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为了祖国(十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掌握知识既是掌握世界。

    地理、史、生物、物理、政治、思想浩瀚的智慧穷极人的一生也未必能彻底掌握其中一项。彻底收纳全部智慧,踏入全知全能境地的那一位,确实无愧于“神意代行者”的身份。作为他的分身,他的创造物,七宗罪没那么万能,只承袭了其中一部分知识的他们也已经远远超出无数学者毕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德基尔不讨厌知识,这方面他和雷吉比较像纯粹出于兴趣爱好去阅读学习,沃尔格雷沃读书提升自己是为了嘲弄他人,格利特纯粹是占有的本能,杰勒斯是出于工作需求,格拉托尼和斯洛斯就不必提了,这两货对本能之外的事情毫无兴趣。

    对德基尔来说,各种各样的知识可以起到人格美容的作用,身为怪物的他们想要自由的混迹于智慧种社会,知识是不可少的武器装备。退一步来讲,各种各样的知识也能在欢场发挥作用,帮助他无往不利。

    浩如烟海的知识中,有一类是德基尔从不接触的。

    岂止不接触,一提起那个词,德基尔就会发自心底的反感。

    这个词叫“伦理道德”。

    一半是出于纯粹的本能,另一半是自本能延伸出来的思考结果。

    伦理、道德、法律说到底都是社会富裕的产物,仅仅只是空洞的概念,只有弱者才视其为不可逾越的道理。且不说社会顶层有多少人真正遵循这些概念生活,底层民众又有多少将这当回事?当世界各地上演着种族歧视,战争罪行,**泛滥以及其他不计其数的恶行时,伦理道德在什么地方?只要出现契机,人便会退下身上那层伪装色,露出禽兽的本来面目,上演各式各样远胜禽兽的丑剧。

    德基尔喜欢这种事情剥离道德伪装,展现出“真实的人类”,让每个人都见识一下平日里根本无法想象的“真正的自己”。越是人格高尚,在所有人眼中如同圣人一般的家伙,越是能爆出让人难以想象的真实,为德基尔带去前所未有的享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痛斥贪官的人里绝大多数在羡慕贪官,给这些人贪污**的机会,他们一样不会错过机会,吃相也未必好看到哪里去。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大家只是想犯罪而无能罢了。”

    给无能的人**的机会,不如诱惑那真正有节操、有能力的一部分人,这才是真正能满足德基尔的娱乐。

    “那么”

    捻起细长的握把,郁金香形状的酒杯凑到鼻子下方,沁心的香槟酒香渐渐溢满感官。

    “舞台、演员、观众都已齐备,胸怀远大志向的他,会演绎出怎样精彩的堕落?”

    带着期待、愉悦以及一点点焦急,德基尔将香槟一饮而尽。

    ##################

    “以上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俯视罗兰,法芙娜平静地结束了叙述,端起咖啡滋润有点发干的喉咙,等着罗兰消化那些过于爆炸性的信息。

    没有任何人可以听了那些东西后还能泰然自若。

    同样也没有人可以听过之后立即判定是非对错。

    对大多数人而言,神不过是一种概念、现象、事实,没有必要在现实里追究神存在的证据,因为神是在自己内心组成的偶像,不过是命运和正确拟人化。

    人类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和变数。为了接纳遭遇的各种不合理,更加积极正面的看待世界和自身,才需要在心中塑造寄托祈愿的偶像。

    只是如此而已。

    因此,神没有存在的必要。

    就跟数字和方向一样,神是一种目标概念、理想,而不是现实上靠近、依偎的对象。

    因为不存在,所以才是神。

    至少是存在于人类无法触及的层次,才能超越自作聪明的歪理和理论,存在于人们的空想中,随之产生憧憬。

    然而,神确实存在,并且在不为人知的幕后干涉着现世。

    (且不论手段,母神也好,李林也好,他们所作所为的出发点是正确的。)

    作为世界自身的意识,延续自身存在的行为无可厚非,作为神意代行者则要履行神所赋予的职责,确保世界存续的基础上维持各种族之间的平衡无论如何,这都是无法指责的事情。纵然有道德家和精神洁癖者指责做法太过粗暴,可就已知的史来看,从未有一次,纷争是依靠美德和仁义解决的,李林的道德观或许有问题,但他对道德的态度无疑是正确且极为现实的。

    道德是什么东西?印在书本上的油墨,冠冕堂皇的无用废话。人民可以愤怒,可以用一分不值的道德来表达自己的正确和优越,然而任何一个政府和可爱的人民,遇到问题时都更喜欢用钞票和拳头我称之为“铁和血”,即经济和军事来说服别人。说白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解决不了的话就只能上大炮了。道德?真理?这两样挡的住大炮还是挡的了钞票?

    多么直白和现实啊,让龙不爽的是,没有一句话可以反驳他。你可以说他独裁,可以说他**,可以说他玩弄愚民政策,唯独不能说他错了。

    正确,无比的正确,同时没有丝毫的私心恐怕这才是那两位最大的问题。诚然他们毫无私心,也因此他们可以公平且冷酷的对待一切,毫不犹豫的策划一场又一场战争,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让几百万人去死,或是让更多的人生不如死。

    这种残酷的正确,以及不择手段的干涉才是法芙娜难以下咽的地方。

    一切都是为了守护所有人生存的世界所为,任何人站在他们的立场上都会那么做,没有人可以断言没有神明的指引和干涉,所有人就能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世间将不会再有纷争和流血,面对无人能笃定的“应有的未来”和不确定的可能性,还有生活在世间的亿兆生命,神做出了最妥当的选择。

    可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无比沉重的。

    失去了可能性,失去了未来,连展望和希望也没有,一切都在封闭的世界内只为延续世界而存在,犹如在黑暗中原地踏步,迟迟无法前进,展现出所谓的未来。

    如果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代价,未免也太悲哀了。

    曾几何时,也一度出现过转机。上一代神意代行者放弃职责逃亡,几次追杀和劝诱全部以失败告终,母神也曾一度动摇,与母神精神有着联系的龙族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一丝丝类似焦虑和无奈的波动。假以时日,或许神会认清潮流不可抗拒的现实,放手世间也说不定。

    不知道那会耗费多少岁月,或许是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会不会有那样的改变都无法确定,但那时确实曾经存在着改变的可能性。

    可就在此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最大、最凶的黑马出现了,黑暗中的些许荧光被更加深重黑暗的夜幕吞没了。

    齐格菲.奥托.李林。

    迄今为止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他是什么?从哪里的什么地方诞生的,又将把世界引领向何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位神秘的超越种有着代神意代行者无法匹敌的巨大力量,无人能及的睿智、洞察力、决断力,以及一颗冷酷的心。

    光凭体力、破坏力是不可能胜任神意代行者的,即便凭运气当选,恐怕不出三天就会主动辞任。纵观史,众多担任神意代行者之职中不乏文武全才者,亦不乏胸怀远大之辈,最后却鲜有善终,不是英年早逝,便是英年早疯,能安然终老的几乎一个都没有。可见这份名誉和职责背后的巨大压力和危险性,没有异于常人的超强韧精神和铁石心肠,根本做不来。

    具有这种特质的智慧生物,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他还能称之为生物吗?

    过去阅读神意代行者的经时,法芙娜如此感叹着,她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会亲眼看到解答疑问的答案。

    那个答案就是李林。

    没有私心,没有怜悯,无比正确,重视结果胜于一切,比任何人都适任神意代行者的李林能忠实将母神的愿望化作现实建立一个无限循环和再生产,单一价值观支配下的封闭世界。

    拥有一位这样勤劳肯干且不贪恋权柄的优秀员工对母神或许是一件好事,对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生命来说,却意味着暗无天日。

    没有选择其他价值观或生存方式的自由,任何与主导社会的绝对价值观相异的思想、人物都会被排除,所有人只能死命抓住自己被赋予的生存方式,停止思考,直到心底都是隶属这套系统的奴隶。

    法芙娜见识过那样的社会,对此简直熟到不能再熟。

    蚂蚁、蜜蜂之类的社会性昆虫是如此,被封为尊贵古代种的龙族也是如此。

    整个种群只为一个价值观与目的而不顾一切地奉献,自己建造出豢养自己的场所,然后自己走进去关上大门,等待着奉献的时机到来龙族的行为模式和虫蚁有什么区别呢?

    然而大多数龙族看不清这个事实,或者装作看不见。

    这就是单一价值观的封闭社会,不存在其他选项,一切行动比照唯一的价值基准界定,唯有按照已经设定好的轨道前进如同沿着环形轨道兜圈子的玩具火车。

    由于不断和外界接触,成长方式和多数龙族迥异,法芙娜才可以站在退一步的位置上更加客观的看待世界以及李林正在发动的世界变革,察觉李林真正的危险之处。

    视权利斗争为生活全部的那些大人物或许没有察觉到,李林那些长远目光关注的是什么地方,那种过分的超凡脱俗也并不仅仅是因为坐拥实力和头脑,得以俯瞰众生。那份悠然和深思熟虑,完全是因为他将所有人符号化、数值化,不被感情左右困扰,彻底评估计算后导出最合理的解答,这才是他永远正确的真正原因。

    这样一个无私、无情的存在建立出的新世界……光是想想就让法芙娜战栗不已。

    为了避免世界就此僵化,也为了一族不用再承担那一成不变的沉重宿命,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和一族切割,与李林对立。

    眼前这名少年正是法芙娜希望所在。

    或许眼下一时半会儿他还不能左右大局,相反还会被时代的潮流摆弄,但法芙娜相信总有一天,这名少年将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为黑暗时代画上休止符。

    前龙族公主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恰在此时,罗兰结束了沉思,重新抬起头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