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为了祖国(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哪种东西最危险最恐怖?

    核武器?

    生化武器?

    自动步枪?

    各种兴奋剂、致幻剂和镇静剂?

    独裁者?

    民主快递?

    和金融家比起来,以上全都可算纯洁无瑕。全世界的罪犯恶棍捆起来,邪恶程度和造成的危害都不及高智商经济罪犯之万一。

    大笔一挥勾决上千人命,亲手打爆23个脑袋的史塔西高级干员海德里希上校此时深刻领会了这一真理。

    真理,不是道理,更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不用动刀子,不用扣扳机,不用按按钮。金融家只要动动脑子,投入一点资金有时连资金都不要轻轻松松就能让成千上万人下地狱。史上,从没有一个杀人狂、屠夫、军火商、毒贩到达过金融家经常可以完成的高度,这些人的名声却比金融家糟糕的多。

    这可真是活见了个鬼。

    不过,这也止于此刻而已。用不了多久,无知的人们就会深刻理解到,为什么全世界最危险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金融家,那些个拿公文包的人形兵器究竟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地狱。无数人会诅咒、会痛骂、会怨恨,会想要把制造出这一切的家伙揪出来碎尸万段。

    地狱海德里希觉得这个词最恰当。

    悬梁投井,引火**,先杀掉家人再自杀,或者拖着更多无辜的人给自己垫棺材……当这种景象以百万人为单位在同一时间段密集上演时,现世和地狱又有何区别?

    那场面一定是相当的壮观。

    只要把这些东西运送到目的地,在最佳时机散布开来的话

    哗哗哗;

    刷刷刷;

    20台点钞机和15名点钞员忙个不停,一叠又一叠钞票放入点钞机,点钞员们各展绝活,戳、捻、抓、推、拨,各种花式点钞速度丝毫不逊机器,叫人恨不得跪着欣赏那弹琴般的艺术,顺便问问教练能不能学这个。

    他们已经忙了一个多小时了,接下来还会忙上一段时间,已经请点完毕的钞票堆成小山,等待盘点的还有一大堆,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台点钞机超负荷工作导致烧毁,8位点钞员手抽筋下去休息,顺便帮同僚们泡方便面。

    清点3亿金圆券可谓一项浩大工程,但在整个“雪崩”计划里,这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加上这里清点完毕后运输出去的最后一批,亚尔夫海姆印刷厂总计印刷了票面金额90亿亿的金圆券,在开战前就分散隐蔽在查理曼各地。

    90亿亿。1个9,后面挂着17个0,印成面额100元的金圆券,足足有115000000吨,要10万列火车来装。都说用钱能砸死人,这堆钱能把10条核动力航母拍成铁饼。

    任何一个经济健康的国家突然涌入这么多钞票,谁都能想到会发生什么事情,更何况这个国家的经济根本是在崩溃边缘。

    查理曼已经被世界孤立一段时间了,现在的贸易对象仅限拉普兰和伊密尔,这两个国家不仅市场规模小,而且民众消费能力有限,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各种花式作死,剩下那些有钱的国家都是查理曼的敌国仇国,人家见了查理曼的商品烧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浪费钱去资敌。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愿意多出点血,接受白银和黄金之间每天都在拉大的差价,再割点肉给奸商们,走地下渠道向其他国家输送你的商品,那也要人家愿意买才有意义。可查理曼如今几乎所有工厂都转型为军工服务,财团撤离时又带走或破坏了几乎所有生产设备,导致普通工厂也只能制造质量低劣的廉价日用品。这些破烂在受到战争影响而疲软的各国市场上根本没有竞争力,你想赔本赚吆喝都没机会。

    战争开支、各国的贸易壁垒和汇率差价几乎吸干了查理曼多年的积蓄,现如今只能靠大量印钞来稳定市面这才是货币改革的真相。实际上这个国家早就应该暴发通货膨胀了,但是查理曼早早实行了食物与日用品配给制,同时鼓励(也可以叫威胁)市民们把收入拿去买爱国债券,发下去的纸钞等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银行账面上。手持一堆债券的国民们勉强维持着温饱,在救国圣少女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鼓舞下,对打赢战争还抱着希望,对手里那叠印刷品还怀揣着那么点起码的信心。

    这种情况下,砸下去这么一座钞票山,必然会让查理曼各阶层跌入名为现世的地狱。

    海德里希的目光从钞票上偏移,一旁几个打扮的犹如洋娃娃般精致可爱的孩子正安静的和几个板条箱呆在一起。时不时有保安和经济部工作人员从他们眼前走过,没有谁和他们说一句话,也没有一个孩子哭闹或是说话。他们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里尽是死心般的空洞,仿佛自己就是摆在货摊上降价处理的商品。

    他们就是商品。和木箱里的名画、古董、百年名酒、金条一样,用来和权力做交易的商品。

    90亿亿要把这个数量分散到查理曼控制区各地,即使靠财团和史塔西的能量,也必定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相反,为了避免暴露重要据点和间谍网络,所有的金圆券必须远离上述地点藏匿,等到了正式启动环节时,还必须有足够安全且迅速的渠道将这批金圆券扩散到市面上。就算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金圆券(查理曼印刷金圆券的印版、印刷机、印刷工艺流程都是财团提供的,亚尔夫海姆忠实再现出来的产品的确可以称之为真钞),涉及到在敌方控制区内的储藏及流通环节,还是只能通过地头蛇查理曼人民的公仆、国王及王太子忠实的臣下、高贵虔诚的贵族们来达成这项任务。

    要想请人办事,没有付出怎么可以。小官僚们倒是好搞定,人家只要黄金、黄金、黄金啊,足够金条喂下去,问题就不存在了。有点根基和地位的贵族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人家也喜欢黄金,看见一箱一箱大黄鱼也是好开心啊。可人家也是有追求的,老给大黄鱼俗不俗?总要与时俱进,提升自我修养的嘛,来点高雅的行不?

    行。

    几百年的名画,上百年的名酒,一千多年前的古董。

    光这些还不够?那漂亮的花姑娘也是大大的有,啥萝莉、乙女、御姐、人妻、痴女,所有类型一应俱全,附赠配照片的小黄本目录哦。啥?这些都不是?哦……懂了,可爱的男孩子是吧?对,有有有,啥女装的、穿小裤衩背双肩包的、头顶长耳朵腰后长尾巴的、穿修道服头顶剃过的都有。要特别定制版?会唱赞美诗,会朗诵诗歌鉴赏艺术,还会在床上深入沟通哲学问题的?没问题啊,给水部门和urella辣么多等着做**实验的“原材料”,一定挑得出您要的。

    这就是“燕子”项目的由来。

    咬着小木棍练习微笑,头顶书本练习走路,突击恶补艺术类知识、古典文学、哲学经典,将整部圣典倒背如流……这些只是最基本的部分,接下来是从辩论术到作为司祭的基本知识,各种场合下的祈祷词,繁杂的弥撒举行方式和宗教人文史方方面面,一字不差地灌进脑袋里。每天的课程安排可谓争分夺秒,而且为了检查学习是否扎实,每隔半天会有一次突击测试。无法通过测试,一次饿饭,二次毒打,三次送回实验室。反复挑选淘汰后,剩下的孩子还要接受行房寝技的培训,他们要学习生理解剖学和心理学,要学会如何激起老头子、功能障碍者和特殊癖好者的**,如何使用媚药,如何在床上取悦对方的同时套话,利用暗藏的摄影器材拍摄影音图像……最终通过全部测试的才能称之为“燕子”,等待离巢飞向目标。

    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商品……不,玩物。用来和权力交易的玩物,其存在意义仅限于此。

    这是为了祖国。

    高级特工在心里呢喃着,扑克脸闪过一丝细微的苦笑。

    为了祖国,为了人民。

    查理曼的达官显贵们在公开场合也这么说,他们在演讲台上可比特务头子理直气壮地多,一个个大义凛然,恨不能把心肝挖出来证明自己有多么大公无私、廉洁奉公,好些个爵爷、老爷很是表演了一幕幕破家从军、舍业报国的戏码。这些人说的多好啊,拿到亚尔夫海姆各类会议上作工作报告肯定也是掌声雷动、好品如潮。可在自己这样知晓内情者看来,却只觉得讽刺。

    祖国?

    人民?

    在他们那里仅存名义而已。是专门用来捞钱,专门让别人家死孩子,专门用来对不起的!

    真他喵的见鬼!

    海德里希伸手摸向裤袋,他想抽支烟冷静一下,刚碰到烟盒,有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大特工,这里禁烟,烧了一屋子钞票可不是闹着玩的。”

    “德基尔阁下……”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上校,你可以下去了。”

    亲卫队少将穿着一套量身定制的高级工作西服,里面是件黑色马甲,丝绸衬衫领口打着笔挺的红色领带,黑色裤子裤线熨烫的笔挺,小羊皮皮鞋光可鉴人。正提醒海德里希的嘴里叼着一根电子烟,烟头灯光忽闪忽灭间,一股带着苹果香的蒸汽烟雾喷吐到空中。

    望着德基尔,海德里希满肚子的槽点生生咽了下去,敬了一礼后转身退了出去。

    转身关门前,带着职业特色的眼睛重新瞟了一眼德基尔身旁的女性,略带阴郁的灰蓝色眼睛消失在防爆隔离门之后。

    “如您所见,这可是我方最高机密之一。我们正在用行动证明朋友间没有秘密,我方和贵方之间用鲜血凝结成的友谊是牢不可破的,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证明这一点。”

    吐着蒸汽烟雾,德基尔像是老朋友般侃侃而谈。身后的女性跟着他的脚步前进,每走一步,胸前就是一阵汹涌的浪潮。

    丰满、前凸后翘、波涛汹涌这些词已经不足以形容她傲人的上围,任何雄性智慧种都会被那对充满弹性,仿佛要撑破上衣跳出来的球体抓住眼睛,下意识地会在脑袋里冒出诸如“带球撞人”、“杀人胸器”、“重磅炮弹”之类与危险、违规挂钩的词语。

    老实说,先不说那两坨肉会不会让她的香肩和水蛇腰累着,拿来砸人估计真会死人吧。至于是死于头部造钝器攻击还是死于脑血栓,那就不知道了。

    巨无霸双峰美女踱步至孩童和木箱旁,一直眯着的眼睑微微睁开,有着纵向条状瞳仁的琥珀色眼睛印出玩偶般沉寂的孩子们。

    “……虽说不在协定内,可既然贵方找上了门,我们也一定会全力支援,确保阁下任务顺利达成。对此您大可放心。”

    “这可真叫人安心的伙伴宣言,让吾更加感受到肩头责任的沉重。”

    停下脚步,一手叉着腰,一手撩起金色长发,眯眯眼**美女发出欢快的笑声。

    “吾也想见识一下,能让那位模范优等生公主殿下做出那等决定的少年,究竟是何等样的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