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远征终结(四)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青春期的叛逆小孩啊……”

    李林按压着眉心,手指翻过一页,瞥见书页上栩栩如生的巧克力茄子画像,布仑希尔和弗雷娅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战。

    执政官毁灭性的料理才能,阿尔比昂的黑暗料理,两者结合在一起会发生怎样奇妙的化学反应,光用想的,她们的胃就拧成一团了。再一想到罗兰一周内三餐都要吃各种黑暗料理,她们就只剩下同情了。

    “真是的,总是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莫名其妙的坚持,这一点到底是像谁呢?”

    选定“巧克力咖喱鳄鱼炒饭”后,合上食谱摆到一边,父母对叛逆期孩子束手无策的苦笑从唇间慢慢泄了出来。

    “阁下,我不太明白。”

    弗雷娅摇摇头,尽管身材并不丰腴,但残留了浓厚稚气的精灵女孩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可爱的感觉,就算此刻是在提出疑问,也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充满好奇心的小猫。

    只听她低声说到:

    “为什么要同意罗兰自作主张呢?”

    这也是布仑希尔的疑问,她隐约猜到了一部分答案,但尚待确认,此刻她也在等待李林的答案。

    “很简单,你越不让叛逆期的小孩干什么,他们越会拼命的去干你禁止的事,这就是逆反心理。一味靠压制,只会教养出坏脾气的犟驴。当然,我们也不能过度放任,那样同样会在某个时候造成悲剧。”

    比如说:身居军队高官。因为事务繁忙对子女疏于管教,最后亲手给闪光的不肖子吃暴头花生米的父亲的故事。

    “过度的放纵和管束都不是好事,索性在可控制的状态下,让他自己去看看前线的真实情况,让他亲身感受一下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自己去思考,这样对他的成长有好处。”

    理想主义者都有共同的问题——脱离现实。

    或许理想很高贵、很美丽,对人类充满了吸引力,但和现实比起来,只存在人类脑子里的东西没有任何重量可言。

    对快要饿死的人来说。救济弱者的宣传和一把米。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对战场上厮杀的士兵们而言,引经据典宣扬博爱的圣贤也不过是一个聒噪的靶子。

    现实乃是污秽而又生动的存在,清高的理想难以撼动这份重量,只会被压垮、吞没。

    “另外。既然王族都把女儿派去前线慰问士兵。再怎么说眼下我们还是查理曼的国民。得有所表示才行。况且罗兰还是王女殿下的未婚夫,让女人上前线,男人窝在安全的后方也实在不像话。”

    依然是老套的政治仪式。

    王族为了展现妥协的诚意献出了王女。财团也必须做出相应的回礼,否则协议就无法成立。

    “保护王女的行程安全,确保她获得‘圣修女’的头衔——这些是符合我们利益的,让罗兰负责这些事,也能顺带获取政治资本,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换言之,这是双赢。”

    布仑希尔点点头,微微弯起的嘴角露出“猜中了”的意味。

    “正是如此,虽然有点对不起罗兰,不过这本来就是既定事项,更何况——”

    呷了口红茶,李林平静的说到:

    “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

    “……”

    两位女精灵的呼吸在短促的紊乱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从根本上,罗兰的说法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也不是全然错误。

    精灵阵营变革世界的最终目标,是“建立精灵为主导的世界”,而不是“只有精灵的世界”,这并非基于人道主义和善意的思考结果,而是依据现实谋划的目标。

    除了最反动、狂热激进分子整天叫嚣“对人类和兽人进行最终解决(endloesung)”、“人类和兽人繁殖的速度不可能快过我们的子弹生产线”,包括保守派在内的绝大部分精灵都对那种狂想不抱兴趣。

    没有谁指望能视线狂热分子口中“蔚蓝而清净的世界”,更不认为光靠武力就能达成那种世界,所谓“只有精灵的世界”不过是个不切实际的狂想。

    远的不说,光是处于亚尔夫海姆实际支配下的查理曼北部,人类的数量就远远超过了精灵,与威尔特全境内其它所有智慧种为敌?这远远超出了亚尔夫海姆现在的实力,就算再过100年也不可实现,更何况人类和兽人还是重要的劳动力呢。

    比起血腥的狂想,整体跨入小康社会的精灵们更倾向比较现实的“精灵主导体制”,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他们比谁都清楚清剿作战有多么漫长,光是占领查理曼全境后的扫荡作战所需的投入,就足以耗光亚尔夫海姆手上所有的机动力量。更何况人类国家不止一个,那些瞅准机会的外国势力一定会支持同族的抵抗运动,提供钱、武器、还有训练,查理曼提供狂热的爱国主义者、极端宗教分子,不断在占领区搞破坏,最终用不了几年,亚尔夫海姆就会完蛋。

    这不是凭空臆测,亚尔夫海姆在这种事情上有这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丰富经验,要推导出这个结论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精灵阵营必须摸索一种武力之外的支配之道,最大限度的降低未来人类对异种族政权的敌意。

    “我们在阿让托拉通已经成功进行了相关实验,但和整个世界比起来,阿让托拉通不过是一小块土地。”

    布仑希尔和弗雷娅一起点点头,她们是聪明的姑娘,已经理解了李林想表达的意思。

    从长期考虑,必须考虑和其它智慧种共存的手段。但受限于对立的立场,精灵方面抛出的橄榄枝能否被接受,是个值得怀疑的问题。由于同样的理由,精灵也无法完全掌握人类的想法,摸索出一条能被接受的道路。

    不过,如果是人类主动来做这件事呢?

    对两边的想法都有所了解,并且能真心实意考虑共存,并摸索实现和解之道——如果有这样的人存在,是否可以让其充当先行探路者呢?

    这个假设被外人听到的话,可能只会找来嘲笑。在这个智慧种高度对立。彼此除了仇杀、利用、出卖之外,不存在其他关系的世界上,可能存在有这种绝种到不能再绝种的滥好人吗?

    然而,这样的人确确实实存在。并且正在为他的理想和肠胃而烦恼——

    #########

    呆呆的看着餐桌。罗兰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

    餐桌上并没有摆着什么奇怪惊悚的料理。相反,餐桌上都是丰盛可口的美食。

    今天的晚餐是王冠领菜式,包括烤小鹅。鲜芦笋,色拉米香肠(teliszala)在灯光下闪耀着诱人的熏肉红,浇上奶油和白糖的果酱馅饼()赏心悦目,一大锅塞克勒古拉希()正在翻腾,这种王冠领最著名的菜肴毫不吝啬的使用了味道浓郁的食材,包括小牛肉、香肠、酸奶油、土豆、卷心菜和辣椒,锅里浮着一层红辣椒粉和胡椒粉,炖得像火一样烫。水晶杯里注满了金黄色的巴拉奇酒(palinka),这种用杏子蒸馏的开胃酒释放出淡淡的蜂蜜香醇味。

    每一道菜都足以触发人们的食欲,但罗兰毫无胃口,呆呆的看着食物发愣,仿佛眼前放的都是午餐肉和人造黄油。

    啊——

    无比凝重的叹息在空气中散开,菜肴的浓烈气味一下被吹得无影无踪。

    “你够了啦!”

    薇妮娅抄起汤勺飞了过去,那件“凶器”和额头发出“咣”的对撞声之后,和满眼漩涡的少年一起朝地面落下。

    “不会吧?真的打中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扑倒在地板上的罗兰,过了两三秒,女孩们才想起该做点什么,不过在她们起身的时候,罗兰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

    “你看上去糟透了。”

    葛洛莉亚长出了口气,关心地问到:

    “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只是有点走神。”

    看着丰盛的美餐,罗兰又叹了口气,有那么一会儿,他觉得把事情说出来会感觉好一些,但很快这个想法就被否决了。

    哪怕只是提到某个词汇,恐怕都会让餐桌前每一个人一整天都吃不下任何东西,与其变成那样,还不如憋着比较好。

    不过有些人不觉得憋着是好事。

    “没什么。”

    蜘蛛一边往面包上撒盐,一边淡定的插口:

    “不过是一周之内,一日三餐都要吃总裁大人充满‘父爱’和‘温馨’的料理罢了。”

    法芙娜和葛洛莉亚的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接着又泛绿,仿佛看到了什么很恶心的东西。

    比如:一条浮在漆黑粘稠的谜之液体上,眼珠咕噜噜转个不停,触须上绑着粉色蝴蝶结的鮟鱇鱼,一旁的留声机还在用很可爱的女声歌唱《鮟鱇舞》……

    几乎是立刻,两位在阿尔比昂有过不幸体验的淑女爆发了。

    “那种东西哪里有爱啦,不是满满一锅恶意的杀人料理么?!”

    “就算要处理那玩意儿也必须小心谨慎,要是随手倒在农田里,那片土地可能会几十年寸草不生,倒在小巷里也会危害到其他人,将造成上百人生病甚至死亡……”

    “真不明白,那家伙居然到现在都还没被自己的菜给弄死。”

    “那是当然的,你几时见过河豚被自己的毒给毒死的?”

    两位少女捶胸顿足、大声疾呼,看着那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薇妮娅歪着脖子,好奇地问到:

    “那个……李林做的料理是那么危险的东西吗?”

    “绝对是!那是灭绝人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应该订立国际公约。严禁李林走进厨房危害世人!”

    亲身体会过“杀人料理”的两名少女大声回答,看着她们一脸的神圣庄严和深恶痛绝,薇妮娅被吓得缩了起来。

    国际公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未免太夸张了。在薇妮娅的印象里,就算是加了剧毒的料理,能毒死一桌人就是极限了,让农田寸草不生,让成百上千人患病甚至死亡?这根本已经凌驾于瘟疫之上了吧,这世上有那么夸张的料理?

    “这取决于你们看问题的角度。”

    蜘蛛的语调依然毫无起伏,手里的盐罐子已经撒不出一粒盐花,于是她又拿了一瓶胡椒继续撒。他面前的面包已经完完全全被白色晶体覆盖了。

    “设想一下吧。如果总裁大人做出几百份料理,摆在双方交战的前线会发生什么事情?一瞬间水里的鱼群纷纷翻肚浮上水面,飞鸟坠落,人群和走兽一边呕吐。一边七孔流血扑街。植物迅速枯萎、死亡。交战中的人们用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场。几十年都不敢靠近。如果双方还要交战,就把更多的料理倾倒到双方城市,不用几天各国就尸横遍野、民不聊生。这一来所有人都不敢出来打仗了,否则要是引来总裁的‘爱之料理’,又害死满坑满谷的无辜市民,岂不是因此会因此而良心不安吗?由此可见,总裁的料理才是保障和平的利器,大家都趁早结束战争吧,否则料理一端上来,大家就只能一块死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说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靠黑暗料理维护世界和平什么的,不管怎么看,似乎都有些让人感到违和……

    “说起来……”

    葛洛莉亚看着蜘蛛面前已经完全被胡椒和盐埋没的面包,用略微带颤的声调问到:

    “你确定要放那么多?”

    “很多吗?我还觉得太淡了。”

    吐掉失望的叹息,坚定的重口味咸党成员蜘蛛在周围差点掉出来的眼珠注视下,面不改色的将包裹着厚厚一层盐和胡椒的面包片送进嘴里,淡定的咀嚼着。

    “果然,还是有点淡啊。”

    咽下面包,蜘蛛摇摇头。

    “这个公司里就没有一个舌头正常的家伙吗?”

    过了片刻,薇妮娅扭曲着脸孔说出所有人的感想——自超级味痴李林以降,充斥各种甜党、咸党等重口味爱好者的v.e公司,没有一条正常的舌头。

    “说起来,你又向你的监护人提出什么要求了?啊,千万别摆出‘你怎么知道’的表情,你又不是自杀志愿者,会接受这种要求肯定是有所企图,就像在伦迪纽姆那时候一样。”

    面对法芙娜的推理,罗兰露出了苦笑。

    龙族公主一点也没说错。罗兰不是“通过痛苦获得快乐”的抖܌也不是极度渴望自杀,以至于必须用世间最痛苦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自杀志愿者。会接受苛刻的条件,必定是己方有求于人,而且对李林的要求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罗兰不觉得选词有错误,虽然李林给了三个选择,但推到同住的那些女孩……先不说他是否会被打到全身粉碎性骨折,好几个月生活不能自理,恐怕连繁育后代都会有问题;推倒密涅瓦的话,倒是不太可能遇到什么反抗,但三观正常的好少年罗兰对这种单方面的——说白了就是强奸的行为是坚决抵制的,真强迫他那么干的话,他可能会自杀。

    因此,他只能享受一周的杀人料理。

    “一周啊……就算是合金做成的胃袋也烂的渣都不剩了啊。”

    除了薇妮娅,淑女们一起露出理解的表情。仅仅一口就能让人体验濒临死亡的感觉,连续一周三餐都吃这种玩意儿,心情当然不会好过。更何况今天的晚餐是味道浓郁的王冠领菜肴,试过那种强烈的味觉冲击后在品尝黑暗料理,冲击会更加强烈。

    说不定,根本就是为了达成这种效果,特意吩咐这边的厨师准备丰盛的菜肴,来达成“最后的晚餐”的效果。

    证据就是——

    “在我离开办公室之前,那家伙正在看阿尔比昂菜谱,还询问食品部门,有没有‘巨石鳄’、‘克拉肯’、‘斯库拉’之类足够生猛的食材……”

    “……”

    连薇妮娅都说不出话来了。

    居然把大型危险种视为食材,这是一种怎样的“就算是神我也做成料理给你吃”的气魄啊,以父爱来说,实在是浓厚到让人难以承受。

    “好吧……既然应承了要遭这种罪,那么你也提出了令他相当为难的要求吧?”

    不言自明,上次在阿尔比昂时,一项重要情报也只是一条鮟鱇鱼而已,这次居然是一日三餐全套黑暗料理连续一周,还是在阿尔比昂菜的基础上改良出来的……罗兰提出的要求一定相当高。

    罗兰点点头,要想在法芙娜面前隐瞒是不可能的,整理了一下思绪,他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除了不方便说的部分,几乎没有遗漏。

    “你还真是个喜欢给自己找麻烦的怪人啊,我都有点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了。”

    听完全部过程后,法芙娜只剩这一句感叹了。

    不过。

    (果然,他和其他人类不一样呢。)

    不光是因为在精灵的城市里长大,所以有着不同的价值观,也不光是他个性温柔。

    罗兰.达尔克——他并不只是个性温柔而已,在他身上非常根源的部位,有着某种类似使命感和决心的部分存在。

    正是这个部分勾动了法芙娜的好奇心,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看看,这个少年究竟能走到什么地步。

    收敛起兴趣,法芙娜摆出刁难的表情问到: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

    同一时间,王太子也在听类似的报告,当听到罗兰决定和王女殿下同行的时候,路易王太子的嘴唇扭曲了。

    “我的王妹还真是遇上了一个好男人啊。”

    说着夸赞的话,语调却显露出毫不遮掩的鄙夷。

    下一秒,鄙夷换成了狰狞霸道的冷笑,充满野心的声音发出低沉的咆哮。

    “通知王冠领那边,按照计划行事,要他们动作干脆利落!如果有人胆敢抵抗,不用一一上报,斩了就是!”

    “遵命!”

    传达命令的男人消失在黑暗之中,王太子的身体颤抖起来,唇齿间漏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那阵颤抖,绝非源于恐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