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会议,舞会(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一则消息迅速在查理曼海军部大楼里流传。

    最初,只是几个办公室里讨论,很快连守大门的卫兵都知道了。

    为了推动久拖不决的海军军备控制谈判再启动,伊密尔将派遣圣女姬艾尔殿下出使吕德斯,促成各方达成一揽子裁军协定。

    海军将校们听到这则消息时,全都在第一时间麻爪了。

    他们虽不是职业政客,但作为技术兵种的海军对政治还是相当敏感的。他们很清楚这则流言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有多高,更清楚原本抱定心思等阿尔比昂拖不下去,同意“七成吨位”。或者恼羞成怒一口气开战,进入战争模式后,竭尽全力的跟对手比赛爆军舰速度的小算盘算是彻底落空了。

    圣女亲临的压力对每个国家而言都是一致的,但对期望过高的查理曼来说更沉重一些。意识到大局已经难以挽回,海军部大楼里除了各种哀叹埋怨,还流行起了扎稻草人,最激情的几个校官甚至开始琢磨用人体炸弹让教皇早一点“蒙母神召唤”……

    和平年代的军队只是看门狗,除非是控勋章的勃列日涅夫同志,想要获得晋升和勋章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对满心期望一心不乱的大战争,用血和火成就个人野心的将校们来说,和平以及带来和平的人都不受欢迎。

    在以图尔维尔海军上校为首,被称为“舰队派”的激进人士恨得牙痒痒之际,立场稳健的将校则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与能够专注海上霸权的阿尔比昂不同,查理曼还必须兼顾陆地上的防御,尽管七日战争打了卡斯蒂利亚一个措手不及,但在阿尔比昂的扶植下,重建起国家财政,整训军队之后,卡斯蒂利亚将再度承担起牵制查理曼的任务。而且由于七日战争的原因,卡斯蒂利亚对查理曼的战斗意志将空前坚定。与此同时,罗斯联合公国是否会乘着人类阵营内乱大举南下,也是不得不提防的。

    以上虽然只是设想。但任何冷静理智的人都不会对此忽视。鉴于直接对抗太过不利。以首相的侄子、年轻的德.麦勒.布雷泽海军中将为首,被称为“条约派”的稳健集团从一开始就倾向备用的第三套方案。毕竟比起把整个国家的前途,面子并不是不能放弃的东西。

    眼看着木已成舟,内部意见分歧逐渐平息。如何发掘“六成舰队”的潜力。尽可能发挥出“七成舰队”的战斗力成为摆在查理曼海军面前的一道难题。战斗力的提升无非一靠武器二靠战术三靠人。

    武器方面。 v.e公司设计的各种钻空子战舰正进入最后的论证的阶段。战术上,图尔维尔专为舰长及以上的指挥官们撰写的可以随身携带,以便参考的“口袋书”正源源不断的印刷下发。其内容浅显易懂。对舰队运动中的各种战术动作加以统一规范化,并为之配上相应的旗语信号,以此提高舰队作战效率——即便是处于“复杂通信条件下”,一支由100艘战舰组成的庞大舰队,也能在旗语打出后像正常人挥舞手足那样迅速执行相应动作。剩下的就是人员素质的提高了。

    提高人员素质的手段无非是教育和训练。应当说,虽为后起的海军,但在首相的直接关切,麦勒.布雷泽狠抓严管之下,查理曼海军的训练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但这在某些海军军官看来还不够,那位舰队派灵魂人物图尔维尔海军上校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这位深信“一百门百发一中的炮,不如一门百发百中的炮理论”的上校提出了“一一二三四五五”一周无休的训练方案。按照他的具体要求,连续四个月时间,舰队一直待在海上,进行多科目的高强度训练,训练中强调突出“无限贴近实战”。

    风月刚过的大洋上依然能冷死人,加上风高浪急,舰队上下苦不堪言。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图尔维尔私下还抽调军舰进行“银坛实验”。所谓银坛实验就是用魔法人工提升水温、室温,关闭舷窗和炮口,测试战舰弹药库内的火药在什么样的高温下能维持多久安全的耐热临界实验。这种实验让官兵们终生难忘,大家私下都在暗自庆幸自己能在这种疯狂的实验中保住一条命……

    这种极端苛刻酷烈的训练迟早会付出血的代价,但李林和精灵们也懒得管,比起不拿手下性命当回事的海军将校,他们更关注圣女、教会以及首相的动向。

    在那次会面之后,财团和首相之间表面上都保持着友好的姿态,在台面下,双方的间谍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他们并非和平主义者,人类阵营自相残杀是他们所乐见的。但前提必须是按照他们设定的节奏进行,如果全面冲突爆发的太早,精灵阵营很可能因为尚未准备完全而陷入持久战的泥沼,这是他们不能容许的。为了防止首相的行动失控,造成不可承受的后果,史塔西遵照李林的命令开始行动。

    确认首相的目标是姬艾尔圣女之后,两边间谍的目标都是这位和平使者的经历档案,在尽量不闹出人命,惊动其它势力的前提下,围绕着模糊不清的真相,各种偷梁换柱、散布假消息、伪造档案的行动愈演愈烈。面对占有资源优势的黑屋,史塔西一时也难以占据优势。

    僵局持续了两周,直到宣布“病愈”,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一周后的狄安娜再度敲响罗兰的大门为止。

    “我希望能委托贵公司协助。”

    一落座就收起客套的面具,狄安娜面无表情的说到。

    事情非常紧急,以至于对财团和罗兰个人没有分毫好感的狄安娜亲自登门拜访,直截了当的提出要求。

    “请协助我们寻回一件首饰。”

    “首饰?”

    罗兰呆了一下,立即就猜到物主是谁,来不及对李林的预言成真产生什么感想,狄安娜用不容置疑的语气继续说到:

    “是一串挂着圣痕标志的项链,几天前,有人从阿尔比昂的白金汉公爵府邸里将其窃走。我们希望贵公司能帮忙在下周的欢迎晚会之前找到,否则——”

    她没有说下去,罗兰朝螽斯点点头,后者鞠躬后快步走进了电话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