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软弱与坚强(十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各种乐器编织出的恢宏前奏进入尾声,男高音在世人面前摊开真正理想王国的绘卷。

    o .freunde, ?ne!

    啊!朋友,何必老调重弹!

    .uns .angenehre

    还是让我们的歌声

    anstien, und. freudenvollere.

    汇合成欢乐的合唱吧!

    仿佛全身心沉静在恢宏旋律之中,张开羽翼的少年微闭着眼睛,沐浴在神圣的虹光之中,全然无视不远处腾起的烟柱,以及带着膨胀杀意袭来的自杀火箭。

    freude, sch?ner. g?tterfunken,

    欢乐,欢乐,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wir. ,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

    hilische, !

    来到你的圣殿里!

    悬挂在腰间的荣耀王权之剑有好好的发挥作用,无论是阻隔操作系术式的精神防御,抑或人类自身的意志,在律法的绝对作用下全部形同虚设。只要是活着的人类,连仰望持剑的神意代行者都做不到,向神之使徒举剑相向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更是无从谈起。

    然而,上百发火箭正笔直地朝向李林飞来,没有任何动摇犹豫。

    .,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

    was. die . .geteilt;

    消除一切分歧,

    .bruder,

    在你光辉照耀下

    wo . .

    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驾驶自杀火箭的不是动物,也不是自律控制术式,而是活生生的人类。只是真的能否称之为活生生还需要斟酌。毕竟被抹掉自我意志,只剩下呼吸和消灭目标这两项机能的肉块,严格定义上来讲已经无法算是活着了。

    we der . .gelungen,

    谁能作个忠实朋友,

    . in,

    献出高贵友谊,

    wer. ein . .errungen,

    谁能得到幸福爱情,

    .!

    就和大家来欢聚。

    ja, wer . .

    真心诚意相亲相爱

    .auf .de.erdenrund!

    才能找到知己!

    粗大的光柱贯穿天际,直至近地卫星轨道依然保持充足杀伤力的粒子束化作巨大的光之剑,以李林为轴心,沿着与地面几乎平行的轨迹急速旋转。远方的云彩,高耸的山脉,被光之巨剑轻而易举的一刀两断。云层蒸发,烧红的山峰沿断面滑落,同在这条死之轨道上的自杀火箭亦无法逃脱毁灭的命运。面对威力堪比大型宇宙战舰主炮的粒子束,没有任何装甲防护的自杀火箭等同正面撞上乙炔切割火焰的火柴,驾驶者在肉眼捕捉到光芒之前便已化为尘埃,残余的一点灰烬被弹头诱爆产生的暴风吹的无影无踪。一架又一架自杀火箭在空中爆炸,不到一秒钟,所有自杀火箭全数被消灭,只留下一道远远环绕神之使徒的绚丽爆炸光环。

    und .wer's .nie .gekonnt, der .stehle

    假如没有这种心意

    .aus .!

    只好让他去哭泣。

    在这美丽大地上

    an .den . .natur;

    普世众生共欢乐;

    成千上万的攻击术式如雨点般砸来,由于没有观测校准,基本谈不上什么准头。只不过是根据之前取得的观测数据朝一个大致方向进行无差别火力覆盖。指望着用火力密度来弥补精度误差。

    哪怕能击落对方一片羽翼也好。承载着深藏地下的人们的思念,满天流星扑向展开羽翼的神使。

    , ?sen

    一切人们不论善恶

    .rosenspur,

    都蒙自然赐恩泽。

    .sie .uns .und .reben,

    它给我们爱情美酒,

    ,  .tod;

    同生共死好朋友;

    .de.,

    它让众生共享欢乐

    und .der . .vor .gott.

    天使也高声同唱歌。

    不计其数的攻击术式在空中爆发,雷光、火焰、暴风、冰冻,不同效果的术式绽放出各异的光芒,满天尽是奇光异彩,绚丽无比。加上“叹息之墙”的金黄色八边形光晕,天空一时间化作了尽情释放烟花的庆典狂欢夜空。

    随意一发能致数十人毙命的强力术式,在神也只能为之叹息的空间相位移防御面前,也不过就是一发好看的烟花罢了。

    froh, wie . .fliegen

    欢乐,好象太阳运行

    .?cht'gen .plan,

    在那壮丽的天空。

    laufet, bruder, ,

    朋友,勇敢的前进,

    freudig, wie .ein . .siegen.

    欢乐,好象英雄上战场。

    , llionen!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der .!

    大家相亲又相爱!

    一直被动承受着攻击的红瞳少年缓缓抬起右手,犹如艺术品般的纤细手指对准宏伟的大教堂圆顶一指,指尖亮起一道闪光。几乎就是同时,巨大的火柱吞没了屹立数百年的精美建筑后腾空而起,一道巨大十字圣纹火柱沐浴着彩虹光晕,替代大教堂矗立在大地之上,苍蓝的天空此刻也被染上一片血红。

    那道巨大的光之十字,远远看去像是一柄刺穿大地的长枪,又像是树立在圣城之上的墓碑。睥睨着芸芸众生,对他们展示一段历史的终结。

    “第1至第22层装甲,全数蒸发!”

    “地面区块至地下24层无法联络!25至26层损害严重!死伤者众多!”

    “25层发生大火,火势失控,所有人员立即撤离,封闭25层!”

    “第16至第23火箭出击轨道损毁严重,无法使用!”

    不到一分钟时间,局势便明确了。

    不是哪一边强弱的问题,从一开始,状况就应该用“绝望”,而非“缺乏希望”来形容。

    两者看起来很像,本质终究完全不同。

    体验过一次会夺走思考和体力的虚脱感之后,任谁都会充分体验到希望是多么飘渺的存在,前一天依然怀抱希望的自己是多么可爱又可笑。

    “仅仅一击……”

    大主教正浑身颤抖的确认损害报告。

    “22层防护全数蒸发,24~26层严重损坏……”

    抗冲击结构、金属装甲、复合叠加防御术式无论是火炮还是炸药也不能撼动一层的坚实防护,在那道光芒中简直如同纸糊。

    只要神意代行者继续……不,他必然会继续发动攻击,这里沦陷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可以说,不会有比这更绝望的状况了。

    一行人屏住了气息。

    “继续攻击。”

    与动摇无缘的强硬声音响起,格里高利五世以不容置喙的口吻继续说到:

    “不能停下,继续‘无底深渊’的咏唱。就算唉声叹气,事情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与其浪费时间绝望,不如做好手头的事情。”

    “这……是的,猊下。”

    除此之外,他们也确实无事可做了。

    被母神抛弃,承受着神意代行者肆意猛攻的现在,他们连祈祷的对象也没有。只能默默呆在不知何时会被攻破的要塞深处,像所有弱者一样,一心一意指望着能在对手收紧绞索之前,一脚踹死对手。

    或许是命运没有舍弃他们,或者是纯粹时间刚好而已,期盼已久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术式构成确认完毕,意识链接全部正常!启动准备完成!”

    满脸汗水的中年赎罪者抬起头大声报告,惶恐不安的脸孔纷纷转变为惊喜的表情。

    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格里高利五世威严地命令到:

    “僭称神明的怪物啊,坠入深渊,回归伟大的根源之涡吧!战略级攻击术式‘无底深渊’启动!”

    命令下达的刹那,启动术式填补上立体魔法阵的最后一块空白,密密麻麻的连动术式纷纷展开变化运作。

    破坏和毁灭瞬间被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