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要塞VS要塞(二十九)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同归于尽。

    这个词在战场上并不少见,特别是查理曼推出制度化、常态化的自杀攻击和自杀武器后,“特攻”这种病态现象早已成为战场日常的一部分。从天空到地面,各式各样的“肉弹”时时刻刻都在绽放死亡之花。

    可正如任何事情一旦以异常规模出现,都会给人带来感官冲击。“同归于尽”这个词不再以个体的形式或是抽象概念出现,而是以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和巨大建筑物的毁灭呈现在人们眼前时。战栗与恶寒立即伴随着对现状的理解席卷战线两侧的将士。

    要塞对要塞,巨炮对巨炮。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如此你来我往的对攻持续下去只有同归于尽。稍有常识的军人不难预见这种发展,并且会为努力回避这种根本称不上作战的疯狂行径而慎用主炮——至少坎普中将此时确实有这样的念头,强烈的心理冲击使得这位作风硬派的司令官也不得不慎重起来,有那么一会儿甚至想要维持对峙的现状。

    问题在于,他的对手非但没有停手的想法,反而无视损失,继续推进这种愚蠢的作战。

    “两舷全速!‘神鹰之喙’抓紧充填!对准刚才暴露出来的阵位,给我狠狠的轰!”

    沃邦元帅用力拍着扶手大叫,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住光学界面里的怪兽巨炮。

    “在那怪物开炮前毁了它!”

    歇斯底里的催促声中,魔法师们加快了作业进度。正如沃邦元帅所说,这是摧毁那门超级大炮的绝佳时机——一直深藏不露的巨炮不但因为刚才的炮击暴露了位置,而且在未能致对手于死地的情况下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

    没有舰队保护头顶的天空,没有能够立即发射的炮弹,敞开着对敌人说“来把我轰飞吧”。

    这样的机会决不能错过,也许下一秒那门大炮就会再次开火。

    飞翔在天空的神鹰扑腾着炙热的翅膀,全速扑向敞开的巨炮。

    “敌要塞开始加速,朝炮台冲过来了!”

    “敌要塞炮检测到高能量反应,确认进入准备发射状态,目标是雷神之锤!”

    “不用去管他们!加速准备工作,别让手停下!”

    司令官凛然的声音将操作员们心中的恐惧压了下来,看着画面中丝毫不在意损害和危险,持续朝自己逼近的神鹰之城,坎普中将露出了一丝冷笑,丢下轻蔑的评语。

    “蠢货!”

    沉浸在即将痛饮胜利美酒的快感中不能自拔的神鹰之城不知道对手的刻薄评价,即使知道了,他们既不会当回事,也没有时间思考反驳。

    “神鹰之喙,准备完成!”

    操作员抬头报告,望着那张年轻的脸孔,沃邦元帅一时间有些感慨,还有一丝恍惚。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流了太多太多的鲜血,几乎用尸体将污泥壕沟全部填满的血腥战争终于要迎来决定性的转折。升入瓦尔哈拉的亡灵们或许会得到些许安慰吧,他们的牺牲并不是毫无意义的……

    感叹和伤感不过是一瞬间的化学反应,冷酷和狂热再次回到白发老人身上。

    “开火!”

    高高举起的手向着远方挥落,就像骑士挥落长剑斩下敌人的头颅。老元帅手里没有长剑,但随着命令和手势,庞大的能源洪流取代长剑,奔向远方去收割生命。

    质量轻、初速高的球形闪电弹道近似笔直的激光,为了打中低处的目标,不得不将要塞调整成向前方倾斜的姿势,以便让炮口获得足够的俯仰角度。有意思的是,整体外形酷似蘑菇的神鹰之城摆出这种发射姿势时,远远望去到挺像一把锤子,加上发射的是球形闪电,以至于整体形象颇为接近自己死对头的名号——雷神之锤。而无独有偶,雷神之锤在展开缓冲固定装置,进入发射状态后,外形却酷似一只蹲在地上展开翅膀的大鸟。也不知道两边到底谁侵谁的权,谁盗谁的版。

    冰冷的杀戮机器不会去纠结人类的困扰,它们只会执行自己被赋予的机能,直到目标被毁灭,或是自己被毁灭。

    青白色的光球同样没有理会众多惊愕、恐惧、欢呼、憎恶、狂热,它忠实的沿着设定好的弹道扑向目标,然后,被弹飞了——

    秒速五公里移动的物体不会在肉眼视网膜上留下完整影像,反应慢一点的甚至连发生什么事都来不及弄清。球形闪电却因为自身的光亮,会在旁观者眼中留下一条发光的残影痕迹。借助这种现象,所有人得以清楚看见自神鹰之城伸出的笔直光带直扑雷神之锤,在抵达目标之前撞上一道金色多边形光幕后被弹开,飞向遥远的天空彼岸。

    “愚蠢的人类。”

    睥睨着敌军要塞,坎普中将冷冷说到:

    “你们以为我们会放着自己的弱点不管么?”

    雷神之锤的确威力巨大,加上周边完善的防护设施和体制,堪称当今世界最具威力的战略武器之一。但其发射之前必须清空射界,且一次开火后必须经过15分钟的整备时间才能再次发射。这15分钟的防卫真空是雷神之锤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阿喀琉斯之踵。

    对这一点,连情报战打得一塌糊涂的敌人都有所察觉,防卫军更不可能疏漏。

    防卫军的解决之道即是配置两台搭载“叹息之墙”和高出力引擎的(机动堡垒),以此弥补雷神之锤的防御力。在空间相位移防御系统“叹息之墙”的强劲防御力面前,不论是敌人的攻击,还是雷神之锤开火时产生的暴风都可以抵挡下来。只要这两面最强之盾还在持续发挥作用,雷神之锤就是无懈可击的完美武器。

    “阿尔提米亚.爱因(eins,数字1)状况良好,输出尚在容许范围内。”

    “阿尔提米亚.兹瓦(zwei,数字2)继续待机。”

    “队退出射线,继续保持警戒态势。”

    操作员的播报配合着画面中两台涂装成山地迷彩的机械动作,全高78公尺,宽幅达75公尺,外形酷似展翅昆虫的机体收起翅膀般的散热板,一左一右向两侧退开,为身后的巨炮让出攻击通道。

    “开炮!”

    炮口再度喷出报复的怒火,根据前一次炮击的参数修正诸元后,黑色球体在神鹰之城的顶部爆发,蘑菇状要塞顶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空洞,目睹这一幕的人无不为之骇然。

    尽管战斗还在途中,此时所有人却都已经看见了结局——要塞对要塞,巨炮对巨炮,就算攻击力不分伯仲,可如果只有一边单方面受到伤害时,没人会怀疑浑身流血的猛兽最终必然倒下。眺望着头顶上接连受损的要塞,查理曼士兵纷纷露出迷茫和悲伤的表情,防卫军的战壕里则接连响起欢呼。

    大局已定。

    所有旁观者都如此认为,连续惨遭重击、命如风中残烛的野兽本身却没有就此撤退或坐以待毙的觉悟。不,正确来说,那头野兽早已觉悟,但绝不甘心就此结束。就算战败是不可避免的命运,它也要让想夺去它生命的对手付出高昂的代价。

    “全速前进!‘神鹰之喙’抓紧充填!”

    “阁下?!”

    尼维尔的声音近乎惨叫,望着面无表情的老元帅,他鼓起勇气叫喊到:

    “我们已经……”

    “我们还没有失败!!”

    老元帅凶狠的视线将剩下的话语逼回尼维尔的肚子里,差点以为自己要被生吃了的参谋大人不禁向后方退了一步。

    “敌人就在那里,那门怪物大炮就在那里!你要放任不管,不战而逃吗?!!!”

    “可是,阁下!神鹰之喙无法对敌炮台造成致命伤,这样继续对射下去,即使是神鹰之城也撑不住。失去了神鹰之城,王国就只能在敌军巨炮炮口下持续失血,这样一来我们就输定了!”

    “无所谓!敌军不可能无限的坚持下去!只要在最后一刻还能对敌军打出一发炮弹,就是我们的胜利!”

    面对彻底陷入癫狂的司令官,尼维尔闭上了嘴,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沃邦那“军神”的面具之下,生为人父的心灵已经破裂,阻止其心灵完全碎裂的仅仅是对王太子和国家忠诚,还有对敌军的强烈憎恨。原本视野开阔的元帅在年龄和精神的双重作用下变得极度狭隘,他的眼里只有那座炮台。

    这已经不是什么战略、战术的问题,只是一个老年丧子的老人的私仇之战,一场多打一拳也好的疯狂互殴。

    防卫军并不了解这些内情,他们只知道对面的敌人正在逼近,不击溃他们的话,自己绝没有活路。

    “发射!”

    “开炮!”

    帕西法尔口中“无比愚蠢”的主炮对射就这样持续着一来一往,单方面承受伤害的神鹰之城在3小时之后便已残破不堪。犹如要塞内脏血管般的通道和设施纷纷从球形破口中露了出来,不时洒落的天晶正是要塞流出的鲜血。

    现在的神鹰之城已经只能维持浮空和要塞主炮的机能,再也无法对常规炮弹免疫,绕到要塞后方展开横队的空中舰队以凶猛的齐射加速神鹰之城的死亡,随着炮弹接连在要塞外壁炸裂,一直翱翔天际的神鹰之城终于开始一点点降低高度了。

    胜利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所有人对此笃信不疑。

    唯有一人,仰望着天空,慵懒的面孔轻声说到:

    “来了啊。”

    这句仿佛等待已久的话语,拉开了伊谢尔伦炮台攻略的第二幕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