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斩情

作品:毒戮天下

    “你们先去旁边的院落躲一躲。”等赵硕带着人离开后,孟安对狄木兰二人说道。

    “为什么?”两人不解的问道。

    “一会恐怕还会来人,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没有问题,要是一起上的话,我怕有些手段会伤到你们。”孟安说道。

    “那好,我们就先去旁边的院落躲一躲。”两人也知道自己呆在这里恐怕会拖累孟安,听话的去到了别处。

    没过多久,陈雄一行人来到了孟安所在的院落,在府邸大堂交谈的几位青年才俊,除了赵硕之外,全都跟在陈雄的身后,想借此来看看孟安的实力如何。

    “孟安?”陈雄看向淡定站在屋檐下的孟安询问道。

    “没错。”孟安点头道,果然还是来了。

    “斩情门弟子陈雄特来讨教一二。”陈雄面无表情,抱拳说道。

    “请。”孟安自然不会怯战,摆手道。

    在看到陈雄的第一眼,孟安便察觉面前的青年,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的味道,尤其是在听到对方是斩情门弟子的时候,孟安多了一丝戒备,此人绝对不简单。

    陈雄走到院子中央,将背后的玄铁狂刀解下,握在手中时,一股锋利的刀意从自身涌现出来,似乎可以将苍穹都能斩断。

    玄铁狂刀也非俗物,刀身流光溢彩,一层刀芒在刀身浮现,更是平添了它的锋利。

    孟安皱眉,面前的陈雄身上的刀意似乎和手中的刀融为了一起,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其他的气息,孟安显露的筑基九层的气势竟然在对方的刀意下紊乱起来,还未出手自己已经落了下成。

    也就在这个时候,陈雄的身子动了,闪身便冲到了孟安的面前,手中的狂刀高高举去,迎头朝孟安的身子劈了过来。

    还没等狂刀落下,孟安便被刀身的刀芒所影响,一股锋利的感觉传遍整个身体,如果不躲开的话,势必会将自己劈成两半。

    自己手无寸铁,孟安可不敢硬碰,施展身法朝一侧闪去,陈雄的应对也是极为灵敏,见孟安朝一侧躲闪,还未斩下的刀身一折,朝孟安躲闪的方位劈去,孟安虽然及时躲过,不过衣服的一角被斩落下来。

    “好快的刀。”逃过一劫的孟安看向将狂刀收回的陈雄,心有余悸的说道。

    如果不是身法已经大成,刚才的一道已经将孟安斩于身下,在他出手之际,陈雄的身影在孟安的眼中逐渐淡化,只有手中的狂刀越发的锋利。

    见识了对方的厉害,孟安自然不会再坐以待毙,手中银针出手,在院内不断游走的同时对陈雄发动了进攻。

    陈雄没有理会孟安的游走,站在院子中央,只是简单的劈砍动作,就将孟安飞来的银针一一斩落,没有一根银针可以穿过狂刀组成的防御。

    “我就不信了。”孟安连续八针飞出,其中有两道银针使出了折针式。

    六道银光直射陈雄而去,其中两道则是贴着陈雄的身子射向了后方,陈雄轻松将六道指向自身的银针击落,而剩余两道银针陈雄并没有理会,而那两道银针一个折身朝陈雄的背后袭去。

    就在孟安以为得手之际,陈雄的背后似乎长了眼睛,侧身挥刀,两道银针直接被锋利的刀芒劈成了两断,根本没有伤到陈雄分毫。

    这一手让孟安大为震惊,自己的折针式飞针还是第一次失效,这个陈雄果然不凡。

    “陈兄厉害,刀法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个孟安的一手飞针倒是古怪,不过想用飞针偷袭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打败陈兄的,最终只会被陈兄斩于身下。”

    跟随陈雄而来的几名才俊开口道。

    似乎是厌烦了孟安的飞针,陈雄再次进攻了,笨重的狂刀在他的手中舞动的犹如羽毛般轻盈,眨眼便是几道刀气劈来,孟安急忙躲避,身后的顶梁柱却是没能幸免,被刀芒斩成了数段,切口无比平整。

    陈雄朝孟安袭来,不断出刀,迫使孟安再没飞针的机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孟安发现陈雄的刀越来越快,越来越锋利,刀身上的刀芒也越来越夺目,陈雄没有因为占据上风便洋洋得意,反而越发的冷静。

    在孟安的眼中陈雄的身影已经消失,而他手中的刀则越来越大,占据了自己整个视线。

    “这就是斩情诀的可怕之处啊,自身的情绪越是波澜不惊,发挥的威力则越发强劲。”旁人也是赞叹道。

    “此人的刀法恐怕已经大成,就现在出刀的威力已有玄战师的味道了,不能再继续下去,得使出一些手段了。”孟安沉声道。

    当陈雄再次挥刀袭来的时候,孟安周身黄光闪过,一股如山般的压力压在了陈雄的身上,陈雄面无神情的双眼一丝波动浮现,刀身的刀芒也有了减弱趋势。

    巨大的压力让陈雄挥刀的双手一缓,身子也朝地下压下,不过让孟安意外的是,陈雄竟然抗住了这如山般的压力,并没有被压制在地,继续挥刀朝孟安斩来。

    土行符的禁锢效果竟然也在陈雄的身上大打折扣,让准备趁机发动进攻的孟安无奈改变了初衷。

    刀芒劈开,孟安急忙后退躲避,陈雄这次并没有继续追击,反而离开了禁锢的范围,身子一轻,恢复了原本的状态。

    虽然不清楚刚才的压制如何产生,陈雄却搞清楚了禁锢的范围,没有言语,握紧手中狂刀,目光凝视孟安,将自身的气势调回了巅峰状态。

    刀身的刀芒重归耀眼夺目,陈雄和孟安保持在安全距离,挥刀朝孟安砍去,一道道无形的刀气透刀而出,朝孟安劈去。

    “刚才的刀芒倒是弱了几分,现在又增强了,是因为情绪的波动吗?”孟安只是知道斩情门有一门绝学斩情诀,具体修炼的诀窍孟安却不得而知,不过从刚才的现象,孟安推测威力的高低与自身情绪的控制有直接关系。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孟安不退反进,朝陈雄逼去,试图利用土行符的禁锢再次影响陈雄,陈雄猜出了孟安的想法,不给孟安机会,狂刀挥舞的越发极速,让孟安只能疲于躲避,根本不能近身。

    孟安也是颇为郁闷,如今仅凭筑基九层的实力似乎很难击败陈雄,难道只能暴露出结丹境的实力。

    “对了,还有一个方法。”孟安眼睛一亮,想到了一种可实施的方案。

    手中一只香烟出现,孟安将其点燃,在不断躲避陈雄的刀气同时,孟安还不时抽上几口。

    “搞什么,竟然还有闲情抽烟。”

    “我看他是想借此激怒陈雄,影响陈雄的发挥,不过这么做实在是太天真了。”

    旁边的几人又开始交谈起来,不难看出对孟安的嘲讽之意。

    孟安其实清楚,轻视的举动很难影响到陈雄,而孟安的真正底牌就在这香烟。

    当初在薛家毒堂,参加毒道大比的时候,孟安见识到了一位妇人的七情毒药,以刺激对方的五脏六腑来影响

    情绪的变化,最终达到杀人的目的。

    孟安觉得新奇,事后也对此研究过,虽然还无法完美的复制出妇人的七情毒药,不过却已经研制出只影响一种情绪的毒药,或哭或笑,或喜或悲。

    一根烟很快就被孟安抽光,烟气也扩散在了院子内,陈雄自然也是难免将烟气吸入了体内,看到此景的孟安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孟安再次取出一根,在不断闪躲攻击的同时,开始挑衅的对着陈雄吐烟圈。

    很快,孟安的毒烟便开始发作了,陈雄原本波澜不惊的情绪出现了波动,目光中闪过一丝怒意,这道怒意犹如一个石子落进了平静的湖面,激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有本事别跑。”陈雄冷声喝道。

    不断的追逐让陈雄失去了冷静,再加上孟安的挑衅和毒烟的发作,陈雄的怒意被激了起来,挥舞的狂刀越发急促,逐渐失去了章法,刀身的刀芒也开始减弱。

    “我不跑的话等着你砍我啊?”孟安火上浇油的说道。

    “怎么回事?陈兄不应该如此容易就被激怒的啊?”旁人发现了陈雄的异样,和以前见到的陈雄完全不像。

    “难道真被孟安给激怒了?”旁人怀疑道。

    战斗还在继续,有了情绪变化的陈雄,刀法大打折扣,露出了破绽,孟安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不再闪躲,赤手空拳朝陈雄迎了上去,陈雄等待已久,挥刀就砍。

    禁锢再次施展,一层重力压在陈雄的身上,陈雄这次没能抗住如山的压力,直接被压弯了身子。

    孟安侧身躲过砍来的狂刀,使出一记鹰形式,犹如鹰爪一般握住狂刀的刀背,另外一手使出了最强攻击的龙形式,一拳打在了陈雄的胸口。

    两倍的力道直接将陈雄打飞了出去,撞在了一侧的院墙,手中刀则被孟安夺在手中,原本激烈的战斗陡然结束了。

    院子一时间静的可怕,旁边观战的数名才俊难以置信的看着墙角不断喘息的陈雄,不明白他怎么会败了。

    “你败了。”孟安将狂刀甩出,插在了陈雄的跟前,入地三寸。

    孟安一拳将陈雄打成重伤,让其失去了再战的能力,毒烟的效果也正好过去,陈雄突然惊醒,想起刚才的战斗,陈雄自己都不相信会被激怒。

    “那烟?”陈雄猛然看向被孟安丢在地面的烟头,似乎猜到了什么。

    虽然心中不忿,不过输了就是输了,陈雄没有吱声,艰难的站起身,将面前的狂刀拔起,落寞的离开了院落。

    “孟兄实力超群,我等就不打扰了。”旁观的才俊对院中的孟安客气道,也相继离开了。

    他们清楚,陈雄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也败在了孟安的手中,自己出手的结果可想而知,作为二流大家大派的青年代表人物,他们还是做不出围殴的事情的,传出去是会被笑话的。

    而孟安的实力也证明了孟安有无视联合帮规矩的资格,自然不敢再挑起事端,仓惶的离开了,不过孟安战败陈雄的消失也快速在水城传播开来。

    “孟兄,你真是太厉害了。”等联合帮众人离开,狄木兰和许飞回到了院落,崇拜的说道。

    刚才他们一直在旁边观察这边的状态,在看到联合帮等人灰溜溜的离开,就知道是孟安胜利了。

    “如果我赢不了,那才是笑话了。”孟安笑着说道。

    “也对。”两人这才想起孟安本身就是结丹修士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