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十九章 成功

作品:逍遥仙尘

    紫阳剑闪!

    丁逍手中逍遥瞬间抖动不断,伴着天空中的一缕阳光,转眼之间便到了杨铭身后。

    而杨铭则正在专心致志的用力压住自己的法宝,启图一招制敌,让丁逍这个狂妄自大的臭小子明白弟弟终归还是弟弟,在怎么狂妄,也不可能会翻身的。

    虽然他已经是金丹修士,但只沉浸在自己的胜利之中,完全忽视了存在被翻盘的机会。也正因他这般的粗心的样子,所以给了丁逍机会。

    唰!

    逍遥爆出一丝紫气,不过一瞬间便间便划破周围空气流速,刺啦一声,丁逍用尽全身之力,逍遥晃然,一阵刺目光芒闪烁,擂台外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遮捂住眼睛。

    “谁赢了?”

    有人发出疑问,但并没人回答,这一闪很是诡异,不过是两个小辈在战斗罢了,竟然让自己这一群上了年纪的修士看不出来他们在做什么。

    真龙仙人笑笑,看着里面的场景只是心中颇显惊讶,这上古的紫气都炼出来了,虽然身上法力源头和杨家一样,但明显比杨家的质量更胜一筹,这身后的传承可不能小视。

    这个叫杨逍的小辈既然认识敖幽,又手持一个品级极高的避水珠,那么这事他身后的人应该准许他参加,这件事便可以参入一丝他的影子。

    而擂台之中,杨铭的衣衫破裂,露出里面微瘦的身体,虽然他已经达到金丹修为,但是一个灵修如何会有体修的那种强健体魄?

    不过在逍遥切破他衣服的瞬间,他已经反应过来,反手抽出佩剑于逍遥抗衡,但最终结果还是迟了一步。

    逍遥剑刃上的紫气崩来炸裂,同时将整个战场都覆盖,而杨铭的脖子上也添一道血痕。

    虽然此血痕极为微细,但还是有着几滴任性的鲜血滴落!

    杨铭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同时下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颈部,看到那存在指间的血迹,他不由下意思的呢喃着。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声音越发微弱,满满都是不自信的样子,整个人在此如同魔征一样,这小子脾气爆燥,和他姐一个性子,同样该有的缺点都有。

    那便是遇事完全一根筋的态度,想他一个金丹修士竟然被一个筑基期的弱鸡给伤了,这不仅仅是跨几个境界伤人那么简直,这小子简直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他还是在正面一剑伤了杨铭!

    台下观看试炼比赛的弟子全场哗然,当然这个世上并不缺少那种奇人异士,有个弟子自幼目力远胜常人,不过是外姓弟子并没有上来参战,但他一口说出这个劲爆的事情,还是真的很让人惊奇。

    而杨铭整个人从魔征的状态,变的有些神经质,如同入魔一般,双眼显的有些腥红,激动的手,颤抖的剑,看神情如果稍不注意,他便一剑砍杀过来。

    “喂,小七,老五他状态不对,而且看样子如果稍不留心可能有走火入魔的样子,还不只如此,我俩到时候一个都跑不掉,没人可以在擂台中打贩他的。”

    老大杨战的声音缓缓的从地面上传来,面容颇是着急,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可是会出人命的,杨铭所炼之剑,乃杀人之剑,如果他真的要大开杀戒……

    后果不敢想象。

    丁逍也瞬间听明白了,大哥杨战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刚想要思索,杨铭他便动了,反手持剑,原本高高束起的簪冠,竟不知在何时断了。

    长发随风,目光腥红似血。

    一动,便是如风飞舞。

    剑随光动,光随人进。

    “不好,来不及了。”杨战大吼一声,便挑枪飞出原地,因为他明白,此刻的杨铭绝对不会找丁逍的麻烦的,因为入魔前被丁逍所伤。

    现在也只有丁逍能克他,要不然等他杀几个人后低气起来,那真的是异常可怕!

    “家主,铭儿他……”杨公长极力的克制自己的心情,他作为杨家子嗣中最有天赋的一个可不能因为一个小事而葬送了将来的一辈子,“家主,能否恳求真仙打开这方擂台,要不然等他杀人之后,便彻底渡不过这个难关。”

    杨公权做为一个家主,现在所考虑的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而是有着更深一层的考虑,目光虽然有些担忧,但也不算太过担忧。

    同时传音回去安稳了一番杨公长,便发声说道:“铭儿乃我杨家儿郎,怎能渡不过此番劫难?吾等只需静待佳音便可。”

    话虽如此,但是杨家其他几人还是为杨铭担优不己。

    另外几个来观礼的几天,除了陈家和孔家两人脸上浮现出担优的神色,那王家之人的表情真是特别丰富,想笑却又不敢笑,脸上完全写满了忍俊不禁。

    台下说话间,只见擂台上杨战和杨铭已经交手,他手中的长枪已然和杨铭的配剑交互在一样,瞬间擦出火花。

    枪闪剑鸣!

    不过杨战虽然是金丹五层,但却被金丹三层的杨铭压制着打,若是放在平常时分,估计他现在都已经站不起来了。

    但是结果恰恰相反,杨战被弟弟压制着打,还不敢太用力去反击,只能用出自己三分之二的实力,反观杨铭却是越战越勇,整体的气势不断往上攀升。

    不过才几息时间,那实力竟然达到了金丹四层,整个双目腥红似血,甚至万分吓人,他手中的剑刃法诀不断闪烁着光芒。

    片刻之息,杨战已然被一剑逼退。

    “小七!”杨战完全要疯了,他从出生到现在完全没有这么憋屈过,今日所受的憋屈,完全可以让他崩溃。

    现在也只有丁逍可以制住他,但是丁逍却是在上面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完全没有意思要去教训一下杨铭的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是杨战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大吼一声,枪出如龙,如同落雨般,直直击打他的剑刃上。

    光彩四逸,火花流转。

    如火如荼的交战让台下的那些弟子们大饱眼福,但同样的却是让丁逍久久陷入沉思之中。

    丁逍静静思量,手中惊世也失去了往常的光辉,只如寻常琴一样,逍遥剑的光辉也没有闪炼,相比之下,对面的战争更是如同小儿科一般。

    杨铭是越战越勇,杨战被打的毫无脾气,脸上早就写满了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