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The.Rock(二十九)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以头朝下的姿势落地,就算是二层楼高度,正常人也可能脑浆迸裂或者折断脊柱死亡。但阿兹达哈卡只是因为精神攻击而痛苦不堪,与他脑袋相撞的地面反倒粉碎。

    “哦哦哦哦哦哦……”

    紧紧捂住胸口,三头龙痛苦的呻吟着,仿佛胸口开了个大洞,比脑袋着地要痛苦的多。

    “连……连那群母龙都没对我说过这么恶毒的话啊啊啊啊……”

    颤巍巍的手犹如将死之人,脸上的表情可谓绝望,认识阿兹达哈卡的人目睹此情此景,必定会惊讶万分。没想到这个一贯嚣张狂妄的三头龙也会露出这种表情,这家伙也会深受打击。

    想想其实也能理解,不论是人类还是龙族。只要是雄性,没有不对身体某部分的大小不在意的。他们可以说不能,可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说不行,扒掉底裤挂起来任由一大帮女人评头论足……那可是羞耻play的极致,一部分人会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选择厌世轻生。更多的则是——

    “绝不原谅……绝不原谅!!!”

    和所有被玩坏的家伙一样,阿兹达哈卡摇摇晃晃的从废墟中站起,歪着脖子发出异样冷静的声音。

    “喂喂……你没问题吗?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大姨妈来了?”

    “啰嗦!你个人生赢家!!本来还想让两个女孩跟你一起死于意外的,现在就让本大爷亲手来埋葬你这个左拥右抱的异性恋!!!”

    脸上青筋暴起。随手一挥,地面剧烈抖动起来,四条冒着刺鼻恶臭的黑色喷泉挣脱大地的桎梏,于空气之中加速旋转成钻头一样的形体。

    “石油?”

    罗兰曾在李林的辅导教程中见过这种物质,对这种重要工业原料的特性有深入了解,看着阿兹达哈卡轻易操纵着这种危险品,他微微向后退了半步。

    比起单纯操纵水发动攻击的各类术式,这种黑色液体的攻击方式更加丰富多彩,对承受攻击的一方也更加的危险。

    响指落下,得到攻击信号的黑色浊流一直冲到几乎顶上天花板的高度。一口气分裂成数十条带状细流席卷向罗兰。

    “激流刃!”

    密涅瓦一眼认出了那个术式。那是将水压缩成不足两指宽,仅有指甲厚度的形态后,高速发射出去的招式,其威力足以切肉断骨。

    通常人类魔法师最多能操控5条“激流刃”。身为操控水的龙族。阿兹达哈卡毫不费力的驱动黑色刀刃以亚音速封住罗兰的前后左右。与空气剧烈摩擦的石油燃起熊熊大火。即便罗兰能避开刀刃的牢笼,紧追而至的火海也将把他烧成灰烬。

    是被大卸八块?还是被烧光光?阿兹达哈卡按捺不住狂喜,睁大眼睛准备欣赏罗兰的结局。密涅瓦匆忙准备发动障壁之际。和燃烧的流体刃数目相同的大气涡流缠绕上来,火焰之刃转眼熄灭。术式节点遭受“崩坏”干涉、破坏,失去形体的原油被远远吹离罗兰周围。

    旋风并未就此停止,一边继续增加回转速度,一边向全无防备的阿兹达哈卡展开反击。超高速的空气涡流本身就有可怕的破坏力,其附带的能量同样极为恐怖。

    因为气压差产生的真空之刃足以将受害者千刀万剐,高速的空气与物体相互摩擦产生热能,若摩擦对象是金属铠甲,产生的热量甚至会将人体烤熟,接着绞成一块四散的破抹布。在此之前,处于漩涡中心真空区域的生物就已经内脏爆裂而死。

    浴室墙壁塌陷,天花板掀开,地面的碎石尘埃被卷起,暴虐的狂风合为一个超强飓风,呼啸着扑向黑色军装。

    “真空涡刀。”

    身处凶恶术式攻击中心,在漫天飞舞的碎石残骸和尸块环绕下,阿兹达哈卡浅浅一笑,说出对方术式名的刹那,狂风消失不见,悬浮空中的物件如同蒲公英种子一般,不断从空中悠悠飘落。

    和罗兰一样,阿兹达哈卡使用了“崩坏”,攻陷卷起狂风的术式节点之后,术式分崩离析。没了玛那支撑的现象就像画在沙滩上的绘画,转眼便烟消云散。但就解析和发动的速度,游刃有余的态度,以及平息术式余波的精巧操作来看,阿兹达哈卡远在罗兰之上。

    不愧是精通过千魔术的魔龙,不但博闻强记,战场经验和术式的处理更是智慧种的人类所无法比拟的。

    心怀苦闷的感悟,罗兰咋舌不已,一直低垂着的右手慢慢滑向背后。

    尽管并不喜欢这种作弊一样的手段,但毫无疑问,已经没时间让罗兰去纠结道德问题了,距离逃生窗口所剩无几的现在,必须立即出动王牌打破局面。

    “呼呼呼呼……”

    阿兹达哈卡忽然弯下腰,从无法看清面容的阴影里传出低沉的笑声。过了大约几秒钟,仿佛长年积压在心头的迷题豁然开朗,无法抑制内心涌动的感情一般,窃笑化作刺耳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就得这样!必须是这样才行!不枉我花费那么多心思。”

    一手抓弄着额前的红发,阿兹达哈卡乐不可支地狂笑,那份名为“喜悦”的情感仿佛达到沸点,令他从指尖到发梢都颤抖起来,无比清晰的感触流动全身,堕落邪恶的甘美前所未有的舔舐着神经。

    在旁人眼中,或许会认为阿兹达哈卡陷入错乱状态,可感受到不断高涨的恶意,罗兰的身体浮现出一层战栗的鸡皮疙瘩。

    “失礼,失礼。我本来以为少爷你只是运气好,被那家伙收养来也只是用来充当橱窗里的花瓶。但现在看来并非只是那么简单呢。”

    亲卫队中校笑得前仰后俯,一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拭去眼角的泪水。

    “看了你的表演之后,我非常确信了,那个不懂看别人心情的混蛋是一门心思投注在你身上,假如他知道他亲手下达的命令导致你死亡的话,一定会痛苦的死去活来。”

    “什么?”

    “还不明白么?”

    阿兹达哈卡摇摇头,将米雪尔系在背上的绳索突然断裂,目睹平整的断面,罗兰惊出一声冷汗。

    “我随时都能杀了你们。只要我有那个念头,你就会尝尽世间一切的痛苦和恐怖,然后极度的渴求死亡解脱。但是呢,这有违我的美学啊。”

    相隔十几步的间距眨眼消失,身着军大衣的红头发死神悄无声息的滑到罗兰面前,马赛克地板被踩得粉碎,足以粉碎巨岩的拳头陷进罗兰的胸口。少年的身体如同稻草一般飞上半空,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罗兰撞上白色墙壁,沉入背后的大坑之中。

    看着自己一拳造成的破坏效果,阿兹达哈卡陶醉地笑出声。

    “你是个很不错的素材,经过我的雕琢之后,一定会成为极致的艺术品,永载史册。”(未完待续。。)

    ps:  稍晚还有一更,有票的亲支援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