从灌木从中钻出了一张哭泣的孩童面孔。

    ps:呃……被fff团给吓到了,还有一更因为要准备血腥高能镜头,推迟至明天早上更新。

    ps:刚刚还拿女朋友大腿当枕头,防止鼻血再出来,大家也要体谅一下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