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要塞VS要塞(二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翻开战争史,不难发现,但凡和“尸山血海”、“死伤枕籍”、“血肉磨坊”之类词汇沾边的战例,里面至少一大半都是围绕防御工事展开的攻防战。除了各种要塞和攻城战之外,随着技术的进步,堑壕战和城市巷战也加入了进来。涂满血泥肉块的堑壕;为争夺一座大楼、一个车站,交战双方尸体堆成丘,地面都被染成红色——这几乎成了一代人对残酷战争的直观印象。直到某个超级大国先是在东南亚的丛林挣扎了16年,到了新世纪又一头扎进帝国坟场和中东的沙漠粪坑。看不到尽头的治安战才逐渐成为新一代对“血腥残酷”的代表性诠释。

    对查理曼来说,他正同时经历着两个泥潭。一个是“半岛溃疡”——卡斯蒂利亚战场,燃烧着乡民魂的卡斯蒂利亚人和诸国联军将整个战场变成了一个烂泥坑,查理曼人只剩一个脑袋浮在上面苟延残喘。另一个是莱茵战线,在这个比卡斯蒂利亚战场残酷百倍的绞肉机里,查理曼王国已经快被自己的血给淹死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佩服一下查理曼人的骨气。哪怕是天天嚷着“一亿玉碎”的日本人,被父爱如山的灯塔粑粑种了两个香菇之后,也很快就跪了。而查理曼先是吃了一发“尼伯龙根”,北方远征军直接去瓦尔哈拉放长假。现在又被“雷神之锤”抹掉了一座城市。在这种怎么都看不到希望的逆境中,他们非但没有考虑如何尽快停战,避免损害进一步扩大,让人民不再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反倒精神百倍的准备起决战来了。对此,查理曼的敌人们只能耸耸肩,表示那群公鸡的脑袋结构一向异于常人。

    不管怎么说,既然查理曼人决定用爱国者的鲜血来浇灌死亡之花,防卫军也就只能奉陪到底。查理曼人不缺人头,这边也不缺炮弹。

    一声长长的汽笛声中,几列火车从藏身的隧道掩体中驶出,画着绿色车壳、漂亮车窗和看风景的旅客的伪装板被迅速拆卸下来,在军士的咆哮和尖利的口哨声中,炮兵们迅速就位。一位铁路军士按动操作盘的按钮,狰狞的列车炮迅速驶入专用的“弗格勒”圆形轨道转台。这种列车炮专用转台由一条环形轨道和一部横跨在轨道上的旋转平台构成,平台上设有轨道,可与铁路轨道对接,列车炮沿轨道开上平台后,就可沿环形轨道旋转,获得360度全向射界。

    锁死路轮,将载炮平台彻底固定后,一旁的炮手给一枚枚贴墙整齐排列的炮弹安装上引信。只见他们动作娴熟,在专用扳手的辅助下,很快就让一百枚280㎜炮弹处于作战状态。

    在齐格菲防线,随处可见这种带有明确节奏感的紧张场面。不光是炮手们,每个岗位都在有条不紊地进入状态。从空中到地下,从一线机枪阵地到司令部,整个防线犹如被唤醒的巨兽,舔着嘴唇,龇牙咧嘴地等着猎物上门。

    堑壕对面的查理曼人也在做一样的事情,检查装备,清点人数,布置任务。要说两边有什么不一样,无非是装备、服装之类,不过现在查理曼一侧的堑壕里,一种迥异于紧张的悲凉感正在快速弥漫。

    悲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那种悲壮凄凉,不是其它什么东西。

    查理曼大兵们或许思维有点僵硬,但他们绝对不傻。随着补给开始恢复,各种挤压在后方的物资源源不断送抵前线的那一刻起,不少大头兵,尤其是老兵们就预感到接下来很快就会有一场血战将至。等到圣米耶勒被摧毁,一些管不住嘴巴的军官走漏了只言片语后。各种谣言伴随着绝望和使命感一起在查理曼王家陆军内扩散开来。

    王家陆军的士兵入伍前大多是农民、小市民,他们参军的理由不外乎出人头地、爱国热情以及一纸征兵通知。在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泥泞堑壕战之后,所有的幻想和憧憬都已经被防卫军的枪炮轰了个粉碎。支持他们战斗的,仅仅是一点守护家人不遭鬼畜蹂躏的信念。为了不让对面那群天杀的鬼畜冲进家园,为了不让家人遭受最可怕的噩梦。这些士兵没有选择逃走或是投降,而是默默地服从着命令,忍受着饥饿和伤亡,手握武器战斗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就这一层意义来说,这群位居军队金字塔最底层、邋遢的、不少人连名字都写不出来的士兵比某些成天唱高调,缩在后方不受战时配给之苦,肚子反倒开始发福的军官更有资格被称为“王国的中流砥柱”。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士兵开小差或是干脆扔了装备和军装当了逃兵,除了真正的懦夫和胆小鬼,其中不乏一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他们逃走的理由是想赶紧回家把老婆女儿和值钱的东西藏起来,过去这群兵痞人渣在卡斯蒂利亚、奥斯托利亚、圣伊斯特万王冠领可没少造孽,如今以己度人,当然认为鬼畜们也会去查理曼干同样的事情。这些逃兵最终大部分都被抓了回来,有些人还是被村长亲自捆了送回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枪决或绞死。

    然而恐惧的效果只是一时的,如果不能根本性扭转局势,大规模兵变和组织崩溃迟早会发生。

    “‘查理曼的兴亡在此一役’——陆军的宣传总算有一回不浮夸了。”

    蜘蛛翻弄着毒舌,在众人不怎么友善的目光注视下耸耸肩,继续扮演专心听讲的好学生。

    罗兰干咳了一声,指着地图说到:

    “很好,我们再确认一次,这次的作战形式是对地压制空降战,目标是伊谢尔伦炮台及其附属阵地。最好能完整占领,要是有困难,立即转向使其丧失机能或是机能受损、无法正常运行即可。”

    毫无紧张但并不松懈的淡然语调中,洋溢着对同伴的绝对信任。

    “相信大家都清楚,如果我们失败了,不光是查理曼,整个世界都只有在亚尔夫海姆的炮口下俯首听命。”

    这绝不是什么夸张,“核讹诈”的概念尚未在这个世界里普及,但媲美核武器的战略级攻击术式一直存在。只是之前受限于各种制约,人们无法像玉米头同志说的那样“生产香肠一样生产核武器”,所谓“对等毁灭”还是大家想象力无法触及的遥远事情。现在亚尔夫海姆却能批量制造搭载战略级攻击术式的炮弹,一想到20世纪唯一两次下令实施核打击的某大统领口中“毁灭之雨从天而降”的可怖景象,没有谁能淡定的下来。

    “时间表安排的非常紧凑,空降开始后的30分钟内,我们必须完成对炮台的压制或破坏。在此期间内,不会有任何援军,只能靠我们自己尽力。”

    陆军方面倒是大方的表示随时可以提供支援,可亲眼见识过他们漏勺一般的保密防谍措施后,罗兰可不敢把自己和同伴们的小命交给这群明显靠不住的队友手里。

    “蜘蛛,你负责带领一个分队占领供电机房。我按照计划,负责压制炮台。”

    “了解。什么时候解除无线电静默?”

    “一旦占领失败,必须第一时间通报。除此之外,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无线电静默会一直持续到炮台被占领或是破坏为止。”

    “要是敌军增援比预定的更快,如何处理?”

    “尽可能优先突入供电机房,如果突入失败就以破坏线路和地下通道为最优先。”

    “明白了,我没有问题了。”

    “法芙娜,你担任预备指挥官,当我失去信号时,立即负责指挥撤退。”

    “了解。”

    法芙娜没有进一步深入询问,在场的人都十分清楚,如果连罗兰都突袭失败,那么炮台内必定部署了相当程度的精锐战力。对从不缺乏怪物的亚尔夫海姆来说,他们也无需投入过多,只要亲卫队的那几个在场就足够了。而到目前为止,罗兰他们也未弄清楚伊谢尔伦炮台的具体部署,谁都无法保证炮台内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这种准备仓促,情报支援不足的战斗对任何军人来说都足以堪称噩梦。可以的话,罗兰也不想在这种状态下投入战斗。

    然而他们就和这个国家一样,已经没有退路了。

    以军队目前的士气,哪怕只是一小步的后退,都有导致整个战线崩溃的危险。

    就像防卫军里流传的那个冷笑话一般,要么众志成城夺取胜利,要么一起含笑升入瓦尔哈拉。

    一般来说,大多数会成为后面一种情形。

    可就算是赶鸭子上架也罢,临阵磨枪也罢,不想迎来连基本的尊严和希望都不存在的未来,就只能硬着头皮上吧。

    “5小时后总攻开始,届时所有部队将全面出击冲击敌军防线,敌军将不得不使用伊谢尔伦炮台来打开局面,让我们放手大干一场吧。”

    端正的行了一个军礼,没有过多的表态和豪言壮语,在场的年轻人以无可挑剔的还礼展现着他们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