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雪,还在下着……(终章)

作品:大明军侯

    大明洪熙元年东,下着大雪的京城着实有一份意境,尤其是在这春节时分,平添了许多别样的景致。

    定边侯张枫府上,这位一辈子跟随在朱棣身边的宿卫统领,现在却是一副苍老的面孔腐朽的身躯。

    这么多年过去了,张枫仍然记得当初从军的时候,记得自己第一个新兵大比的头名,也记得那些个老伙计。

    虽然很多人早已逝去,但在张枫的心里,却仍然好似当初没有变化似的,稳重的老大哥陈华,憨厚的铁牛,有故事的老古,先是对手后为好友的马成……

    等等等等,有太多的人在张枫的记忆力,但还活在世上的却只有一个陪在张枫身边的小六儿了。

    同样垂垂老矣的六子,因为早年丢了一只眼睛,现在虽然作为侯府的管家,却依旧没改当初的军伍风起,使得侯府内院多了几分肃穆之气,却也是让张枫感到了几分熟悉。

    曦儿走了,小瓶儿也走了,甚至连小乐瑶也在年前因病去世,这也是张枫病倒的最大原因。

    当年从武当山下来,张枫经历了许许多多,有牵挂有羁绊,追随了一辈子的永乐大帝,自己那个练不了武的徒弟现在也当了皇帝。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好像前一瞬间张枫还跟随朱棣打进京城呢,后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这里似的……

    当初做了皇帝的朱棣,没有亏待任何一个跟随他的人,张枫自然也不例外。

    一个侯爷的身份,虽然不是世袭罔替,却也足够张枫荣华一生富贵一世了。

    可自大做了皇帝之后,张枫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朱棣,他好像一夜之间就变了,变得令人摸不透看不清……

    他变得冷酷,变得无情,变得好战,变得嗜杀,也变得和太祖高皇帝越来越像了……

    大明从建文年进入到永乐年,朱棣却根本不承认建文的年号,下令所有人都不准提起,更是不准许史书上写出建文这两个字。

    这在张枫看来就是掩耳盗铃,却一样阻止不了朱棣的行为,毕竟他已经是大明的天子真正的皇帝陛下……

    虽然改朝换代,可是对大明帝国而言,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四年的大戏一般,天子的更迭对下面的黎民百姓而言毫无影响,顶多就是朱棣重新恢复了太祖时期的各种规矩罢了。

    自永乐元年到现在洪熙元年,一共二十二年的光景,却也并非是天下太平的日子。

    先是很多建文旧部不服朱棣,四处捣乱举旗造反,这事自然不能忍,那个时候到处都有烽烟,朝廷百废待兴忙前忙后的,就连张枫都有不少次带兵出征,不过好在没弄出什么岔子来,毕竟与那些个只知道之乎者也的文官相比,张枫还算是一个名将的。

    后来就是外族动乱,不安分的鞑靼和瓦剌,让朱棣很是头疼,多少次的北伐不都是为了稳定长城边关之外的局势吗。

    不过这回到是没有张枫什么事了,没有统兵的能力,再加上张枫身体日渐衰落,总要给新人一个上位的机会吗。

    眼见着朱棣连番北伐,最后却是死在了北伐的路上,张枫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悲痛一番,却怎么哭都哭不出一滴眼泪……

    当初曦儿病逝的时候好像把张枫所有的泪水都哭光了,等到朱棣这边,只有心中一阵莫名的感叹,却再也没有其他的触动,不是张枫变得冷漠无情,而是朱棣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可以跟兄弟一起喝酒一起吹牛的燕王了……

    雪,依旧在下着,张枫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臂,看着上面落满的雪花,却感受不到哪怕一丝的凉意。

    黑漆的夜晚却并不阴暗,当空的明月高高挂着,洁白的月光映在张枫苍老的脸上,远远望去好似仙人一般……

    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是雪越来越大了吗?

    张枫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双眼已经看不清楚了,就好像眼前出现了一片迷雾,如同那一日他只身下山的时候,回首望去,半山之间尽皆大雾一般……

    天上的雪,依旧下着,地上的人,却已经没了声息,人生在世春秋岁月,当年雪中被清虚子捡到的孤儿,今日却已是贵为大明侯爵。

    下雪时生,下雪时死,世事轮回,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