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看不见的真实(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战争进行到如今这般地步,其实双方都已经失去分出胜负的兴趣和决心,且不说谁都缺乏能让撼动僵局的决定性手段,即便有那样的手段,他们也都同样清楚,笑到最后的还是该死的查理曼公鸡。

    对形势的紧迫,指挥作战的军人比外交官们有更直接的体会,两国高级军官每天看着地图发愁,随着代表查理曼的蓝色箭头不断逼近公**防线后方,焦虑和压力不断积累,转化为各种疾病——勃鲁希洛夫已经失眠了半个月,威林顿公爵也出现了神经衰弱的症状。

    精神、**、现实的三重压力下,军人其实比外交官更想早点结束这场无望的战争,只不过由于自身立场、国内形势、舆论压力等因素,即便他们愿意展现善意,也不得不摆出一张冷脸,况且他们本来就没有打算那么干。

    谈判的大方向已经确立,政治的部分也基本谈妥,今天的谈判内容主要涉及军事层面,内容为战后分界、以及停战后的军事力量对比问题。

    双方对停战和接受战争的损失没有歧义,但涉及具体问题时,能争还是要争一下的。

    “停战后,我军将从里加要塞周边开始撤军,1个月之内完全撤离,并将完整的防线交给公国。”

    索尔兹伯里勋爵大声朗读着阿尔比昂方面的条陈,公国的伯爵和将军们轻轻点了下头。

    对这一点,双方都没什么意见。公国自然乐见阿尔比昂人从自家地头离开,阿尔比昂也不想在遥远的北方维持一支庞大的驻军,背上沉重的财政开支。可以说,双方是不谋而合。

    一个不错的开端,让人觉得谈判可能会很快结束,可刚过了几秒钟,这种乐观情绪就被打了个粉碎。

    “……公国应当停战后的2周内无条件交出所有远洋主力战舰,解除武装后停泊在阿尔比昂王国的斯卡帕湾内;拆除现役所有用于布设水雷的战舰,并停止建造此类舰只;交出所有水雷布雷图,并将库存水雷全部销毁;所有生产水雷的工厂。建造布雷舰的船厂必须拆毁。公国放弃拥有和使用水雷这种不道德武器的权利……北冰海实现中立化,允许各国商船出入——”

    “够了!!”

    没等翻译把话全部讲完,马卡罗夫海军上将的拳头砸在桌子上,茶杯和点心跳了起来。都有人的视线聚焦在满脸通红的老将军身上。

    “这等于让公国海军无条件投降。这根本不是一个有诚意的谈判条件!”

    毫无疑问。公国不可能答应这种等同放弃海军的条件,放弃那几条用来装门面的远洋主力舰都极为勉强,更不要说放弃实质上保卫公国领海的绝对主力——布雷舰和水雷了。

    而且阿尔比昂的要求存在两个危险性:首先公国彻底放弃海洋利益。全面转入和查理曼的死掐,从而让阿尔比昂坐收渔利;其次,在某一天阿尔比昂觉得看戏看够了,决定下场时,悬挂红白玫瑰旗帜的王家舰队将不受任何阻碍的开进拉普兰湾,把舰炮对准圣彼得堡。

    公国永远对人类国家保持着足够的敏感和警惕心,在面子和利益面前,他们不会做任何让步。

    放弃海军?绝不可能!

    但阿尔比昂人,尤其是王家海军坚持他们的条件,德雷克勋爵摊开手,摆出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交出远洋战舰,销毁布雷舰和水雷,这是补偿王国的损失,消弥我军海空优势的最低条件。”

    “公国绝不会接受这种羞辱,贵国政府的条件会导致谈判破裂。”

    马卡罗夫攥紧了拳头,强压着怒火反对。

    “公国海军绝不接受将这个要求列入谈判条款。”

    勃鲁西洛夫也出来帮腔。

    “公国陆军同样拒绝这种不合理的要求。”

    公国陆海军不像查理曼同行们那样矛盾激烈,不过关系也绝算不上融洽,在抢预算等方面同样竞争激烈。可公国毕竟是个陆权国家,不像查理曼跟阿尔比昂那样有众多的海外利益,因此海军和陆军之间更多是一种从属关系——陆军是绝对的老大,海军平时扮演近海防御的马仔,等有了闲钱之后扩大规模,变身为武装运输舰队,把陆军向海外投送——这种不对等的关系无形中调解了不少矛盾。

    公国绝不能没有海军,为了国家安全,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

    每天看着阿尔比昂从海上空中源源不断输送援军和物资,勃鲁西洛夫对海军的重要性有着痛彻心扉的了解,因此他毫不犹豫的跳了出来。

    “如果你们坚持这种无礼要求,我想谈判可以结束了,请你们派遣10万人的增援部队,自己来找拆毁我们的水雷和战舰吧。罗斯联合公国将按照自己的方针完成谈判。”

    拉姆斯多夫伯爵冷冷的表态,他是个亲阿尔比昂派,可面对这种,也不可能表现出什么亲善。更何况伯爵非常清楚,答应这种条件的代价不光是丢官去职,最严重的情况下可能还要面对下级军官“天诛国贼”的怒吼和刺刀。伯爵对人生还有许多美好的规划,不想迎接悲惨的结局。

    索尔兹伯里勋爵掏出手帕擦着额头,公国的反应他早就预料到了,其实对王家海军这种过于强势的要求,他一开始就持反对态度,并且明确指出这很可能对谈判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

    然而海军却毫不松口,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这场战争是以海军蒙受损失为开端的,在目前阿尔比昂掌握海空优势的情况下,应当让公国做出某种形式的赔偿。好顾全王家海军和王国的面子。否则他们即要承担背离盟约的骂名,有没法捞到实质上的好处,这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此外,对海洋立国的阿尔比昂来说,水雷这种武器构成的威胁甚至超出了公国破烂不堪的海军本身,虽然目前为止,公国仅仅将这种武器应用于防御作战,但其封锁航线的功能是不变的。如果将来公国海军咸鱼翻身得到了发展,或者公国和查理曼勾搭到了一起,将这种武器用于攻势作战。投入到对阿尔比昂重要港口和航线的封锁上。其巨大的威力完全可能导致日渐依赖海外资源的阿尔比昂陷入瘫痪,乃至崩溃。

    为了国家安全,为了海洋利益,为了阿尔比昂王家海军的荣光。无论如何也要让水雷这种“不道德”的武器从世界上消失。

    王家海军铁了心要达成这项目标。本着“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原则,女王陛下和沃尔辛厄姆卿同意将这条纳入谈判草约之中,指示索尔兹伯里勋爵“尽力争取”。当然。他们既不认为也不要求勋爵必须完成使命,否则就不会加上“尽力”一词了,然而王家海军的英雄——德雷克勋爵也参加了谈判,这位固执的船长炯炯有神的盯着首席谈判代表,这让勋爵很是为难。

    “伯爵阁下。”

    调整一下虚假的笑容,索尔兹伯里把语气放缓了一点,听上去有点像请求而非要求。

    “您看,既然我们都想结束战争,那您是不是认真考虑一下……”

    “我和我的同僚们都认真考虑过了。”

    拉姆斯多夫摆摆手打断他。

    “答案是不行,那些条陈一个字都不能出现在合约上。”

    “伯爵……”

    “勋爵,我说过了,我们不可能接受这些要求。”

    拉姆斯多夫重复了一遍,然后加上一个威胁。

    “请注意,我们的谈判对象并非仅限于贵国。”

    ——别耍花样,逼急了,我们可以去找查理曼聊天。

    领悟到拉姆斯多夫到底在说什么,阿尔比昂人的表情立即变得僵硬起来。

    公国转向查理曼并非不可能,他们的目的是要结束战争,只要价码合理,和谁谈都一样。而阿尔比昂却不存在这样的选择,假如继续和查理曼保持同盟关系,战争结束时,查理曼不仅捞到的好处更多,对阿尔比昂的威胁也将更加强大,这是阿尔比昂绝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们的谈判对象仅限于公国。

    这一点也不公平!

    阿尔比昂军人在肚子里抗议,冷硬的脸孔纹丝不动。

    “伯爵阁下,我们当然有结束战争的诚意,否则之前我们也不会做那么多接触了。”

    索尔兹伯里小心翼翼的说着,看到公国的客人们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接着说到:

    “我们都想结束战争,并为遏制共同的敌人做出努力。我们的区别仅仅在于关心的利益方向不同,我国是海洋国家,对航行自由和海上安全比较敏感……”

    机智的外交官正在给两边找台阶下,索尔兹伯里很清楚,过分逼迫某个人或某个国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施加恰到好处的压力,再给予一点适当的诱惑,才能获得最多的利益。但怎样是“恰到好处的压力”、什么叫“适当的诱惑”,一直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大多数时候,尤其是王家海军的船长们在这方面一直做得不够好,就好比这次。因此他一直坚持,像谈判这种事情应该由文官一手包办,军人们最好闭上嘴,一边凉快去……

    索尔兹伯里勋爵微笑起来,继续说到:

    “按照现在的情形,我认为,我国和贵国在已达成的共识基础上……”

    他正说着,帐篷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某种整齐的喧嚣和激昂的呐喊从远处传来过来,即便隔着相当的距离,也听得出士兵们似乎正深陷某种亢奋之中不能自拔。

    到底出了什么事?商讨军国大事的高官显贵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朝帐篷外张望——

    ############

    (我……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仰望头顶眩目璀璨的星光,难辨究竟是漂浮还是坠落的深邃空间之中。少年茫然嘀咕。视野一角内,绿色魔偶小鸟在星空中怕打着翅膀,一边发出“托利”的鸣叫,一边从少年头顶掠过。

    为什么总是无法摆脱悲哀的命运轮回。

    是残酷的世界之过,还是沉溺**的人心之过?

    黑暗之中,绝望越来越沉重。

    然而……

    “安可(encore)!”、“安可!”、“安可!”

    幕布之外,人声鼎沸。

    会场之内座无虚席,过道和栅栏上挤满了人,会场外更是人头躜动。

    满是臭男人和基佬的军营里有美女光顾本身就很罕见,漂亮小姐演出劳军这种好事更是闻所未闻。不用任何炒作。用于演出的临时会场一下子挤得水泄不通。当舞台上出现想象之上的美少女组合时,场内只剩下全无秩序的喝彩和鼓掌了。

    到此时为止,大兵们想得可能还是“欣赏美少女”以及“借欣赏美少女之名,行狂欢之实”。但也不能否认包括罗兰在内的“偶像组合”——这一新事物本身就具有足以用来当作借口的人气聚敛效能。

    远离故乡。与危险、枯燥、苦闷的生活相伴的人们。目睹可爱少女(?)和其天真烂漫的表演,在充满纯真童趣的音乐衬托下,一扫阴霾烦恼。用崭新的心情迎接生死未卜的明天——所谓劳军演出就是这样一种仪式。

    罗兰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尽管他对女装还是极为抗拒,还是卖力演出。但不知是其演技太成功,抑或《白金元首》里加入的暗示效果太强烈,表演的方向,或是说会场整体开始微妙的变调。

    “安可!安可!安可!”

    山呼海啸般的欢呼跟鼓掌几乎把会场震碎,但这还算比较正常的。

    “将我永恒的爱情献给您吧!”

    “誓死守护你,圣少女!”

    “贞小姐,请让我们看看你的容颜!!”

    各种激情肉麻的话语在空中回响,个别人还在高喊着“教主”什么,高声呼唤“贞”之名的人群中甚至出现了晕厥者,为了更靠近舞台,你推我挤的观众和维持秩序的宪兵还发生了肢体冲突,一些人受伤后被抬了下去。

    谁都能看出来,会场已经处于失控边缘,这股热情已经超出了追星族的热情,更接近于某种宗教,而罗兰就是接受教徒崇拜的教主。

    恐怕罗兰现在下令“去死”,也会有人面带笑容的照办吧。

    如果他是自我意识过剩之人,多半会沉浸在这种场面带来的快感之中,然而他并没有这种奇怪的嗜好,相反,观众的热情让他感到困扰。

    原本的计划是利用演唱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以便在不惊动军队的情况下进行人质营救作战及阻止王太子破坏和平谈判。

    现在看来,演出的确吸引住了绝大多数人,但过分热情的人群包围住了会场,想要悄悄脱身似乎是不可能了……

    “你在发什么呆?”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少年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过头。

    亭亭玉立的可爱少女正凝望着他,稚气未脱的脸庞绽放出微笑。

    “诺娜已经准备好喽,不用客气,尽情的大闹吧。”

    “我说……”

    罗兰注视着“少女”,疲倦不已地喟然长叹,连他自己都闹不清这是第几次叹息,可不管叹了多少气,心情依旧沉重。

    俊俏的五官满是愁容,接着呻吟似的呢喃:

    “你能不能不要变成这样子,用这个声音说话?”

    同样的容貌,同样的声音,几乎就是镜子里的自己——穿女装假扮女人的自己。

    q版李林用幻影术式制造出的投影毫无破绽,上下前后左右等各个角度都展开了光学幻象,声音也做了调整,几乎和罗兰本人毫无区别。只要不是近距离接触,没人会发现这不过是个会发声的幻影。

    一会儿这个冒牌货上台表演,罗兰自然能抽身去救人,只是照镜子一般看着女装版的自己,一种参加羞耻play般的别扭便油然而生。

    幻影耸耸肩,用招牌式笑脸说到:

    “为了作战你就忍耐一下吧。”

    幕布另一段传来司仪的解说,听见心目中的女神马上要再次登台演出,人群爆发出更大的欢呼——这同时也宣告营救夏尔王子的战斗即将打响,咽下未尽的抱怨,罗兰转身跑开。

    舞台照明熄灭,观众席像浇了水一样安静下来。

    黑暗中闪现出彩灯,暗淡的光华聚集于一处,幕布朝左右两侧分开,披着华美的淡金色头发,身穿性感服装的少女出现在舞台上。还没等观众从屏息中转圜过来为之惊叹,少女手中的鞭子开始舞动,聚集在会场的人们,拥堵在会场外的人们,所有人的意识都被少女的动作吸引。

    “听我的歌~~~~~!”

    鞭子在舞台上敲出敞亮的声响,舞台各处喷出烟花和干冰烟雾,因陋就简使用操作系术式弄出的五彩光芒将整个舞台渲染上幻想色彩,从未听过的快节奏音乐在空气中鸣动,从震惊中恢复的人们迅速卷入比之前更为狂热的漩涡。

    几乎没人注意到,适才的烟花之中,有三团格外明亮的红色光球窜上天空。

    “战斗开始。”

    叨念出信号弹隐藏的讯息,在《//less》激昂的电吉他前奏中,罗兰跨上已经启动的悍马车,诺娜一踩油门,车体发出一阵猛兽低吼般的声响,如同脱缰野马般全速狂飙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