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书:《氪金开挂就是爽》提前阅读

作品:军事承包商

    【第一章,第二章连发】

    天,很黑,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磅礴大雨倾盆而下,汇聚的水流簌簌汹涌流淌,野兽愤怒的嚎叫,兽群狂奔践踏大地之声不绝于耳,闻者毛骨悚然。

    糟糕透顶的季风雷暴!

    “咔擦~”

    银色雷蛇横跨九天,耀眼雷光刺破黑夜雨空,短暂的光芒让这片糟糕的天地,有了短暂的光明。

    这是一片茫茫的非洲大草原。

    一架断成两截的波音客机,在这片草原上犁出了一条深壑,舱内的旅客混杂着各种客机残骸,不知生死沿途撒了一地,上百名黑人冒雨到在其中翻找。

    “快点,快点,活的带走,值钱的全部搬到车上,这该死的狗屎天气,我可不想和一群野狼在这待上一整晚。”

    手持“伊拉克”成色武器,破烂拖鞋短裤的脏辫黑人,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不耐烦的抬手一枪,干翻一头偷摸过来的野狼。

    准备过来吃尸体的大群草原豺狼,看到同伴呜咽着挣扎断气,虽然眼冒绿光愤怒低吼,但是明显很清楚人类武器的威力,缓缓退到半人高的草丛中,

    “老大,我们这么做不会出事吧?要是被那群白皮猪知道了,恐怕……”

    “啪!”

    脏辫黑人一巴掌拍在身旁光头黑人头上,雨水被拍的飞溅:“记住,奥姆尔,我们这是在国际人道救援,那群白皮猪很喜欢讲人权,我想,他们肯定不介意支付一点点救援费用,这是很合理的交易。”

    “对对付,我们是属于人道救援,完全符合他们的规矩,还是老大你有学问,有钱拿还不用得罪那群什么维和部队,哈哈。”

    名叫奥姆尔的光头黑人眼冒“金光”,仿佛看到了大把的钞票,大雨带来的不爽瞬间烟消云散。

    脏辫黑人很满意光头黑人的马屁,也很得意自己的“聪明”,露出大板牙笑得格外的欢实。

    可就在这时,一名手拿红色塑料袋包着电话的黑人跑了过来。

    “老大,多玛刚打电话过来,城里有好几批人正开车赶过来,应该是外族人的维和部队,大雨拖延不了他们太多时间,最多2个小时他们就会赶过来,塔木土王可是警告过我们,国民军最近加大了行动力度,现在不能和其他人起冲突,我们赶回族里需要一个多小时。”

    “该死的,这些碍事的混蛋。”

    脏辫黑人瞪眼咒骂,立马大喝道:“剩下的货物不用管了,所有人上车原路返回,速度快点。”

    “老大,等等,这里有两个黄皮人还没有死,女的已经拖出来了,男的被椅子和铁皮卡住,不太好弄。”不远处传来大喊。

    “黄皮人?”

    本来准备上车离开的脏辫黑人,听到是黄皮人停止了动作,反身大喊问道:“是哪个国家的?”

    “女人的护照是兔子国,男人还没有找到他的护照,我猜应该是一伙的。”

    “兔子国?那不用管了,犯不上为他在这里费时间,把那个女人带上,虽然黄皮女人不值钱,但是能生孩子,而且她们的身体非常的美妙,回去后……嘿嘿。”

    听到是兔子国人脏辫青年不再顾忌,淫灬笑着捏了捏下巴,仿佛有点迫不及待,拍着掉漆的铁皮车顶再次大喊道:“走走走,我们现走,其他人赶紧跟上来。”

    (国名借用那年那兔那些事,不懂的可以百度,或者知道的书友科普下。)

    “便宜了你们这群蠢货,等老子有时间了一定把你们全部灭了,给族里的弟兄们炖上一锅美味的狼肉。”

    大喊着下达完命令的脏辫黑人,最后很不爽的看了看四周,若隐若现的数10双泛着绿光的眼睛,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室。

    兔子国在非洲曲线经营这么多年,影响力相比十几年前已经天翻地覆,大部分非洲国家都对兔子国很友好。

    唯独这群黑人所在国家,是整个第三世界的另类,似乎对兔子国并不感冒。

    “轰轰轰……”

    随着脏辫黑人驱车离开,皮卡引擎的轰鸣声顿时此起彼伏咆哮,掩盖了暴雨倾盆落下的淅沥声,排起长队刺破雨幕,留下一地的狼藉和泥泞消失在黑夜中。

    客机坠毁的事发地再次回到平静,只剩下电闪雷鸣与暴雨声。

    然而,这才只是血腥的开始。

    “嗷呜~”

    凄厉的狼嚎声起,犹如战争的号角,又像是“开餐”的口令。

    原本躲在草丛中的草原凶兽们,没有了任何的威胁,肆无忌惮的冲了出来,带着饥肠辘辘的肚皮,张着腥臭的血盆大口,扑向了客机四周生死未知的旅客。

    随即吭哧的撕肉声不绝,鲜红的血液开始流淌,血腥味也愈来愈浓厚。

    哪怕大雨也无法掩盖!

    “啊~,好痛,还好,还知道痛?看来我还没有死,嗯,不对……”

    手臂上传来的刺骨剧痛,将还在昏迷中的刑小龙硬生生痛醒,可还没庆幸自己能从坠机中逃过一劫,手臂上清晰传来的强大拉扯力量,以及扑面而来的腥臭味,让闭着眼睛的刑小龙本能的后背瞬间拔凉。

    而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正好天空今雷电伞带来短暂视野,眼前所见之物,更是让邢小龙瞳孔骤然紧缩。

    一只狼!

    一只脑袋足有水桶口那么大,眼睛泛着骇人的绿光,满嘴长着鲜红的未知碎物,在电光的照射下,如同黑色噬人魔鬼的近1米多长的巨狼。

    “艹!”

    邢小龙被吓得六神无主,惊恐大叫着想要拔出左手。

    可巨狼也是这么想的。

    邢小龙被椅子和机舱卡死了,只留出了一条不到30公分的缝隙,压得刑风没办法动弹,巨狼也没办法愉快的大快朵颐。

    巨狼只能咬着仅够得着的左手,将食物从机舱的破口拽出去。

    邢小龙虽然1米81人高马大,今年刚刚从部队警卫排退伍,但是身体被卡住,根本就使不上力。

    眼瞅着狼牙咬住的皮肉,在双方的僵持下逐渐被撕裂,鲜血一股股的往外猛冒。

    戴在左手食指上看不出材质,上面布满漂亮奇特浮雕的“金戒指”,在鲜血的浸泡下散发出一闪而逝的妖艳淡红色荧光,浮雕也逐渐变形重组。

    如果仔细看去的花,可以隐约间看到一些微型浮雕的造型,很想是在游戏中现实中常出现的现代化枪械武器。

    邢小龙并没有注意到戒指的变化,他只知道继续这么和巨狼僵持下去,他的处境将会非常危险。

    被狼口咬住的左臂,就算不会被扯断或者咬碎,上面的皮肉也会在拉扯之中,被狼口给活生生撕掉一层皮肉,搞不好左臂就会彻底报废,甚至失血过多而死。

    邢小龙真的很恐惧,很害怕,急火攻心之下,瞪着血红的眼恼怒大吼道:“艹,真当老子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看我今天不弄死你这畜牲。”

    话毕,邢小龙顾不上左前臂愈来愈剧烈的疼痛,右手在乌漆抹黑的机舱里,盲目的到处乱抓了一通,终于扯到了一块比较硬的物品。

    也不去看拿到的是什么东西,使出浑身吃奶的劲,将夹缝向两边撑开几公分。

    拿着硬物的右手从头顶反过去,照着黑暗中狼头的位置就是一顿乱捅乱砸,完全不留一点余力。

    不是狼死,就是我亡!

    邢小龙左手有造型独特的金戒指,右手食指同样有一个,造型和左手的金戒指差不多的银戒指。

    程亮的银白色那种。

    在邢小龙右手拿着不明状硬物,在狼头上疯狂捅砸自救时,右手食指上戴着的银戒指不免染上了一些,左手伤口被撕裂后挣扎中溅射出来的的血液。

    银戒指粘上血液以后,与金戒指的反应差不多,有银色的荧光一闪而逝。

    之前金戒指发光的时候,由于左前臂被巨狼咬住,手掌被狼口的下颚挡住,加上刚从昏迷中醒来眼神还不太好,邢小龙并没能看到闪烁了一下的金色荧光。

    而这一次不同……

    邢小龙正在用右手来解救被狼咬住的左手,视线和注意力都集中在右手上,加之在这大雨倾盆的漆黑夜晚,银色光芒显得格外显眼。

    因此,哪怕银戒指散发的荧光,只有短暂的一秒钟,依旧被邢小龙尽收眼底。

    不过,邢小龙即便在这漆黑环境中,突然看到了“诡异银光”,可他也仅仅只有一瞬间的疑惑。

    下一秒,所有心思又回到了与巨狼的全力搏斗中。

    这是一种本能!

    在意识到有致命威胁时,人类的大脑会启动意识无法控制的自我判定,并选择性的锁定一个目标,让身体全力去对抗,忽略其他次要的存在或者威胁。

    比如最常见的走路摔了一跤,你第一时间只会想有没有受伤,身体也会骤然心跳加速、思考加速、分泌相应的腺素等,进入自我调节配合你的这个第一个思维。

    稍后才会去想,衣服有没有擦坏,摔在地上是不是很脏,被路边别人看到了会不会很丢脸等等。

    邢小现在正处于极度危险之中,一旦不能救回狼口的左臂,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失血过多,继而昏迷失去反抗能力,最终沦为眼前狼群的晚餐。

    在这种危险情况下,大脑自然只会围绕自救来运转,并调整身体的所有器官,强迫大脑高度集中注意力完成唯一的指令

    逃出狼口活命!

    手指上啥时候多了个戒指,它为什么又会诡异的发光,等等这些“小”问题,全都被邢小龙的大脑选择性忽略。

    被邢小龙突然攻击的巨狼,没想到这块静止的“食物”还没有死去,更没想到这块食物的求生**,竟然会如此的强烈,且来的如此突然。

    脑袋上冷不丁被捅砸了十几下,脸和鼻梁上弄的死好几条血横。

    尤其是左眼球被插到的瞬间,那直冲脑海灵魂深处的剧痛,让巨狼忍不住当即嗷嗷惨吠了起来。

    邢小龙趁着巨狼惨叫松口的空隙,连忙用右手拉着已经疼到麻木,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左手,从有着铜头钢牙的巨狼口中,连拖带拽一把抽了出来。

    接着将身体往后缩,拉开了和狼之间的距离。

    同时从座位夹缝的上方,扯了一把坠机后弹出来垂在空中的氧气罩软塑管,右手和嘴配合在左臂弯处打了圈止血带。

    这是邢小龙如今仅能做得止血之法,也是当兵教会他的求生之法。

    万事先止血!

    草原狼本就是凶残之兽,饿红眼了连狮子都敢上去搞,冷不丁被邢小龙捅伤了眼睛和脸部,到嘴的晚餐也丢了,这下子被彻底的激起了狼性暴戾。

    “嗷呜~”

    巨狼仰头凄厉的嚎叫,满是倒刺的舌头舔了下嘴边的人血。

    在甜美鲜血的刺激下,张着满是獠牙和恶心腥臭味气息的狼口,再次扑向邢小龙躲藏的夹缝。

    可惜,此时邢小龙身体已经往里缩,两排座椅和机舱壁变形留下的狭小夹缝,没办法让硕大如磨盘的狼头全部伸进去,能伸进去得尖嘴又够不着刑风。

    不管巨狼怎么愤怒咆哮,再怎么用力也无济于事。

    眼瞅着随时能一口咬下你一大块肉的血盆大口,就在身前不到半米处,还正想着法往你面前挤,这恐怖的场面,让邢小龙浑身汗毛倒立。

    又恐惧又害怕又束手无策之下,耐不住破口大骂道:“艹,艹,艹,这辈子第一次坐飞机就莫名奇妙的坠机,要不要这么坑爹?还有,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坠机都没有把我摔死,这就是神踏马的后福?”

    前后两个变形的客机座椅、上面塌陷的机舱顶、两边完全扭曲机舱壁,三者加起来所形成的夹缝,好处和害处都一目了然。

    好处是暂时保住了邢小龙,不会成为狼群生吞活剥,害处就是将他死死压在了这个夹缝之中,巨狼咬不到他,他也没办法凭借一己之力脱身出去。

    而外部传来的阵阵狼叫和吃肉声,以及左腿传来的刺骨疼痛,更是让邢小龙很清楚即便能够出去,也必将是一场亡命之旅,他大几率会在几天后被狼“拉”出来。

    而躲在这里能让他暂时苟活,运气好一点能等到救援队过来。

    走不掉,出不去,这几乎成了死局。

    邢小龙唯一能奢望的希望之光,就是拖时间等待救援人员抵达,尽管不知道这是非洲哪个疙瘩,但是空难通常都很快会有救援抵达,电视新闻里面都是这么放的。

    邢小龙以前不信新闻,可这一刻,他希望新闻都是真的。

    这边吓懵了的邢小龙不想死,还在期待着逃生的希望,可另一边受伤后更加暴唳的巨狼,却压根不想再多等哪怕一秒钟。

    它只想将眼前这个躲在缝缝里,还害的它受伤的移动晚餐拽出来,连皮带骨吃个一干二净。

    以解眼睛被戳瞎的心头之恨。

    没办法咬到邢小龙的身体,喜欢群体行动且智商不低的草原巨狼,无意间看到了座椅上被爪子撕开的一个口子,阴冷的独眼中顿时闪过狡诈的光芒。

    它想到了破开困局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