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春日里的十七个瞬间(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拉开枪击、闭锁、扣下扳机,击锤发出清脆的动作音,肘节闭锁机构快速滑动闭合。

    情况良好,运作正常。

    枪械即是钢铁的凶器,作为工业化的产物,其外形与美观一词常有不小的差距,以实用性为优先,以战术需求为根基发展出的外形不会多去考虑审美,单纯明快,一击致命,这就是枪械所应当具备的一切。

    可正如刀剑等冷兵器有转为彰显财富地位而定制、将实战性降低的款式一般,枪械中也有类似的存在。

    冷艳、高贵、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走的枪。

    其名为炮兵型鲁格p08镀金工艺手枪,乃是地球旧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为少数高级干部配发的限定品,军事发烧友眼中的顶级收藏,被冠以“枪中贵族”、“优雅之枪”等等华丽称号。

    眼前这一支是亚尔夫海姆制的仿制品,经三等公民——侏儒之手的精心雕琢后,完美再现那份尊荣华贵。

    浮雕般凹凸有致的镂金镀层,象牙握把上交错繁复的橡树叶饰,工整的文字雕刻,让人不禁赞叹其华丽,几乎遗忘其原本的功能——杀人。

    “我喜欢这可爱的玩具,精致、优雅、可靠,比女人和上司可靠得多。”

    沃尔格雷沃拉开枪机,一发闪闪发光的子弹从弹仓里跳出来,在桌子上打着转。

    “这话一听就是是刚被上司炒了鱿鱼,回到家里一看老婆和人跑了的撸蛇才说的,能不能发表点像样的东西?而且真要喜欢性能可靠的手枪,就该把那把土豪金垃圾卖了,换成小少爷那样的自动手枪,就是防卫军列装的自动手枪也比那破烂可靠。”

    杰勒斯叹了口气。继续翻他的小说。

    “明明不用枪,还真敢说这种话。说到没用,你引以为豪的‘读心’怎么样了?到现在为止有锁定目标吗?”

    “啰嗦,要不是研究所那群家伙对试验动物的脑袋胡乱改造,我早就把目标揪出来了。”

    “哈,失败的无能者都喜欢把问题归咎到别人身上。”

    “您是在说自己么?领队大人?”

    房间内的空气瞬间降低了几度。两个人互不相让的瞪视着,一旁的德基尔用力按压着太阳穴。

    七宗罪之间原本就不是什么相亲相爱的关系,被赋予不同性质的原罪和鲜明的个性,使得彼此间矛盾冲突远多于和谐共处。加上最近任务进行得不顺利,一直觊觎首席位置的杰勒斯立即抓住机会,时不时地出言挑衅,面对泼来的毒汁,沃尔格雷沃自然加倍奉还,一来二去。这两人几乎到了准备把任务丢到一旁,随时开片的地步了。

    总算他们还没忘了在自己之上,还有更高层的存在正盯着任务的进度,否则……

    (前途堪忧啊。)

    身为七宗罪之中名利心最淡泊之人,德基尔忍不住叹了口气。

    说起来他们是这个星球上仅次于那位大人的强大存在,就算数十位古代种齐上,就算智慧种集结百万大军冲来,对他们来说都不值一提。可这份强大也带来了明显的副作用。自以为是和轻敌大意正是其中之一。连续两度因此品尝到败北滋味后,他已经相当理解“穷鼠噬猫”、“强大如天使也是排队送死”这两句话背后蕴含的深刻哲理了。这两位还没吃过什么苦头。依旧是我行我素,没有半点团队概念和协调性。再这么下去,这任务非搞砸不可,想想到时候的惩罚……

    德基尔打了个哆嗦,正准备说几句“精诚团结”、“同为一个阵营效力”之类的场面话来缓和气氛,开始移动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为什么?

    他们会在这里?

    透过散布村庄里的使魔之一。德基尔与使魔感觉同步的视神经映出少年少女们的身姿。

    ############

    “哎呀,真是得救了,要不是正好遇上兄弟.罗兰,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想必这也是母神的指引和看护吧。”

    “圣……姐姐.姬艾尔。遇到你是我的荣幸。”

    被警告的眼神逼视,罗兰把敬称咽下肚子,继续对付他那盘卡斯蒂利亚海鲜饭(paella),姬艾尔挂着优雅的笑容,以无可挑剔的仪态切割盘子里的卡斯蒂利亚红茶,其动作之端庄优美,简直堪称艺术。

    罗兰迄今为止的人生之中遇到过不少麻烦人物,像是路易王太子那样有才干的败家子,伯纳德王子那样野心和能力不相称的纨绔,**颟顸的官僚,粗暴蛮横的军警宪特等等,其中最难搞的、真正能称之为“麻烦”的有三人。

    其一自然是他的监护人,理由不必赘述,大家都懂的;其二是查理曼首相、红衣主教黎塞留,这位查理曼有史以来最睿智、最伟大、最冷酷无情的老狐狸总是让人防不胜防,和他打交道必须提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丝毫懈怠,和侏儒、矮人的奸商谈判都不带这么累的;第三位则是眼前大快朵颐的圣女殿下。

    作为一个宗教偶像,姬艾尔还算称职,在各种场合,她都完美地演绎着“圣女”的角色,那种高超的表演艺术和与生俱来的气质相结合,其完美程度超出了任何一名政客所能企及的高度,不分男女老幼,紧紧抓住每一个信徒的心。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任由教皇和教会摆弄的人偶或广告牌那也罢了,可不知是天资过人,还是必然的发展,姬艾尔对政治表现出极大的、甚至可能是凌驾于信仰之上的兴趣——说得直白点,她更像个政客,而不是宗教家。

    罗兰对姬艾尔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圣女殿下在奥赛火车站的演讲,诚恳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语气、深情并茂的演讲征服了每一个听众。就连在亚尔夫海姆听多了演讲,对宗教和扩张战争不怎么感冒的自己,当时也产生了战栗的感觉。这种充分把握听众心理。用许诺和“迫在眉睫的威胁”诱导煽动群众的手法,比之教会传统的“圣战”、“消灭异教徒”等等空洞口号要来的实在,也更能唤起民众的共鸣。告诉民众,他们和这场战争是一体的,即使战争发生在遥远的地方,依旧和他们息息相关。从而使民众自发地支持战争,并未此忍耐种种不便——这已经不是传统的宗教宣传,而和亚尔夫海姆搞到现在的“总体战”相近了。

    到此为止,姬艾尔已经足够冠上出色的表演家、演讲家、煽动家的头衔,可这位圣女殿下并不只有这点能耐,她还有着高超的政治嗅觉和交涉手腕。在那次和李林的对话中,尽管手中可打的牌不多,她还是尽可能利用好每一个交涉条件,谋求实现利益最大化。在发现无法达成这一目的后,又果断地调整策略来尽可能减少损失。之后密涅瓦和狄安娜开始主动接近自己,背后似乎也有姬艾尔的影子……

    如果这位圣女殿下出现在敌对阵营,那将会成为极大的威胁,大概也就李林那种动不动就琢磨“种蘑菇”、“世界寒冷化作战”、“小行星降下作战”的恐怖大王能镇得住。对那个会思考问题的天灾来说,人类的小聪明根本不值一提。

    有意思的是,罗兰曾经将姬艾尔和黎塞留做过比较,发现两者有不少相似之处。例如两者都是神职人员。但都高度参与政治活动,都有极强的表演天分且善于演讲。两者的内心都很敏感。不愿对他人坦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习惯在沉思而不是讨论中制定大政方针。旺盛的精力始终贯穿他们的生活,不过黎塞留偏好宫廷政治与国内事务(以强化王室和中央政府权力为己任的首相上任第一天就留下“所有地方领主都是叛乱者的预备队”的名言,之后也大砍浪惯了贵族的脑袋。),姬艾尔则将外交视为实现目的的主要工具。

    不过这两位也有着相当明显的区别,黎塞留因为刚愎自用犯过许多错误。但他善于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扭转局面,并且擅长在纷繁复杂的局面中为自己的主张寻找出口。是一位典型的处心积虑、老成谋国的老臣。而姬艾尔一方面将教会的利益看得过重,一方面又要维护自己的个人形象,容易受到舆论牵制,一旦出错。很难及时进行修正。此外,出身、政治倾向对黎塞留始终起着相当大的约束作用,他在质疑旧观念的同时,继续保持着对国家的忠诚、对个人情绪的节制以及对经典政治艺术的尊崇,也善于从历史中学习。而姬艾尔有时候表现得像个革命家,她对大众政治、民族主义乃至国际合作的看法远远领先于时代,但唯独忘了“国家利益至上”、权势平衡、顺应时势等最古老的教诲,使得她在面对李林时一度出现进退失据的窘况。

    罗兰就此做了个假设,如果把这两人的位置调换一下,让姬艾尔去当查理曼首相,她也许难以完成强化中央政府的重任,但凭借善于察言观色和讨人喜欢的社交能力,做个政坛不倒翁总是没问题的,她那套善于迎合大众的技巧说不定还会更加如鱼得水。黎塞留则不然,他极度缺乏操控大众舆论情势的能力。此公担任首相以来,一直是用法院、密探、断头台和地方势力打交道的,故虽然有可能会重新让伊密尔攀登上历史巅峰,并重新缔造人类阵营内部的均势,但多半会得罪国内的大部分阶层,最后落得个国家变法图强后被赶下台,甚至掉脑袋的下场。

    当然正所谓人无完人,罗兰也感到棘手的圣女殿下由于平日里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靠脸刷钱惯了,对生活常识比较欠缺,尽管还不像密涅瓦上次去阿尔比昂不带钱那么白目,可没做充分预算,准备相应资金的情况下出门也实在是……

    更何况——

    “……会不会吃的太多了?”

    “唉?啊,这是……”

    姬艾尔眨眨眼,清澈的双眼似乎有些涣散。

    “这和平时是一样的量……”

    让见者联想到大海的蓝色双眸,白瓷般光滑的肌肤,轻拿刀叉的手指也有着优美的曲线,没有停顿的动作中充斥着能让充当伪装的修女服变成正式礼装的气质。

    密涅瓦的动作也很正规,同样透着宫廷气息,可和姬艾尔一比,明显差了好几个数量级。

    从刚才开始,邻座的提坦斯宪兵、王协军士兵就不断朝这边瞄了,远一点的几桌客人也壮着胆子把脑袋朝这边探——在这种小地方,美女可不多见,更何况还是顶级的那种,招引各种各样的目光也实属正常。

    以伪装来说,这实在是太失败了。

    要不是塔尔斯村足够偏僻,没人朝见过圣女的真容,恐怕早就全村出动,对姬艾尔顶礼膜拜了。

    (她到底多没常识……)

    心里默默吐槽,视线转向一旁,更具冲击性的画面让罗兰的胃袋一阵阵的抽搐。

    “虽说这里的料理还不错,不过会不会太多了呢?”

    罗兰拿着勺子的手迟迟没有动作,望着层层叠加的空碟子呢喃。

    每过一会儿,就随着“咣”的一声增加高度的碟子山,已经累积到齐肩的高度。

    对正在用餐中的圣女殿下以及邻桌的法芙娜而言,这是习以为常的光景,不过看看娇小的身躯和开始进餐仅仅20分钟后的光景,罗兰觉得或许食物都消失到异次元的彼岸了。

    姬艾尔用手指抵着下巴,思考了一下。

    “这里的厨师水平不错呢,或许是得到了母神的眷顾,美食之灵依附在他身上,让我也变得奇怪了吧?”

    (这是什么增加食欲的神明啊?!变得奇怪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女性吃下这料理后会爆衣、会摇乳、会发出“嗯~啊~”的奇怪声音?这到底是掺了什么奇淫合欢散的食x之灵啊?!!)

    强忍着足以引起外交风波的吐槽,停顿了三秒后,罗兰漫不经心的拨弄着鱿鱼。

    “姐姐.姬艾尔是为了特意品尝卡斯蒂利亚菜出门的?是否需要我为您介绍特区内有名的餐厅?”

    “不胜惶恐。有机会的话,一定麻烦兄弟.罗兰破费。”

    “现在不方便?”

    “是呢,身为侍奉神明之身的我们,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要忙……”

    搁下刀叉,用餐巾擦拭樱唇,纯洁、没有一丝阴霾的容颜微微靠近,嘟囔般的细语淡淡漏出。

    “调查这村子里最近发生的一些列怪异事件,也是我们的职责和权限。”

    “能不能详细地说给我听呢?”

    始终保持沉着的表情,罗兰追问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