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贵族的决断(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感谢诸位书友鼎力支持!目前虽尚未摆脱止步第五的状态,但大家的热情和心意确实的感知到了!本书会和诸位一起继续向前冲刺,兄逮们!请继续砸票吧!另外本书QQ群已经建立,号2.7.5.6.2.5.7.3.4,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互动。

    %%%%%%%%%%%

    透不过气的紧密课业已经结束,让学员们放松高度紧绷的休息时间过去了5分钟,之前挤满教室的学员全部去忙工作和作业了。

    留在教室里的没有一个是jīng灵。

    ——jīng力似乎无穷无尽,无需休息调剂的李林;完成巡视任务回来的尼德霍格;等待指令、垂询的瓦利跟萨德;

    不是歧视,亦非偏袒。

    进入人类社会的相关情报工作暂时还不需要难以发挥作用的jīng灵参与其中,黑幕下的无声战争交给专业人员就好。

    “卡佩勒主教还是闭门不出么?”

    冷漠的问询无法验证睿智的主宰者心境出于何种状态,少年不止一次表现出超越常识范畴之处,但心情好坏变化似乎和智慧种族相差并不大,最多更为冷静理xìng一些。

    轻率的回答令尼福尔海姆山谷的实质掌控者不满意或是不高兴之时,高悬头顶的利剑就会如诸多噩梦中的情景那般落下。

    命运和尼福尔海姆的兴亡、诸多jīng灵的命运一起系于李林手中的人类.瓦利怀揣着50%正确的认知,小心翼翼的做出回答:

    “目前尚没有出现任何改变的迹象,阁下。”

    欠缺生气活力的嗓音保持着一贯的深沉低调,衣袍的一角轻轻抖动了一下。

    “主教从未出现在修道院范围之外的地方,修道院的灯火很早就熄灭,人员的出入一直在减少。混在礼拜人群里的家伙因为众多下级骑士的严密监视,除了参与祈祷礼拜,诸如打探教会内部情况、观察修道院内部变化之类的举动根本难以实行。教会现在完全处于高度戒严状态,阁下。”

    简略陈述状况、困难、艰辛的瓦利不会做出过分的演出,与独断专行的上位者辩解不是明智之举。从不少坏脾气客户那里获得这宝贵经验的瓦利老老实实、不做任何修饰隐瞒的说出了遭受挫折的情报工作。

    “……下级骑士们的生活境况如何?”

    越过无谓谩骂和追究责任的流程,李林迂回转向的思路多少让瓦利安心了些许。

    “和其它地方的修道院查不了多少——穷得掉渣、三餐几乎见不到肉、所有俸薪都花在装备的保养上。见习教士和学徒的rì子都比他们好过,不过……”

    “没有不过,瓦利先生。”

    手指叩击桌面的声响斩断瓦利的话音,拒绝解释和自作主张的冰冷语调将瓦利肚子里那些担忧和牢sāo全部逐出房间。

    “信仰的力量很强大没错,但指望靠那个填饱肚子却是妄想。每个人都有一个为了被收买而定下的价码,唯一的区别是——你能不能出得起那个价。别总是把对方的坚定信仰当做推卸责任的理由。卖弄小聪明不但让你看上去很蠢,还在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令瓦利不停的颤抖,几乎要支撑不住下跪哀求的话语跟敲击停了下来,三根竖起的手指拦在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余地的少年跟面sè难看、试图说些什么的前杀手之间。

    “三天时间,三十个大埃居。我不管过程,但你至少应该弄清楚教会内部的一些情况。”

    半空中的手指落回桌面,窒息般枯燥单调的敲击再次回荡在缺少第二种声音的教室内。

    “我期待着你能做出成绩,瓦利先生。你前阶段工作的成功证明了你和你那些手下的能力,功绩的积累最终总是会以地位、名誉、财富的形式得到体现——请你牢记这一点。”

    和脑袋灵活的家伙打交道,隐晦的jǐng告比劈头盖脸破口大骂往往更有效果,前面那些不那么隐晦的表达不满则会让jǐng告的效果得到强化。

    聪明如瓦利应该十分清楚当前唯一的应对之道只有【竭尽全力】而已,背叛李林重新回到伯爵那边可不是什么好想法。

    在伯爵手下干过一段时间,现在为李林效力的瓦利十分清楚两股势力之间的矛盾焦点所在以及……实力差距。

    双方可掌控的军力、生产能力、兵员素质等等硬实力之间的对比等等机密没有谁比从事情报战的瓦力更清楚,伯爵的军队数量优势明显,质量方面就比较值得斟酌。

    在有过于强大的不明种族个体存在的jīng灵一侧,失败的情况是绝不会被那个个体许可出现的。只要被他认为是障碍或者麻烦的事物,最终结局都不过被粉碎一途。

    即便从个人角度考虑,正处于起步上升阶段的尼福尔海姆也比那座依照血统、出身、魔法能力、资历的迟暮古堡能够提供给瓦利更多实现自我价值的空间。

    看明白结局后,聪明的瓦利知道自己该站在哪一边。

    恭敬中略带一丝惶恐的欠了下身子,瓦利退出了教室。

    萨德将瞩目的视线从同僚的背影上收回来,恭顺谦卑的低着脑袋,几乎不会被察觉的余光看着啜饮红茶的李林,摆在膝盖上的双手局促的搓来搓去。

    曾经在只有两人的私下场合,萨德和瓦利交换过对李林的看法。结论是:相比智慧种,拥有超常力量、智慧的少年更接近【古代种】那样的存在。

    但若将李林简单的视作高傲又喜欢被奉承的【古代种】应对,错误的后果是相当致命的。

    现实、高效、手腕、身段、力量——

    诠释【完美】为何物的少年拥有的诸多特质中,唯独不存在可供他者利用的弱点。

    从高处俯瞰万物,巧妙的调整节奏细节,引导全局走向正确的方向。

    这近乎全知全能的存在,能与之相匹配的称号唯有——

    话题至此以无法继续下去,即便是不怎么虔诚的教徒,信仰与固有思维也难以接受继续思考辩论下去推导出来的结论。

    敬畏——恭敬、畏惧的心态是人类部下们面对李林几乎一致的反应,畏惧成分总是更多些的奇妙化学反应此刻同样支配着萨德前男爵。

    “工作辛苦了,萨德先生。”

    手肘撑住桌子,交叠在一切的双手如面罩般遮挡住鼻梁下一下的面部,虽然因此无法窥见李林的全部表情,但萨德可以感觉得到说出慰问话语的嘴唇正露出讪笑。

    “为您效劳是小的的荣幸。”

    对着不知属于映像还是现实之中那带有意思不怀好意的笑脸弯下了腰,萨德小心的回答。

    所谓工作,是指完善针对阿让托拉通伯爵的谣言,把可以把人笑死的初始版本所存在的漏洞填补掉。

    伯爵确实存在容易引起旁观者疑心的军队异动,但要让其他势力怀疑阿让托拉通伯爵的真实动机,把周边舆论如同搅动的如同沸腾的浊水一般却并不是一件字面上那么轻松的事情。

    名为【贵族】的群体之中不缺少弱智、笨蛋、思维腐朽僵化的家伙,一定程度上堪称贵族的招牌。但把自己的对手智商数值限定在一个缺乏普遍xìng的低值,以此为基础臆想作战计划的家伙也应该找个脑科医生检查一下是否脑残。

    作为维持庞大国家运作的重要阶层或者叫jīng英阶层,尽管其腐朽臃肿、充斥不少昏聩无能之辈,但想用一两条市井小民都能看出破绽的谣言来蒙骗住他们还是存在难度的。

    萨德要做的,是填补谣言的漏洞,让这些信息看上去真实可信,能够被不同的对象接受,然后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一无所知的伯爵。

    “上级贵族们总是做出好像团结一致的样子,其实圈子里的大家多少都清楚一点大人物们的恩怨。”

    报复的快感从语调下涌现,萨德扭曲的笑容中带着真实的恶意和愉悦。

    语言、文字、资讯、情报——平rì不起眼的东西经过一番重组既可让那些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大贵族如同热锅上蚂蚁般寝食难安。身处敌对立场的萨德欣赏着、享受着事态发展带来的刺激,犹如品味陈年红酒的香醇。

    “组织内部存在小集团是正常现象,产生利益冲突在所难免。侧面来说,内部竞争有助于组织的成长壮大。但如果没了沟通渠道和仲裁者便会发展成恶xìng内耗,最终演变出的,是这般难看的样子了。”

    意有所指的弦外之音传递到空气之中,李林的讪笑让萨德动摇了一下。

    尼福尔海姆的现状。

    与其说成是共同追寻大义的同志盟友,倒不如用【奇怪的利益结合体】来形容比较贴切。

    人类、jīng灵、侏儒、龙——拥有着不同的、存在冲突的利益诉求的群体聚集于尼福尔海姆一处,维系着这个跨种族军事组织衔接运转的核心则是一名种族不明的超然少年。

    以对现状的共同不满为切入点,自身不持任何种族主义立场的年轻主宰是蛛网般交错复杂的组织唯一的基础,缺少了这至关重要的核心——筑起蜘蛛巢穴的的神秘少年,眼前搭在沙滩之上的蜃楼一夜之间便会分崩离析。

    尼福尔海姆会重新回到rì渐崩坏的老路;

    jīng灵们的复国之梦会碎裂;

    瓦利和阿尔贝利希的前途会十分渺茫;

    ——没了李林,萨德没有任何机会向羞辱陷害他的阿让托拉通伯爵复仇,那个嚣张傲慢的脑袋踩在自己脚下的场景会永远止步于想象。

    那种事情绝不能出现,也绝不允许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