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会议,舞会(四十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仔细检查过全部证件文书,用通讯宝石和上级部门核对,期间又几乎是一寸一寸摸过去的检查了马车。

    作为守卫,这群人真可谓尽心尽职到无可挑剔的境界。但对此时此刻的罗兰来说,这只意味着麻烦。

    守仓库和监狱的工作枯燥乏味,最能消磨人,论地位和发展前景还不如远在海外的殖民地部队——那些未开化土著不堪一击,同时又有数不清的财富,只要消灭或捉住他们……尽管财宝大部分会被献给女王陛下,或是流入军官们的腰包,他们依旧可以分到价值上千甚至上万弗罗林银币的好东西。此外,在任务中,他们还可以干一些在本土绝不能干的事情来打发时间。比如:杀人、强奸、抢劫……

    比起本土守备部队,“以母神的名义,给未开化地区带来神的教诲和文明之光”的殖民地部队实在滋润的有些过分了。照理说,如此鲜明的对比肯定会形成心里落差,给士气带来沉重打击,他们的工作态度应该变得消极、散漫,从而给别人以可乘之机才对。但就罗兰所见,似乎并非如此。

    是因为惯性?还是祸及子孙的残酷连坐制度?恐怕都有,也都不是。

    “抱歉,这里的人总是这幅德行。”

    结束了和守备队长的交涉,兰斯萝黛探出车窗的身子重新摆回端正的坐姿,罗兰正好与车窗外男人阴沉的目光对上。感受着似曾相识的冷冽视线,抬头眺望仿佛要压倒一切的主塔。罗兰再次体认到自己身为“异物”——闯入不该进入的领域,不受欢迎者特别享受的那种感觉。

    “没关系,他们也是职责所在,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先提出参观军械库这种无理要求的。”

    伦迪纽姆塔毗邻监狱区的一部分有充当军械库的职能,其中也存有火药这种危险品。罗兰向兰斯萝黛提出参观军械库的申请时,连这位圆桌骑士都吓了一跳。让查理曼公民深入军事重地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先例,脑袋正常的阿尔比昂军官也不可能会答应,更不要说那个精明能干的国务秘书长官。不论怎么想,都会被拒绝掉。

    让人惊掉下巴的是。沃尔辛厄姆居然同意了。

    罗兰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如果首饰大盗张开某种结界或是干扰术式,那么狄安娜感应首饰的距离势必会大幅缩小,这势必增加了搜索难度。与其漫无目的的撞大运,不如从最近一系列连环爆炸入手。以爆炸案所用的炸药用量、种类来看。犯人很可能是精通且能够接触到炸药的现役军人。因此可以短时间制造多起爆炸案。最为关键的是。这些连环爆炸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让所有人的视线暂时从首饰大盗上移开,从而为盗贼脱离创造机会。

    这番说辞之中谎言和实情的比例约为四六开。从而使得看上去更加合理工、真实。但要沃尔辛厄姆就此开放军事重地给潜在敌国的公民,这些还远远不够。

    罗兰也是早有准备,他给出了一个沃尔辛厄姆难以拒绝的理由。

    ——我们顺犯人的思路行动如何?

    假设犯人的目的是通过爆炸案来转移视线,那么在被抓获之前,他就会不断制造爆炸案。谁都无法保证下一次爆炸案还是小规模,并且不会出现伤亡。如果爆炸案进一步升级,阿尔比昂的国家安全和尊严势必会遭受负面影响,这正是沃尔辛厄姆卿最不愿看到的。但要他就此放弃追捕首饰大盗,任凭国家利益受损,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转变一下思路,装着被炸弹魔牵着鼻子走,引诱对方离开安全的巢穴呢?

    听到这里,国务秘书长官的眼睛顿时亮了。

    罗兰他们是外国人,让他们去军械库虽然有风险,不过却也可以塑造出一种“表面上展现两国互信,协作侦破连环爆炸,实际上想把查理曼人从首饰窃案中排除出去”的错觉。假如对方上当,采取行动的话,那么密探们很快就会抓到狐狸尾巴……

    这是个好主意。

    沃尔辛厄姆卿很痛快的签署了相关文件,在一名圆桌骑士陪同,参观过程严格受到限制的前提下,许可罗兰一行视察伦迪纽姆各处军械所。

    下面的军人既不知道大人物们的盘算,也不知道罗兰打着协作的幌子,让狄安娜暗中尝试搜索首饰的小伎俩。他们看到的、感受到的,只是被异物入侵自己履行职责带来的不快,然后将这种不快投射到不速之客们身上。

    “被人讨厌也是在所难免,只要能顺利抓到犯人,早点了结问题的话,一切都是值得的。”

    罗兰扬起嘴角,摆出一个成人式的苦笑,车窗外不友善的目光正不断增加并聚焦过来。兰斯萝黛点点头,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从窗外传来号角的长鸣,很快急促的钟声也响了起来。心情不爽的人们一哄而散,马车一阵晃荡后停了下来。

    “警报,警报,全体人员各就各位,进入各自战斗岗位,非战斗人员进入指定区域回避。警报,警报。”

    放大声音的术式将命令声传遍塔群的每一个角落,无数士兵拿着各自的武器从兵营里冲出来,飞快地朝他们负责的区域冲去。那些魔法师士官开始念诵咒文,随后警惕的朝天空张望,就在此时,淡蓝色的半圆光幕降下,大型防御术式“光之城壁”将整个伦迪纽姆塔笼罩了起来。光幕之外,成群小型浮空巡逻艇上腾起驾驭曼提柯尔的骑士。

    伦迪纽姆塔此刻就像刚从冬眠中被吵醒的熊,满是愤怒的张开了爪牙,准备给冒犯者致命一击。但是警报和命令声一再重复,神秘的冒犯者却并未显出身影。

    “这是……防空警报?”

    跳下马车的兰斯萝黛很快分辨出了警报种类,不禁有些吃惊,居然有人敢在大白天从空中侵入伦迪纽姆塔?这是哪来的疯子?而且到现在也没看见敌人的踪影,莫非是误报?可看巡逻艇和曼提柯尔那慌慌张张的样子,似乎并不是这样。

    突然间,某种压力从头顶正上方灌注下来,尽管没有明确的感觉,但内脏和大气确实感受到“什么东西正在逼近”,并由此产生了反应。顺着直觉朝上空张望,年轻的圆桌骑士顿时长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天哪,真是发了疯了……大家快下车!快!”

    以望远术式穿过曼提柯尔的阵列缝隙,眺望苍穹的罗兰呻吟起来,在辨认出视野里某个快速放大的黑点是什么东西后不到一秒,少年一边大吼大叫,一边拖着不知所措的圆桌骑士朝后面女士们乘坐的马车狂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