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细细的红线(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jīng灵——干翻了4倍于自己的毛熊?

    这……这实在是本年度最让人质疑可信度的重大新闻,在没有亲眼目睹的前提下,谁会相信比梦呓还不靠谱,比吹牛还离奇的新闻?虚假度高到三岁小孩都无法相信的信息除了引来对未见识过隆隆作响现场的家伙一阵爆笑,还会让他们怀疑散布者的jīng神状态和动机。

    如果说那是一群披着兔皮的黑龙,这条新闻还有点可信度,至于要怎么让别人相信剖开人畜无害的外表,能看见一条漆黑的龙,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哦……该死的!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已经疯了!”

    某人怀疑自己的jīng神状态是否还在定义范围之内时,他距离进入的领域也就不远了。

    坎贝尔的脸还残留着用力拧过的红肿,剧痛将神智稳定在理智的边界内侧,焦躁的心情伴随排枪shè击、炮弹爆炸的轰鸣跟不断翻身落马的兽人一起坠入谷底。

    这已经算不上是战斗,只是一边愉快的单方面屠杀,另一边发了疯的上前自杀。

    “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坎贝尔用力抓着头发,哀鸣似地抱怨从腹腔里爆发出来。

    老骑兵坎贝尔怨妇般的发着牢sāo和哀鸣,李拿度和其他同伴也有类似的感慨及不适感,究其原因并非jīng灵击败兽人的不可思议表象,掩盖在表面的杀戮与毁灭之下的东西——更加基本的核心、观念冲击造成的违和是一切根源。

    战争模式的根本xìng变化。

    李拿度他们所熟知的战争是依靠严格的军队纪律约束个人素质、武艺良好的士兵组成各种变化的大小方阵,有效发挥手中长剑、盾牌、长毛、弓弩、攻城器械等等武器的组合,辅助以受到良好保护的魔法师施展攻击魔法打开敌阵防线缺口,然后勇武的战士们一拥而上,充分发挥个人武艺和勇气粉碎敌人冲锋的模式。

    和野蛮的兽人那边来自边远部落的步兵街头斗殴般一拥而上不同的是,人类军队绝不容许指挥官放任士兵乱战的行为。现场指挥官需要维持严整的队列,在十夫长、百夫长的指挥下顺利运作指挥体系,持续让步兵们进行进行前后排交换工作,相对于兽人们只能战斗到被放倒或者累趴下为止,人类军队这边却能持续让保持体力的士兵占到第一排,同时疲劳、负伤者总能及时撤至后方重整。

    不论战场是平原或是城市,战斗的模式总是这般不成文的约定俗成。

    眼前jīng灵的做法完全颠覆了这一传统的交战模式。

    没有坚固的大盾,也不见士兵排成各种龟甲、楔形等等密集队形。

    依靠呈锯齿形状蜿蜒的土沟(野战战壕与线形防御体系),钢铁的荆棘(铁丝网),以不断喷火、粗细不一的法杖(枪械)跟快速施展的爆炸魔法(迫击炮)为核心打击力量,在兽人的弓弩、长剑、短斧绝对够不到的距离(420米外)粉碎了人数在他们4倍之上的骑兵密集队形冲锋。

    双方甚至连磨练的武艺也不曾展示,战斗就以jīng灵方面0伤亡的压倒xìng胜出宣告结束。

    那一刻被摧毁的不仅是兽人骑兵队,坎贝尔他们对jīng灵的心理优势也被骇人的战果轰成了碎片,掉落一地。

    “如果发起冲锋的使我们……”

    坎贝尔难抑轻微颤抖的自语让同伴们不自禁打起冷颤来,最乐观的视点在经受全面的视觉、听觉、jīng神三重冲击之后也会得出极度悲观的结论。

    ——不会比那群毛熊好到哪里去。

    这群人的特殊经历赋予他们对战场异乎寻常的明锐嗅觉,和诸**队内充斥中上层的相比,更能接受新形势、吸纳战术和武器的发展。也正因为如此,不受因循守旧势力的欢迎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最后定居到了博德村,尽量不再和外界扯上关系。

    直观的现场火力演示,加上敏感的理xìng思维和本能了解了并非自己这边的军队实现跨越式发展,武器和战术理念两方面领先一大步时,会陷入悲观沮丧也是理所当然、在所难免的。

    “jīng灵恢复了魔法使用能力?还是说用了别的什么方法……?”

    迅速从失落感之中摆脱的李拿度习惯xìng的摩挲着下巴,胡渣的粗糙触感有助于促进思考,坚定眼神中露出些许困惑的复杂之sè。

    “究竟这群jīng灵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杀戮是一种可怕的图景,这个事实必须使我们更加认真的对待战争,而不是为我们提供一个以人道为名不去厉兵秣马的借口——说穿了,就是这么简单。”

    俏皮且略显嘲弄的音调说着yīn沉严谨的话语,个人风格强烈的现场解说从背后响起获得的绝不是感谢的言语或掌声,人类们窜起恐惧惊悚的身体立即抽出武器猛地转向身后。

    “……总裁先生,还是应该用别的什么称呼比较适合呢?先生?”

    李拿度磨蹭后槽牙的语调包含jǐng惕与不痛快,微微放大瞳孔紧缩起来。

    “所以——这才是你本来的样子吧。”

    “没错,既然已经看到了我公司的小秘密,遮遮掩掩的就太没诚意。用开诚布公的态度比较容易交流,不是吗?李拿度.达尔克阁下。”

    黑发少年的笑容没有半分yīn霾,声音机器开朗。绽放静怡异彩的似血眸子松惺的瞄着为首的李拿度一人。双手好整以暇的抱在胸前。

    不知何时、不知用了何种手法。露出真实异貌的李林已经站到了他们的背后。

    如果有那个意思的话,恐怕已经有好几人被放到了。

    V.E公司最高支配者身上穿着不知名的衣着,漆黑发亮的类皮革制品开领外衣有着长过膝盖的下摆,皮革鞣制裁剪后以金属环扣片束紧腰身的皮腰带,包裹至小腿的皮制靴子——浑身上下几乎被黑sè皮革覆盖,除了让人想揍上一拳的笑脸外,唯有外衣开领外脖子以下至胸口以上的白sè立领不知名内衣不是黑sè,但那一小块白sè之中还有一个如蛇般扭成蝴蝶对结的细细绳子,对结的中间还有一块和眼眸同sè的欧泊石点缀其中。

    虽无意品评别人的衣着打扮,不过一行人觉得这种透着略嫌压抑的清爽感的奇装异服和黑发红瞳意外地相配。

    包围着少年的空气与无聊无缘,但也不是什么天真无邪。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光辉的眸子里,有着比那一身漆黑的行头更加深邃的透明无sè气息,简直不像是活人的异质。

    将一切事物视为琐碎予以排除,只专注于杀戮和毁灭者的。

    “你的品位还真独特。”

    李拿度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感想,中xìng化的遣词中透出莫名的深意。

    讥刺和辛辣在空气中散布开来,无畏的同伴们紧握住短剑或短斧,视线聚焦于从头到脚几乎皆被优雅黑sè覆盖的少年。

    只要他有任何异动,各种武器就会立即招呼过去。目睹过jīng灵的战力表现之后,村民们不会任由些微犹豫错失唯一的胜机。

    “是非常尽职的部下们呢?身体素质也不差。”

    笑容变深了一点,细长圆润,无从和劳作联系在一起,艺术雕塑般的手指搭在冒出雪白衣领的脖颈上。

    “那么,是否有信心试试看呢?”

    轻蔑,诱惑的语言在耳畔鼓动,下意识给握武器的肢体注入更多力量,眼睛里只剩下那仿佛一折即断的脖子,想要见识会喷涌出什么……

    “别傻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炸雷般洪亮的怒喝将有毒气体四溢似地空气冲开,冷颤般惊醒将体内异质扭曲的燥热驱离,不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在做些什么的村民们面面相觑着。

    “以言语和周遭的气势诱导、蛊惑别人,让别人按照你的无聊剧本起舞——”

    不羁的呵斥着,前所未有的不快不断从李拿度的胸膛溢出,情绪越来越难以用理智控制,针锋相对的锐利眼神直视毫无波澜起伏的红瞳里侧。

    “拿别人当傻瓜,不尊重他人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李林总裁!!”

    “这可真是失礼了。不过阁下的同伴们握着刀斧剑刃失去别人的地方做客?莫非附带刮胡子的服务?还是说这是拉普兰特殊的民俗和身为客人的礼仪?”

    不带歉意退让的回敬将空气骤然绷紧,李拿度明知道对方刻意营造出让坎贝尔他们发飙拔刀的气氛,但不能厚颜到说出这种似是而非的理由,毕竟对方只是在说话,手中并没有任何武器,还只有孤身一人。

    李拿度暗自啧了一声,比想象中更为难缠的对手不禁让他感到有些烦扰,禁不住怀念起年轻时碰上麻烦就一剑砍过去的轻松rì子。

    可是——

    根本无法拔剑相向。

    未知的压迫感让拔剑变得艰难。

    从少年身上感受到的无形迫力比玩弄语言cāo控他人心思的小花招不知要恐怖多少倍。

    成百;

    上千;

    过万;

    破亿;

    那个倍率根本不是用数字和文字能表达的,没实际体验过无边无际仿佛连个人意识都要吞噬消融的的巨大广阔存在之人是说不出那份几近无限之重压的。

    站在眼前的仿佛不是一介从头到脚透着可疑奇异的少年。

    是能够匹敌的惊人存在。

    一切都会为之臣服压倒的迫力之前,李拿度陷入了词穷的境地。

    “荒野里谈礼仪什么的,果然有些煞风景呐……正好,那边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在我公司的营地里,来上一杯红茶后,讨论诸位此行的事宜如何?”

    从纠缠不清的虚伪礼仪中脱身,径直开始自己的实务步调。李林自顾自的转身走开,没走出几步仿佛想起什么,停下了脚步,细眯眼睛的笑容回望着一脸郁愤的人类们。

    “那个小姑娘真是可爱呢,我都有点担心,我的部下们会不会太宠那孩子,把坎贝尔先生的女儿给宠坏了呢。”

    说完这番无从辩驳真假的话,李林转过脸继续迈着轻快的步伐,直立草原之上的黑影悠闲地朝渐渐稀疏的枪声所在移动,冲着黑暗深渊般的深邃背影,坎贝尔用力啐了一口痰。

    “——你个混蛋!!!”

    身为人父、身为男人、身为骑士,对挟持女儿逼迫自己一行人按照他的意图行事的举止,坎贝尔的心中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愤慨和杀意。

    “火气真大呐。”

    少年头也不回,歌唱般诉说着。

    “都不知道该追究谁的责任试好了……是天真无知、不知道不该给大人添麻烦的小女孩?还是一味溺爱女儿,未曾承担起教育之职的父亲?伤脑筋……”

    答案其实很明确,一点也不复杂。

    小孩子无需对自己的言行所造成的结果承担任何责任,向什么也不明白的小孩兴师问罪也毫无意义。

    ——不太隐晦的指责刺激着竭力忍耐的坎贝尔,发白的拳头颤抖个不停。

    肩膀上忽然落下一股让人安心冷静的压力,回头望去,李拿度正看着自己。

    透着一如既往达观之意的笑脸让坎贝尔濒临爆发的愤怒稍稍压了下去。

    对方可以用克洛伊这张好牌控制情势,村民们的选择不算太多,眼前虽有对方的大头目,但触犯道德底线、以恶制恶却完全不能做。

    一旦出手便是彻底撕破脸皮,恐怕还没等他们把李林怎么样,xìng急的尖耳朵们会先对克洛伊不利,加上那种必须三思后果的恐怖武力,人质救出会变得十分艰难。

    另一点不愿承认的原因是——能否成功劫持眼前这位不带任何护卫的公司总裁,充当迫使jīng灵们释放人质的行动本身并不具备成功的可能xìng。

    至少李拿度认为这事情没什么可能。

    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们一行人背后本身就是一个十足危险的jǐng告,的嚣张意味在那个突兀的现场解说之外十分明显。

    “希望jīng灵的茶叶不会太难喝吧。”

    无所谓的笑了笑,李拿度扯扯缰绳,听话的马儿从隐蔽的灌木丛里走出来,大大方方的样子和赴茶会享受无异。

    “啊……该怎么说呢?不愧是团长吧?”

    坎贝尔深深吸了口气,半无奈半自豪的笑出声,周围其他同伴也露出同感的笑容。

    “别让傻瓜团长单刀赴会抢风头啊,傻瓜混球们!让那个臭屁的小鬼见识一下什么是男人吧!!”

    男人们粗旷豪迈的轰然应答着,一匹匹骏马跃出草丛,不将陷阱、暗算之流的小花招可能xìng放在眼中,大步朝着jīng灵已经安静下来的阵地迈着步点。

    “上校!”

    从灌木丛里猛地站起两团绿sè怪物,村民们误以为是植物型危险种,下意识举起武器准备致命一击时,李拿度举起手拦住了险些犯下错误的同伴们。

    两个被树叶、枝桠包裹的举起jīng灵长期持有的向李林行礼致敬,后者干脆利落的还礼后坎贝尔他们才注意到那其实是脸上涂抹了绿sè、黑sè条纹油彩,身上披挂缠绕树枝绿叶、涂上近似灌木丛sè彩的渔网的两名jīng灵。

    李拿度暗自点点头,同时也理解到这装备和部署是用来防备敌军偷袭,或是隐蔽接近敌阵侦查敌情而jīng心设计出来的。

    又被领先,不,是超越了。——这般暗自抿唇的复杂心境随着两名jīng灵望向自己一行人的黏湿视线变得更加糟糕,对方怎么看也不像欢迎客人用的眼神很直白,他们对人类所抱持的是一种不算友好、暂时也不会升级成敌对的态度,看起来,这场会谈的麻烦棘手程度又要提升几个等级了。

    “通知下去,1排、2排整备jǐng戒,3排清扫战场,让他们处理的干净点。布伦希尔少校回来后让他去我的帐篷。”

    士兵发出的整齐回应,再次敬礼后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你很会带兵么。”

    像是夸赞的话语令李林侧转过来,揶揄般的笑容说到:

    “您这么说可太客气了,论带兵,您可是前辈,不是吗?团长——李拿度.达尔克阁下。”

    不理会坎贝尔等人错愕过后险恶起来的表情,黑发少年不紧不慢的说着:

    “居然是地狱般的拉普兰前线一度声名显赫的……老实说,在下也有被吓到哦,随随便便出趟门都能撞见活着的传奇,简直是受宠若惊。这不知道该说是众多偶然因素叠加构架出的呢,还是让我想老老实实承认无形的命运之线确实存在于世间各个角落,牵引着众生万物的命运间难测的因缘呐。”

    李拿度正准备对这番否定宿命和肯定宿命的矛盾发言说些什么,清脆的响声从不远处传来,期间还夹杂进几声毛骨悚然的惨叫,就像正在上演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一样。

    “那个位置……难不成,你……!!”

    “所谓处理干净就那么回事,我们没有多余的jīng力和粮食供养俘虏,也不可能把他们交给驻军。再说那也是他们应得的的下场。您不是好心泛滥到什么样的家伙都想施救的类型吧?团长先生。”

    无机质的笑脸别了回去,散步般的步伐继续着。惨叫、枪声以及李拿度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全都与他无关一般,黑sèyīn影突兀的在丛林中自顾自前行。

    李拿度皱起眉头眺望一侧躺满了兽人尸首的露天坟场,曾经气势如虹,准备如踩死蚂蚁般踩碎这个阵地的兽人和他们的战马堆在420米开外的草地上,相互重叠挤压在一起的尸堆就像一块小小的丘陵。

    jīng灵正不厌其烦的用法杖上闪着寒光的三棱尖刺挨个捅穿兽人尸首,一些伤重未死的熊族兽人发出愤恨不甘的临死哀嚎,几个装死的胆小鬼匆忙跑起来试图逃走,jīng灵立即举起法杖,清脆的鸣响过后,真正死透的尸体躺到在同伴之上,加入到前往冥府的队列之中。

    血腥死亡气息浓烈的战场让即使历经无数苦战死战的李拿度也感到有些吃不消,他凝神看着从尸体洞孔和分不出曾经是什么部位的碎肉块中流入地面汇集如坑洼的血液,那些细细的红线在**和褐sè泥泞之间到处都是,仿佛一张谁也无法从中逃出生天的血红之网。

    %%%%%%%%%%%

    竞猜小剧场

    布伦希尔:上一回竞猜答对的读者有、、、四位书友,恭喜!

    李林:大家都很清楚兔子家的钢芯弹呢,那其实是最初加工工艺不过关,覆铜和钢芯之间有空泡的问题子弹,误打误撞的加强了威力,越战时军援到猴子家,鹰酱表示各种受伤。接着猴子抱了毛熊大腿,猴子拿兔家军援过去的东西残害小兔子,军兔们再用钢芯弹教训猴子……

    布伦希尔:现在已经发展成号称的大杀器了呢。今天的题目还是和枪械有关,允许度娘,不过最好还是说些自己的东西比较好。关于89式12.7机枪,这种枪有什么特点?为什么适合jīng灵?请各位热心书友赶快行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