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会议,舞会(五十)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男人在仓皇狂奔。

    没有节省体力,亦没有像训练的那样用魔法清理掉行动的痕迹,正如字面意思那样,没有明确的方向,只是为了远离身后噩梦般的存在而狂奔。

    那些东西是不折不扣的噩梦。

    比软体动物更不确定的外形,将触碰的生物任意玩弄后拉进体内融合,刀刺不死,冰冻起来过段时间又会卷土重来,并且变得更加隐蔽、狡猾。

    之前触手和人形的异形虽然难缠,战术却非常单调,没有任何配合或战术规划,只是像敢死队拥挤在狭窄的下水道里,直挺挺的迎着攻击,完全不会隐蔽或散开,最终导致全数被冻结。但之后的新形态异形却完全不一样,改变身体的颜色、外形,与周围一致,静静的埋伏起来。之后组成机动部队用一连串的追击和撤退将目标引入陷阱区,突然跳出来与猎物融合同化……

    除了噩梦,还有什么能形容那突如其来的炼狱风景呢?

    直属黎塞留间谍们接受过严苛的训练,经历残酷的淘汰后,剩下的不伦身手还是忠诚都是上上之选,否则也不会被放到死对头沃尔辛厄姆的大本营来执行任务。可他们终究是人类,活生生的、会受伤、会流血、会痛苦、会恐惧的人类,当现实绝望压倒承受能力时,同样会出现崩溃的情形。

    管他什么任务,管他什么忠诚。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狱,这个捕兽陷阱。

    跨过入河口断裂的栏杆。男人纵身跃入泰晤士河,纵然处于极度恐惧之下,他也没有犯下在水温不足10c的河水里游泳的错误。且不论水中含菌量严重超标,在冷水中游泳会导致体力、体温的急速下降,最终还撑不到安全范围,就会因为痉挛和耗尽体力淹死。

    “保护吾辈避开试炼与祸害之墙,遵循神圣之契约,耸立四方!”

    “移动城寨”启动。

    淡绿色的发光立方体包围住间谍,借着施展高密度遮蔽防御术式“移动城寨”,在保障充足空气的前提下。可在河底安全潜行。万一那些怪物学会了游水,从后方追上来,这道魔法之壁也足以抵挡。

    略微松了口气,一直板着的腰也松了下来。视线发生变化的刹那。黑色块状物体从河礁死角中冒出。

    看起来有人形的轮廓骨架。但并不像人体那样匀称,黑色团快全身充满了流畅的圆弧线条,没有脖子。脑袋陷入矮胖的躯体之中,垂下的双腕与人类的手掌没有任何相似,反倒与甲壳类的螯颇为相似。

    “那是……什么玩意儿?”

    间谍揉揉眼睛,想要看清那异形妖魔究竟为为何物,就在此时,营造出安全范围的“移动城寨”突然像肥皂泡一样破裂消失。不再受到束缚的空气迅速上升,仓促间手脚并用,想要浮出水面换气,男人的脚却被“什么东西”拉住,等不到因为惊吓吐出嘴里的气泡,勾爪贯穿胸腔,通电的刀锋发出高热将心肺内脏烤熟,随着用力一甩,漆黑的肉块和一动不动的男人沉入了河底。

    水中妖魔头部的单眼一闪,那架机体——us-37“赛特斯(cetus)”朝同伴打出“目标解决”的信号,全身涂着象征亲卫队的专用黑色,亚尔夫海姆防卫军最新锐两栖s停止释放干扰粒子,摆动两足的蛙蹼,配合背部背包喷出的水流,朝新的潜伏地点移动。

    作为防卫军海军一系列试做型两栖s的集大成者,秉持高通用的核心设计思路,以主力机型肯普法发展出来的量产机种——赛特斯。除继承之前各种试作机的的优点外,进一步强化了两栖作战能力。两腕装置了格斗用的电热勾爪,两手可握持的武器除了水中用突击步枪和高热格斗匕首外,还可安装即将投入生产的单兵用“威力巨大之液氧鱼雷”,靠着这件利器,单机也可对脆弱的木壳船船底发起致命一击。此外,背部的防水背包可用于放置防卫军陆军现役各类单兵武器,像这几台亲卫队规格机就在里面放了冲锋枪、突击步枪或是通用机枪。

    原本这种机型的用途是抢滩登陆或两栖突击,倚仗良好的水下航行能力,穿过大型舰船无法靠近的浅海,向滩头发起攻击。又或是穿越严密的监视,对敌军的港口发动奇袭。而眼下,他们却干着类似鬣狗的清扫工作。

    守住伦迪纽姆塔通入泰晤士河的下水道出口,清除从里面逃出来的家伙,不留活口。等待执政官的信号,与之汇合后,沿预定路线脱离伦迪纽姆。

    不论是赛特斯的性能,还是亲卫队的能力,用来执行这些任务,似乎都嫌小题大做了一点。

    更何况,执政官在此次作战中,可是亲临一线。

    在防卫军和亲卫队之中,都流传着“执政官上阵的话,部下们就没有战果”的战场神话。也有不少人谏言,以今日亚尔夫海姆的军事实力和执政官的身份,李林大可不必再劳心劳力的奔赴战场,也好让野心勃勃的军官们有更多获得晋升和勋章的机会。甚至有人认为如果亲卫队无事可做的话,那就根本不需要这支队伍,应该予以裁撤,将预算投入更需要的地方。

    在亲卫队看来,说这种疯话的,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无知者无畏。

    那些家伙也不想想,有哪国国王像自家大头目这样,要面对全世界最险恶的地缘环境和层出不穷的状况?让他们去自己面对那些个状况,学学吞着匕首过日子的生活,才能治好嘴炮乱放的毛病。

    在充足的情报支援下,以亲卫队的实力和装备,要在短时间内拿下这群武装间谍亦并非不能,然而这样一来就未必能达成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在错综复杂的下水道中,也容易增加对方逃走的机会。像现在这样,封堵死其它管道,仅仅留下一条逃生通道,然后在此处守株待兔是最佳的选项。

    要做到这件事,又不能投入太多战力,唯有仰赖执政官一途。

    更何况——

    “那家伙应该也进去了吧,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遇上有困难的人,都会不分敌我的施以援手。就算对方想陷害他,盘算着利用他,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如果对方是女性的话,就更是如此了。”

    凝望着不见底的下水道,卡斯帕尔苦笑一般的自语着,尽管没有任何情报验证,但凭借多年的了解以及一点直觉,他笃定童年友人,同时也是竞争对手,在眼下会采取什么行动。

    他很笃定,没有半分怀疑。毕竟他自己也因那份滥好人一样的善意而得救。

    卡斯帕尔并不讨厌那份善意,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彼此间的关系相比孩提时有些疏远,但卡斯帕尔发自心底的觉得,那样傻傻的罗兰,很耀眼。

    ——简直就像太阳一样。

    “千万别做什么傻事,更不要违抗那位大人,否则我会——”

    深深吸进一口气,金属冰冷的质感深入骨骸,身心再度与套在身上的规格外试做机型一体化,死死紧盯住下水道出口。

    些许阳光穿透河水,照亮张开四肢悬浮水中的s,有着迥异赛特斯的直线条魔法机甲包裹着混血少年的躯体,机体外表涂装着漆黑,但仿佛连光芒都要吞掉的光泽浓度更甚其他机体。沐浴着些许阳光,散发出些许狂暴的气息,漆黑机体头部延展出一根独角,不时闪烁着黄金色的光芒。

    那姿态,那形体,像极了某架专属s。

    一头黑色的……独角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