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要塞VS要塞(二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牧月7日的大决战一如既往是以炮战拉开序幕的,只是这一次主角从防卫军炮兵换成了查理曼炮兵。

    后勤从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其涉及的领域包括生产、制造、采购、存储、安保、运输、分配……就算有罗兰设计出一整套可行性极高的后勤运输体系,其背后依然有一千名持会计证的专业人员和近30万劳动力在支撑保障这个体系的运行。要知道每一箱子弹、每一盒螺丝都有其专属的编号和专门规划的输送路线及时间表,如果没有这样一套庞大的体系支撑,非但无法避免之前的混乱,更会制造出新的麻烦——没有计算机和互联网的环境下,要管理和支援上百万人的战斗,就是如此繁杂又琐碎纤细的工作、。

    靠着后勤系统的爆发运转,查理曼总算在莱茵战线拼凑出了一支还算客观的炮兵集群,足足1330门各型火炮,平均每门炮备有5个基数的炮弹。以这样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大决战来说,以上数据当然还远远不够,但失去制空权的现在还能有己方大炮发话,一线部队就应该偷笑了。

    上午7时30分,蓄势待发的查理曼大炮一起对齐格菲防线喷出了火焰。下定决心学习对手的查理曼炮兵将目标锁定为铁丝网地带和一线堑壕,打算用猛烈的炮火准备来完全摧毁防卫军前沿堑壕群,然后步兵迅速跟进,轻松拿下目标。接下来炮兵再次前移,对下一条堑壕展开轰击……如此周而复始,以轰垮——步兵冲击——再轰垮——再步兵冲击的逐次进攻战法,逐条突破防卫军的防御线,直到最终突破整个防御地带,再投入骑兵包抄伊谢尔伦炮台。

    或许有人奇怪,地面部队的作战计划里为什么没有对敌军炮兵的压制?其实查理曼王家陆军不是傻子或健忘,他们当然清楚压制对军远程火力的重要性。只是炮弹拢共就那么多,用来轰开防御工事还尚嫌不够,哪来多余的弹药供炮兵们挥霍在不知道详细位置、射程也完全够不到的敌军火炮上。

    不管怎么说,一直被压着打的步兵们能听到己方火炮的隆隆炮声,本身就是对士气的一大鼓舞。一直龟缩在堑壕里的查理曼士兵第一次敢于走出堑壕,眺望笼罩在烟尘和爆炸中的防卫军阵地。看着眼前那一团团绽放的死亡之花,一直被吊打的“陆战皇后(步兵的昵称,骑兵的昵称是‘战场女王',炮兵的昵称则是‘战场女神’)”们不顾可能遭到扫射和狙击的危险,用各种口号和手势抒发着淤积在的心底的愤懑,顺带为炮兵助威,全然不顾身上几乎与体重相差无几的负重。

    对第一波投入进攻的查理曼步兵来说,负重可能是更甚于鬼畜的大敌。他们除了要携带一支步枪和刺刀之外,还有两副简易防毒口罩,150发子弹,两枚带挂索的链球式手榴弹(替训练有素的掷弹兵背负,作战交给更清楚该如何发挥这种武器的掷弹兵)、2个空沙包袋(用于夺取敌军堑壕后填满沙土,垒成沙包工事)、1把铲子、1把铁丝网钳、1个干火把和被服、食物等个人物品。因为上级周到的准备工作,平均每个士兵负重35~38千克,发起冲击时体力消耗的非常快。要不是对面工事坚固的简直丧心病狂,步兵们一定会把步枪、刺刀、手榴弹之类的玩意儿丢在地上,大骂“谁会背着这些鬼东西连续冲锋一整天啊!!”

    现在己方炮兵单方面的表演更是强化了这种想法,不少乐观的士兵开始卸下私人物品、防毒口罩之类“不那么重要的东西”来减重。而被传染了乐观情绪的军官们更是在对士兵们的动员演讲中,将自己冲昏头脑的乐观充分展现了出来。

    “你们将拄着手杖,而不是拿着步枪冲进敌军阵地。当你们进入敌军堑壕里,会发现里面都是尖耳朵鬼畜的尸体,连老鼠都不会在这种猛烈的炮击下幸免。”

    “你们不会遭到任何抵抗,敌人非死即伤,你们将在上午11点抵达伊谢尔伦炮台外围,野战厨房将与大家同行,在最后的攻坚前给大家做顿好吃的。”

    “等攻破齐格菲防线,所有人可以伸个懒腰,点根烟,一路散步到亚尔夫海姆。在看见漂亮的尖耳朵女人之前,不会遇到活着的鬼畜。”

    “记住!杀掉你们看到的每一个鬼畜!轰掉他的脑袋,戳穿他的肚子,拽出他的肠子,最后用力踢他的屁股!只有死掉的鬼畜才是好的鬼畜!别忘了看看他们的手腕,手表可是个值钱的好东西!记住ur(钟表)这个单词,也别拉下其他好东西!鬼畜们可是很有钱的……”

    以上检阅和讲话都是在绵延不绝的炮击背景下所做的“即兴表演”。且不论演讲内容如何,猛烈的炮火准备确实给士兵们增添了一颗定心丸。

    如果这颗定心丸持续的时间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敌军炮兵的阵位都标注好了吗?”

    坎普中将犹如厚重金属般的声音响起,在得到战术播报员“已经全部标注完毕,炮兵群随时等候您的指示”的回答后,要塞司令官微微点头,不带任何感情的命令在空气中嘶嘶作响。

    “动手!”

    简单的词汇顺着电波急速扩散,只用了十几秒便传遍所有炮兵阵位,紧接着又化作无数的炮弹群砸向查理曼的炮兵阵位。

    防卫军再一次用行动证明查理曼那套保密体系就是一支特大号漏勺,当各种物资源源不断进入莱茵战线时,防卫军不但清楚知道物资数量和种类,连部分人员安排、输送路径、总攻开始的时间都一清二楚。仅仅只是因为成本上不划算以及某个不为人知的目的,这才放弃了扩大空中绞杀战范围。

    没错,进攻的时间、部队的部署、炮兵的位置、将榴弹炮拆开带进战壕,底部垫上沙袋做成简易迫击炮、步兵发起冲锋的时间、骑兵队何时从何地出发攻击、遇上阻击要如何处理——从头至尾的每一个细节都在防卫军的掌握之中。

    之所以故意放任查理曼持续炮击,一方面是再次进行情报真实性的确认和核实,另一方面则是用这种方式来保护渗透进查理曼上上下下的情报网络。

    ——战争中真相是如此宝贵,以至于不得不用谎言来保护真相。

    事情就是如此简单。

    值得庆幸的是,防卫军不必牺牲一座城市来守护那些******。

    从81㎜到420㎜,每一种够得到查理曼炮兵阵地的火炮一道喷射出火焰,无数钢铁弹丸组成的死亡风暴眨眼间便降临到查理曼炮兵们的头上。那些累到满头大汗,光着膀子搬运炮弹的人们一下子便置身铁与火的地狱当中。

    无论是空爆霰弹、特种燃烧弹还是普通榴弹,每一发从天而降的炮弹对露天堆放炮弹和发射药的查理曼炮兵阵地都是十足致命的考验,更不要说这密密麻麻一大群。仅仅第一轮炮火覆盖,便带走了近八成炮兵。

    “前进!为了查理曼!”

    “前进!”

    军官们似乎并未被炮兵的凄惨遭遇影响判断力和勇气,他们纷纷抽出指挥刀,指向烟雾弥漫的前方,紧随其后的军乐队演奏起雄壮的《莱茵军团战歌》,嘹亮歌声中,头戴亚德里安钢盔,身穿蓝色军大衣和红裤子的人潮从堑壕中跃出。无所畏惧地、笔直地冲向前方。

    我们走吧!祖国的孩子们,

    le.é.

    光荣的那一天已经到来。

    ,de.tyrannie,

    对抗我们的,是**横暴,

    l'éé,

    血染的旗帜已经扬起!

    l'éé.

    血染的旗帜已经扬起!

    查理曼的士兵们高举战旗放声高歌前进,他们的昂扬斗志和英勇身姿,哪怕是身为敌人的防卫军也不禁为之动容。

    “啊,多么勇敢的人们!”

    透过光学术式目睹到这一幕的坎普中将发自肺腑的感叹着。

    坎普十分清楚查理曼士兵知道接下来等着他们的是什么,他也同样清楚,这些士兵也是血肉之躯,不是什么不畏痛苦和死亡的怪物。以这两点为前提,这些士兵依然义无反顾地前往连1000人换取对方一人都无法实现的死地。那视死如归背后的生命冲动、属于查理曼人的热血激情让他这个敌军指挥官也不禁发出赞美之词。

    不苟言笑的冷峻面孔有那么一瞬间浮现出一丝不忍的神色,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塞司令官猛然起身行了一个军礼,动情的声音通过通讯系统传遍整个齐格菲防线。

    “先生们,敌人开始进攻了!如有一天你们处于查理曼士兵此时此刻的位置,参加一场实力如此悬殊的战斗,我希望今天在场的诸位能像查理曼的勇士们那样轰轰烈烈地作战!现在,让我们用盛大的欢迎仪式,把这些生在错误时代的勇者送去瓦尔哈拉吧!!”

    随着这道洋溢着浪漫血色的命令下达,后世里被称为“血日”的这一天开始了更加残酷激烈的第二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