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远扬

作品:重生将门风华

    这一日是庆元六年五月初六,宜远行。

    二个月前,晋王从这里出发前往封地,晋王妃拉着慕越的手,所有的不安惶惑尽在那微颤的手指间倾吐,晋王世子被留下来,他年纪不小了,已经订了亲事,晋王妃去了封地后,甫安定下来又要再回京操办长子婚事。

    汾王夫妇则是四月底走的,汾王太妃留在京里,她其实很想跟着儿子媳妇一起走,不过她身体不好,汾王妃怕她身子弱,自己一家都是新来乍到的,一切尚不明朗之际,实在不好带着身体虚弱的太妃一同前往,可是留太妃独自一个在京里,她又不放心,汾王倒是很有担当的把他的侧妃、妾侍留下侍候太妃。

    汾王妃直赞丈夫聪明,十七长公主却对慕越说:“十一皇嫂这一招真是太……”

    “太狠?还是太毒?”贤太妃似笑非笑的睨着女儿。

    慕越摇头道:“十一皇嫂聪明极了!”

    “那是。”贤太妃点头附和,边教女儿:“汾王妃处处站在大义的份上,为太妃的身体着想,她去把藩地打理好,再接太妃过去,这几位陪在太妃身边的,到时候都多大啦?就算还是青春年少,能及得上汾王妃去了封地后,再为汾王张罗的女人吗?”

    “京里纳的、娶的,汾王妃拿捏不住。”但去封地之后,照汾王事事都是老婆说了算,太妃又远在京里头。

    十七长公主已经出阁,如贤太妃所愿,她嫁了景国公府的嫡三子,上有两个出色的哥哥,苏三少爷开朗乐天,最好的是,景国公府是以武职起家,三少爷武艺虽及不上佟雪她们。但应付十七长公主却是绰绰有余。

    十七长公主被拘了几年,性子已不像小时候那么跳脱,又时时与慕越她们往来,她人又聪明,早从这几位嫂嫂身上,学得如何与夫婿相处,成亲月余,贤太妃对女婿甚为满意,十七长公主也对婚姻生活颇适应,只是没想到事事顺心的当口。几位皇嫂要随皇兄们就藩!

    “你要真舍不得,趁现在还没孩子,带着驸马一起来找我们玩儿啊!”汾王妃离京前如是说,十七长公主依依不舍的陆续送走几位兄嫂及侄儿们,今天她又要送走顺王夫妻和两个侄儿了!

    当船帆扬起,前尘往事尽数自眼前掠过,站在码头远眺京城,对她的前世来说,那是座监牢。天空被一座座天井分割开来,成了一块又一块方正的的天空,男男女女囚于其中,挣脱不出来。只能在四方框里争个你长我短!

    想到可以远离这个地方,慕越的心情很复杂,十七长公主嘟着嘴挽着她不放。“十二嫂嫂你别去啦!让十二皇兄自个儿去就好!”

    远远站着旳驸马不好意思的朝东方朔笑了下,东方朔安抚他。“没事。她做我妹子的时间,可比当你娘子的时间长,她那性子我还不了解吗?”

    可是妻子当着人家丈夫的面。要人家老婆留下来别走,任谁听了都不好意思吧?虽然那是妻子的兄嫂,苏三少爷俊秀的脸红得像要滴血似的,东方朔暗叹,当初为十七挑这女婿,该不会是害了人家好孩子吧?

    带着妹婿上前,互相见礼之后,十七长公主还不肯放手,东方朔朝黎内官使了个眼色,黎内官使人侍候着两位小少爷过来见礼,十七长公主抱着明哥儿不撒手,又对安哥儿道:“你留下来,要是嫌顺王府冷清,就住到姑姑的公主府去。”

    安哥儿扬起漂亮的眼,颇为不耐烦的对他姑姑说:“十七皇姑别闹了!您嫁了,赶紧给我和弟弟生个弟弟作伴才是正经的,我要跟父王、母妃去藩地,要到过年才能回来,回来时我要看到新弟弟。”

    小家伙一本正经的交代他姑姑,十七长公主指着他小鼻子说不出话来,驸马却一派正经的回应他。“我和你姑姑会努力的,不过要是生的是妹妹,还望小世子勿恼。”

    “不会。姑丈别怪姑姑笨,生不出弟弟来就好。”十七长公主直接说不出话了,慕越偷笑,赶紧把明哥儿接过来,东方朔招呼一声,带着安哥儿护着妻儿上船去,不待十七长公主回神,顺王一行扬帆而去。

    ※

    每年,就藩的诸王会回京一趟,庆元帝有时看着跟在顺王身边的侄儿,都会有种恍惚之感,安哥儿长得实在很像顺王年少时,但性子大概随了他娘,听说在藩地是个小霸王,南猛族使臣常常告状,道顺王世子常领兵偷袭其族人,还不到十岁的娃儿,猛王便已遣使,与招其为婿。

    明哥儿较文静,外貌似其母,性子却似顺王幼时,当这个侄儿掏出他自己雕的木刻给他万寿节贺礼时,庆元帝心底无限感慨,这父子两,还真是如出一辙是吧?都想这样子打发自己?

    当大朝仪结束,皇后特地把几个妯娌留下说话,慕越看着上首的皇后,心里暗暗叹息,皇后老了!

    想到方才看到几位千娇百媚的妃嫔,皇后如何能不老?太子虽已立,但慧妃的儿子越大越出众,后来的珍妃与德妃又先后生下五皇子与六皇子,这两位的娘家来头都不小,珍妃是前朝右相的曾外孙女儿,德妃则是英国公亲妹的外孙女,自家父祖虽不显,但转折亲却来头不小,皇后的压力不小。

    慕越以为皇后要跟她们说什么,没想到却是请她们回去后,帮忙留意有无秦郡王的下落。

    “他不是一直在京里吗?”

    “是啊?秦王妃和太妃都不知他的下落?”

    “这是怎么回事啊?”

    皇后叹了口气。“事情要从十九长公主说起。”

    原来当年秦郡王在宫外结识了个江湖女子,秦王妃怎会愿意儿子跟这样的一个女孩走得亲近?秦郡王便把人荐给太妃,太妃竟指使那女子唆使十九闹腾,还替逆王送信给十九的生母,密谋要对皇帝下毒,一旦事成逆王便拥护十四皇子登基为帝。

    后来不知发生何事,云嫔将女儿拘起来,本来好好的云嫔突然病倒。不多时皇帝发落十九,而秦王太妃怕事情牵连到她身上,命身边的人去灭口。

    “啊?难道那时,秦郡王闹着要见被禁足的秦王太妃就是为了此事?”晋王妃问。

    “这事与秦郡王失踪有什么关系啊?”既然那人已被灭口,秦郡王不会到现在还牵挂此事吧?

    皇后苦笑。“那女孩没死,秦王太妃那个心腹宫女没她那么狠,她放了那孩子一条生路,可是在禁宫里头,那孩子进宫时因是秦郡王带进来的,没人注意到她。但要出去?谈何容易,就是她让禁卫统领拿住了,先帝才发落了秦王太妃。”

    慕越暗想,这应该不是禁卫统领的功劳,可能隐龙卫做的,不过隐龙卫地位特殊,虽是众人皆知他们存在,但他们做的事从不曾拉到台面上来。

    当然,禁卫军不是饭桶。然慕越可没忘了,十七长公主身边可是有隐龙卫的人,当初也是防逆王的人暗通宫中,才安排隐龙卫潜入宫中。因此他们捉到翠玉一点也不奇怪。

    “那现在是那女孩把秦郡王引走了?”

    “可不是嘛!”皇后并不知当年皇帝是怎么处置此事的,但秦郡王怎么会这么轻易被拐着跑?“秦王妃和太妃求到本宫这儿来,但本宫在深宫有何能耐?只能请各位嫂嫂、弟妹帮忙了。”

    齐王妃不解的问:“为何不明文寻赏?”

    皇后的笑容更加苦涩,“秦郡王的婚事已订。若张扬出去,太妃唯恐婚事生变。”

    晋王妃带头应承,必会令人多加留心。

    出了宫门。跟车的嬷嬷道:“王妃,王爷和世子,二少爷来接您了。”话声方落,就见一道小身影钻了进来,“母妃,母妃,这是皇帝伯父给我的。”

    雀儿笑吟吟的接过去,慕越看了一眼,见是一个白玉雕的玉蝉,不以为意的拿着帕子给小儿子擦汗。“大冷的天,你怎么出的一身汗?”

    “明哥儿刚刚用跑的,父王让他小心些,他就是不听。”

    安哥儿声音清冷,告起状来毫不手软,明哥儿嘟着嘴偎到慕越怀里,东方朔走过来,雀儿忙下车掀了帘子让他上车,安哥儿跟在他身后钻进车里。

    一家四口在车里坐定,车轮辘辘压在青石板铺就的朱雀大道上,因起得早,进宫大朝仪又是繁文缛节麻烦得很,安哥儿和明哥儿都累了,靠着爹娘沉沉入睡,东方朔看他们兄弟两睡得熟,不禁轻哼一声,“方才还跟我呛,说绝对不会在路上睡着。”

    “进宫一趟,别说他们,就是我也累得慌,我看四嫂这一年又老多了!”

    “怎么能不老?宫里的女人个个不省心,四哥虽有所节制,但人心难测,生不出孩子的想生孩子,生了儿子,就盼儿子能受宠,能坐上那个位置,就是她们自己无心,也架不住娘家人有心。”

    慕越赞同的点头。“那是。”

    “能像贤太妃这样想得开的,可没几个。”东方朔道。

    “那也是因为她只生了两个女儿吧?”慕越道。“不过十七今年又没回来,亏得她公婆就这样放任他们夫妻在外游历。”

    东方朔笑了下没答话,十七夫妻当真把几位皇兄的藩地当成落脚地,每一处住上个三四个月,然后夫妻两一路游山玩水往另一处去,这几年来,在顺王的藩地待最长,也最多次,但每每要回京朝贺,他们夫妻连句话也没留的跑了!

    “贤太妃也不管管她。”

    “都成亲了,公婆都不说话,她能说什么?”慕越嗔道,说起了秦郡王的事,东方朔对此倒是知道一些,“他已经在江南娶了那个翠玉姑娘了。”

    “咦?”慕越大惊。“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订亲了,怎么又会娶那什么翠玉姑娘?”

    东方朔微笑道:“秦王太妃还存有痴心妄想,看看她给秦郡王相的是什么人家?”

    “不就是兵部侍郎的女儿吗?”慕越想了下道,也不是很确定。

    “那人以前是秦王一派,表面上看来是对四哥颇为尽心,不过私底下,却有不少传闻,说他在串连秦王旧部,不知在谋算什么。”

    一回京就听到这些事,东方朔委实烦不胜烦,但四哥像是平日无人可诉,逮着他回京,就要找他好好倾诉一番,他把头靠在慕越肩头上,像孩子似的耍赖。

    “看在他一向疼你的份上,你就每年听他发发牢骚又何妨?”慕越看丈夫靠在身边。“他今年没说要给你添几个美人?”

    “没有。”东方朔意有所指的笑了下。“四哥家大业大,女人孩子尚且摆不平,我们家小业小,就不瞎折腾了!”他顿了下又道:“有几位老大人不会看脸色,还在那儿提,我就直言道,咱们藩地里还有不少年轻有为的将士未娶,若诸大人们愿割爱,让自家女儿、孙女下嫁,自是再好不过!”

    顺王藩地不算太偏远,不过临近蛮族,并不平静,京中贵女们大概以为若嫁顺王为侧妃或美人,能像汾王侧妃那样,继续留在京中王府享福吧?慕越很佩服这些人都那么多年了,还不死心的想攀上阿朔。

    年初二回娘家,卫国公看到两个外孙,高兴的很,次子、么儿都在驻地没回来,老三倒是调回京中任职,他们没有住在卫国公府,蓝守海为三子置办了宅子,他们只有过节才回国公府小住。

    蓝以蘅几个都被接回京里来,虽然蓝慕声夫妻舍不得,但女儿大了要说亲,蓝守海怕儿子们过几年要调差,孙女儿若嫁在宁夏,鞭长莫及,有什么事看顾不到,因此让长媳为她相看京里的后生。

    一家团圆热闹几日后,东方朔一家又将返回藩地,这一次,有个小尾巴跟着他们回去,布凯找上东方朔,想要随他回藩地。

    东方朔考虑了下便应允了。

    上路的当天,他便对东方朔道:“我二姐难产而亡,二姐夫续娶了族里的堂妹为妻。”二姐夫便是卫祥生,他已在西南扎根,任卫所指挥使,东方朔早知此事,闻言只淡淡点头,布凯的父母早在两年前一场地动里失了踪影,布凯虽早知父母有难,却无力回天,从此将异能束之高阁不再去用。

    但这异能一事很难说,不是你不想碰就能完全隔绝,所以他想跟在东方朔和慕越身边,有他们两人在,他便看不透未来。

    回程的路上,经过前世东方朔的藩地,不过此时风平浪静,没有天雨成灾,慕越却觉得心口一阵乱跳,东方朔也觉得不对,夫妻两双双来到甲板上,远眺河岸后方不远处的连绵山脉,慕越一震,当年她就是在那山里遇到了地牛翻身。

    才想到这儿,忽然一阵地动天摇,河水剧烈翻动着,船上众人一片惊惶失措,东方朔力持镇定,下令将船靠岸,船长等人见东家发令,有了主心骨,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将船勉力靠到岸边,幸而他们离地动之处极远,河水已渐渐平复,东方朔紧紧的抱着慕越,瘫坐在甲板上,看着那远方的山脉凸了一大块。

    “那里有座小镇,阿朔……”

    “我知道,这就使人去通知知府、县令,让他们立即去救灾。”

    慕越一愣,他知道那里有座小镇?东方朔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着,“我从不曾停妻另娶……”

    全书完(未完待续……)

    PS:谢谢留不住美丽童鞋的支持和粉红票,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爱护,终于终于可以打上这三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