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会议,舞会(十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无机质的提案,伴随强烈的神经信号脉动一起出现。

    提案:对罗兰进行洗脑处置。

    李林很清楚人脑的构造,能不借助外科手术和操作术式,直接用脑量子波介入他人的记忆、思维,毫不费力的改写一个人的人格。

    从无聊的关系与想法中生出的踌躇——比如从亲情、友情,还有关心他人而产生的不必要犹豫都会消失。接受指令,如机械般忠实执行的道具就此完成。

    肯定、否定、肯定、否定、否定、否定、否定。

    决议:洗脑提案与收养罗兰的初衷目的存在冲突,以原始目的的顺位为优先。

    洗脑确实可以实现人格改造,但同时也会产生停止思考的副作用,最终得到的只是一具缺乏判断力的人偶。

    李林并不需要人偶。

    牵线木偶只会浪费大量用于操作的精力,不是能自主思考,主动采取行动的人类,不可能完成预定的目标,对李林没有任何意义。

    人格改造的做法带有损伤迄今为止所做一切努力的风险,不到最后一刻,李林并不打算采用这种极端的做法。

    眼下,这种宽松似乎造成了反效果。

    长期以来培养出的温柔人格似乎有些太博爱了,虽然作为目标物的李拿度也具有博爱的特性,但李林原本的目的,是营造出李拿度出名后,被怀抱各种目的的人们围观时的环境,让罗兰和当时的李拿度一样。对“英雄”这一立场产生微妙的心境变化。可罗兰比起自己的感受,将别人的安危放在了更优先的位置。

    明明长期以来教育他,应该更现实的看待问题,将自己摆在更优先位置的。

    他还在为廉价的关怀和博爱而烦恼。

    也许,需要一些备用手段。

    从逻辑上考虑,这是妥当的。将相关计划的制定放入日程表,另一件事情开始思考。

    刚才的信号脉冲是怎么回事?

    一闪而逝的高强度神经信号,还有伴随信号产生的极端提案——对以实现完美思考为目标,一直贯彻此目标的人造生命体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这不符合逻辑。

    但反复检查思考回路。也未能发现信号源是从哪里产生的。尽管并未违反整体大原则,但也很难称之为健全,抽空还是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系统检查,排查逻辑结构是否出现问题。

    看着罗兰重振精神踏入镜厅的背影。李林举起了酒杯。

    用酒精饮料润喉。任凭晚风吹拂的少年并不知道。那一瞬间的强烈神经信号,与人类遭遇否定时,爆发出称为“愤怒”的冲动。极其相似。

    #########

    “还有什么问题吗?”

    埋首于文件堆砌起来的山峦之中,尼德霍格的声音毫无起伏,打字机的油墨味和琴火咖啡香溢满房间,卡斯帕尔快速确认了命令书,挺直身板并拢脚跟,沉稳的会以“没有了”的回答。

    “那么,去执行吧。”

    从男人之间真刀真枪的**文学创作中抬起头,亲卫队队长一边拉动机器换行,一边面无表情的朝门口点点头。

    敬了一个礼之后,卡斯帕尔快速退出了房间,一关上房门,他就竭尽全力让冷空气填满肺部。

    对嗅觉灵敏的他来说,混着烟味的冷空气并不好闻,但办公室的浓烈味道简直有如毒气,实在难以想象亲卫队队长居然能在那种房间里呆上一整天,难不成龙族的嗅觉很特别吗?

    压下腹诽,卡斯帕尔边走边将思维切换到刚才收到的命令书上。

    命令非常简单,让他带领部下们迅速动身前往瑟堡,在那里搭上准备好的商船,渡过拉芒什海峡抵达普利茅斯,接着前往伦迪纽姆。

    这部分似乎没什么问题。比起胡格诺们群聚的拉罗歇尔,遍布黎塞留密探的加莱,瑟堡是个不太引人注目的所在。只要伪装得当,从那里出发到普利茅斯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登陆之后接头人员的马车会把他们送进伦迪纽姆。

    但之后的部分就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抵达伦迪纽姆后,进入待机状态,尽可能在一两天内迅速熟悉伦迪纽姆的街道环境,然后等待进一步的指令。

    这明显是为了准备在阿尔比昂首都开片做准备嘛,可最近没听说阿尔比昂和财团闹翻,那位处女王似乎还想继续维系与财团的友好关系,突然做这种准备究竟是闹哪一出?

    而且还注明了,是他和他的部下,也就是说这是“人狼部队”的初次实战,选在了海外。

    倒不是担心他的手下对此毫无准备,届时可能出什么幺蛾子。而是没想到预定的练兵场居然不是查理曼,而是伦迪纽姆那个石头城,习惯了模仿吕德斯高楼林立的训练场,在伦迪纽姆那种陌生环境下,队员们的战斗力多少会大些折扣,对可能发生的战斗来说,这是难以忽视的不安定要素,此外,情报方面……

    卡斯帕尔虽不是专业的情报员,关心范围也仅限于和任务有关的范畴之内,但对于这次行动命令如此模糊,他还是有些犯嘀咕。

    过去他也没少接到类似这种猛一看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命令,但仔细一琢磨,卡斯帕尔多少还是能推测出一些端倪。

    可这次的命令却怎么看,也看不出最上面的那位大人究竟在盘算些什么,他们究竟要去阿尔比昂和什么人开片?

    算了——

    疑惑的思路戛然而止,卡斯帕的嘴角扬起一丝快意的微笑。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更何况这次是最高层的指令,他们将会直属执政官麾下展开行动。

    对于一直执行隐秘任务的他来说,终于能干些像是亲卫队的工作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激动人心的呢?

    “队长。”

    在走廊里等待的一干队员起身肃立,从卡斯帕尔微微勾起的嘴角那里,他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刻意磨灭掉习惯性敬礼动作的亲卫队队员们紧盯着自己的队长。

    “收拾一下家伙,我们要出趟远门。”

    卡斯帕尔抬起手,制止了差点激动到要喊出来的队员们,严厉的扫视了一眼伪装成人类的部下们,冷冷说到:

    “记好了,这可不是家里,这次要是谁搞砸了,我直接把枪杆子塞进他屁眼里,亲手崩了他。”

    拉低鸭舌帽,翻起衣领,遮住大半脸孔的卡斯帕尔低沉警告让亲卫队的菜鸟们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长官是个把说出口的每一句话变成现实的男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