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纵使天堂陨落(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懦,懒惰,而又巧滑。一天天的满足着,即一天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在事实上,亡国一次,即添加几个殉难的忠臣,后来每不想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忠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每每不思惩凶,自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自然,此上也无可为,因为我们已经借死人获得最上的光荣了。‘

    镀金钢笔尖离开纸张,收起那支美轮美奂的象牙制工艺品,沉默了几秒后,李林将那张墨迹未干的文件纸丢进了碎纸机里。

    真正有普世性的事物,往往不是冠冕堂皇的字句,反倒是听上去非常刺耳的言语。哪怕是不同的时空和世界,鲁迅先生的《论睁了眼看》一样不失其普世性。只不过为了自己和精灵阵营的事业,这些真知灼见是绝不能有只言片语进入人类社会的。不仅如此,李林还要想方设法让查理曼人民走向鲁迅先生批判的那个方向——一群麻木、堕落、惰怠、冷漠、自私的……顺民。

    这可不是小事,只要看看那些被治安战坑死或者半死的强国、帝国,任何一个还能理性思考问题的人都会承认:用枪炮一劳永逸的解决反抗是一种幻想,而且还是一种远远谈不上美妙的幻想。那些整天瞎哔哔“杀干净就能解决问题”、“为优等种族拓展生存空间”的家伙应该找脑科医生,检查一下是否脑残。

    连那些帝国、强国、超级大国倾举国之力都不能办到的事情,精灵阵营就更办不到了。

    精灵阵营上下对战胜查理曼没有丝毫怀疑,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层面,看似风光无限的查理曼都已经被逼进了死地,只要关键时刻给这个老大王国一记重拳。他们就会像纸牌塔一样哗啦啦的倒下。真正的问题是,该怎么处理战后的查理曼,更确切的说,该怎么处理查理曼人。

    精灵阵营面对的可不是只有占领区治安、各种软硬抵抗、外国势力插手之类所有占领军都遇到过的问题。老实说,李林也并不真的觉得那是什么不能解决的麻烦。历史早已证明从“假八路”、“假武工队”、“伪军下乡慰问”、“皇民化教育”到“战略村”、“无人区”、“米国王师和当地人民军民同乐”等等手段都可以发挥不同程度的作用。只要有钱有兵有耐心,抵抗运动也是能扑灭的。真逼急了。还有满世界种蘑菇种个痛的选项。

    但有一点,是高科技和超前政治手段都无法解决的。那就是……出生率。

    一旦对查理曼的战争取得胜利,精灵们就会成为以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的政权,和历史上同类政权一样,精灵们也要面对多数民族抵抗和被统治民族同化的问题。

    这种情形和入关之后的清朝差不多,但比起以上百万满蒙八旗统治过亿汉人的清政权,精灵和人类的人口比例数字勉强还能看,可一比出生率,那可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了。

    亚尔夫海姆官方宣传中。典型的“贤妻良母”必备资质中重要一条,就是“增产报国”,大家一起加班加点,为伟大祖国和执政官“生下能组建一支足球队的孩子”。甚至不惜搞出《强制婚姻法》这样丧心病狂的玩意儿。可即便如此,出生率也只提高了几个百分点,再看看人类和兽人那恐怖的人口基数……这账该怎么算?就算靠着手里的枪炮和超越时代的战术,精灵阵营成功实现八纮一宇,天下布武。可人类和兽人只要晚上加加班。用歹毒的子宫战术就能天下布种,一举反杀。最终枪炮败给了屁屁和丁丁。你说这叫什么事……

    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向纳粹第三帝国学习,用集中营和焚尸炉一劳永逸地进行最终解决?

    只有像希特勒那样的大师级偏执狂和心理异常者才会这么干,真要搞这种事情,到时候不光占领区起义暴动此起彼伏,外国势力也不会默不作声,反查理曼联盟立即会变成反精灵联盟。最后还是要用蘑菇洗地来解决。这种没效率的方案根本上不了台面,直接pass。

    召唤神龙复活东京市委书记石原慎太郎,请石原书记焚书(小黄书)坑儒(18x作者),说黄段子的一律死啦死啦。完事后制定一部端正社会风气的法案,抹杀负能量源头。打造一个没有黄段子的蔚蓝而清净的世界?

    也不行。

    运营成本太高,而且就算切断了精神食粮的供应,但对“眼中有码,心中无码”,靠脑补都能活下去的绅士,能起多大作用很难保证。一旦贯彻这种手法,为生殖自由而雄起的黄段子恐怖组织只怕会多如过江之鲫,到时候该怎么剿灭这些前仆后继的恐怖分子也是叫人头疼。

    要不干脆直接拿起手术刀,用结扎、计划生育、超生巨额罚款来解决?

    还是不行,能有多少人愿意配合这种断子绝孙的勾当?再说上哪去找这么多的专业医生和设备?

    思来想去,最适合的办法是……打造一个傀儡政权,用温和且间接的办法控制辖区内的人口数量。

    历史上傀儡政权并不少,打着“曲线救国”、“共荣共存”旗号的家伙从来都不缺乏。不过这一次李林并不准备搞那种不顶事还喜欢坑主子的废物点心,他心目中的新查理曼不是藩属国,更不是殖民地,而是独立、自由、民主、繁荣……地位不那么平等的亚尔夫海姆盟国。

    说的直白点,就是昭和二十年之后,霓虹和米帝粑粑那样的关系。

    霓虹战后的经济腾飞、“失落的十年”对出生率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众所周知,经济状况直接决定了社会大环境,也决定了人口出生率。而日本的经济……虽说有那么一阵,日本人放出豪言壮语要买下整个美国,但最后还是乖乖在广场协议上签了字,开始了钝刀割肉式的长期滞胀,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中就包括出生率下降,甚至是负增长。哪怕政府放假发补贴,少子化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还时不时爆出父母放弃抚养小孩,小孩饿死家中的新闻。原因就是生育抚养的孩子成本太高,同时社会责任心下降,导致这一切的正是长期经济衰退。

    说到底,还是米国粑粑造的孽,不光有经济的,还有文化和政治等多方面的。日本战后几十年,好事坏事背后都有米鬼的身影。

    这里面弯弯绕绕很多,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不过只要按照李林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查理曼人口负增长是迟早的事情。

    当然,在此之前先要把傀儡政权的基础——一个合适的领导人决定好才行。

    按下通讯按钮,亚尔夫海姆最高执政官以温和的语调说到:

    “客人们的情况怎么样了?……是吗,很好。中午的午餐让罗兰和密涅瓦殿下一起列席,记得要有礼貌。”

    ——差不多该让他们认清现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