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假面具(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怎么可能。

    现场每个人都如是想,唯有罗兰面色凝重。

    先不论提升氧气浓度为何会冰封世界,在生态圈——即动物和植物之间的循环调节下,大气中的氧气含量总是维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即便有人开发出促使植物增长的手段,动物的增长速度也会相应自动提升,抵消掉植物增长带来的氧浓度提升——这是亚尔夫海姆小学生都知道的自然科学常识。

    但眼下刚刚经历过高热冲击波的洗礼,除生长在铁路路基周围,得到“叹息之墙”保护幸存下来的些许草木之外,周围完全是一片焦黑的荒漠。在这种情况下,氧浓度居然高到能让香烟变成火炬,让身体疲劳得以恢复,这实在是极度异常的现象。

    要说周围还有能快速制造高浓度氧气的东西,只有——

    “是沸腾镜界做的?”

    “没错,利用温差分解气体,改变大气环境,这本来就是沸腾镜界的拿手好戏。眼下才增殖到这么点规模就可以如此显著的提升氧浓度,如果多点同时开始增殖,并且侵蚀范围更大的话,1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

    “你这家伙……!!”

    “不好意思。”

    法芙娜打断李林和罗兰的谈话,举手问到。

    “两位能不能用我们能听懂的语言来说明呢?”

    “也是。”

    李林抱歉地点头致意,朝面露不解之色的听众们摊开手。

    “正如诸位所知。世界的温度并非恒定,受各种客观变化影响,四季气候都会出现微妙的变化。整理各种变化后,可以大致将影响气温的自然要素分为以下几种:太阳光照;板块运动;大气成份。”

    太阳光照和板块运动对气温的影响是最直接的,远古时期多次生物大灭绝都是由这两种要素造成的,到了科学发达的时代,还有宇宙居民把质量炸弹砸到地球上,或者发动核战争,利用辐射烟尘遮蔽天空使地球寒冷化的作战。至于大气成份,大多数人对温室效应以及引发的气候异常也多少听说过一些。但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当行星表面氧气浓度异常升高。二氧化碳稀薄时,会发生什么可怕的灾难。

    “圣女小姐应该见过玻璃温室花房吧?隔绝冷风,透过阳光,防止热量散发。即便在寒冷的严冬。鲜花也能正常生长开放。而对这个世界的生物来说。悬浮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正是抵御寒风的玻璃窗。撤掉这扇窗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想应该不需要解释了。”

    姬艾尔一直保持的微笑变得僵硬,法芙娜抿着嘴不做声。

    罗兰的脸色为什么会变。她们大致上明白了。

    “可是——”

    罗兰双眉一蹙,反驳到。

    “即便增加氧气浓度,稀释二氧化碳也需要一个过程,一个月是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

    “可以的,靠沸腾镜界就可以。”

    李林斩钉截铁的断言。

    “不要把无机生命和依靠光合作用制造氧气的植物混为一谈,它们大可以依据需要自行转换为以液态氮和液态氧为主要成份的形态,利用零下196度的超低温冷却压缩空气,氧和氮会最先蒸发,最后留下来的产物就是干冰——固态二氧化碳。利用此过程不断分离二氧化碳,提升氧气浓度,再将干冰深埋地下,大气成份置换作业将会进行的很快。这还只是陆地的部分,如果换成海岛上……你应该没忘记水的分子式吧?”

    “一氧化二氢(h2o)……”

    “正是,届时只要分解海水就能大幅度提升氧气浓度便足矣。一个月之内,地表最低温度将降至零下152度,从北冰海、赤道,一直到南方,整个世界全都被冰天雪地覆盖。”

    就像休伦冰期和卡鲁冰期的地球,那两个冰期正是因为大氧化事件而形成,时间跨度加起来长达4亿年,与之相比,灭绝恐龙的小行星坠落和核战争导致的核冬天简直称得上温柔。

    “等到大部分生物灭绝之后,再由沸腾镜界将储存在地下的干冰重新气化,环境再度恢复。全新净化后的世界又将变得生机勃勃,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是沸腾镜界另一个优点:可控。比满世界种蘑菇,用大石头砸地球什么的更经济、环保,环境恢复速度也快的多。

    他被选中,成为这个行星的星球意志代行者,这项能力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阅览过星球的记忆后,李林发现,在他之前,那位母神也曾寻求过其它星球的超越种守护者。其中包括能变成ufo的水晶大蜘蛛;从天空向地面发射十字光线炮的十字架;全身释放超高温的黑色气体巨人;飘在天空满世界播种的食肉植物群……面对这些凑在一起简直就是怪物异形开大会的“同类”,就算是李林也觉得还是长翅膀的鸟人比较适合“使徒”这一称号。

    虽然长相猎奇了一点,不过“天使”们实力都不弱,每一个都拥有将一个星球上的生物赶尽杀绝的强大力量,其中一些还有着碾压过数个掌握高度文明的智慧生命的光辉战绩。但母神最终选中了他,其中很大程度原就是他更擅长控制力量,能在对星球本身造成损害最小的情况下,灭绝一切生物。这是其它星球的代行者们所难以做到的。

    “说到这里……哎?”

    将一通说明全部叙述完毕,李林重新审视四周,除了罗兰紧绷着脸,只看见一堆莫名其妙的表情。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

    “呃……对不起,我听不大懂。可不可以再说一次?”

    法芙娜不好意思似地搔着脸颊,姬艾尔也是一脸茫然,阿兹达哈卡冷笑着插口。

    “所以说,都是你的错啦,‘此世一切之错’先生。”

    “怪我咯?”

    叹着气,李林的笑容丝毫未变。

    “也罢,那我就用更直观的教学方式吧。”

    手杖轻轻叩击脚下的铁皮,“当”的一声响,周围变得一片漆黑。

    那并非夜晚,也不是封闭空间的幽暗。无边无尽。连光都感觉太过遥远虚幻。会将身体的热量吸尽的虚空,不会闪烁的亮点点缀其中。

    黑暗中,脚下闪现出一道蓝色的光芒,笼罩着蓝色薄纱的大地出现在眼前。正为眼前的风景惊叹之余。高悬于大地之上的纺锤形黑色晶体映入眼帘。库鲁迪欧、扎兹巴鲁姆、费米安……总计37座登陆舱全部指向大地。各自喷射出细小的火光调整姿势后。登陆舱一起朝着地面坠落。

    登陆舱尾部的卵状物体一道喷射出发光粒子,以异乎寻常的加速度接近地面,尖端部碰到了大气层。摩擦产生的高热化作鲜红的伞状热波,包裹着登陆舱沉入大气层之中。3000吨重的火矢加速至秒速80公里,撕裂大气坠入地面,相当于同时引爆300万吨炸药于瞬间释放,高热冲击波扫荡过森林、平原、山峦、城市,数百万人连痛苦都来不及感受便惨遭碳化,被冲击波吹得无影无踪。大楼崩塌、火灾四起……

    利用坠落时的动能清理完现场,无机生命体深深扎根于地下,迅速扩张自己的势力,在地下形成复杂的种群,并且建立起立体窠臼。利用漏斗状深坑造成湍流将空气吸入底部的地下液氮湖,经过冷却压缩后分离出来的纯氧释放入大气,大量干冰则深埋入地下。

    在此过程中,热空气不断上升,冷空气则不断下沉,最终形成高达15000公里以上,直达平流层的巨大龙卷。大大加速空气置换过程的同时,促使地面开始降温,明明是盛夏时节,地面却已经被深及膝盖的积雪所覆盖。此时距离登陆舱坠落才过去一周的时间,各地气温已下降至零下10度。

    坠落发生二周后,地平线上出现了高举战旗的军队。尽管尚不理解气象异常的原因,但各国已经将不断扩张势力的无机生命体视为最危险的敌人,派遣军队进行讨伐。然而那些为了杀死碳素有机生物同类而被制造出来的兵器,对无机生命体来说不过是有趣的玩具,挥舞那些玩具的,则是丰盛的美餐。才半天时间,威武雄壮的军队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两具勉强留有人形的黑钻雕塑证明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各地的龙卷越来越激烈,坠落海上的无机生物正开足马力分离还原海水,洋流和季风发生紊乱,与复数巨型龙卷风相互作用引发超巨型低气压,最终化作足以包下半个世界的超大型台风,地面上的土沙、尘埃、冰雪被吸上天空,形成乱云遮蔽天空和阳光,降温速度进一步加快,农业完全毁灭,各地发生饥荒。零下50度的冰雪之下,到处都是因为饥寒倒毙的尸体。

    进入第三周,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已所剩无多,强烈的冰室效应开始发威。赤道地区气温接近零下80度,海洋开始大范围结冰,积雪变成厚实的冰原,阳光被冰层反射,降温速度进一步加快。此时,世界上残存的智慧生命已不足三位数,绝大多数动生物已经灭绝,唯有无机生命还在有条不紊的控制着大气变化。

    第四周,两极、赤道的陆地海洋全部被冰层覆盖,地表温度降低至零下152度,除了深海区域一小部分生活在海底火山周围的生物群,其余有机生物全灭。原本充满喧嚣的蔚蓝世界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死一般、黑暗一般的白色覆盖整个世界——

    当——!

    手杖叩击地面的声音在耳畔回响,清脆的声音过后,冰封的世界、死亡的幻境、狂暴的灾难通通从眼前消失了。

    “现在大家应该没有疑问了吧?”

    拄着手杖,温和的笑容向面色惨白的少女们问到。那份与先前无二的优雅仪态。此刻在她们眼中只剩下恐怖和敬畏的气息。

    “这是……”

    “将模拟推演的结论直接用幻觉的形式在脑中放松,比起文字叙述更直观,印象也更深刻。唯一的问题是对其中的原理难以详细阐述。”

    “真是亲切的说明呢,那么你把这些告诉我们……这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意义。”

    灵活的转动手杖,李林朝姬艾尔从容一笑。

    “这是为了加深对立场认知,避免有谁头脑一热,做出把整个世界逼入绝境的傻事。”

    “……!!”

    “相信圣女小姐也清楚,在下是以世界保持某种程度平衡,防止世界陷入极端状态导致崩塌瓦解为目的而行动的。”

    教会也是为此而诞生的产物,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设立之初的目的渐渐被遗忘。组织内部的框架开始松脱,组织内部腐朽化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比起教义和母神的委托,教会自身的立场及利益更为优先——教会高层这种越来越普遍的想法正是最明显的征兆,眼下还能依照惯性继续履行部分职能。可任其发展的结果就是世界秩序的动摇。

    “教会、王国、人类、兽人都有各自的立场和利益诉求。由此引发矛盾并不值得奇怪。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需求的。但如果有谁想要脱离既定框架机制,比如说利用神意代行者征服世界,届时在下将不得不采取最终手段——也就是刚才看到的那些——防止危害扩大。姬艾尔小姐。听了这些后,你还觉得之前的邀请是有意义的么?”

    镇静的面具开始龟裂,理解李林那句话的真正意义后,无法遮掩的恐惧和愤怒从姬艾尔强做镇定的脸孔上流露出来。

    这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也是任何人都无法不予以正视的警告。只要这个黑发男人想干,刚才的幻境就一定会变成真实,世间一切生物都将被极寒所吞没。

    “在下守护的乃是世界,迫不得已时也唯有做出取舍。万幸,适才的发言尽管欠妥,但尚未真正触发‘世界重启’,希望这种有欠思量的行动不会有下一次。接下来……我们算算总账吧,阿兹达哈卡。”

    右手猛然一挥,雷光卷起能量漩涡,粒子束如同巨大刀刃沿着大地奔驰,迸发出其它闪光。

    爆炸的轰鸣与气流扩散开来,高温光束之下空气急速膨胀,硝烟散去,远方的大地留下暗红色的爪痕,熔岩在沟壑底部流动。

    仅仅只是随意一击,便改变地形,不,甚至是创造地形。最大级战略攻击魔法都难以实现的事情,李林一挥手就完成了。

    高热余波搅动大气,狂风席卷四周。

    “在下没有一再警告的习惯,为你自己和别人的寿命着想,姬艾尔小姐,奉劝你老实一点。”

    矗立狂风之中,犹如微风拂体般动也不动,李林丢下讥嘲,将脸色不豫的圣女丢在一旁。

    “老实说,我对刑讯、虐待之类没多大兴趣。那些说我鬼畜、虐待狂的,实在是误解呢。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像以别人痛苦为乐的么?”

    无比诚恳的发言让人忍不住想要相信,看着李林认真的表情,就连法芙娜都不禁产生莫名的安心感觉。

    “但是,组织这种东西,要是没有规则、纪律进行约束的话,可是会崩坏的。尽管不愿意,对于叛乱者采取尽可能残酷的处刑还是有其必要性,在到这里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什么样的处刑适合你,又能和这身酒红色礼装相配呢?百万伏特电击?又长又粗又黑又亮的枪塞进嘴里搅动**一番后打烂脑髓?最后想来想去,为自认为孤高的你挑选了最适合的方式。”

    手指灵活地转动手杖,眨眼间手杖变成了一根鞭子,刷的一声,鞭子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准确的落在阿兹达哈卡的胯间。

    啪——!!

    清脆碎裂声中,毛骨悚然的悲鸣直冲云霄,几乎失去意识的阿兹达哈卡紧紧捂着两腿之间,倒在车皮上不断抽搐。

    “果然,还是‘爱的鞭子’最适合,你不这么觉得吗?‘孤高’的阿兹达哈卡……呃?你想做什么?”

    面对拦在自己面前的罗兰,李林问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