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远征终结(十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奥斯托利亚独立运动成员?”

    罗兰抬起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怎么会是他们?”

    查理曼的属地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闹独立的声音,这之中又以奥斯托利亚的独立倾向最为明显,可不论闹得再怎么凶,也一直停留在政治试探的程度。现如今一下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当然叫人有些无法相信。

    然而通过严刑拷打获得的厚厚两叠供词就摆在眼前,为了证明其真实可信度一般,上面还按了鲜红的手印。

    史塔西很早就开发过“自白剂”之类的药物,操作系魔法师也很精通探查审问对象的记忆,不过身为虐待狂和杀手的蝎更倾向漫长的折磨——这个过程其实并不长,很少超出1个小时。但在这段时间里,受刑者可以清楚的意识到,这种痛苦、屈辱、绝望、恐怖、羞耻是永无止境的,他们不可能从这个循环地狱中逃脱,判断力会一点点失去,最终受刑者的意志崩溃,他们将彻底理解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开口坦白。

    古老但有效的做法,同时还能满足蝎的特殊性癖,除了稍显血腥暴力,几乎完美。

    看着那个残缺不缺的红色手掌,罗兰的眉毛挑了一下,将供词是否真实以及审问方式是否合乎人道的问题暂时撇开,转入下一个问题。

    “怎么会这样的?”

    那些习惯打嘴炮,没了音乐会就活不下去的吝啬鬼几时有了行动力和胆量的?

    任何人提到奥斯托利亚。总会下意识的浮现出以下形象:文艺气息浓厚的大少爷,光鲜的外表,缝缝补补的内衣,展现音乐艺术气息的呆毛,用肖邦的钢琴曲来表达愤怒,甜到腻死人的点心……等等,但这之中,唯独缺少“英勇善战”和“反抗精神”。

    这……听上去似乎和伊密尔边境上的“通心粉士兵”差不多,好像也是一支“爱好和平”的军队。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奥斯托利亚普通士兵和下级军官并不缺乏勇气和素质。但大部分靠出身和资历爬上来的中高级军官暮气沉沉。在此次远征开始前。查理曼陆军部勒令25名超龄的奥斯托利亚将军退休之后,奥斯托利亚将军的平均年龄仍然打到令人吃惊的63岁。可以想象,由这样一群风烛残年老爷爷指挥的军队会是什么样子。

    保守、迟钝、优柔寡断、行动迟缓——任何一支落后于时代的军队的特色都能在他们身上找到,指望这群英勇有余。能力不足的军人去劫车掳人。更进一步发动独立战争?还不如指望查理曼一夜解体比较现实。

    “我们仔细核对了两份供词。并且与其它俘虏的供述进行了比对,真实性方面基本没有问题。进一步审问后,我们大致可以确定。奥斯托利亚人已经被逼到了不得不采取断然行动的地步了。”

    蝎递上另一份刚盖上“机密”戳子的文件,才看了几行,一股凉气就从罗兰脚底窜了上来。

    如果说里加要塞攻防战中“浪掷”士兵还能用“军事需要”的理由搪塞过去,王太子秘密组织特别调查团进驻奥斯托利亚,以调查的名义为所欲为,将被认为不够忠诚或者具有独立思想的军官、文职职员停职关押甚至逮捕,可就是非“作死”一词才能形容了。

    王太子利用前线总帅对地方官员的任免权将一大批奥斯托利亚当地官员撤换下来,取而代之的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死硬份子,这些人大多没有离开过查理曼本土,对属地地方事务不熟悉,有些甚至连一句奥斯托利亚语都不会说。在他们的努力下,奥斯托利亚的贵族和平民都怨气十足,对独立思想的认同不断提高。

    更要命的是,奥斯托利亚和圣伊斯特万王冠领关系紧密,上至贵族老爷,下至平民百姓,两地之间的往来以及姻亲相当频密。在王太子突然筑起“错误思想防卫墙”封锁王冠领边境后,数以万计的家庭陷入骨肉分离,彼此无法联系的境地,造成极大民愤的同时,还导致各种谣言甚嚣尘上。有说王太子带着军队把布达城给烧了的,有说忠于王太子的军队正在搞大屠杀的,有说查理曼军人每天拿小孩当早餐,晚上抓处女先奸后杀,再弄成宵夜的……各种谣言最后都会附带上一句冷飕飕的话语——等他们把王冠领吃干抹净,下一个就该轮到奥斯托利亚了。

    任何一个受过教育,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只要稍稍一想就会发觉这些谣言的荒诞不经,除了用来吓唬一下无知妇孺,并没有多少人会信以为真。

    可眼下的奥斯托利亚不是国民识字率几乎100%的亚尔夫海姆,不是政局看起来很好很稳定、大家都忙着发财的查理曼。这个国家的人口主体是无知且容易轻信的市民和农民,他们大多是文盲,生活不景气且缺乏娱乐,哪怕是再荒诞不经的谣言,他们也会津津乐道的聊上半天。更何况看着横行霸道的查理曼本土官僚,喜欢白吃白喝、抢夺一切看上去有价值的东西和强奸姑娘的查理曼大兵,人们实在很难把这些野蛮的、到处追逐女人的、穷困的查理曼大兵和官方宣传中献身于人类伟大事业的崇高军队联系到一起,怎么看都比较像谣言中的魔鬼。

    “谣言的威力抵得上一支舰队。”

    蝎摊开手评论到,嘴角微微扬起。

    “被吓坏的、别有用心的奥斯托利亚人达成了一致,他们联系了前线部队,让贝勒加德子爵率领一支突击队,收拢在附近靠打劫来往列车为生的逃兵,攻击慰问团的专列。用列车上的贵族少女和圣女殿下为人质。向查理曼提出要求。内容是——”

    “释放被关押的奥斯托利亚政治犯,结束对奥斯托利亚的军管,谋求一定程度的自治权。”

    揉着额头,罗兰一口气说出了答案。

    “您已经看到那部分了?”

    “不,是推测。”

    恐怖份子劫持人质,所为者无非三样:赎金、释放关押的组织成员、强迫政府接受自己的政治主张。此次行动的组织者并非真正的逃兵,对赎金的兴趣不大,再结合刚才的情报,判断出其可能提出的条件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

    “这下可麻烦了啊。”

    “确实如此。”

    接话的是诺娜,一旁的蜘蛛也认同地点着头。

    袭击列车已经失败。这个行动本身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但其显露出来的恐怖主义倾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麻烦。

    一般来说,恐怖主义是通过各类极端暴力手段制造大众恐慌,进而实现其主张。比如说绑架、暗杀政府高官或者经济界巨头,公开杀掉几个这类大人物。夸耀其武力。其它爱惜性命的人尽管对此反感。也不得不闭上嘴巴——无论效果究竟如何,最初阶段的恐怖份子对此都深信不疑,并且陶醉其中。这一点正好和此次事件相吻合。然后和大多数同类事件一样,没有成功,也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当然,即便他们成功,也不会取得预期的效果。就像911事件中被登叔爆了菊花的白头鹰并没有从中东撤军,反而一头扎进伊拉克和阿富汗反恐一样。如果贝勒加德他们真的成功,脸面丢尽的查理曼也不可能答应任何条件,恼羞成怒的王国政府和财团只会用更加恐怖的手段报复回去。或许他们这会儿就已经接到报告,正着手制定报复措施了。

    人质计划遭遇挫折,并且受到打击的分裂主义者愿意偃旗息鼓的话,那自然最好不过。可在军校里关于治安战的课程上,教材和教官告诉罗兰的是,恐怖组织往往并不会就此死心,他们极有可能升级行动,将目标从受到严格保护的高层转换为更容易下手的普通民众,也就是所谓的无差别恐怖活动。

    城市、农村、学校、剧院、医院、市政设施——任何人群聚集之处都可能成为袭击目标,都是反恐战场的最前线。而且与正规军必须定期进行补给,才能继续进行战斗的正规战场不同。一小撮足够机灵的恐布份子,手头有足够多的钱的话,便基本上不用担心后勤,半永久的大量制造牺牲者。这个状况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就会不断增长,然后变成压力,一个处理不好,可是会让政府垮台的。

    没有比一场旷日持久、劳民伤财的反恐战争更叫人头疼的了。更何况即便暂时用武力剿灭了恐怖组织,没有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的话,恐怖主义这个幽灵还是会继续在所有人头顶上盘旋。

    “立即联系吕德斯,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上去,并且注明让他们立即调查王太子在奥斯托利亚和圣伊斯特万王冠领的独断行为。”

    没有太多犹豫,罗兰立即做出了决断。现在已经不是顾及王太子面子的时候了,天知道那些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的奥斯托利亚人还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而且奥斯托利亚都已经是这种状态了,被高度封锁的圣伊斯特万王冠领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更叫人挂心,如果比奥斯托利亚更糟的话……

    “这个……恐怕上面不会理会。”

    一直坐在通讯宝石前的花螳螂转过身子,怯生生的发言。

    “刚刚发来最新的前线战况简报,王太子率领的远征军主力顺利攻克陶格夫匹尔斯,正率部穿插包斯卡地区,威胁里加要塞后方,陆军部递交晋升王太子为陆军元帅的申请……那个……”

    罗兰咬紧嘴唇,有了这场军事胜利,任何对王太子进行调查的要求都将变得不合时宜,甚至会被认为是别有用心的。纵然进行调查,查出问题,王太子也大可以用“为了保障胜利”之类的理由糊弄过去,为了保持王族高大全的形象以及一贯的“政治正确”,调查将会不了了之。最后,申请调查的罗兰还会被人当成嫉贤妒能的小人……

    这个胜利来得实在太不是时候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通知吕德斯!再加上一句话‘等到王冠领出事就来不及了!’,快,马上发!”

    吓了一跳的花螳螂马上转身开始操作通讯宝石,红色宝石忽明忽暗,一股无法抑制的焦躁涌上少年心头。

    其他人或许觉得,连正式调查团都还没影的情况下,擅自加上这种危言耸听的话实在是小题大做,但罗兰并不觉得自己太过莽撞。

    或许圣伊斯特万王冠领的情况尚不明朗,但既然奥斯托利亚人都已经开始采取行动,王冠领的情况恐怕也乐观不起来,不一定更糟,但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不知道他的监护人在这次的事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可罗兰能够断言,向来喜欢拨弄各方势力间力量对比的天平,将事态导向对亚尔夫海姆有利的李林,绝不可能没有任何动作。

    留给吕德斯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

    风月22日,晴。

    湛蓝的天空,朵朵白云,和风宜人——一个美好的、平凡无奇的星期日。适合休息、野营、睡懒觉,也适合人们聚集起来做平时没时间、没机会做的事情。

    演讲台上,泰利耶陆军大臣正在侃侃而谈,王太子的胜利对这场战争的意义,对王族的意义,对查理曼的意义,对人类阵营的意义,以及——对在政治斗争中长期处于不利的陆军的重要意义。

    黎塞留目不转睛的看着陆军上将喷口水,阴沉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

    他看上去十分投入,但涣散的眼神显示,红衣主教的心思并不在演讲台上。

    (战事似乎还算顺利的样子。)

    长期紧绷的神经上划过一句略带快慰的话语。

    黎塞留和王太子及陆军大臣的关系比较僵,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只有一部分人知道,红衣主教秉持的乃是纯粹的公心,而非出于私利与他们为敌。

    任何人心中的事物自有其优先顺序,王太子放在最优先位置的是“至高无上、不受束缚的王座”,陆军大臣一直为之奋斗的是“家族繁荣,飞黄腾达”,王国首相、红衣主教黎塞留一心维护的、效忠的则是“查理曼”这个国家。

    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查理曼。对他而言,区分事物好坏的唯一标准就是对国家是否有利。

    正因为他是一个纯粹的国家主义者,他才能将虔诚的信仰放在国家利益之后,在必要时甚至能毫无包袱的与异教徒或者异端合作。相比之下,对陆军大臣小人得志的嘴脸保持平常心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首相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攻克陶格夫匹尔斯是近期人类阵营为数不多的好消息,足以用来提振之前一直低迷的士气,顺着这股气势拿下包斯卡的话,里加要塞将面临被孤立的危险,公国的处境将变得更加艰难。相对的,查理曼却能获得声望、荣誉、经过实战检验的强大军队……这简直美妙的让人陶醉,向来稳重的主教也从原先的小心谨慎变成了谨慎乐观。

    (这的确是了不起的功绩,依据情况,等王太子再打几个胜仗之后,就授予他元帅节杖吧。过早晋升不利他的成长,对今后的封赏也会造成困难……不过在此之前——)

    拿捏着封赏的尺度,主教的视线余光转向角落一侧,一个悠闲的侧影映上眼帘。

    (他在盘算什么呢?)

    窥探着不远处保持一如往常的温和态度的经济界巨头,红衣主教藏在袖袍下的拳头微微攥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