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剧毒山脉

作品:毒戮天下

    “这地方果然适合我啊。”孟安惊喜的说道。

    对于别人来说这里是致命的禁区,对孟安来说却是修炼的天堂啊。

    孟安朝山脉内走去,无数毒花毒草映入眼帘,仿若杂草一般在路边生长,看其年份每一株都是不下十年。

    外围尚且如此,山脉深处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景象。

    “嗡嗡嗡!!!”

    孟安深入没有多长的距离,便听到了一阵蚊蝇煽动翅膀的身影,起码有数万只不等,乌压压一片的黑云朝孟安这边飞了过来。

    “嗜血蚊!!!”孟安惊声道。

    这些嗜血蚊全身漆黑,最小的都有一寸大小,一根细长尖锐的口器长于身子最前面,专门用来吸食动物的鲜血。

    急忙取出一根驱虫烟点燃将其驱散,单这群嗜血蚊,每一只吸自己一口,孟安直接就成了干尸了。

    嗜血蚊属于毒虫一类,体内有麻痹神经的毒素,可以让动物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吸干了血液。

    嗜血蚊极为可怕,随着时间的推移,自身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些黑色的嗜血蚊只是最低等级的。

    再高一个等级的嗜血蚊全身赤色,身长一尺,是嗜血蚊中的王,通常身边会跟随数万只嗜血蚊。

    比嗜血蚊王更高的还有一众嗜血蚊,全身紫色,与人同高,可以说是嗜血蚊的皇,可以统领百万嗜血蚊,不过这种嗜血蚊皇百年难得一遇。

    在驱虫烟的保护下,嗜血蚊不敢侵扰孟安,孟安安全的继续深入,山脉的景色也越发原始起来,除了毒花毒草外,无数剧毒的蛇虫鼠蚁也纷纷冒头。

    在翻越了一座山后,孟安算是来到了山脉的深处,此地毒雾的毒性越发猛烈,一般的结丹境走到此地恐怕已经毒发身亡。

    孟安体内的毒灵开始活跃了起来,不断吞噬四周的毒气,不过并没有像刚进入时那般声势浩大。

    “这次自己的爆炸丹没准可以更近一步了。”孟安激动的说道。

    因为孟安发现此地的毒花毒草都超过了百年的年份,毒性极为猛烈,孟安伸手触碰,瞬间就感觉头晕脑胀,如果不是毒灵的存在,自己恐怕就被毒死了。

    没有再继续深入,孟安知道到达这里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再深入的话,毒灵的吸收速度可能就会赶不上毒发速度,只能等自己的修为更近一步,才可以继续深入。

    孟安在附近找到了一处清澈的溪流,决定在溪流的旁边暂时居住了下来,为此孟安特意搭建了一个简陋的木屋。

    木屋搭建好后,孟安便开始了炼毒的日子,给孟安的感觉又回到了当初的毒谷,对炼毒充满了热情。

    为了更好的利用此地的资源,孟安再次开始了酿造美酒,利用毒果酿造出果酒,再捉取五毒来酿造五毒酒。

    这天,孟安正在溪边炼毒,一道青年的身影从上空飞过,看其飞行的方向是从山脉中央区域出来的。

    青年注意到了溪边的孟安,当即调转了身形,朝孟安飞了过来。

    “你是谁,怎么没有见过你?”青年样貌英俊,但脸色极为苍白,像是大病之人,打量了孟安一番,开口问道。

    “我叫孟安,

    刚加入的内门。”感受到对方强劲的元婴气息,孟安急忙解释道。

    “原来是小师弟啊,我叫肖阳。”青年顿时收了气势,笑着说道。

    “师兄好。”孟安抱拳说道。

    “你这是在炼毒?”肖阳看了一眼孟安身边的炼丹炉,开口问道。

    “是的。”孟安点了点头。

    “像你这样才结丹的修为,竟然可以深入到这里,看来你的毒道颇为了得啊。”肖阳看向孟安说道。

    “马马虎虎吧。”孟安谦虚道。

    “我也是毒修,不如我们比比毒道的功夫怎么样?”肖阳突然提议道。

    “好锕”孟安沉思了几秒,便欣然的答应了。

    毒修之间的毒道比试很是简单,就是各自拿出炼制的毒药,交给对方服用,谁的毒猛烈,就技高一筹。

    毒道比拼在毒修之间是常有的事,只要遇到和自己同样的毒修,就会情不自禁想分个高下,因为孟安二人都是青山宗弟子,倒是不怕伤及性命。

    “我先来吧,这是我所创造出来的毒,我命名为寒毒。”肖阳取出了一枚蓝色的毒丹,略带骄傲的介绍道。

    “那我便试试师兄的寒毒。”孟安将肖阳手中的毒丹一口服下。

    服下没过多久,孟安便感觉体内一股极寒开始扩散,瞬间席卷全身,孟安的感觉犹如自身跳入了极寒的冰水中,丹田金丹的丹火都在这股极寒下有了熄灭的迹象,真气运转都迟钝了。

    阵阵撕裂般的痛楚在全身传来,孟安的血液出现了冰冻的迹象,就连皮肤表面也出现了冰霜凝聚的迹象,要不了多久,孟安可能就会成为一座冰雕。

    这种感觉和当初薛霸天给孟安种的毒蛊毒性发作很是类似,不过一个是炽热如火,一个是极寒成冰。

    在孟安的身体冰封无法动弹之际,金丹内的毒灵终于爆发了自身的威力,一股强劲的吸力传来,孟安体内的毒素被快速吸收,原本的极寒逐渐消退,身子再次恢复了温度,体表的冰霜也迅速消融。

    “竟然化解了!!!”肖阳震惊道。

    本来他都打算出手解毒了,没想到孟安的体温迅速恢复,化解了寒毒的毒性,这可是他最新炼制的毒丹。

    之所以会用此毒是因为肖阳的寒毒在那位莫师面前碰了壁,所以想找其他人来证明一下自己毒丹的厉害,没想到对方也给化解了。

    “好可怕的毒,我感觉整个人都被冻住了。”孟安赞叹道。

    “你才厉害,竟然可以将我的寒毒化解。”肖阳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现在倒是对你的毒有些期待了。”肖阳随后又说道。

    “这是我创造的爆炸丹。”孟安也将自己刚刚改良的爆炸丹交到了肖阳的手上。

    “爆炸丹,这名字倒是奇怪,不知道有什么名堂。”肖阳嘀咕了一句,随即将丹药服下。

    没过多久,肖阳便感觉体内的真气开始躁动了起来,不受自己控制的极速运转起来,肖阳大惊失色,急忙心神去控制体内的真气使其安静下来,不过却是有些难度,在僵持了十几分钟后,暴动的真气最终平息了下来。

    “我终于明白爆炸丹名字的由来了,如果我不

    去控制的话,是不是我的真气就会爆炸啊?”肖阳惊叹道。

    “是的。”孟安点头道,不过心中颇为不满。

    自己如今选用的都是百年的毒花毒草,但是爆炸丹的威力似乎提升并不大,最多可以影响到结丹巅峰的实力,像肖阳这样的元婴修士,完全可以控制真气来对抗。

    “果然比我富有想象了啊。”即便如此,肖阳还是对孟安赞叹道。

    “你住在这里?”肖阳这时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刚搭建不久的木屋,疑惑道。

    “是的,有什么不对吗?”孟安问道。

    “真是变态,你莫非也是先天毒体,可以忍受这毒气的侵袭?”肖阳询问道。

    孟安明白了肖阳为何会这么问,作为毒修,虽然不惧毒素,但是也不能一直生活在毒雾中,当体内的毒素达到了一定界限,就必须排除体内多余的毒素,不然将会受到毒素的反噬。

    除非你的体质特殊,亦或着有像毒灵这类宝物的存在,可以一直在毒雾中生活,相安无事。

    “也是?这里有人是拥有先天毒体?”肖阳所说的其中一句引起了孟安的注意,开口问道。

    “没错,在山脉的中央地带,也是毒素最为猛烈的区域,长老莫师就在那里,他拥有的就是让人羡慕的先天毒体。”

    “这位莫师可了不得,是青山宗三大地师的其中一位,拥有地医师和地丹师的称号,他以毒治病,对毒道的理解无人能比。”肖阳崇敬的说道。

    “这么厉害啊。”孟安惊叹道。

    “可惜,这位莫师对弟子的要求太高了,我一直想拜入他的门下,却连连碰壁,这不,刚刚又被拒绝了。”肖阳叹息道。

    “莫师收徒的标准很苛刻?”孟安问道。

    “怎么说呢,说苛刻也苛刻,说不也不,想要成为他的徒弟,标准就是一条,炼制出一份让他满意的毒药。”肖阳说道。

    “这莫师和道远好像啊。”孟安心中感叹道,难道高人都是这副德行。

    “行了,不说了,我先回去了,等过段时间再来。”肖阳说完,飞身离开了山脉。

    孟安则继续研究爆炸丹,转眼就是一个月过去,孟安的进展颇为缓慢,爆炸丹效果还是不如意。

    不过孟安对毒道倒是有了新的认知,自己现在所掌握的毒药,似乎都无法作用于元婴修士,包括研制完美的六觉也是如此。

    元婴境在突破后,金丹内便会孕育出元神,这道元神的出现,可以让修士摒弃肉身的六觉来观察这个世界,也就是修士常说的神识。

    修士完全可以用神识来感知世界,六觉对其将会失去了作用,可以说越到后期,修士对**的需要就越小,所以毒道的方向也要发生改变了。

    孟安的想法是超前的,但想去实现孟安还没有丝毫的头绪,恐怕只有等到自己亲身踏入元婴,明白了元婴的奥妙后,才有可能做到吧。

    思绪无果的孟安没有在这个问题过多思考,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爆炸丹上。

    “好香的酒啊?”

    这天,孟安取出了一坛刚刚娘好的五毒酒,正在品尝其味道如何,突然听到了肖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