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The.Rock(三十五)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云海之中,红蓝两道轨迹一边沿着尖锐的折角延伸,一边与互相交错之际交换弹药。

    超高速运动状态下,规格大小相距甚远的双方都能预判出对方的动作。彼此都老道的隐约露出破绽,引诱对方咬钩,同时耐心的让自己悄悄朝有利位置移动,盘算着给沉迷追逐游戏的对手致命一击。

    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身处战斗空间内的双方确实做到了犹如奇迹的你来我往。

    视界异常清晰,时间流逝速度也缓慢得让人不寒而栗。链接脑量子波框架的感官中,定格的世界任由他们观察,白色飞机云从身后延伸发散,远处云彩的变化,一百公尺内大气的流动皆能轻松感知。预测对手的动作,观测火力的延伸线更是不在话下。

    “蝴蝶扇动翅膀,在一系列偶然和必然的要素关联干涉下,最终引起千里之外的一场风暴。”

    李林在课堂上教授的笼统知识,此刻无比清晰的展现眼前,不过罗兰也没有余力感慨。

    阿兹达哈卡此刻与他处于同一境界,同样把握、利用这个流势。

    相互诱导,制造出思考的间隙和死角,伺机乘虚而入。

    轰——

    雷霆在空气中炸裂,暴乱的磁场拨乱粒子束的弹道,和阿兹达哈卡遥遥错开。双翼下击发出真空涡刀的龙卷,仿佛已经演练过千百遍一般,罗兰连续加速,以一纸之隔的间距避开龙卷。下一秒,术式节点被破坏,失去玛那支援的龙卷一下支离破碎。

    简直如同在跳华尔兹一样华丽又壮美。

    与死亡咫尺之隔的舞者们各有优势,活用体积小、快速机动、破解各类术式的“崩坏”,罗兰得以从容防守。另一边,阿兹达哈卡的优势则体现在攻击上。

    1、2、3……足足6个喷嘴,罗兰背后两主两副喷嘴的推进背包已经足够夸张,挂着6个大推力主喷嘴的套装组件堪称疯狂。采用4个在翼下,2个在侧腹的布局,还时不时让6个喷嘴朝不同方向喷射进行机动——这根本就是丧心病狂。

    身强体壮如阿兹达哈卡这样的龙族。内脏在连续的高g负荷下也不可能坚持很久。倚仗治愈术式不断修复位移挫伤。靠着毅力客服疼痛——这份执着着实叫人害怕。

    除去机动力的优势外,身为三头龙,阿兹达哈卡借由把六只眼睛看到的图像交给中间那个脑袋处理的方式,获得远超人类的立体视觉。当其左右两个头完全张开时。远在240公里外就能获得距离感。纵然罗兰不顾性命。以1.5倍音速发起冲击。阿兹达哈卡也有470秒的反应时间来从容应对。

    加装粒子炮发射组件后,三个脑袋还可以充当三座自由变换方向的炮台使用,三道交错的火线不时从罗兰身边擦过。

    尽管用了非常乱来也不及独角兽的组件。看上去就像是在作弊开挂,但古代种的先天优势不容动摇。

    没错。

    阿兹达哈卡比罗兰更强。

    并非体力、毅力、耐力、脑袋多少等方面的优劣,有着种种优势的三头魔龙固然是个可怕的威胁,但更可怕的是阿兹达哈卡深谙如何运用这些优势配合装备组件,否则以独角兽的性能之强,战斗早该变成一边倒,迅速结束才是。

    另一方面,阿兹达哈卡还有罗兰所没有的一件东西,那是他们之间决定性的差异,无形中左右着战斗胜负。

    “真不愧是新型号。”

    发射粒子炮的间隙,阿兹达哈卡称赞着,布满鳞片的脸孔看不出喜悦之色,咧开的嘴唇露出三角形尖牙。

    “强化后的我比量产型还要强哦,未成熟的试做机能撑到几时呢?”

    “这话还是还给你吧。”

    避开球形闪电的连射攻击,罗兰应道:

    “在压倒我之前,你还能持续治愈内脏多长时间呢?”

    就算使用了强效治愈术式,龙族的身体也足够坚韧。但那不过是权宜之计,持续的疲劳、损耗、衰弱在不断积累,就像一根铁丝,被反复折弯还原,损耗累积到一定程度时,最终会一分为二。

    “在那之前,你先会被玩死啦!!”

    三个脑袋一道张嘴,三张布满利齿的大口冒出电火花,毁灭的白光对准远处的小点迸发。

    威力毫不逊于独角兽的粒子束加农步枪,靠着三个脑袋的轮流射击或齐射弥补了射速方面的不足。堪堪避过粗大的光轴,继续奔走的光束直击下方的无人岛礁。

    礁岩和空气瞬间等离子化,深达数十公尺的岩盘化作蒸汽,水蒸汽爆炸的惨烈巨响一直传到天空的战场上。

    “你这家伙!!”

    罗兰身子下沉,一个急转弯,杀到了阿兹达哈卡的背后。

    无论是多么强的机体,背后终究是不设防区域,白色机甲举起粒子束加农,瞄准巨龙的双翼——

    视界内的龙翼突然被反转过来的龙首遮住,快要扣下扳机的手指突然僵硬起来,这短暂的迟疑立即招来一阵雷击。

    咬紧牙关接连做出高g力加速机动钻出雷霆霹雳的丛林,刚准备重整态势,成功减速的阿兹达哈卡将罗兰甩到身前,开始反追尾,从翼下延伸出5道龙卷,直追白色独角机。

    “小少爷,你杀过人吗?”

    “……!”

    魔龙的嗤笑沿着无线电传来,绷紧的神经被泼了一盆冷水,行云流水般华丽流畅的空中舞步顿时错漏了一拍。

    这正是他们之间的最大差异。

    罗兰的战场经验并不少,就拼死应战的经历丰富程度而言,这个年龄段里,罗兰是当之无愧的的首席。

    可他亲手杀死敌人的经验少得可怜,仅有的那几次也是因为不杀死对方就会出现众多牺牲者的无可挽回局面。在此之前,哪怕只有些许机会,罗兰也会竭尽所能,已不用杀死对方为前提来自我防卫。刚才的交战中,他也是瞄准双翼,试图剥夺对手的行动力。当阿兹达哈卡的脑袋挡在准星前时,他就陷入了踌躇之中。

    然而,对于阿兹达哈卡来说,这种踌躇只意味着可供利用的致命弱点。(未完待续。。)

    ps:  各位亲平安夜快乐!虽然不是十字教教徒,还是祝大家节日愉快!拜请手中有票的亲投票支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