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彗星降临之日(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迎来黎明和外出男人们归来,博德村正如李林和jīng灵们预料那般陷入忙乱之中。

    是忙乱,而不是混乱。

    一般的村庄听到有军队以自己为目标正赶来时,吓到魂飞魄散的村民会以超乎寻常的高速收拾细软,将生活必需品尽可能多的塞满马车,然后和别人争抢道路、解决堵车等等难题……等差不多可以来上路时,军队盗匪大多也已经磨磨蹭蹭的抵达如被捅烂蚁窝一般混乱的村庄,送村民们上路了。

    博德村的成年村民们正以一种有条不紊的忙碌节奏进行备战工作,他们和一般村庄可谓是不同次元的存在。

    毕竟是由前骑士团成员组成的村落,除了不能作战的孩童和看护孩子的几位妇女之外。紧急动员后,全村男女立即从农民摇身一变成为叱咤战场的战士。

    在数量和实战经验方面,这些老兵有着jīng灵新兵难以比拟的优势。稍稍布置后,除去瞭望侦查的哨位之外,全部战斗人员一边休息一边等待敌军的消息。

    李林的心思,李拿度这个战场老鸟是能猜到一些的。

    不选择在营地开战才不是什么【怕克罗伊被吓到】这种哄小孩的理由,而是判断当时动手承担的损失偏高,且还需组织起至少两次进攻——消灭李拿度一行,然后调转行军方向消灭博德村。

    没错,博德村也是目标。以李林的行事风格,一旦被别人触及机密又拒绝合作,把所有可能泄密的相关人物灭口是他一定会干的事情。

    能守住秘密的只有死人,活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比死人更保密。

    但是,若是以灭口为前提的话。放走李拿度的举动无疑和这个目标是相抵触的。将他们在自己触手可及的范围内不惜一定程度的代价将他们全部杀死才比较符合灭口的行动概念,一般的战术家也会选择这种方案。

    比起任由对手缩回根据地。汇合、增强自身力量,并且增加机密泄露范围。将已经触及机密的部分人类封口更轻松,看起来也更正确。李林放走他们的举动若不是彻底贯彻所谓的绅士风度,就是自信心爆棚、得意忘形之下所犯的愚蠢错误。

    李林绝不是愚蠢之辈,也不会因为年轻气盛而犯下低估对手的错误。

    他布置下一个jīng心设计的陷阱,然后只需悠闲欣赏着人类们跳下去的情形就行了。

    黑发少年隐藏起来未显现的能力还是未知数,没有任何情报可供推测揣摩。但cāo控火焰龙卷的强力魔法和能拦下李拿度一击的反应——仅仅这两样已知能力投入到对博德村的破坏时,毫无防备的村庄会陷入何等惨况已经叫他们不敢想象。

    令人毛骨悚然的预测使他们无心耽搁或是布置伏击。

    那个放言【亲自上门】的黑头发混蛋是会用飞行术式从空中超过他们,独自对村庄发动奇袭;

    亦可能带着军队沿大路出发,堂堂正正的做正面攻击;

    对无法确定的可能xìng。无论是李拿度还是坎贝尔都不能。也不敢在这上面押宝赌博。尽全力抽打马臀,苛责爱马不顾一切奔驰是唯一的选择,他们唯有尽快赶回村庄才能确定下一步行动。

    几乎导致队形崩毁的快速行军总算赶在出现脱队者之前结束,看见男人们骑着濒临极限的奔马,轰鸣的马蹄声带着大股烟尘冲进村庄时。留守的村民们迅速有了不好的感觉。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察觉到这一点,摆弄庄稼的男人收起了锄头,晾衣服的妇女将衣服收拢用脚踩干,闲聊的女人截断话题带着正在玩耍的小孩子一起聚到人和马都大口喘气,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李拿度他们身边。

    “筑起街垒,斥候上岗楼!男人拿好武器!女人和小孩子去小教堂的地下室!”

    jīng神依旧健旺的李拿度大声动员着,村里的男女愣了一下后,没有疑问也没有议论,立即带着小孩回各自的家中准备去了。

    伊丽丝拽着罗兰的手紧跟李拿度。一家人匆匆忙忙赶回小旅馆,5岁男孩几乎是一路小跑才跟上父母匆忙的步伐。

    “那帮家伙是非常认真的盯上这村子了。”

    一进家门,父亲宣泄怒气的声音跃过宽厚可靠的背脊和母亲讶异的侧脸钻进罗兰耳中,一直以来总是宽厚的父亲发出那种难耐烦躁的yīn沉音调让男孩的思考停顿了一下。

    “是【食腐鸦】吗?有祭师在那帮盗匪里?有多少?”

    未理解丈夫所指的是哪一边,出于常识分析选择臭名远扬的【食腐鸦】为脑内补完的对手名称、形态比较合理——伊丽丝这种反应并无可指摘之处,毕竟和能让爱哭小孩乖乖闭嘴的【食腐鸦】相比。一支商队车队再有不同之处,世人眼里看到的也只是一群战斗力5的渣。

    “是V.E公司的那群家伙!你不会相信的,除了那个总裁,整个车队全都是武装过的jīng灵!!那个小怪物则是不知道什么种族的黑头发红眼睛……真正的怪物。”

    体验了全新对手的狡猾难缠与残忍强劲后,余裕不足的愤慨激情下,一股脑将自己看到、听到、领会到的全部经历倾吐给面sè渐渐凝重的伊丽丝,难以理解父亲所说全部内容的罗兰以不安迷茫的眼神看着从未在眼前展现过如此陌生面孔,如被另外两人替换般的双亲。<.. ..>

    “变革世界!他真的这么说了?!”

    听完包括部分细节在内的jīng缩版介绍后,伊丽丝的疑问与其说是难以置信所发,更接近确认信息。

    和李林短暂的接触中,对方的话语里有少许类似的意向。有【变革世界】的想法虽然令伊丽丝感到意外,但算不上震惊。令她不安的是以李林的强势作风和铁腕,搭配上那样宏大疯狂的目标会导致怎样不可挽回的结果。以及过程中会出现多少牺牲——这两个不安要素在目前无法得到确切信息的前提下,只能从已有的过往历史推测出一个极为骇人的假想情形。

    “他这么说了!而且正在干!回来的路上。我们问了克洛伊,车队里的情形,结果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灌下一大口凉水镇住灼痛不止的胃,李拿度压低了声音。

    “一个箱子,打开之后足以让世界陷入疯狂和混乱的箱子。”

    回程路上,坎贝尔已经没有jīng力和怒火指向闯下大祸尚不自知的女儿,出于关爱和担心询问了克洛伊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女孩在马背上磕磕绊绊的说了大半天,由于孩子太小,大人们又花掉一点时间琢磨分析,快从地平线上看见村子才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

    在白天的抢白中。克洛伊成功的让罗兰说不出话来。不过罗兰说的【铁路】、【机车】这些有趣的新奇事物还是引起女孩的好奇心。加上【只有罗兰知道。太狡猾、太不公平】的小孩子心态。克洛伊做出了改变包括她自己在内众多人生的举动。

    “那孩子趁jǐng备不注意爬上了马车,寻找装有机车模型的箱子。”

    李拿度的语气充满怀疑,从jīng灵们的身手和纪律来看,绝不可能会犯下这种简单愚蠢的错误。更别提车队里还有个让别人难以忍受的家伙来着,小女孩的冒险成功从事后来看。yīn谋和可疑的气味实在太过明显了。

    “克洛伊并未找到放模型的木箱,但是在车厢里的众多行李中,有一个箱子被十分慎重的锁紧,仔细地贴上了封条,锁上面有封漆。当她准备触碰箱子时,车队出发了。在震动个不停的车厢里,克洛伊吓得哭了起来。布伦希尔——也就是那个jīng明的jīng灵小姐发现了她。接下来,克洛伊一直和jīng灵妹呆在一起,聊天、吃饭、睡觉。直到被坎贝尔接走,再没接触过车队其他情报了。”

    仅凭小心谨慎的保护措施就贴上一个【足以让世界疯狂】的标签实在太过夸张,李拿度又喝了一口水,将细节补完:

    “克洛伊问过jīng灵妹,箱子装的是什么东西。一开始,布伦希尔只是一味闪避。后来大概是被问得烦了。或者对小孩子失去了戒心。随口说了一句【那是开启颠覆世界之力的钥匙】。之后,克洛伊没问下去,布伦希尔也不说了。”

    “颠覆世界之力?有这种东西吗?会不会只是用来哄哄孩子的……”

    “有的,可以改变未来,引导世界形态发生变化的东西是存在的。”

    李拿度绷紧面孔,感觉到其中的压力和慎重,伊丽丝困惑的抖动着眉毛。

    “想想看,jīng灵、极北之地、变革世界、钥匙、武装护卫、【历史的路标】……那些家伙从查理曼到拉普兰一路向北前进,绝不仅仅是为了勘测铁路,将所有要素连接在一起的,是那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该不会?!母神……!!”

    “持有【钥匙】的【王】已经出现,jīng灵一族千年来唯一执着的一件事,随着他们对等待感到厌倦,即将浮上水面。”

    深深吸进几近凝结的空气来塞满肺叶,流动的血液和运转至极限的思考渗入名为【恐惧】的黏腻,两双被迫在眉睫的危机所震撼的眼睛互相凝视。

    千年前的传说随着时间的叠加,被施加以太多生命、鲜血和祭品的沉重封印,时至今rì之分量已经不是个人所能承担,说现今世界的全部分量压在【那件东西】之上也不为过。

    近似诅咒的凝缩之言从李拿度失去血sè的唇瓣中脱出。

    “吉尔曼尼亚的再兴。”

    干巴巴的一句话让旅馆陷入透不过气的窒息,两个成年人不再说话,插不上嘴,也弄不清楚双亲们交谈的究竟是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这样的无助无力让罗兰感到害怕。

    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底发出这般惊恐的喊叫,喉间想要震动空气表达自己的情绪,释放对这凝重肃穆的恐惧。可是微张的嘴唇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只是呆然站在原地,看着父亲转身走向从不允许他进去的小房间。

    “事到如今再想下去也无益,你赶快带着罗兰去教堂避难吧。”

    “【好的,你自己多加注意】——你认为我会这么说,然后乖乖的转身离开吗?”

    有点顽皮胡闹,但其中带有不作任何退让决意的笑脸直面丈夫错愕过后的恍然苦笑。

    伊丽丝蹲下身子,抚摸罗兰隐约感觉到什么而略显出浮躁的茫然面孔,嘴唇覆上额头的柔软温暖触感如同每rì睡前一吻那般令罗兰感到安心舒宜。

    和平rì里看不出任何分别,温柔又严厉、宽容又严格的母亲环抱住罗兰幼小的双肩,母亲的左脸颊贴着男孩的右脸颊,不再担心烦扰的温暖从紧紧贴在一起肌肤处传递到心底。

    “妈妈和爸爸有些事情要办,罗兰一个人先去教堂吧。”

    “不能带我一起去吗?”

    “一点小事,很快就会结束。罗兰在教堂里待上一会儿就能回家了。克洛伊他们已经在教堂里等着罗兰了。如果让她等的时间太长,可是会哭的哦。让女生哭泣的男人最差劲了,是吧?”

    “爸爸、妈妈是要去外面办事吗?真的很快就会结束吗?”

    看不见幼子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但从紧贴脸颊而来的微笑颤动可以想象出如小狗般天真无邪又活泼的罗兰因为小孩特有的敏锐察觉到了什么,现在正露出担心的面容。

    “我们不会出去哦,只是村里的大人们要为你们准备一个惊喜,等我们准备好之后,你们从教堂里出来就可以看见了呢。”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妈妈和你约定吧,小傻瓜。等我们准备好之后,爸爸、妈妈、罗兰三个人一起看惊喜吧。”

    吞咽下欺骗的罪疚感,母亲许下了美丽的保证。

    ——只要一会儿就好,伊丽丝发自心底地向母神祈祷这句话能实现。

    同时,为了兑现对儿子的承诺,昔rì【冷酷女魔法师】的铠甲正慢慢包裹住心灵。

    不愿将【炎葬魔女】的嘴脸曝露在纯洁的儿子眼里,伊丽丝轻轻拍打了一下罗兰的背。

    “去吧,克洛伊还在等你呢,要做不让女孩哭泣的好男人哦。”

    “嗯。爸爸、妈妈,你们也要快点哦。”

    相信母亲的许诺,罗兰懂事地点点头跑出了旅馆,迈着尚在成长中的双腿奔向已经聚集不少小朋友的教堂。

    尽管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罗兰对母亲的保证并未疑心。

    母亲不会欺骗他,一定会遵守约定去看【惊喜】,一定会这样。

    对命运之残酷尚一无所知的男孩一路小跑进教堂,等待双亲处理完事情后,履行约定来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