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兵临城下(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对隶属军队的魔法师们来说,创造出更有威力的术式一直是首要课题,在枪炮之类威力足够,数量充足,且不会魔法的普通人训练之后也能快速上手的武器普及之后,这个课题就变的更加迫切了。

    尤其是操作系魔法师,操作系并不像强化系和变化系术式那样能制造出肉眼可见的破坏效果,操控他人的精神和**是一种极端复杂、纤细的工作,毕竟比起自然现象和自己的**,人类的精神领域充满太多不确定的领域,因此对魔法师的素质要求更高。

    以可以控制尸体作战的“喰虫”为例,这种术式可以迅速制造出一队近乎不死之身的丧尸士兵,并且可以在战场上大量增值同伴,但充当假脑的虫本身智能有限,控制尸体动作和战术的,实际上还是魔法师本人。为了正确引导这些尸体人偶,施术者必须处于能用肉眼确认敌我态势的位置,并且严格控制丧尸的数量,避免陷入大量增值喰虫带来的意识冗余不足甚至崩溃的风险。

    结果,这种术式既不能让施术者躲在安全的后方,避免遭受打击,而且也难以形成足够的数量突破敌阵,除了用来对付数量较少的小股敌军,几乎没多大实战意义。

    其它类似术式具有相似的缺陷:术式自律效能低下、太过消耗意识容量、对施术者要求过高。闹到最后,除了拷问和执行特殊任务,操作系魔法师几乎无用武之地。

    身为精通操作系术式的高等祭司。舒利金对此颇为不满,但在枪炮火药的出现给众多魔法师带来巨大冲击之时,他和公国秘密魔法开发机构“黑色百人团”的同僚却从中看到了操作系术式的机会。

    一开始,他们试图开发一种振奋士兵精神,提高射击命中率的术式,但是在更快实用化的甲基安非他命面前,研发速度迟缓的提神术式很快就败下阵来。接下来他们又试图研发一种暗示术式,能让俘虏变成自动射击装置,直到累死或者被他们的同胞打死,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脑子里植入术式的俘虏能够排成整齐的队列。在枪林弹雨下整齐有序的进行轮换射击。动作标准、快速,就算长时间进行同一动作也不会因为疲劳导致射速下降,但有一个问题严重妨碍这个术式的实用化。

    命中率,它太低了。

    不管用的是滑膛枪还是来复枪。飞出去的子弹几乎都是在做布朗运动。挨上耙纸的几乎不存在。参加实验的军官形容为:“瞄准你的头。却可以打爆你的蛋。”

    理所当然,这些脑子里没有“瞄准”概念的人偶士兵距离可以走上战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一时间,研究似乎走进了死胡同。就在舒利金对此郁闷无比的时候,一位意想不到的访客找到了他。

    v.e公司派驻圣彼得堡特别代表,瓦尔特.弗里德里希.舒伦堡。

    “请别露出那么吃惊的表情,祭司大人。”

    在圣彼得堡社交圈子里有着众多传闻的花花公子如是说,挂着微笑的脸孔像极了一头小狐狸。

    “对于公国的研究,我们也有所耳闻,对阁下遇到的技术困难,也有所了解。所以——”

    小狐狸的的脸孔凑了上来,用一种让人脑袋发麻的声音邀请道:

    “要不要试着和我们合作?”

    沉吟了一会儿,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回忆到此结束,一路走来的辛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即将攫取成功的亢奋热潮。

    “阁下。”

    一个祭司上前报告。

    “全部50个,已经都准备好了。”

    “哦,很好。”

    舒利金转过头,心满意足的注视着他的“杰作”——50个站在原地不断哭泣的人类孩子。他们相貌各异,使用的语言也不同,但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黑衣祭司把两个罐头形状的玩意儿绑在身上,没有任何反抗,连抬手擦掉眼泪的动作也没有。

    情形真的很诡异。

    同一条堑壕里的新军士兵不时朝这边投来匆忙一撇,那些孩子的哭泣让他们心烦意乱,祭司们的奇怪行为更是让他们在意。不过很快,白衣士兵的怒吼和打在堑壕边沿的铅弹把他们的注意力重新拉了过去。

    舒利金轻蔑的撇撇嘴,那些灰色牲口的冒犯让他有些不快,但保卫公国还的靠他们出力。况且见识了他的杰作之后,这些愚蠢的大兵自然会理解到自己的天才和伟大。

    看着“特工队员”们,舒利金满足的笑了起来。

    眼前这些孩子连少年都称不上,大多数是儿童,看起来无辜且无害。但植入“回路虫”之后,就不再无害了。

    这种通过“技术援助”获得的魔法生物虽未能客服传统术式的“智商”问题,但有一个其它操作系术式不能比拟的优势——这种虫子能在施术对象意识清醒的状况下寄生在颈椎脊柱上,代替脑来控制身体。尽管只能控制身体进行简单的动作,但对一个炸弹载具来说,只要能跑就够了。

    50个孩子在堑壕中列队,每个人身上都绑着两组代号“天堂之匙”的炸弹,整整9千克炸药,加上夹在炸药与外壳之间的上千颗钉子、钢珠将会给人类们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

    当然,身为这种战术和相关魔法术式的创造者,舒利金祭司也会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我是公国的英雄,我将名垂青史。”

    他得意洋洋的想着,举起手,用力挥下。

    两名特攻队员身上的炸弹导火索被点燃,祭司们开始吟唱咒文。发出尖叫的孩子爬出堑壕,不受控制的身体全速向白色人墙冲去。

    由于身高的关系,加上烟雾的掩护,直到那个孩子冲到面前,人类士兵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些士兵本能的举枪瞄准,但看见是个人类的孩子后,他们的手指僵住了。

    过了一秒,一个地狱在轰然巨响中砸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

    裴多菲少尉大声叫嚷着,在那声巨响过后。整个战场都停顿了下来。敌我双方同时停止了射击和呼喊,双方都楞楞的看着冒出黑色浓烟的方向。过了一会,惨叫和尖叫在战场上扩散开来。

    “发生了什么事?快点回答我!”

    小个子少尉抓住一个挡住他视线的士兵,大声嚷嚷着。

    “长官。那些长毛杂种……”

    士兵脸色苍白。巍颤颤的手指指着前方一些捂着脸惨叫的士兵。看清那些士兵的脸孔后,少尉的脸也变白了。

    是铁钉。

    每个不停哀嚎翻滚的伤员脸上都插着锈迹斑斑、形状千奇百怪的铁钉,而且不止一颗。

    在更前方。情形更加可怖,就像被一发大口径炮弹击中,地面上躺着几十个士兵,一部分人在尖叫或呻吟,更多的人一动不动,仿佛已经蒙母神恩招,还有不少像是人体一部分的碎块洒落在地面上。

    “见鬼,那群王八到底用了什么东西?”

    少尉咕哝着,虽然他也目睹过大口径炮弹爆炸的情形,但也不像眼前这么惨烈,以至于连堑壕里的毛熊和他的士兵都愣住了,甚至忘了射击和冲锋,可如果不是炮击,那究竟是——

    就在他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阵儿童的哭喊引起了他的注意。

    “呜啊……爸爸……妈妈……救救我……”

    绝望的王冠领方言钻进士兵们的耳朵,激发着他们高贵的保护欲,但当他们循着声音转头时,不受控制的恐惧和愤怒支配了这些勇敢的人。

    那个男孩正全力朝他们跑来,在他身上绑着两个像是午餐肉罐头的东西,正嗤嗤地冒出青烟……

    炸弹!

    掷弹兵们立即想到了答案,也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乎是立刻,他们举起步枪瞄准那个男孩,可对上那张充满稚气和绝望的脸庞,聆听着熟悉的乡音时,勾住扳机的手指怎么也使不出力来。

    “开枪!”

    裴多菲少尉泣血般怒吼着,用尽全身力气喊到:

    “你们想都死在这里吗?!”

    少尉已经完全理解了敌人的意图:用操作系术式控制人类的孩子发动自杀攻击,利用士兵们犹豫的空隙,让其冲入阵中引爆,从而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

    少尉并不是个喜欢杀戮的人,但现在他发自肺腑地想把想出这种邪恶战术的人渣剁成碎块,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催促他的士兵做一件会令他们终生悔恨的事情。

    “射击!快点射击!”

    少尉催促着士兵,回过神来的士兵们将一张张稚嫩的面孔套进准星,咬紧牙关,手指开始用力——

    事实证明,他们实在是过于低估对手的邪恶程度了。

    几乎是在士兵瞄准的同一时刻,公**阵地上爆出一排刺眼的闪光,在闪光术式的干扰下,子弹大多打空,只有几颗击中了目标,带着受伤的身体和最后的悲鸣,两个孩子一头撞进了人群里,然后他们就“轰”的一下炸开了。

    恐惧侵蚀着每一个士兵的灵魂,当更多的孩子从战壕里爬出来的时候,一些士兵终于崩溃了,他们转身朝阵地逃跑,只一会儿,就有更多的士兵加入他们的行列,接着还活着的军官也加入溃退的洪流。

    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用最快的速度逃出这个地狱。

    成年人全力爆发的速度是身上绑着炸弹的孩子追不上的,但不论他们跑得再怎么快,也不可能比子弹跑得更快。

    “射击!把无毛猴子都杀光!”

    公**军官挥舞着手枪,如梦初醒的士兵们迅速打出几轮齐射,整齐的排枪声将一些他们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掩盖了过去。

    再度失去了几十位战友后,队伍终于脱离了公**的阵地,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全。

    他们只是从一个地狱跨进了另一个地狱。

    “继续进攻!以母神和国王的名义,战士们,勇敢向前,不许后退!神圣的祖国不需要懦夫……”

    督战队指挥官扯着嗓子叫喊,最终,他意识到语言已经不可能阻止溃退,于是他把警告变成了现实。

    “开火!”

    对于担任督战队的阿尔比昂士兵来说,这是一件让他们感到郁闷的差事,但执行起来时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枪声接连响起,眺望着越来越少的白衣士兵,舒利金满意的点点头,一旁的侍从递上餐盘,银勺子将甜点送进嘴里,胜利的布丁在舌尖上扩散开来。

    “今天真是个适合死亡的好日子。”

    高等祭司一脸轻松的说到。不远处待命的扎伊采夫再也无法忍耐,转身将胃袋里的食物全都吐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