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国家燃烧(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探寻一支军队的位置、动向、布防,其实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想想看,平民可以出入军营,娼妓、小贩、军属可以在军营内搭窝留宿,从事各种交易;到了别国领土上,每到一处就搞得鸡飞狗跳,宛如“蝗军”进村一般。这样的军队行动起来,谈何机密性?

    包括查理曼在内,诸**队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近代化,从战术条令到武器配备,与过去相比较,简直是天翻地覆。

    可这些都是表面上的,经过训练的猴子穿上军服一样能随着鼓点列队行进,但猴子还是猴子,会走正步不代表它们就一夜间进化成了人。同理,各**队的核心精神还是封建军队的旧瓶子,只是加了点民族主义的新酒,根本上还称不上近代化军队,更不要说现代化军队了。

    所以,要定位他们的动向,是相当容易的。

    想要定位防卫军的动向就没那么简单了。

    先不说史塔西、宪兵队、军队自身构成的多重防线,也不说猫猫狗狗一靠近就格杀勿论的高度警惕性,光是列车时刻表一般严谨缜密的输送体系便足以让各国间谍头疼不已。

    完全封闭、误差以秒为单位、输送速度比情报传递更快——这样的运输体系让各国谍报人员根本无处下口。

    无线电定位和直接侦察也行不通。相关设备的匮乏、严密的监控体系和加密措施使上述手段不具备可行性。到目前为止,“恩尼格玛”机依然是各国情报机构无法逾越的绝壁,缺乏无线电定位设备的各国间谍也完全不可能在防卫军的防区内锁定各级电台的位置。

    仅从理论角度,防卫军的保密体系是完美的,是不可战胜的。

    但理论之外,尚有非常手段。

    三角测量法。

    获知a、b两点间的距离及两点和x的角度,即可算出x与a、b两点的距离和夹角,进而确定x的位置。以该原理为基础,各种测距定位技术得以发展应用。先是光学测距,再是无线电定位,基本上都是应用三角测量法的技术。

    防卫军的体系确实是科学且严谨的,可正是这种一板一眼的个性在他们的安全大坝上留下一个几乎无法察觉的漏洞。

    精灵们的严谨不仅表现在组织结构和体系方面,他们的语言文字同样严谨,还长的可怕,书写时还不大用缩写。这个改不掉的坏毛病不光体现在文书工作当中,一路延伸到了部队标识上,但凡有心人看看防卫军士兵胳膊上的标识,基本上就知道这帮家伙所属部队是哪里了。此外防卫军各种会议也很多,作战和行政工作会议之外,技术装备的使用,专业培训和讲解,生产厂家和部队的互动等等。这些会议的日程安排都相当有规律。

    如果掌握各时段路况,部队发起攻击的时间,例行技术会议的时间跨度,禁止进入区域的范围等等数据,加以计算分析,剔除其中误差。运用三角测量法,完全可以将防卫军各部驻地的位置缩小到误差概率100公尺的范围内。

    只是要这么做的话,事前必须熟悉防卫军的作息规律,了解他们犹如奥义天书般复杂的部队标志和编制,精于计算,且能在不引起精灵们怀疑的状态下与之近距离接触。

    查理曼这边正好有这么一个人。

    早在少年军校时期,罗兰就切身体验到一顿“给人吃的东西”对防卫军军营生活来说是何等的奢望,看看倾倒军用口粮后寸草不生的花坛,再瞅瞅吃了黑豆和米的卷饼炖午餐肉后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猫猫狗狗。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每天吃军用口粮的防卫军战士是一群真正的猛士,他们不但有着钢铁般的意志,更有无比强大的肠胃……

    在食物面前,他们虽不至于全无防范,但绝无法和正常状态下的警戒心相提并论。如果是通常状态,他们绝不会做出驻足停留的举动,就算停留也会下意识的遮挡标志,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将半履带摩托挡板上的三片橡叶为背景,正中为一只跃起的黑豹和字母n交叠的营标曝露在阳光之下。

    654重装甲歼击营的出现让罗兰有些吃惊,他预料到会遇见装甲兵甚至是战车,但没想过会遇上装甲歼击部队。

    装甲歼击部队装备的都是无炮塔的固定战斗室驱逐战车,相比拥有360度射界的战车,驱逐战车只能通过移动车身来调整攻击角度,容易遭受攻击的死角范围也比战车要大得多。所以尽管有着比同级别战车更强大的火力和防护,驱逐战车却不适合投入攻势作战,即使是从事防御作战的本职工作,也必须配置一定数量的战车和步兵进行协同。

    在这里会看见装甲歼击营,要么是战车数量不足以突破对面的阵地,用驱逐战车来凑数;要么是协同步兵去巩固阵地;还有就是组成第二道防线,掩护部队撤退。

    防卫军装甲部队几乎没露面过,根本谈不上损失;一条随时都能突破的防线也不可能对他们产生威胁。掩护部队撤退看起来是最有可能的,可为什么是现在?

    亚尔夫海姆正处于一个相当微妙的态势中。各国对“反抗查理曼暴政的精灵义军”表达了相当程度的支持——尽管都是些停留在口头程度的支持,以他们目前的状况和一贯对尖耳朵异端的反感,再考虑到教会给各国施加的压力,已经算是很难得的善意表达了;查理曼暂时无力打破僵局,正在不断聚集资源准备反击;

    如果防卫军继续加强攻势,毫无疑问能拿下吕德斯,完成他们长久以来的心愿——执政官在凡尔赛宫镜厅加冕为皇帝,吞并查理曼的土地建立一个大帝国。以他们眼下的实力,做到这一步并不存在任何困难。可如果真的这么干了,政治和战略层面就会面临困境。

    眼下各国支持亚尔夫海姆,仅仅是因为查理曼的威胁超过了对异族势力崛起的恐惧。和陷入歇斯底里的反查理曼情绪的公众不同,各国上层内心对亚尔夫海姆并不比对查理曼更加友善,大家根本称不上盟友,只是为了对付查理曼才走到一起的同伙。他们竭尽全力扑灭军国主义查理曼之后,怎么可能允许另一个更强更恐怖的查理曼出现。要不是亚尔夫海姆打着“自卫反击战”的旗号,爱扯后腿和搅屎的盟友们早就偷偷使绊子了。

    如果亚尔夫海姆此时强攻下吕德斯,恐怕除了精灵自己,没有人会对这个帝国表示欢迎。在西面,残余的查理曼将励精图治,不仅要恢复失去的土地,更要夺回自己大陆头号强国的桂冠;在东面,公国会为失去干涉人类阵营内部纷乱的影响力而扼腕叹息;永远遵循“联合大陆第二强国收拾第一强国”这一搅屎棍战略的阿尔比昂一定会想尽办法遏制亚尔夫海姆独霸。如果伊密尔再跳出来添乱,新生的精灵帝国将彻底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李林不会看不到潜在的战略风险,他一定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撤退,转入下一步行动。问题是合适的机会是什么时候?下一步行动又是什么?

    罗兰之前推测最佳撤退时机是半个月之后,届时无法承受压力的查理曼会将入侵奥斯托利亚和圣伊斯特万王冠领的部队撤回来防御首都。达成解救盟友这一战略目标的防卫军将迅速撤回国内,依托齐格菲防线给予查理曼陆军以重创,之后再以“保家卫国”、“终结战争的名义”以装甲部队长驱直入,彻底打翻查理曼。可如今第654重装甲歼击营的出现,等于是推翻了之前的推演。

    和一般驱逐部队不同,第654重装甲歼击营除“猎豹”驱逐战车外,还装备有部分“象”式驱逐战车。那可是头正面装甲200㎜,体重72吨的巨兽,除了被执政官亲手枪毙的“猎虎”,是已知的防卫军驱逐战车中最大最重的量产型战车,可谓名副其实的钢铁之象。

    部署“象”式驱逐战车可不是轻松的事情,尽管设计时特意把履带加宽以将少接地压强,72吨的体重可是实实在在的,稍微脆弱一点的道路就会被它搞的支离破碎,桥就更不用说了。查理曼各地的道路桥梁承载极限基本都在26吨上下,10吨级别的“追猎者”也就算了。没有事先经过加固,40吨级的“猎豹”都无法通过,更不要说70吨级的“象”了。

    没有充足的事前规划和准备,第654重装甲歼击营不可能在水系发达地域投入进攻。只有依托经过工兵部队强化加固的道路桥梁,利用事前构筑的阵位进行纵深机动防御作战,掩护主力部队后撤,之后按事前规划好的道路逐层抵抗撤退——这才是可以在这片地域发挥出他们战斗力的作战方式。

    听上去似乎不算太复杂,可其中每一个步骤背后都有大量的事前调查测绘与计算,阵地的设置、野战修理厂、零配件的输送、备用的补给和撤退线路、应急的调度预案——相关保障工作足以忙死一堆后勤参谋。考虑到如此庞大的工作量,这个重装甲歼击营显然不可能是仓促间被部署到这里。恐怕在进攻部队抵达这附近的时候,相关工作就已经展开了,为的就是能在撤退日之前完工,以便重型驱逐战车部队早早进场,熟悉环境。

    换句话说,几天之内,防卫军就会开始撤退作战,这个营是准备接手防区的。

    (从一开始,巴尔就是攻击的终点吗?为什么是这里?如果拿下特鲁瓦再撤退,战略态势会更加有利,之后的谈判交涉也好,战略战术上的选择也好,都会更加轻松。为什么现在就要撤退?不……情报还不够充分,还不能太早下结论……)

    将躁动和疑问压入心底,罗兰依旧热情的将活禽交给军士,周遭多少有些异样的目光似乎并未影响到他。

    在诸多鄙夷、不屑、木然的目光中,混杂着一道有些冰冷的目光。

    (——这个女人不简单。)

    慢慢倾吐出烟雾,施陶芬贝格上尉掸掉了长长的雪茄灰烬。

    看上去似乎和普通鸡贩子毫无区别,可“女人”和“与防卫军交易”着两个要素结合在一起,在上尉眼里就不太自然了。

    作为一支占领军,无论防卫军表现出怎样严明的军纪,展现出和其它国家军队的差异,他们始终是进入别人家园的异族军队。不同的语言和外貌,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的差异,长期妖魔化宣传带来的负面影响,加上一点民族自尊心——沉淀在占领区人民心中的这些东西使得他们不甘心被征服,一小部分人加入形形色色的抵抗组织以武力抗争,更多人则是顶着“良民”的外皮进行消极抵抗——不接触,不来往,不交易。尽管商人都是些为了利润,节操和祖国都可以不要的利益动物。不过形势尚未明朗的现在,除了不做生意就活不下去的那些,敢顶着“卖国贼”帽子和防卫军交易的商贩还不多,更不要说让一个花季少女单身出来和占领军接触。在查理曼人眼里,防卫军眼下军纪确实不错,没祸害女人什么的,可谁知道会不会一直这样呢?万一哪天尖耳朵太君来兴致了,要抢花姑娘了,到时候你找谁哭去?家家户户平日里都是严禁女眷出门,就算非出门不可也是罩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眼睛。

    这种背景下,一个村姑,和防卫军交易,怎么看都有些可疑。

    一般人遇上这种情形还会琢磨一下那个女孩家里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可施陶芬贝格上尉是职业军人,只善于从军事角度来看待问题。一旦认为某人可疑,是潜在威胁,他会做出的反应也只有一个。

    施陶芬贝格下意识的把手伸向公文包,持有爆破特种技术证的上尉已经拟定了一个测试兼陷阱的计划,如果那个女孩真的是一个间谍的话……

    就在上尉开始构思如何改装公文包之际,触碰到文件纸的手指停了下来,看着那张印着鹰徽的纸张,施陶芬贝格上尉足足停顿了十几秒,最终长叹出一口气。

    “……真是个幸运的姑娘啊。”

    拉上窗帘,上尉略带惆怅的目光被隔绝在屋内,碧蓝色的眼瞳重新逐字逐句的审视那份只有一句话的电令,良久才松开那张纸片。

    飘落桌面的文件纸上印着一句话——即日起转入撤退作战,不必干预查理曼情报人员的工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