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软弱与坚强(十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即使以李林自己的标准来评价,“无底深渊”也是威力极大的术式。

    封闭空间内持续压缩加快流速的高重力乱流,达到顶点时,连时间和空间都会发生扭曲,就算没有被当场碾压到连渣都不剩,也会落入重力与时间的特异点之中,飘落到不知名的异度空间,或者干脆回归虚无……老实说,这已经是人类之力所能引发的终极奇迹,也可以说是最终的毁灭之力。

    然而。

    人类再怎么努力,终究只是人类,在绝对的神之力面前,刹那间的虚假奇迹根本无力撼动大局,亦不可能改变早已注定的命运,甚至连弄皱神之代理人的衣角都做不到。

    “无底深渊”威力确实巨大。用在李林身上却是大错特错,有缩退炉供应无限能源的他对付重力攻击实在是太轻松了。无论是观测重力流方向变化,进行反转中和。或者是在1飞秒内释放出一个纳米级黑洞湮灭掉整个术式效果,再不然干脆直接粉碎整个术式对付这种别人眼里必死无疑的战略级攻击术式,可用的对策相当多。但最终他却采取了另一种有过于浪费之嫌的解决办法。

    形相干涉。

    自由配置基本粒子、原子、分子,形成各种物质的神奇力量。支配所有触及的空间,甚至控制一切的可能性,能够将物质转换成任何型态的神之力。

    没有任何存在是这股力量无法破坏的。

    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防御来自高次元的能量干涉。

    如同神明在一无所有的虚空中说了一声“要有光”一般,李林利用形相干涉对“无底深渊”所触及的范围下达了“自我毁灭”的指令,重力洪流与封闭空间所持有的形相情报立即从“存在”转变为“损坏”,悬浮在天空的漆黑之卵刹那间烟消云散,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如同小孩子的魔术画板,在上面涂鸦也好,画出精彩纷呈的画作也好,只要拉动一下底部的拉杆,板面立即恢复一片空白。

    强大到近乎违规的能力。

    “力量太强也不是一件好事,从实战的角度来说,因为缺乏累积回馈的数据,无法更进一步,思维也固定在某种模式之下,从而产生可供敌人利用的缝隙。”

    淡然的发言很有李林的风格,如同自我贬低和自省的话语也道出了鲜为人知的事实。

    之所以一直将格拉姆这样可以轻松控制人心的道具深藏起来不用,收敛可轻易将智慧种文明化为一片废土的巨大力量,专心的兴建国家、设立制度、耗费漫长时间和精力博弈。除了避免过度破坏星球这一理由外,最重要的就是随时随地都将自己放置在一个不会懈怠、不会漏看对手行动的位置上。

    力量强大之人往往败于意想之外的盲点李林绝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来吧,迷途的羔羊们。甜蜜的死亡降临了。”

    晶莹羽翼一抖,四片翅膀再次满溢出七彩缤纷的虹光,奇迹之光撒向大地,死亡和破灭之歌一并飞向惶恐迷茫的人群。

    (i .know, i .'ve. let .you. down

    我知道我令你失望了)

    (i've . .to. self

    我真是个傻瓜)

    (i.  .no. one .else

    我还以为自己一人也能活下去)

    (but. now.  .the . .pain

    而今经历了这一切的伤与痛后)

    (it's.   .to. respect

    该是时候让我去尊重了)

    (the.  . .anything

    心爱之人比什么都重要)

    (so.   . .heart

    因此在回顾心中的苦痛后)

    (i.  .

    我觉得我唯一能做的)

    (is. end .it .all. and. leave forever

    只有结束这一切然后永远的活下去)

    (what's . . .so .bad

    一切都无法挽回了让我感到好愧疚)

    ( .was . .sad

    过去的喜悦早已化为痛苦)

    (i'll.

    我无法再爱了)

    (.  .ending

    我的世界已经终结)

    (i . i . .

    我只期盼一切能从头再来)

    “正上方检测到高能量反应,强度300单位、500单位……持续增长中,已经超出测量极限!无法数值化!”

    “27层失去联络!28层通信中断!29层……”

    “高能量持续侵蚀中,目标、目标是最终中央教区!”

    “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来说明一下情况!”

    再也无法忍受不断逼近的未知恐惧,温柔的歌声成了死神步步紧逼的脚步声。尊贵的人们再也无法维持镇定的假面,嘶吼着、咆哮着要求同样恐慌的赎罪者们说明状况。

    一切早已太迟了。

    在命运面前;

    在神之奇迹面前;

    再有力量之人,

    再睿智之人,

    亦不过是惊涛骇浪前的蝼蚁。

    ( . .all .ne

    只因我背负了一切罪恶)

    (can't.  .the.

    得不到爱人的信任便无法活下去)

    (i.  .can't . .past

    我明白我们不能忘记过去)

    (you .can't . .and .pride

    你又忘不掉爱和尊严)

    (, it's.

    让我的心中饱受折磨)

    悬停在空中,七彩虹膜包覆着渐渐沉寂的圣城,破灭的城市在不断变化、幻惑人心的虹光中摇曳。犹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楼,美丽而又脆弱,似乎只要伸出手指轻轻一触,这飘渺的幻象便要消失的无影无踪。

    俯瞰着渐渐归于沉寂的圣城遗骸,李林依旧保持着那纯洁无暇、没有一丝阴影的笑容。在光芒的印衬下,恍若一位向人间散布福音和慈爱的天使。

    距离他数百公尺深处的地下,一些人正为了避开死亡的威胁拼命努力。厚重的防爆隔离门被放下,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被牢牢堵住,各种防护措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激活。

    所有努力全都徒劳无功。

    没有一种防护措施产生作用,一个又一个区域失联,死亡继续以静怡轻快的脚步逼近尚未死去的人们。

    (it .all.  .nothing

    一切都将回归虚无)

    (it .all es

    所有一切)

    崩溃吧)

    崩溃吧)

    崩溃吧)

    (it. all.

    一切都将回归虚无)

    (i .

    就让我)

    (lettingdonw

    甜蜜的死亡)

    (lettingdown

    甜蜜的死亡)

    (lettingdown

    甜蜜的死亡)

    广阔的大地上,已经没有可以称之为“人”的生物了。

    圣城内;

    农田里;

    屋舍里;

    道路上;

    地面下;

    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活动的生物。

    一件件摆成人形的衣物丢弃在地上,从衣服领口、袖口、裤腿里,一滩橙色的油状液体流了出来。

    没有恐慌;

    没有喧嚣;

    没有不安;

    没有恐惧;

    正如歌声咏唱的一样,一切都归于虚无。

    只剩下空荡荡的废墟,遍地的橙色粘稠物,以及一个个站在衣服旁垂首俯瞰地面的稚龄男孩。

    那个不是人类,绝不可能是人类。

    他们有着相同的面孔,稚嫩的笑脸看上去和天空中降下死亡的少年极为相似。

    没错。

    这就是神意代行者.李林用于重启世界的最终王牌第三次冲击。

    将形相干涉能力直接散步开,诱导构成生物**的物质“发狂崩溃”,将对行星的破坏降低到最小限度,不改变地形地貌,将所有旧生命一扫而空的冲击。

    最初诞生生命的是第一次冲击。

    千年之前导致长久体系崩坏是为第二次冲击。

    将无法适应新秩序,无法领会神之慈爱的失败作品抹消掉的,便是第三次冲击。

    正如圣典中所记载的那样,亲眼目睹天谴的女人,瞬间化为盐柱(旧约圣经中罗德的事迹。记载于创世记第11至第14章,以及第19章内。)

    起点即为终点。

    自根源分离出来的,终究会回归。

    死亡亦会带来新生。

    危机也会转为机遇。

    只要跨过这个坎,目标将进一步补完,朝最终完成迈进一大步。

    “这也是……真心为你啊,罗兰。”

    漏出无人能听见的低语,李林继续将死亡的虹彩撒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