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为了祖国(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人类的天性。

    有些时候是出于无奈,但更多的时候则是忘乎所以,无法释怀不可能之事,无论如何也想要成就梦想的天性。

    这是疯狂,也是浪漫。

    “查理曼那些家伙还在摩泽尔河边上磨磨蹭蹭地送人头?”

    漫不经心的翻动文件,一身戎装的独裁官问到。

    成为名正言顺的独裁官之后,李林将办公地点挪到了统帅部,一方面是便于及时处理军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开评议会的老爷爷们。眼下他实在没多余时间去扯皮,要利益分红,要势力平衡等战争结束再说。尽管清楚如此露骨的独断专行必然会让某些议员不痛快,可那又怎样?评议会出不了布鲁图,李林则比凯撒可怕的多。

    欠缺生活气息的宽大房间里,亲卫队队长将艳丽的紫色蔷薇插入花瓶,连嘲讽都不屑的冷漠声调回应着。

    “每天早上7时开始进攻,下午17时以炮击结束。不得不说,查理曼王家陆军很重视劳工基本权益,每天认真履行8小时工作制。”

    在严谨的如同钟表一般的防卫军总参谋部眼里,发生在梅斯周围的战斗简直可以拿去当笑话。围攻梅斯要塞群的查理曼军队战术拙劣呆板,与其说是作战,不如说是集体自杀。没有炮火支援,没有空中掩护,行动全部曝露在敌方的制高点观测所之下,迎着密集的炮火渡河攻击一整个要塞群……这完全可以入选年度战场笑话,角逐前三位了。

    坐落于摩泽尔河与塞耶河交汇处的洛林塔首府梅斯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交通枢纽,在军事和商运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远古的战争岁月开始,这座城市就持续要塞化。等到精灵们彻底掌握洛林塔之后,为了贯彻“旋转门”战略,围绕梅斯进行的要塞群建设便隐秘且持续的开始了。

    梅斯本身的防御能力不必多说,外围高地的环形要塞链也是足以诠释什么叫“固如金汤”的典范工程,以摩泽尔河东岸的“洛特林根”要塞群为例,光是堡垒本身就占地约1.44平方公里,装甲炮塔内设置有155、210榴弹炮,无数通用机抢、大口径机枪、小口径速射炮、高射炮构成无死角火力网,外围尚有完善的铁丝网、电网、地雷、堑壕体系、炮兵观察所支撑,内部各种保障设施一应俱全。即使是让防卫军自己去攻克一座这样的要塞,没有超级重炮或是巨型航空炸弹的支援,也会付出惨重代价。对此一无所知的查理曼就这样对准梅斯这块铁板一头撞了上去,其损失之惨烈可想而知。

    话说回来,查理曼也是迫不得已,没有足以支撑现代化战争的工业体系,没有先进的技术,他们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罗兰费尽心血搞出来的那点小工业,还有“战无不胜的精神原子弹”和士兵的血肉之躯了。

    就这样他们还是竭尽所能的浪费所剩不多的底牌,好不容易造出来的75速射炮、齐射炮、单发后装步枪全都被败家子们送到前线挥霍了,结果根本没有发挥预期中的作用。单发步枪和齐射炮还没发威就沉到河里去了,弹道平直的75速射炮既不能用来曲射轰击,又不能用来远程轰击和对岸打炮战,最终全都用来成就防卫军炮兵的威名了。

    想想这些,也难怪尼德霍格都懒得唾弃他们了。

    “别这么刻薄,人家为了表演也是蛮拼的,换做是我们,可没魄力那么彻底的演出‘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的戏码。”

    “您的意思是,对方是故意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到梅斯那边?”

    “猴子反复吃到苦头后都会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何况路易和他的幕僚们只是有点疯,又不是傻。”

    “那么……目标是圣迪耶吗?”

    声东击西。不惜代价也要把防卫军的注意力吸引到梅斯,真正的目标必然有相应的价值,眼下查理曼最头疼,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无疑是每天犹如列车时刻表一样准确的导弹攻击。

    和始祖巡航导弹v1一样,fzg-76比起战术武器,更接近心理武器,用通俗点的说法,这是一种用来搞恐怖袭击的武器。

    恐怖袭击的目的是用恐惧达成目标,绑架、杀害重要人物,迫使国家高层妥协这是恐怖主义的基本逻辑。如果无法达成目标的话,就会升级活动,将目标转向一般市民,也就是所谓的无差别恐怖袭击。人体炸弹、汽车炸弹、高压锅炸弹等等都属于这个范畴,只要不断制造牺牲者,市民对政府的不满就会持续累积,慢慢转变成憎恨乃至对立,最终甚至可能造成国家动荡,诱爆社会压力。

    fzg-76的攻击正在达成这样的效果,每天都有人牺牲,政府却没有任何应对手段,民众在憎恨尖耳朵鬼畜的同时,对政府的不满也在不断积累,一点一点逼近危险临界点。

    面对这种以国家力量发动的恐怖攻击,查理曼已经到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解除导弹威胁的地步。

    问题是,要怎么做。

    拦截导弹?要能做早就做了,查理曼如今连可用的高射炮都没有,你让他们拿什么去拦?你以为是米帝啊,一堆还不够,还搞个“傻德”去祸害人。(⊙o⊙)啥?防空气球?你要生产多少防空气球才能防住查理曼全部国土,等你造完,大清……呃,不,大查理曼早就亡了好不好(□′)┻━┻。

    出路只剩下一个,和1944年面对元首末日复仇武器的米英一样偷家,直接把导弹基地给端了。

    “负责攻击的,是以罗兰为核心编成的小股突击部队吧。”

    “……”

    李林并未回答,微微扬起了嘴角。

    查理曼没有空中战略打击力量,只有派遣小股特殊部队突袭这一个选项,放眼整个查理曼,适合执行这种任务的只有罗兰和他的伙伴们。

    这也早就在算计之内。

    “德基尔已经就位了吗?‘客人’的情况怎么样?没有招待不周吧?”

    “没有,她对我们的安排非常满意。”

    “尼德霍格,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应对太软弱了?”

    “怎么可能?!属下不敢!”

    惊觉到自己话语中泄露出的些许不快被捕获,尼德霍格深深低下头,肩膀缩了起来。

    “不必那么紧张。的确,同意那边的要求有违双方签订的协议,为了确保契约的执行力和严肃性,断然拒绝是正确的。不过,有时候我们的身段也得放的柔软一点才行。适当的退让,也能让我们今后提出各种主张和要求时增加筹码。”

    换句话说,无论“客人”的行动是否成功,亚尔夫海姆都能在今后的合作中占据优势,在不触及对方底线的前提下,谋求更多的利益。

    基于利害关系走到一起的合作,本来就是这么回事。说起来是共同进退的伙伴,说到底其实是因为利害一致而走到一起,那么反过来,若是对立的话,关系便会土崩瓦解。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那边”是这样,被称为“盟友”的家伙也是这样。

    “阿尔比昂商船被查理曼海盗劫掠的次数有所攀升?全都是在远离南洋交战区域的海域发生,搭载的大多是硝石、铁矿石、焦炭等战略物资,船员的损失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看来有些人终究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搅屎棍天性,”

    “要通知海军扩大破袭战范围吗?”

    “暂时还没必要,眼下还不是可以和海对岸叫板的时候,对面也还没彻底决断,等我们的大陆战略完成之后……比起这些,我更在意罗兰的动向。依情况发展,或许得做出一些调整。”

    对应迟了一秒,尼德霍格小心的确认到:

    “调整……您是说圣迪耶吗?”

    “罗兰是认真的。”

    订制钢笔在文件末尾画了一个漂亮的花押,李林低着头继续说到:

    “他的成长速度超出了预期,格利特的战败虽然有客观方面的原因,有了先例之后,德基尔也不至于掉以轻心,可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万一’。”

    没有进一步的说明,尼德霍格也对言外之意了然于胸。一方面对日常的稳定气息感到满足,一想到提及罗兰时,自己便不在这位至尊的意识之内,亲卫队队长不禁有些恼火,放在背后的拳头用力攥紧。

    “先交给德基尔处理吧,等详细的交战经过和结果出来后再做出调整也不迟。说起来”

    独裁官的嘴角弯出一个温和的弧度,亲卫队队长突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寒,两条腿似乎也抽筋了。

    只见李林从抽屉里拿出两本袖珍口袋本晃荡着,亮眼的黄色小薄本子上赫然标注着玫瑰色标题《霸道独裁官萌副官》、《办公室之恋》,标题下方赫然是两个拥抱的男性……

    “前几天文化部查抄地下文学市场搜出这种东西,笔名也好,叙事风格也好,都非常的眼熟呐。”

    浅浅的微笑十分甜美,直面这微笑的尼德霍格浑身颤抖,满头大汗。

    “阁阁阁阁阁阁下……关于这个……”

    “天气还不算热,怎么这么多汗?是太紧张了?还是缺乏锻炼呢?算了,正好我刚入手一套很适合古代种的健身舞蹈和伴奏音乐,不试试吗?”

    不等尼德霍格辩解什么,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响起,面对一言不合就放毒的直属上司,亲卫队队长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那一天,短短218秒的音乐循环了整整一天。

    那一天,尼德霍格想起了曾经被《极乐净土》所支配的恐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