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战场白蔷薇之日(十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他真该有个叫德金的老爹,再来一个叫基西莉亚的妹妹。”

    “山崖城堡”指挥中心的大荧幕放送空中要塞一点点溢出苍白光芒的炮口,拿着碳酸饮料和爆米花,面前放着一盘还未走完的国际象棋,亚尔夫海姆最高执政官的迷人微笑显得心满意足。

    “您说什么?”

    随侍在身后的布伦希尔开口问到。

    “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

    轻描淡写的含混过去,李林继续在意识里为路易王太子送去刻薄的评论。

    和干挺老爹之后立马被妹妹****爆头的基连总帅相比,路易王太子颜值方面还算过得去,个人魅力稍微差了点,演讲水平则是差了几条街。撑死也就是三岛由纪夫那个愤青文人的水准。三岛那厮在陆自东部总监部里大声疾呼“七生报国”,喊破了嗓子也没见有一个“真正的武士”出来响应一下,最后一气之下干脆自我解剖。不久之后,初代o达剧场版在电视台初次放送,陆自市之谷基地的死宅们倾巢而出围观不说,放到基连的国葬演讲时,随着总帅“奋起吧,国民们!”的声音响起,个个热泪盈眶振臂疾呼。是夜,霓虹国防中枢上空回荡着鸡瘟国民雄壮嘹亮的“疾苦鸡瘟!”呐喊声……后此事被冠以“鸡瘟万岁事件”之名载入史册。

    当然了,路易王太子不是基连总帅,密涅瓦也不是蒙面紫色老太婆基西莉亚。她还没学会必要时杀父害兄亦能面不改色的狠辣。不过微妙平衡下的兄妹不和,正是现阶段精灵阵营所需要的。

    政变开始前,精灵阵营事先划出两条不可逾越的底线。第一。不能超过10天。可以被称为“政变”的时间最多不过10天,过了这个时间点,就该称为“内战”了。届时事态的发展将脱离掌控,一发而不可收拾。第二,确保王太子和密涅瓦王女的人身安全,促使双方达成某种程度的平衡。

    将实力综合指数满分设定为10分的话,如今路易王太子一系为4分。伯纳德王子一系为3分,黎塞留与密涅瓦一系为3分。政变结束之后,随着黎塞留死亡和伯纳德失势。实力对比的天秤将一口气向路易倾泻,届时双方的差距将拉大到8:2甚至是9:1了。如此悬殊的差距下,恐怕坚持不到战争结束,密涅瓦就会被抹杀。

    拆分所属军队。让其打头阵与敌军一起消耗掉;战场流弹、事故、疾病——可用的剧本数不胜数。王太子势力如日中天的背景下。根本不会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这与精灵阵营的战后占领计划背道而驰,没了密涅瓦这块招牌,控制查理曼的难度会大幅度提升。但精灵阵营也不能直接出手提供帮助,不说对方是否接受,一位顶着“卖国贼”、“通敌者”帽子的王女同样无法为占领军提供正面助力。

    受限于各种条件制约,最有效也最可行的协助方式只能是设法让密涅瓦掌握一张足以在某种程度上遏制王太子过分逼迫之举的王牌。也就是……当今查理曼的国王——查理四世。

    只要老国王不死,密涅瓦就能获得大义名份,占据道德高地。相反。老国王死亡或落入王太子之手的话,密涅瓦就满盘皆输。

    “王太子已经领先一步。再过一手就要‘将军’了,想必正笑得合不拢嘴吧。”

    棋盘上的白色皇后长驱直入,眼看只差一步便能将死黑棋国王。

    俯瞰胜败似乎已见分晓的棋局,李林扬起了嘴角。

    “不过呐,不走到最后一步就难以断言胜利,这正是棋局的乐趣所在……特别是对方手里还有一匹传说级黑马的时候。”

    斜杀出来的黑骑士拦住皇后的去路,黑曜石雕刻的马头对准白色皇后怒目而视。

    #############

    什么事情最让人讨厌?

    每个人对此的答案都不一样,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环境下,给出的答案也未必一致。

    此时此刻,罗兰和他的小伙伴们却有着明确一致的答案——明知道别人给你下什么套,你还得按对方的剧本摆好姿势跳下去。

    (……那帮混蛋!!)

    涵养不错的罗兰难得爆了一回粗口,顺带着让一大帮子躺枪中弹。

    他不意外王太子的行为。本来王族为了争夺王位弑亲不算什么新闻,没有哪一国的王族敢说自己在这方面没有黑历史的,那个大头症发作的败家子更是为了权力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弑父这种事对他可以说毫无压力。

    可你下手也看时机吧?事情发展的如此顺利,就不曾有过一点怀疑吗?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甚至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推动事态进程么?只要稍微停下脚步冷静的观察四周,仔细思考一下的话,不难发现,这坑挖的也太明显了吧。不想不问,欢天喜地的朝着坑里一头冲进去。真不愧是查理曼的王太子,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坑爹熊孩子。

    王家陆军的表现更是让他血压飙升,原以为陆军马粪们是因为指挥阶层被一锅端了,失去了指挥通讯机能导致反应迟钝、行动迟缓,从政变开始到现在都无法采取什么像样的行动。闹了半天,他们早就上了王太子的贼船,还把自家一大票高官拱出去当了投名状,乐呵呵地等着最后跳出来摘桃子。

    马粪们无愧马粪之名,脑壳里塞的满满一脑子热翔。都知道财团的真面目了,还在打自己的小算盘,真不知道他们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学习一下海军的****们会死啊,那帮虽然也是头脑发热的坑货。好歹还能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就冲陆军这难看的吃相,将来也是被防卫军吊打到不要不要的命。

    骂了王太子,骂了王家陆军。最后轮到自己那位监护人的时候,罗兰哑火了。没办法,李林不是队友,更不是猪队友,而是对头。坑你那叫天经地义,不吭你才是脑子有问题。可你好歹也换个对象坑嘛,总盯着一个人坑是不是太不上道了喵。

    差点气昏头的罗兰总算还保持一死理智。顾不上怒骂掀桌,痛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拔腿以最快速度冲向收纳“独角兽”的仓库。

    “已经联络上城外巡防塞纳河的一支飞兽部队。没必要硬闯神鹰之城吧。”

    说话的是海军上校罗伯特.絮库夫,他原本在海上率部四处袭击阿尔比昂商船队,立足南海的惊涛骇浪之上,身披写着大大的“正义”的纯白外套。在血与火中意气风发。此次被召回吕德斯。原本是要参加受勋仪式,享受一下假期的。结果撞上了政变,被黎塞留一纸调令配属给了罗兰。

    防卫军突击队撤出后,镇压行动立即变得顺利起来。提坦斯士兵是靠着人数和疯狂发动攻击的,根本谈不上战术。没了防卫军的干扰,分割、包围、消灭一群凭本能行动的两脚兽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

    吃足了苦头的市民们对提坦斯士兵下手极狠,不少人被乱刃分尸,一部分人还遭受了可怕的私刑。拜药物所赐,他们并未感受到痛苦。那副疯狂的模样又进一步激发了施暴者的残虐心理。

    狂暴的市民让海军陆战队都为之胆寒。为了不让镇暴演变成新的暴乱,陆战队加快了清场速度,一些地段开始用重炮和齐射炮清场。用不了多久,各处的骚动就会平息下来。

    在絮库夫想来,此时王太子异动独走固然棘手,但也绝不是到了必须采取非常手段的地步。王国首相还在吕德斯坐镇,相信以那位大人的手腕,必定能制止王太子暴走的脚步。

    “王太子敢在没有王命的前提下出动要塞,说明他一定有万全的对策来应对干扰,现在的关键是能否抢先一步。有没有这一步,结果会差很多。”

    罗兰以苦笑回应,心中掠过一片阴霾。

    他冲入王立魔法学院时,突击队早已撤退多时。释放了老师和同学,清理现场时,在充作突击队指挥部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署名留给罗兰和密涅瓦的记忆终端,里面的内容是神鹰之城的概况和行进路线。

    看到这些,罗兰几乎要昏过去。他很清楚李林一贯的做派,每当他有什么行动,等你看清他的最终目标时,你的选择也早就被堵死了,要么继续按他的剧本起舞,要么退场,不存在第三种选择。现在会留下这个,恐怕黎塞留已经……

    (那个大混蛋——!!)

    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无益处。没了黎塞留的制约,王太子更加有恃无恐。眼下光是隐瞒黎塞留的死讯,尽快平息吕德斯的混乱就已经竭尽全力,哪还有多余的资源和力量去伪装黎塞留未死,以首相的名义去牵制那个有点小聪明的傻瓜。实际上就连拖住他的脚步,争取时间突破凡尔赛,救出国王都很难,遑论其它。

    可以挽回局面的唯一一着,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去凡尔赛,阻止神鹰之城,眼下能满足这一需求的载具,唯有s“独角兽”。

    “就算王女殿下亲至现场,那个男人也只会当耳旁风吧。假如他不接受劝告,执意前进的话,你要怎么办?和那座要塞和这个国家的储君开战?”

    法芙娜冷嘲般的话语让仓库内的空气一窒,一道道茫然的视线聚焦罗兰。

    法芙娜并非担心罗兰会吃亏,以独角兽的机体性能和罗兰的驾驭技能,非精灵阵营的任何一支军队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个要塞也包括在内。最多几分钟,自王太子以下,要塞全体员工都会转行去当“军神”。

    问题是向要塞扣动扳机等于扣响内战的发令枪,以当前局势之混沌,虽无从预测内战的进程和流向,可国家彻底崩坏、生灵涂炭的前景却是谁都能想象到的。

    挑起内战的责任。是任何稍有理性和良心之人不愿也不能承担的。

    “但已经没时间了……!!”

    “幸好,有人和我们有同样的想法。”

    法芙娜向仓库一角投去讽刺的一瞥。顺着她的目光移动视线,看清堆放在那里的货物之后。罗兰胃痛发作似的呻吟起来。

    “脑量子波感应框架……”

    “整整一架大型的量,做成符合飞龙骨架的构型不说,还很贴心的对应性别差异进行细节调整,真是值得点赞的良心诚品商家。不这么觉得吗?”

    (一点都不觉得。)

    与其说是周到,不如说是用心险恶,逼人上贼船的黑店比较恰当。

    可现在不管是贼船还是火坑都只能跳了,不然的话。将会有成千上万人死去。罗兰对此早有觉悟。

    他的觉悟是真实的,那份决意也毋庸置疑。

    可,觉悟和现实之间总会存在差异。特别是你的搭档是个脑子里少根筋的坑爹货的时候。

    “爽~~~~~~~~~~~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钱真该买几套用来飚啊!!!”

    收拢双翼。覆盖脑量子波感应框架的身体变得更加顺畅,几近纺锤外形的龙族公主把冲击波和爆音远远甩在身后,扯开嗓门大吼大叫。如果她保持着人形,再来一辆大排量摩托、一支金属球棒、一套背后书有“夜露死苦”、“喧哗上等”的特攻服。活脱脱一个半夜在秋名山过发卡弯的暴走族。

    可能还有米帝大兵和自闭症少年。

    “哦。我感觉到有个黑皮肤军人的灵魂上身了!他让我在独立日带着技术宅和大杀器去月亮边上的怪胎飞船,在世界停转之日给飞船系统下毒,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然后用大杀器给触手怪胎们一发入魂!!嘭!!世界清静了!人类们想起了被囚禁的屈辱,新世纪的福音巨人开始进击!勇敢的骚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啦!拜托你安全驾驶!!做个合格好司机!!”

    罗兰趴在法芙娜背部的搭乘座位,以踩自行车赛车的姿势把身体压在席位上,迎面扑来的g力让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翻动。声嘶力竭的悲鸣几乎盖过狂风呼啸。但速度中毒正high的法芙娜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发言也越来越向不得了的方向歪楼。

    “太high了!糟糕。都有点发情了!罗兰,等跑完了这趟来做吧!!”

    “你可是淑女啊!发情之类的话挂在嘴上可以吗?”

    “没关系,只要一晚我就能让你从男孩毕业成为男人!只要上了床,种族不同也没问题,一切交给我就好!蛇类交尾要8小时,个别能突破天际超出20个小时以上,我们龙族可不会输的,一起来挑战吧!”

    “都说了那是什么鬼?!!!”

    以防护术式覆盖全身,突破音速飞行的金色飞龙在大气中留下恍若流星的焦痕,只过了没几秒便飞过了凡尔赛上空。在下方,收容完亲卫队的“隆德.贝尔”号强袭登陆舰舰桥内,帕西法尔凝神远眺天空中的光痕,机库里的卡斯帕尔也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似地抬头望着天花板。

    凡尔赛宫内,仆人和女人们正在奔忙,应对眼前的紧急事态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全部精力,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们一无所知,也没有余力去关注。

    唯有直面那道流星的神鹰之城察觉到了异常,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首都方向发现高速物体,正朝向本要塞飞来!”

    “侦查舰队,请回应!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塞控制室内完全没了之前带点安逸色彩的气氛,刀尖顶住咽喉般的紧张感正在要塞内扩散开来,前后只用了不到10秒时间。

    前出侦查的舰队只来得及发出一次示警便断绝了通信,之后再也没有回应。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三艘浮空舰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就和后方音讯断绝?

    答案非常单纯。

    ——速度。

    比飞兽更快,比狂风更快。比声音更快,足以撕裂天空,让大气压缩成无形之刃。在穿过舰队中间时将战舰劈开的超音速。

    这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在接近要塞之前就不得不减速,使得要塞瞭望手们得以看清不速之客的身份。

    “龙……龙族!正前方有古代种朝本要塞高速接近中!!!”

    怀疑一闪而过,所有人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神鹰之城的瞭望手都是精挑细选的眼力优秀者,加以特殊训练,配合服用特制的鱼肝油的“猫眼”,据说大白天能看见星星。在黑夜里能够准确无误地看清5200米前后的军舰,在望远术式的辅助下绝不可能看错。

    况且,除了古代种。还有什么能展现如此可怖的力量?

    脸色微变,脚下虚浮的宠臣们仰望着他们的依靠,希望他能做出理智的决断。

    他们似乎忘了,一个为了权力。能毫不犹豫地将部下和生父送进地狱的家伙。这种人怎么可能是理智的。

    “切断所有通讯!直到我下令再重新连接!‘神鹰之喙\'还没好吗?”

    “殿下,术式尚未完全启动,现在只完成30%左右……”

    “管不了那么多了,全速前进,一进入射程,立即发射!!”

    瞪着血红的双眼,路易王太子捏碎了手中的水晶杯,血液和酒精混在一起在地毯上染出红晕。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哪能就此打住?!

    “通讯全部切断,果然是来这一手。看样子就算放慢速度。那个傻蛋王太子也不会因为我是古代种而犹豫呢。”

    “没办法了。”

    紧紧抓住把手,罗兰咬紧了牙关。

    “我们上吧。”

    “什么?!”

    速度中毒的症状被压了下去,法芙娜认为自己可能听错了。

    “你是认真的吗?”

    “我知道这很乱来,但只是抬高主炮的仰角,让‘神鹰之喙\'无法发射的话……”

    沉默了一秒钟,法芙娜“哎呀哎呀”的叹着气。

    “刚挑完战车,现在挑要塞了吗?”

    “抱歉。”

    “都那么强硬的拜托别人了,再说这种话会很虚伪。”

    “……”

    “不过啊,我并不讨厌愿意去挑战什么的男人,至少有明确的目的这一点挺帅气的。”

    布满鳞片的脸展露出像是微笑的表情,叹息的语调里有着像是羡慕的余韵。

    羡慕——

    已经有多少时间没有体验过这种感情了?50年前吗?100年前吗?

    连妄执和疯狂都会像河中石子一半磨去棱角,变得圆滑、细小,直到消失不见的岁月,能再度体验到所谓的“心动”,哪怕下一刻就会死,这一生也有相应的价值了吧。

    让心的鼓动支配意志,法芙娜豪爽的宣言顺着强行接通的通讯术式,响彻神鹰之城。

    “不过是快大石头,看我把它推走!!!!!”

    威严的龙啸摄人心魄,要塞成员尚未产生面对古代种的真实感之前,天地冲撞、世界倒转般的冲击造访神鹰之城。

    雷鸣般的巨响与“障壁”的苍白光芒同时绽放,远远看去犹如晴空中炸开一道闪电。随着晴空霹雳的绽放,巍峨的空中要塞颤抖着停下了脚步。

    “你们在干什么?!输出功率最大,把他们压死!!”

    “可是,殿下!神鹰之喙……”

    “我叫你把输出全部供应到推进阵列上去!”

    火球擦着操作席的边缘飞过,面对除了眼前的古代种之外什么都看不到的王太子,魔法师们闭上嘴开始调整玛那的流向。

    热量侵袭了过来。

    人类阵营和精灵阵营的顶尖技术结晶的碰撞,能量利用效率的差异、体积质量的差异——以绝对的暴力交错在一起,要塞和法芙娜同时发出耀眼的闪光。

    “……只不过是块头大了点,就自以为了不起!”

    如此叫喊的法芙娜看似尚有余力,但两股能将巨大物体推向天空的推进力对撞可不是说说的,皮厚肉糙如龙族也渐渐毕竟极限,系统警告的声音在脑袋里乱窜,把身体挤扁的痛苦越来越压迫意识。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内心的怯懦开始骚动,就在意识趋于模糊之际,温暖的体温和“声音”从背后延伸过来。

    ——就算这样。

    痛苦大幅消减,惊讶的视线转向上方,法芙娜看见罗兰咬紧牙关的表情,紧握着附带坐席的把手,全身的体温仿佛都从那里流入体内。

    是啊,就算这样,也有不能退让的事情。

    重新鼓起的豪气,化作终结僵持的决定性话语。

    “……龙族,古代种的称号可不是光好听的啊啊啊啊啊啊!!!!”

    思念渗进脑量子波感应框架,红色磷光渐渐发亮,变换成淡黄、浅绿、暗紫,最终,吸收了思念幻化出的虹光宛如怒放的花苞般胀开。

    “这是什么光……!!”

    穿过要塞的壁垒和相互冲突的术式,七彩虹光包容了法芙娜、罗兰和要塞,长达近300公尺的岩体在光芒中摇曳,慢慢地、慢慢地朝着远离凡尔赛的方向移动。顺着虹光的波浪,罗兰的思维不断扩展,感受到光芒中的生命。

    要塞内有人在喊叫,有人在奔逃,更多的是呆若木鸡,也有人抬头用淫邪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在更远的地方,有熟悉的气息在鼓动,带着怀念的思愁,以及决然的对抗意识。自儿时起便熟悉的共鸣让眼角涌出了热泪。

    温热的触觉将扩散的意识拉回**,四散于周围的七色光彩在天空拖出海船航迹般的余晖。这阵余晖化作一条光带,将要塞和金色飞龙带向远方。

    路易王太子坐回了他的宝座,一度因愤怒起身的暴君此刻安静了下来,任由部下们大呼小叫四处奔逃。

    没有人注意到他,委身这奇迹般的璀璨极光下,恐惧和震惊甚至凌驾了阶级和王权,就算王太子在他们面前大吼大叫,这些人也无法像平时那样做出回应。

    路易并不是理解了现状后才停止徒劳无用的举动。他不说话,只是抬头默默注视着头顶上与龙共舞的天使。从他的目光里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但那目光中却带着****的味道,仿佛盯上猎物的蛇,叫人感到屈辱和不快。

    路易从喉咙里挤出“咕咕”的声音,声音渐渐走高,最终变成了肆无忌惮的狂笑。

    “这是……何等的奇景啊,不,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罕见的奇迹了,不是吗?凡夫俗子无法理解,也无法触碰的奇迹,我确确实实的见到了!!”

    放下扶住额头的手,路易曝露在虹光下的脸孔充满了淫猥的**,丝毫不加遮掩。

    “就算一般人不理解,不承认也无所谓,我来承认你。不是别人,是我,承认了你的价值。余决定了,奇迹的少女,你将成为余的女人,成为太阳王的妃子才是你应有的唯一未来。”

    路易自顾自的放任想象自由驰骋,在单方面的求婚宣言中,神鹰之城以一种安逸的速度慢慢飘离航线。

    随着陆军支援部队进入吕德斯,伯纳德王子与其心腹们吞枪自尽的尸体在第二王子府邸被发现,漫长血腥的长刀之夜终于迎来了终结。吕德斯市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尽管接下来还有一段艰难时期,但日子总要过下去,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大家也只能寄希望于全能的母神和了不起的大人物。现在,他们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回到家里去清点损失或是准备葬礼。

    疲惫不堪的人们满怀希望,在忐忑不安中祈祷能尽快重回安宁富足的日子,对即将到来的、空前残酷惨烈的大战,他们一无所知,毫无准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